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其他作者] 【权欲的征途】 (第17章)

本主题由 System 于 2019-5-5 05:00 解除限时高亮
15

【权欲的征途】 (第17章)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闲庭信步
2019/04/26第一会所
字数:7642

有意付费提前看的请私信!


  当进入包厢,菜都上齐之后李妮发现还是他们四个人,并没有多了其他人时
这才感到有些意外,尤其是如家宴一般菜肴,完全没有一点商务气息她更是感到
有点纳闷。

  「难道乐总真的只是仅仅为了请我吃饭才过来的?」李妮心里嘀咕着。

  「李局长,来,来,这就是一顿简单的工作餐,还请不要见怪啊。」方姨招
呼道。

  「方秘书客气了,这很好,我喜欢这样的。」李妮含笑点头。

  「喜欢就好。」乐碧羽面含微笑,矜持又不失大方得体。

  此时的李妮心中已经有了一丝小小的欣喜,因为对方真的只请了自己一个人,
而且还是乐总亲自作陪,要知道这个乐总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商场老总,据说背景
神秘,连市委书记都对她礼遇有加,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国土局副局长,虽
然这一次是为他们拍摄宣传片,但细究起来其实也算是自己工作的一部分,能得
到这样规格的招待已经是很有面子了。

  的确,如果是换做其他官员,哪怕是国土局的局长,甚至是市委的班子来公
司视察也好,拜访也好,乐碧羽都不一定亲自在宴席上作陪,因为她向来对这样
的交际活动不感兴趣,一般都是由方姨出面,事实上公司的具体业务也都是由方
姨管理,而这一次的破例自然是因为乐欢天的缘故,他喜欢人家的女儿,乐碧羽
当然得要对人家热情一点了。

  李妮哪里知道乐碧羽存在这个心思?心情愉悦之下对乐欢天也不觉那么令人
生厌了,偶尔还主动聊上几句,甚至对他不经意间投过来的那种色眯眯又带着一
点猥琐的眼神也一笑置之。

  四个人中只有方姨的心里是最了然的,她知道乐碧羽一反常态主动请李妮吃
饭是为了什么,更知道乐欢天心里是什么心思,至于李妮此时的心态她心里也把
握的八九不离十,这让她完全掌控了宴席上的气氛,让这一顿饭吃的轻松随意,
照顾好了每个人的情绪,只不过对乐欢天,她更多的是提醒警示,让这家伙收敛
一下,别表现的太露骨。

  对乐欢天来说,他的心思自然是不在吃饭上,他一边觊觎着李妮的美貌一边
又对方姨心痒难耐,当然他知道眼下对李妮他还不能有什么过分举动,至多只能
大饱眼福,眼光时不时在她身上巡睃一下,可越看他心就越痒,下面不由自主的
勃起,于是转而惦念起方姨,想继续先前在车子里没完成的事情,脑子里盘算等
会吃完饭怎么和方姨继续云雨一番?

  「小天,你吃好了吗?」乐碧羽忽然道。

  「啊……好,好了。」乐欢天不防妈妈忽然问自己,只好下意识的回答吃好
了。

  「吃好了你就回学校吧。」

  「啊!我……」乐欢天自然是万般不愿,可又找不到理由不走,只好求助般
的看着方姨,希望她能明白自己此时的心思,帮自己找个借口留下来。

  方姨当然知道乐欢天的心思,心里不由感到好笑,又有一种恶作剧的快感,
她故意装作不明白似的,也不看他,乐欢天无奈了,没办法,只好悻悻的起身道:
「那我走啦。」

  回学校的路上,乐欢天几次打开手机的监视软件,查看李妮家中的情形,尽
管他知道此时一个个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家里不会有人,但他就是忍不住
好奇。

  回到学校,由于过几天就是五一劳动节了,虽然不是黄金周,但也算是难得
的假期,尤其是对他们马上就要上高三的学生来说,所以一进教室里乐欢天满耳
听到的都是大家在讨论到时去哪玩的事情?他对这个倒没什么兴趣,毕竟对他来
说只要想,天天都可以是假期,只不过这让他一下想起妈妈说到时要带自己去北
京去玩的事。

  一想到这事,乐欢天非但没有半点开心,反而心情一下沉了下来,想到妈妈
乐碧羽和自己说这个事的时候脸上露出的那一丝不自然他立刻想到了那个老男人,
要知道那个老男人十有八九就是在北京,并且还是一个高官。

