打印

[禁忌之恋] 【舅妈的不伦亲情第二部 14】 作者:supersavage(佛系特攻)

23

【舅妈的不伦亲情第二部 14】 作者:supersavage(佛系特攻)

舅妈的不伦亲情第二部  14
作者:supersavage(佛系特攻)
字数:10485


                十四

  我住的地方荒郊野岭,幸亏舅妈是开了车来的,否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去医院的路上,舅妈一直神色凝重若有所思,我也没法谈个什么话题,只
是不停地把车开得快一点,更快一点。

  中间舅妈只轻轻地说了一句,小一,以后你在家里还是备一些安全套吧。我
说呃,那你今天是。舅妈看了一眼窗外,说我今天是危险期,我会买药吃的,但
这种药伤身体,你知道的。

  我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有点冰凉,她转过来看着我说,我不想你误会,就
明着说,你于伯伯身体状况是真的不好了,我小妈怀了6个月的身子。如果这时
候,这时候我再怀孕,这个家就要乱套了。舅妈把另一只手也拿过来握住我的右
手,说之前我其实想过了,如果我怀了你的孩子,不管工作不要还是脸面不要了,
我都想要把他生下来。顿了一下,她又说,现在我也还这么想,但时机真的不好,
不过你别有压力,我有我的盘算,不会累着你的。

  我眼睛里有了些水雾,握紧了她的手。但听她说生孩子的事,不由想起了刚
才在床上她大声叫着让我射进她的逼里子宫里的淫言浪语,想着她美丽的身体因
为怀我的孩子而小腹隆起的样子,不由得鸡巴一下又硬了,因为穿了宽松的裤子,
鸡巴一下显形了,高高地在下身支了帐篷。

  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就动了下变换了下坐姿。舅妈发现了我的异样,视线落
在我的下身,嘴角上扬微笑了下,在我的下身轻轻捏了一下,叹口气说,你这可
不靠谱啊,才那个了没多一会儿诶。说完她歪头去打盹了,丢下我不管。

  医院里医生说这一跤摔得不太好,脑内有了新的出血点,至于会压迫到什么
神经不好说,不过这次应该不会昏迷,很大可能会是瘫痪或者失语之类的。舅妈
问多久才康复,医生看了我们一眼说,康复得像以前一样是不会了,这次估计你
们要做好多住一段时间的准备了。

  于伯伯的脸上扣着氧气面罩,但人还是清醒的,他看到我和舅妈过去了,伸
出颤抖的手比划了几下,我们没看懂,李妈叹了口气说,他的手还是可以的,你
们拿纸笔给他。

  我觉得我呆着也许不太好,就借机出去了。舅妈没几分钟就急匆匆地走出来
了,她的脸色有点不好,小声跟我说,小一你辛苦跑一趟,我爸让你把我妈接过
来。

  好在医院离于伯伯家很近,我把她送到医院的时候,舅妈下来搀扶着于妈妈
上楼的时候,我说我累了,车里打个盹,你们有事叫我,舅妈看了我一眼,点了
点头。

  我是真在车里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于妈妈下来了,我把她送回家。于
妈妈看上去也不怎么累,虽然肚子很大了行动不便,但体力精力还不错。于妈妈
在车上对我说,待会儿送下我你别回医院了,有你舅妈在就行,你于伯伯情况还
算稳定的,没什么大的危险。我推辞了下,于妈妈说我有话要和你说,你得留下。

  于伯伯家,我坐在表情严肃的于妈妈面前,心不在焉地喝着李妈给我泡的一
杯西洋参茶。于妈妈吩咐李妈去休息,然后开门见山地问我,小一你和莉莉,是
怎么打算未来的。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只要莉莉姐愿意,我会娶她为妻。

  于妈妈不动声色地看了我一眼,说你和莉莉感情好我能感觉到,不过她比你
大了好几岁,又是离过婚的,还带着小孩,而且……而且之前怎么说呢,都算是
你的长辈,你确认你的想法不是一时冲动?结婚是大事,你想过你的家人,父母
会同意吗?

  我用力点了点头说,我自己的决心是没有问题的,我父母家人那边,我可以
做工作。

  于妈妈点了点头,说我这也不是和你摊牌,但问清楚比较好一点。其实于伯
伯和于妈妈都把你也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看,没有分别。说到自己孩子的时候,于
妈妈的嘴角稍稍动了下,但她还是镇静地往下说。

  「你于伯伯身体状况很不好了,他担心自己后面可能会昏迷或者神志不清这
样子,所以他想托付一些事」于妈妈大概渴了,拿起茶杯喝了一大口,却皱了皱
眉头说,怎么给我倒的也是参茶,李妈也真是忙糊涂了。

  我赶紧起身重新倒了一杯热水给于妈妈,把她那杯参茶拿到我自己面前。

  于妈妈继续说:「其实不管你会不会娶莉莉,我们都把你当成这个家的一员,
于伯伯也有很多事情想托付你,如果你要娶莉莉,那么这整个家就都是你的了。」

  我赶忙说「于妈妈你和于伯伯还有莉莉姐对我恩重如山,无论如何我都是尽
全力来帮助和照顾你们的,但托付什么的,说得重了,而且于伯伯的病我相信能
好起来的,他还是这个家的主心骨」。

  于妈妈摇摇头说,你于伯伯对自己的病很清楚,他想趁自己清醒安排好这一
切,这其中最关键的就是你的态度。其实对于我们,你和莉莉无论是姐弟还是夫
妻,我们都是一样对待的。但对你们两人,就不同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有沉默。

  大概觉得气氛沉闷了,于妈妈笑着说,你这小鬼头,我喝过一口的茶你也喝
吗?不嫌弃吗?我脸红了一下,喃喃地说,「可不是别给浪费了吗?」

  于妈妈露出很温柔的表情看着我说,「其实我觉得我们也是有缘,你我莉莉,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也还是亲亲的一家人,老于这身体一不好,我们都是孤儿寡
母的,以后这个家就真的要多靠你了。」

  「至于我们于家,虽然称不上大富大贵之家,但家底也还是可以的,你想做
什么事业都支持得起,于伯伯看你年轻,希望你多经风雨多历炼,但现在你要提
前接班了,你也要坦然接受」。

  我赶紧说,「于妈妈,我真的不是贪图什么,这个担子对我也有点重了」

  于妈妈又说「这个家所有的事,都没有瞒着你。就算说到我肚子里这个孩子,
生理也是你的一半,但从伦常和法理上,他是于伯伯的后代血脉,是于家的后人,
我希望你能理解和尊重这一点,看在于伯伯的面上,让这个孩子永远都是于家的
人和于家的希望,你能懂我的意思吗?」

  我目光坚定地对于妈妈说,「于妈妈这一点您百分百放心,我一直都很明白
于伯伯孩子这一点的意义,也会一直呵护和照顾他,让他做于家的好子孙。」

  于妈妈浅浅地笑了,摸了下自己的肚皮说,「我已经去B超过了,是个健康
的男孩,真好。」

  于妈妈脸色又严肃起来,「至于我自己,我是永远不会再嫁了。虽然你于伯
伯是个开明的人,他尊重我自己的幸福和选择,但我已经在他床边发过誓了,自
己把孩子带大,百年之后我毫无牵挂、坦坦荡荡地和他合葬在一起。」

  我心里叹了口气,低着头喝我的茶。

  于妈妈捶了捶腰,说我坐得累了,你扶我上楼吧。我赶紧站起来,扶着于妈
妈的胳膊,于妈妈娇嗔地说了一句,我胳膊又不累,你起码搀我一下。我只好伸
手到她腋下,半抱半扶地把她弄起来。隔着薄薄的睡衣,又和于妈妈那娇嫩柔软
有弹性的肌肤接触了下,让我胯下一热。

  于妈妈边走边说,我现在身材都走样了,自己都觉得丑的很。我说哪里哪里,
现在您这种成熟韵味更足了呢。于妈妈笑着说,贫嘴,还什么韵味。

  我把于妈妈扶到她的卧室门口,于妈妈示意她自己进去就行。她沉吟了一下,
轻声说,不过我以后少不了要你和莉莉的陪伴和照顾,让你受累了,可以吗?