  尽管经过了这些天的缓和和消化,再加上方姨在一旁若有若无的开导,乐欢
天已经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同时也不再那么难受和抗拒,但心里终究有疙瘩,
平时不去想还好,一旦去想,尤其是想到平时是那么高贵和优雅的妈妈,竟然在
那个老男人面前露出那个媚态,表现的还那么低贱,他心里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
了一样,愤懑的都觉得都有些窒息,本能的想要发泄,想要释放,其实这也是他
每次在和方姨亲热时将她折腾的死去活来,求饶不止的原因之一,只是他自己并
没有察觉而已。

  然而眼下身处教室,乐欢天的情绪无处可泄,只能不断的调整自己的心理,
在愤懑了一会后他稍稍平静了一些,这时,他琢磨出这事有点不对劲,按理说,
要是妈妈去北京真的和那个老男人约会偷欢那干嘛还带自己一起去?这不是给她
自己找麻烦嘛,这很不合常理!

  「难道真的只是去旅游?」

  正想着,乐欢天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一阵阵嬉闹声,斜眼一瞥,是一旁几个女
同学围在那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费晚清也在其中,这令他下意识的竖起耳朵想听
一听。

  「哎,就三天假,想出去旅游肯定是不行了,而且我爸妈也不会同意我出门
旅游,我们还不如想点实际的吧。」一个女同学道。

  「实际?什么实际啊?」另一个女同学说。

  「嘻嘻,想想我们晚上去哪玩?明天就放假了,晚上我们可以好好安排一下
节目,你们不会是想窝在家里看电视吧?」

  「当然不想啦!」一个女同学随即道,「不如我们一起去逛夜市吧?」

  「切,夜市有什么好逛?」

  「那你说玩什么?」

  「嗯——不如我们去酒吧,怎么样?」一个较为大胆的女同学提议道。

  「啊!酒吧?这……这不太好吧?要是被老师,还有我爸妈知道了就惨了。」
其中一个女同学担心道。

  其他几个女同学顿时予以附和,毕竟大部分都是循规蹈矩的学生,对于酒吧
这一场所第一感觉就是光怪陆离,与她们这个学生身份是格格不入。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们说到底去哪玩?」

  「咦,我们去KTV 唱歌怎么样?」

  此话一出,几个女同学顿时眼睛一亮,随即纷纷表示这个主意不错,就连一
直微笑不语的费晚清也含笑点头,于是围坐的这几个女同学很快达成协议,决定
晚上就去KTV 唱歌,接下来就在讨论去哪家KTV 好?

  一旁暗中听的正起劲的乐欢天忽然听到了一个他最为讨厌的声音:「嗨,你
们在说什么呢?」

  「李西啊,你来的正好,我们正讨论晚上去哪家KTV 唱歌呢?你要不要和我
们一起啊?」费晚清笑道。

  乐欢天听在耳里着实不是个滋味,在他看来,有费晚晴的邀请,这小子肯定
巴巴的跟着去,不料他却摇了摇头道:「我不去了,晚上我要去补习英语。」

  「真没劲!书呆子一个!」

  几个女同学顿时笑成一团,李西也跟着干笑几声,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我靠!这小子脑袋是不是短路了?校花邀请他去唱歌都不去?真是……妈
的,旱的旱死,涝的涝死!」乐欢天心中很是不忿。

  如果换成以前,乐欢天自然是厚着脸皮凑过去,死皮赖脸要跟着一起去,但
现在不一样了,一来是由于之前打伤了李西,费晚晴已经彻底对他没有了好脸色,
两人几乎是再无交流;二来现在的乐欢天已经不是原来的乐欢天了,他的心性已
然不知不觉有了极大的变化,如果说以前的他还带有一丝少年的天真和幻想的话
那么现在他有的就只有成人的城府和不择手段了。

  所以,乐欢天知道这时候自己如果真的腆着脸凑上去的话得到的只能是自讨
没趣,他可不想再忍受费晚晴的冷脸和白眼了,更不想让李西那小子看笑话。

  这时,那边几个女生已经商量好晚上要去的KTV 了,名字叫动听飞舞,是其
中一个女生提议的,她曾经去过,觉得里面的环境很好,于是一致获得通过,决
定晚上就去这家KTV.乐欢天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尽管他也不知道他记下这个名
字能做什么?一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直到最后一节课上完,教室里一片欢呼雀
跃,都在庆祝接下来的三天假期。