  我点头说,当然可以,当然当然。于妈妈突然说,那你抱抱我吧。

  我把于妈妈拥在怀里,于妈妈深吸了一口气,脸挨着我的脸,非常小声地说,
我说的照顾的意思,你能明白吗?我楞了一下,回答说明白。于妈妈笑了,把我
放开来,说那我就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于家的大梁就靠你顶着了。说完挥手道
晚安去睡了。

  舅妈给我发来微信,说医院那边确实没什么事,让我好好在家休息。又问我
于妈妈找我聊过什么吗?我想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回答,就答复说于妈妈和我谈得
挺好。舅妈又问有什么分歧吗?我说应该没有。舅妈发了一个嘻嘻的表情和一个
害羞的表情过来给我。

  我请了几天假帮忙照顾,在医院和于妈妈家两头跑,舅妈也每天只上半天班
在医院照顾。虽然于伯伯的整体生命体征还算正常,但感觉确实在挺着,他见了
单位的领导,让舅妈约了几个老朋友来谈了很多次话,每次舅妈都在身边,我就
尽量回避了。

  我销假回公司上班的第一天,齐馨儿突然来找我,说马总找我,陪我一起去
见了马哥。

  马哥刚从美国游学回来,人晒得黧黑,不知道美国的太阳难道比中国的要火
力壮?马哥看到我像看黑人一样地看他,笑着说在美国一直是户外活动,给晒黑
了。齐馨儿嘟着嘴说给你带的那么多防晒的都白带了。马哥挥了手一下说,那都
是娘们儿用的东东,我搽了一次油腻死了,就算了。

  我听他们闲聊,只是嗯嗯嗯的,心想找我来不是谈这个闲天吧。

  马哥话锋一转,说齐馨儿介绍他和那个xx实业的李总认识,两人聊得不错。

  现在李总既是公司的大客户,又马上要成投资人了,据说李总有意再拿几千
万出来,投在马哥的公司里。

  我心里一惊,说是吗?咱们不是只接受风投的钱吗?

  马哥很神秘地说,那个李总能量很大,接下来咱们不是下一轮想拿美元基金
吗?李总在东南亚有生意有实业,正好于公于私都还能有不少合作空间。

  齐馨儿插嘴说,那个李总很厉害的,对玉石、红木什么都有研究,马哥正好
喜欢这些,但是个门外汉,他们一起聊这个聊得可投机了,简直是相见恨晚。

  我一听玉石,红木这种事我就头大,反正我的感觉搞这种的要么是土豪的乐
趣,要么就是纯忽悠。

  我大脑在拼命地思考,李总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我是知道他的产业和底细
的,看来他拉马哥下水,动的还是洗钱或者走私的主意,让马哥的国内外投资的
事,把他赚的那些钱给洗白了。

  我试探地问马哥,那他打算怎么投。马哥说这个你不太懂,我只是简单告诉
你下,他会海外找个代理人,然后专业操作,在境外弄几个机构,一方面投资,
一方面合作做生意。

  我摇摇头说,咱们的主业在国内可以,放在国外没空间吧,特别是东南亚。

  马哥叼起一根雪茄,慢慢点起,吐出一股蓝色的烟雾,说国外的生意是贸易
相关的,和咱这个没关系。说完他又故作神秘地说,这公司就你和馨儿是我的心
腹,出了这个门,你谁也不许提起。

  我有点担心地说,那个李总是老江湖吧,这事儿上他不会骗你吧。

  马哥一脸傲娇的样子说,你放心,我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好猎人,何况李
总还有2000多万在我手上呢,他是土老冒,干点小贸易行,金融一窍不通,
境内外金融行业配资的把戏我来帮他勾兑。

  我哦了一声,觉得谈话差不多结束了,正想告辞。马哥说等等啊,我还没说
完呢,我要给你安排活儿,你和齐馨儿替我走一趟,李总最近去云南了,要去缅
甸看看玉石生意,和我们的合作空间。我最近待在这里走不开,你们俩代表我去
一趟吧,不需要你们做什么,看到的听到的汇报给我就成,具体生意我和他谈。

  我心想马哥要是想挪用公司的投资款做这些生意,那真的就是死路一条了。

  我站起来说,我觉得这事不该做,我也不想去,你要问我意见,我就说不行。

  马哥沉默了,把抽了几口的雪茄在烟灰缸里掐灭,若有所思的样子。齐馨儿
也帮腔说,马总我们还是做我们自己的生意,何必去掺和这些不知道靠不靠谱的
事儿呢,指不定有什么风险。

  马哥不快地说,只是让你们去走走看看,你们哪怕是看了觉得不靠谱再和我
说,你们去都没去,就坐在这里跟我磨叽。实话跟你们说吧,我们公司收入看起
来一直在增长,但亏损也在一直扩大,融的钱再多,也是个烧,现在国内做我们
这个的,何止几十上百家,打价格战打下去大家都把钱往水里扔,我现在留个心
眼搞点赚钱生意,也是为公司,为我们几个好,你们当我是傻的吗?

  我想了想说,我这边家里亲戚重病,可能走不开诶。马哥狐疑地看着我说,
你在这里有什么近的亲戚,别是搪塞我的吧。我挠了挠头,说,算是未婚妻吧。

  那边齐馨儿惊呼了一声,说呀周帅你可藏得真深,毕业一年,未婚妻都有了。

  马哥皱了皱眉头,说你先别回绝我,就走几天的事情,你未婚妻家人生病什
么的,不就是个钱吗?馨儿你先财务那里预支个50万拿到医院去,该上进口药
上进口药,该请护工保姆请,高级病房什么的,不够了再来找我,给小一长长脸,
也放他去办办正事。

  齐馨儿捂嘴偷笑说,行是行,不过那云南我就不去了吧,我在这里帮小一照
顾他家,让小一自己去干吧。

  我说别了,我未婚妻家里有钱,就是人手有点不够,需要我而已。马哥说多
严重,24小时离不了人吗?我说那也还不至于。

  马哥点点头说,那你先张罗去,给你一天时间,一天后最好你过来跟我说你
随时可以走了,有什么摆不平的,让馨儿带着钱去解决。

  我实在不想和马哥这种趾高气扬的新晋土豪扯了,告辞出门了。只听齐馨儿
在里面跟马哥撒娇,意思是马哥去她才去。我冷笑了一声,快步离开。

  出来后我立刻给朱明打电话,虽然知道这样不妥,但毕竟是新情况,汇报下
也不算过分。但朱明的电话一直关机打不通。我给张姐打,也是关机。顿时我觉
得自己简直是被抛弃了,我有点生气,就给妈妈打了个电话,问她能不能联系上
朱明。

  妈妈迟疑了下,没有问为什么,只是说一会儿给我回音。

  我在楼下吸烟点心烦意乱地抽着烟,然后在朋友圈里看到陆颖发的几条,前
天到的昆明,今天已经在腾冲了,各种温泉热气球什么的,全是各种自恋风的自
拍。一反当年的青涩,各种白富美的范儿。

  我心里鄙夷了一下,这时妈妈的微信过来了,她说她也没找到朱明,但她电
话打给了朱明的太太,朱明的太太说朱明出国了,可能在用其他号码而且时差不
对,答应会联系上朱明后告知我的情况。

  几分钟后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拨进来了,是个年轻的女生,她一说话我就明
白了她的身份,上次在北京培训结束后朱明给我交待过几个紧急联络的口令,当
时我还好奇何必这么麻烦,朱明说你一旦进入任务状态,敌人也会对你进行24
小时不间断的跟踪和监控,甚至试探。露了马脚自己性命都难保。

  我和那个女生约在午饭后附近的一家网红茶店碰面。我在单位吃过饭按时间
赶过去的时候,排队的人山人海,我拿了号,在旁边漫无目的地等着,另一个拿
了号等饮料的妹子过来,站在了我身边。