  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跑出教室,只有乐欢天懒懒散散的收拾着东西,慢吞吞的
站起身,刚来到外面走廊就看见齐星迎面而来,走到跟前一把搂住他的肩膀笑嘻
嘻道:「三天假期怎么安排啊?」

  「不知道,也许要去一趟北京。」乐欢天随口道。

  「靠,这么爽,就三天假期还去北京玩啊。」齐星讶道。

  乐欢天懒得多说,只翻了一个白眼道:「怎么?不行啊?」

  「嘻嘻,行,行,不过总不至于今晚就走吧?怎么样?晚上出去找点乐子。」
齐星挤眉弄眼道。

  「有什么乐子?」

  「我听说清风路那边又开了一家酒吧,美女特多,怎么样?咱们今晚就去那
里找点乐子。」

  闻言,乐欢天忽然心里一动,于是道:「去什么酒吧啊,不如我们一起去唱
K !」

  「靠,你没事吧?我们两个大男人去唱K ,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在搞基。」
齐星一脸夸张表情道。

  「滚蛋!谁特么和你搞基!」乐欢天气得抬腿就是在齐星屁股上一脚,「咱
们去唱K 并不代表包厢里就我们两个人啊。」

  齐星眼珠一转,随即露出恍然表情道:「哦——我明白了,你……嘿嘿……」

  「我操!瞧你笑的那猥琐样!」

  「行,行,我猥琐,不过你更胜一筹,不但猥琐,还下流淫荡。」齐星笑嘻
嘻道,「不过我喜欢,那就说好了,晚上去唱K.」

  「嗯,到时电话联系。」

  约好之后乐欢天和齐星便分头各回各家了,就在快到家的时候乐欢天看见家
里的那辆奔驰S500缓缓从小区里面驶了出来,开车的正是方姨,后座里有一人看
的不是太清楚,但料想应该就是自己妈妈了。

  乐欢天心下奇怪,抬腕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平时这时候都是下班
的时间,现在怎么还出去了?正疑惑时方姨已经将车子开到了他身边,随即停下,
车窗缓缓打开,果然看见妈妈乐碧羽从后座稍稍探出头道:「小天,妈妈有事要
出差去一趟北京,现在就去机场,你在家要听方姨的话,知道吗?」

  「啊!」乐欢天颇为吃惊,在他印象里,妈妈很少出差,尤其是在这个时间
段,还一副很急的样子,这在以前似乎还未曾有过。

  这时方姨道:「小天,你先回家,我把乐总送到机场就回来给你做晚饭。」

  「可是妈妈,明天就是五一假期了,你不是说……」

  乐碧羽笑了笑道:「我知道,只是这个事情比较突然,所以我得先去一趟北
京,如果顺利的话我明天就让方姨带你去北京,到时我们三个一起在北京好好玩
玩。」

  乐欢天倒不是特别想去北京玩,只是觉得妈妈这个时候突然去北京感觉不那
么对劲,可又不好说什么,只能道:「那好吧。」

  「嗯,快回去吧,拜拜!」

  看着车子渐渐驶远,乐欢天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基本可以断定妈妈这
么急着去北京肯定是和那个老男人有关,之前在学校里还想着自己是不是误会妈
妈了?这一次去北京真的只是去旅游,现在看来自己还是猜对了。

  乐欢天心里郁闷到了极点,像是为了出气似的狠狠踢了一脚就位于脚边的一
个矿泉水瓶,不一会,远处传来一声怒骂:「谁?谁他妈踢的瓶子?有种滚出来!」

  「你爷爷踢的!」乐欢天小声的说了一句,随即一溜烟的跑向自己家。

  回到家,乐欢天径直上楼回自己房间,然后一头扎到床上,把头蒙在被子里,
可眼睛一闭上,他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妈妈那天在办公室,在那个老男人面前
露出的那种媚态,他的手情不自禁的捏紧成拳,狠狠得锤击着床面,嘴里也发出
咬牙切齿的闷哼。

  乐欢天脑子里不但想着那天在办公室看到的一幕,而且还想象着妈妈去了北
京和那个老男人相会时的情景,他想象着妈妈到时肯定又是一副性感撩人的打扮,
在那个老男人面前极尽淫荡之能事,甚至幻想起A 片里的情节,然后自动将A 片
里的女主角替换成了自己的妈妈,总之是脑洞大开,越想越是不堪!