  我马上就认出了她是曾经和我一起受训过的一个姓杨的女孩,做过集训的副
队长,但我记得她是纯部队编制的,能打能杀的那种女汉子,没想到打扮打扮也
还挺可爱的。

  我跟杨队说我要见朱明,杨队淡淡地说,你肯定联系不到他的,你有什么和
我说吧,我可以全权代表。我说以后都是你联络我吗?杨队皱了皱眉说,不要问
这个,说你的事。

  我咬咬牙,说我想退出任务,趁我还没有正式进入之前。杨队说你说这个太
晚了,之前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别人的网已经给你织好了,你马上就入局了。这
时候退出,所有的工作都白费了,关键你还离不开这个局。

  我愤愤地说,我有什么离不开的,我脱离接触就是。杨队很轻松地看着天,
说不就是因为要和于家结亲了,有后顾之忧了,怕影响他们是不是。当初你早点
和他们断了,也没今天的事。

  我有点不开心地说那是我的生活,我和你不一样。杨队没理会我的话,只管
自己说,我们会有手段保护她们的,前提是你不要把事给办砸了,引火上身就好。

  当然就算出了事你暴露了或者被敌人怀疑了,他们敢动你的人,我们也会动
他们的人,他们也有人在我们手上。

  这话说得好像很有道理,我又有点犹豫了,这时叫号叫到我了,杨姐轻笑了
一声说,放心去做吧,要相信组织。然后塞上耳机做听音乐状了。

  其实我自己还挺不好意思的,这样临阵动摇,为这事还动用了紧急联络,肯
定组织上对我会有不满,仔细想想,的确铺垫到今天这样也不容易,如果我放弃
了的确所有事都得推倒重来。

  我拎着那杯网红茶回到单位,直接找到马哥说,行啊,我可以替你云南走一
趟,但我不是做生意的人,生意还是你来,我就只管看和听就可以了。马哥点点
头说,我和齐馨儿也说过了,去她还是和你一块去,不过如果你们要出国的话,
她就不跟去了,她就在中国这侧等你。

  我说啊,那万一要看的东西都在国境线那一侧呢。马哥笑了笑说那就靠你了,
齐馨儿胆小,听说去缅甸可能遇到贩毒的,打仗的,不敢。我说哦那好把。

  我只匆匆和舅妈他们告了个别,说要出差几天,但没说去云南,瞎编了个广
东的地方,就和齐馨儿乘晚上的飞机飞到了昆明,再转机去了腾冲。

  陆颖开着一辆越野车来接的机,腾冲这里气候很炎热,陆颖穿得非常清凉,
下身一条很短的短裙,上身穿了个肚兜似的小褂,整个雪白的后背除了几条带子
几乎都是裸露的。胸前的一对大乳房几乎呼之欲出,好在这个衣服领还是开得不
算低,但也事业线一览无余了。其实陆颖长得非常精致好看,只是之前确实单薄
了一些,现在隆过胸加上生活好了,人也丰腴起来,显得曲线玲珑,很有韵味了。

  齐馨儿却还是一身职业女装打扮,和陆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陆颖笑盈盈地
迎上来说,齐姐姐你没带夏天衣服吗?我明天带你去买几件,这里的民族服装也
很好看的,也不封建。

  陆颖带我们去了一家很豪华的度假酒店,这里不是一个一个房间的,而是一
幢一幢形态各异的漂亮别墅,陆颖把门卡交给我,说你们俩自己去休息吧,明天
一起早餐啦,随便睡到几点,这里早午餐是一直开的。

  我当时并不知情,我说诶,只有一个房间吗?陆颖笑着说,这里都是一幢一
幢的,里面有好几个房间,再多个人也住得下。然后调皮地说,至于你们关上门
是住一个房间还是分开住,就不关我的事了。

  这是一幢装修得非常精致典雅的房子,二楼是两个卧室和一个书房茶室。

  一楼是很漂亮的客厅加一个活动室,一个小的健身房。齐馨儿把脚上的高跟
鞋一踢,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把姐给累死了,我要喝酒。你看看这屋子里有酒
不?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她蹭的一声跑到客厅角上的一个小吧台那里,说真棒,
这里什么酒都有,你要不要来点?我摇摇头说我上楼去洗洗睡了,你自己喝吧,
我不顾她一再的邀请,管自己上楼,找了一间略小的卧室,脱了衣服开始洗澡。

  洗完出来后楼下多了一个人,陆颖坐在沙发上,也拿着酒杯和齐馨儿正扯得
高兴呢,她笑着冲我招手说,快来快来陪我们聊会儿天。

  我礼貌地陪两个美女坐了一会儿,也小饮了几杯,但心里有事一直提不起精
神来。陆颖看我无精打采的样子,提议一起斗地主。我皱眉说,你把李总扔下自
己跑过来玩是不是不合适啊。陆颖说李总被朋友叫去玩了,看样子不到天亮回不
来的,我一个人闷又睡不着,就找你们来了。

  齐馨儿说那你怎么不跟去呢,陆颖说可不是要留下来接你们嘛,再说了,他
跟那帮朋友就是喝酒吹牛,逛夜店唱歌什么的,我跟着也没什么意思,说不定还
妨碍他们的节目了。

  我勉为其难地陪她们打,一直是我输。陆颖说小一哥你不带这样敷衍我们的,
你再不认真下一盘开始要输了的要惩罚了。我哼了一声,说要罚我我就不玩了。

  陆颖说不行不行,必须有点刺激的才行,输了的脱件衣服吧。

  齐馨儿赶紧摆手说不行不行,那不成了低级趣味了。陆颖说没关系,底线是
留条内裤总可以吧,不涉黄。我心想反正输到内裤我就不玩了,无所谓呗,当消
磨时间了。

  真用心玩我发现陆颖才是高手,她明里暗里控制局势在帮着我,结果是之前
一直赢的齐馨儿老输。齐馨儿耍赖,什么发卡,项链都用来冲抵了,我输了一局,
只好把T- shirt脱了。我严正声明说,如果把短裤输了,比赛就结束。两
人都笑眯眯地说好。齐馨儿看着我的赤裸的上身,脸有点红,说看不出你还挺健
美的。

  陆颖看着我,捂嘴笑着,那眼神仿佛说其实我啥都看过了。

  我怕尴尬,尽量不和陆颖交换眼神,很快齐馨儿又输了,只能脱衬衫了。齐
馨儿一脸痛苦的样子,但陆颖不依不饶,齐馨儿只好把衬衫脱了,露出漂亮的上
身,她的胸罩很特别,上半部分颜色样式都很保守,但下半截却是蕾丝和半透明
的,要不是脱了还真看不出来。齐馨儿的身体肤色很白很嫩,像牛奶一样。乳房
算不上很大,但匀称结实,腰部线条纤细没有赘肉,有一种青春艳丽的独特风采。

  齐馨儿是个北京妞儿,身材高挑但整体偏瘦,观感还不错但估计手感多半不
行,这和娇小玲珑但日渐丰满的陆颖形成了鲜明对比。

  关键一局陆颖叫到了地主并打赢了,她把牌一扔,哈哈笑着说,两个人给我
一起脱。齐馨儿只能脱她的包臀短裙了,我也得把短裤脱了,好在我里面还有平
角内裤,不算太短,也能过得去,但齐馨儿就百般忸怩,脸红脖子粗地不太情愿。

  陆颖却不依不饶,说齐姐姐你不脱我可不客气了……齐馨儿无奈之下,只好
把短裙脱了,登时一对美丽白嫩的大长腿出现在眼前,更惹火的是下身是两条白
生生的大腿尽头,是一条异常小巧的黑色蕾丝内裤,感觉除了包住了神秘地带,
其他连大腿根都快全露出来了。齐馨儿打算用短裙遮在下身,却被陆颖揪住扔到
旁边去了。