  这样的胡思乱想让乐欢天郁闷的喘不过气来,他不禁翻来覆去,似是要将脑
袋里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给甩出去,然而丝毫不起作用,烦闷让他转身趴在了床
上,将头埋在枕头底下。

  可是这样的姿势还没保持两秒钟乐欢天就感觉胯下一阵难受甚至疼痛,他顿
时如火烧屁股似的一下弹身而起,低头探手摸向胯下,这才惊愕的发觉自己下面
这根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一柱冲天了。

  短暂的愕然之后乐欢天心中了然,这就是在刚才脑海中回想以及想象妈妈各
种不堪的情景时自己不知不觉间兴奋了,其实这不是第一次出现了,之前他每次
想到妈妈在那个老男人面前的情形时他除了愤怒,怨恨就是兴奋了。

  「乐欢天,你真他妈禽兽,不,你禽兽不如!禽兽不如……」乐欢天心中痛
骂着自己。

  反正是在自己房间里,家里也没人,乐欢天索性将裤子连同内裤一把褪到大
腿中部,将被束缚的难受的家伙释放出来,只见已然完全勃起的家伙直挺挺的向
上,几乎紧贴着肚皮,表面盘绕的青筋根根凸起,硕圆的龟头显出充血般的暗红,
中间的马眼还溢出一丝涎液,整个是一张牙舞爪,杀气腾腾的模样。

  乐欢天情不自禁的一手握住阴茎,上下撸动了两下,顿时快感丛生,爽得他
不由倒吸一口气,于是又撸动起来,不过在撸了十几下之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
连忙停止动作,同时自言自语道:「靠,我脑子坏啦,现在妈妈走了,一会方姨
回来家里就我们两个人了,到时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还用在这一个人撸鸡
巴?」

  想到这,乐欢天随即将裤子又提上,然后拿起手机给方姨发了个短信:「快
点回来,我想操你!」

  短信发出去后乐欢天想象着方姨看到短信后的样子,一定是又羞又气,却又
无可奈何的模样,心下不禁有点乐了,先前的郁闷一下消去不少。

  看了看时间,乐欢天估摸着方姨最快也得一个小时后才能回家,而现在又是
傍晚下班的高峰期,路上不堵车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怎么说起码也要两个小时
才能到家。

  乐欢天不禁有些泄气,一边百无聊赖的摆弄着手机一边想该干点什么,这时
他忽然看到手机上一个图标,顿时一拍脑袋道:「靠,差点把正事都给忘了。」

  这个图标就是安装在李妮家里的那个监视软件的应用程序图标,乐欢天随即
打开软件,李妮家里的情景顿时呈现在他的手机上,他将画面切到客厅,只见李
妮蜷着腿坐在沙发上,正在揉捏裹着黑丝的脚,身上穿的还是西服短裙,似乎是
刚下班到家,至于费晚清和李西都不在画面里,估计是在各自的房间,他将画面
切到李西房间,果然看见他正坐在书桌前看书。

  乐欢天又将画面切换到客厅,这时客厅多了一个瘦削,戴着眼镜的男人,他
不认识但也知道这人应该就是李妮的老公了,只见他也坐到沙发上,然后托起李
妮正在揉的那只脚,放到自己大腿上,随即替她揉捏起来,同时嘴里不知说着什
么,而李妮脸上则是含羞带喜,嘴角扬起,露出幸福的微笑。

  不一会,费晚晴出现在了客厅,笑嘻嘻的坐到李妮身边,嘴里不知说着什么,
只见李妮面现一丝羞赧,缩回了被握在丈夫手里的黑丝玉脚,然后纤指一点女儿
的额头,尽显宠溺之意。

  一开始乐欢天倒还看的津津有味,但没过一会他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毕竟
都是些很平常的家庭成员之间的交流,与他一开始期待的那种窥探隐私的新奇相
差甚远。

  乐欢天有些无聊的将三个摄像头的画面来回切换,蓦然间,他发现了一丝不
寻常,那就是刚才他将画面切在客厅时费晚晴从沙发上起身似是要走开,这时他
又将画面切到了李西的房间,他看见李西正靠在床头玩手机,本来他是不想看这
小子的,便想继续切换画面,可这时他看见李西忽然好像是很慌张的把手机塞进
了枕头底下。

  一开始乐欢天还有点纳闷,不明白这小子搞什么鬼,不过很快画面里出现了
费晚晴,这让他一下恍然大悟,很明显,李西这小子听到了费晚晴的敲门声,所
以慌不迭的将手机藏在枕头底下。