  齐馨儿用手点着我的头说扭过去不许看。我嘿嘿窃笑着移开视线说好吧好吧,
正好我也说过,只剩内裤了游戏就结束,不如散了吧。

  但齐馨儿把杯中酒一饮而尽,说不行,我不能就这么输了,我要翻盘,小一
你帮帮我哈。陆颖起身去卫生间,说,我给你们5分钟时间考虑商量,你们商量
好,我是都行的。

  我侧着脸对齐馨儿说,你不是陆颖的对手,算了吧,再下去要露点了。

  齐馨儿脸色绯红,不知是酒多了还是被激的,一反刚才的羞涩,说我决定了,
反正还两件,赌一把,赌赢了让这小妮子脱,不能运气总不在我这边吧。

  我叹口气说,这不是运气,是人家的牌确实打得比你好。齐馨儿哼了一声,
说我堂堂正正的留洋名校硕士,智商又不低,运气这事,谁也说不准。

  陆颖果然连赢两把,这下陆颖也脱得只剩胸罩内裤了。我把牌放下站起来说,
好了,今晚差不多了,我要睡觉去了,你们俩要是不过瘾,单挑算了,反正都是
女人,看了也没什么的。

  陆颖却白了我一眼,说冒充什么正人君子啊。到这时候才有意思呢,接下来
不管谁输都要被别人饱眼福了,牌打成这样才刺激,懂不懂。

  齐馨儿也拉着我说,你看你看,我说了运气是公平的哇,再来再来,我要乘
胜追击。

  我心想那两局是陆颖故意让的,齐馨儿看来也是个绣花枕头一包草,看不懂
形势。但心里也多少有点沉重,以前真没觉出来陆颖竟然如此深沉老到,真是看
走眼了。

  齐馨儿输了,她非常不甘心,但又是自己被自己起哄上来的,咬咬牙要脱胸
罩。我按住她的手,对陆颖说,算了吧,就当她输了,给她记个账,明天从- 1
分打起。

  陆颖捂嘴笑说,你别假惺惺了,齐姐姐都不介意。不过你一定要给她出头,
就算了,不玩了。你们俩总是一伙儿的,也不见你帮着我,关心我,就怕你的齐
姐姐走光。

  齐馨儿又中了激将法,她酒确实多了,手在后面乱摸索了几下,说小一你帮
我解下扣子吧。我也没办法,只好帮她解开系扣,齐馨儿麻利地把胸罩脱掉,说
不许散,不能就我吃亏,再玩一局。

  陆颖格格笑了,说没关系,我可以特许你用手挡着。

  话虽这么说,打起来齐馨儿可都忘记了,那一对小白兔似的乳房完全显形,
齐馨儿的乳房结实而坚挺,乳肉白腻饱满,两个乳头嫣红俏丽,乳晕也小巧可爱。

  我的牌不错,但齐馨儿叫到了地主。陆颖很快看明白了局势,她微笑着对我
说,小一哥哥你可要有职业精神哦,不许乱放水。我挠挠头,的确不知如何是好。

  我的确是一直在暗中帮齐馨儿,陆颖也看出了端倪,但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齐馨儿一路势如破竹,但最后几张牌的时候,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神犹豫
地看了我和陆颖一眼,打了一张臭牌。陆颖嘻嘻一笑,说不好意思,我又赢了。

  我已经看明白了齐馨儿的意思,心里叹息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放下牌说
齐姐姐运气不好输光啦,散场了散场了。

  陆颖笑嘻嘻地说哎呀我的运气真好,明天我请你们两个吃最好吃的腾冲菜,
去最棒的地方玩。

  齐馨儿苦笑了一声,说哎,算了算了,就当赌场失意,人生得意吧。说完她
背过身去脱她的内裤,陆颖却伸手过来说,小一哥哥你的腹肌好有型,给我摸摸
好不好。我躲了一下,说别啊,男女授受不亲。陆颖说要不是我罩着你,你那条
内裤也早被扒了,你不感激还敢拒绝我,我摸一下就好,你不要那么小气。

  我只好被陆颖的小手摸了摸我的八块有棱有角的腹肌,说实在的我觉得这样
生活再下去,肥肉马上要长出来了,太久没运动了。

  这时齐馨儿已经把内裤脱掉,浑身一丝不挂地坐在沙发上,无奈地说好了吧,
你们验收过了我就穿起来了。陆颖却坐到她身边,说齐姐姐的乳房好漂亮,我也
要摸一摸。齐馨儿打了她手一下,说哪有女人摸女人的,陆颖哈哈笑了,那就找
那个男人来摸。齐馨儿急了,说算了算了,还是给你摸一下吧。

  沙发上一个只穿三点的绝色美女在摸另一个浑身赤裸的美女的乳房,齐馨儿
酒醉了,被摸得不由自主地小小呻吟了一下,两条腿无意识地张开了一点角度,
她的阴毛面积不大,但很整齐也有点密,阴毛之外的地方都是白白粉嫩的,张腿
瞬间我都看到了她浅粉色的肥嫩的阴唇。但齐馨儿显然意识到了,她赶紧把腿夹
紧,只露出半部阴毛在外,手轻轻推陆颖说好了好了,摸得我起鸡皮疙瘩了。

  我的下身不可救药地勃起了,把内裤顶了一个大包。我赶紧侧转身,拿起一
瓶冰矿泉水喝了一大口。陆颖这时站起来,看了看手机说我要走了,李总马上回
来。她轻盈地把一件连衣裙套上,说你们可别折腾太晚,明天我叫你们起床吃饭,
然后冲我摆摆手,不用送了,一阵风似地离开了。

  齐馨儿勉强坐直,红着脸对我说,小一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好吗?我说当然
当然,上楼拿了一块浴巾下来递给齐馨儿让她把身体遮好。

  我从地上捡起齐馨儿的衣服和内裤胸罩,放在沙发上说齐姐你缓一会儿也早
点休息吧,我先去睡了。

  齐馨儿脸上的嫣红还未退去,她有点羞涩地说,你能不能等会儿去睡,你走
了我有点怕。

  我说不都是在一块住着嘛,有什么好怕的。齐馨儿有点伤感地说,我喝醉了,
觉得晕,又这样浑身这样坐在这里,你说我心里能好受吗?

  我想了想说,好吧,你把毛巾裹紧,我把你抱到楼上房间去,齐馨儿有点感
激地点点头。

  齐馨儿的身体很柔软,肌肤细嫩光滑,上楼的时候毛巾掉了,吓得她捂着自
己的双乳和下身,整个蜷缩在我怀里。我抱着这样一个温香软玉的年轻女体,下
身又挺得高高的了,只想赶紧咬牙把她送到卧室去。

  我放下齐馨儿的时候,她看着我胯下的大包,不由轻笑了一声,低声说,你
今晚光看陆颖了,都不看我几眼的,是不是嫌我长得不好看啊。

  我一听这口气暧昧的,就严肃地回答说,你不是后来输了关键局了嘛,我怎
么好意思盯着你看。

  齐馨儿叹了口气说,就当我是喝醉了吧,我当时坐在那里,是又有点怕给你
看到,又想让你看看我。女人啊,总是想要男人赞赏和喜欢的。

  我不想聊下去了,只是说嗯,我知道了,下次注意,带上门出去了。

  陆颖给我发微信,问她这个助攻够不够意思,我笑着摇了摇头说,你把我当
什么了,我把她送到她自己房间去了。陆颖很快回复,你这么有定力,当初怎么
好意思冲我下手啊。

  齐馨儿也发来微信,就三个字:谢谢你。

[ 本帖最后由 微嗔 于 2019-3-20 22:45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微嗔 金币 +10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2019-3-20 22:45
23

TOP

不是很喜欢这部作品,情节生硬,需要在细腻上下功夫,才能写好符合大众的口味

TOP

内容写的也太平了吧,感觉主要是陈述的交代太多了,书面化太重,要是能多些口语,多些语气的描写就好了,让人读着能投入进去的才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微嗔 金币 +3 认真回复,奖励! 2019-3-20 22:45

TOP

戏弄两个大哥的女人,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小一完全没有自制力啊

TOP

又是这个文章更新了
写得很平淡啊 没有什么肉啊

TOP

小一都去当特工了 这国家也要是药丸

TOP

其实我还是有点期待于妈妈的剧情,不知道有没有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5-26 1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