  「猫腻,这里面肯定有猫腻,李西这小子肯定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乐欢天不禁自言自语道。

  这显然是一个大发现,乐欢天很兴奋,不过此时亦有点紧张,费晚晴和那小
子共处一室,他担心会让李西占便宜,尽管费晚晴从不给他好脸色,但他也不希
望她被别人染指。

  虽然听不到两人在说什么,但从费晚晴脸上那灿烂的笑容就可以看得出两人
聊得很开心,这让乐欢天心下是又嫉又恨,嘴里喃喃道:「费晚晴啊费晚晴,我
乐欢天还真没喜欢过什么人,你是我第一个喜欢上的女人,可你却对我冷如冰霜,
而李西那小子是一肚子坏水,阴暗狡诈,不但诬陷我,而且现在看来还背着你做
见不得人的勾当,你却对他笑脸相迎,卿卿我我,呵呵,好,很好……」

  说到最后,乐欢天几乎都有点咬牙切齿起来,他忽然觉得女人就是贱,你对
她越好她反而越不拿正眼瞧你,你必须对她耍手段,使心计,甚至不拿她当人看
她反而上杆子巴结你,讨好你。

  这个费晚晴就是这样的女人,不止是她,就是妈妈也是如此,人前那么高贵
优雅,背后却是如此的不堪,让那么一个老男人肆意作践,甚至在他看来,方姨
同样如此,如果自己当初不是近乎强奸般的硬上,现在的她会对自己俯首帖耳,
予取予夺吗?百分之百的不会!而且还继续戴上虚伪的面具,摆上一副长辈的架
子。

  想到这,乐欢天不由几声冷笑,一直郁郁烦躁的心情仿佛一下豁然开朗,感
觉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一切不过如此,纠结这些简直就是可笑而又愚蠢的行为。

  感觉也没什么可看了,乐欢天随手将手机扔到一边,转头蒙头大睡起来,也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一阵手机铃声将他吵醒,接起一听是齐星打来的,问他出门
了没?

  乐欢天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看外面天色已经全黑,再看时间已经是快六点
了,于是连忙道:「靠,差点睡过头了,行了,我这就过去。」

  「我靠,你这是在养精蓄锐吗?对了,我们去哪家KTV 啊?」

  「去动听飞舞。」乐欢天立刻不假思索道。

  齐星听出了一丝不对劲,不由嘿嘿笑道:「咦,那里有你相好的马子啊?」

  「操,别废话了,到地方再说。」

  挂了电话,乐欢天发现手机还有未读短信,打开一看,是方姨发的,让他好
好在家呆着,别乱跑,她回来路上顺便去超市买些菜带回来,要过一会才能到家。

  乐欢天随手给方姨回了个短信,说自己和同学出去玩了,然后匆匆去浴室冲
洗了一下,头发,胡须都好好修了修,这才打开衣柜,一番踌躇,他选择了一套
里面是黑色T 恤,外套一件白色休闲西装,下面是同样白色的休闲裤,脚下是白
色板鞋,并且还喷了喷香水。

  「不错,花样美男!」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乐欢天微笑着打了个响指。

  没有开自己的那辆天蓝色的宝马X6,而是直接打车去了目的地,到了之后他
发现这家名叫动听飞舞的KTV 果然看上去不错,装修豪华,大厅内流光溢彩,站
在两边迎宾的妹子个个身材修长,眉目如画,那一身高开叉的红色旗袍将她们的
玉腿映衬的若隐若现,尤其是腿根处,时不时闪现的一抹雪白直让人怀疑她们里
面都没穿内裤。

  在路上齐星就已经告诉乐欢天他到了并且开好了包间,然后告之包间号,但
乐欢天来这里的目的本就不是唱歌,他装做寻人的样子一个包间一个包间探头寻
找,希望能查探到费晚晴等几个女生在哪个房间。

  「先生,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帮助吗?」突然一个声音在乐欢天背后响起。

  回头一看,是一个身穿制服的侍应生,乐欢天不慌不忙道:「哦。我来找一
个朋友。」

  「请问你朋友的姓名,我可以帮您查一下。」

  「不用,我自己找。」

  「对不起先生,您这样会影响其他客人的。」说话间,侍应生的表情明显警
惕起来。

  乐欢天不禁有些不爽起来,他冷声道:「你什么意思?影响其他客人?难道
我不是客人吗?」

  「不是,我……」

  话还没说完,不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吵什么呢?」

  乐欢天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妆容妖艳,衣着性感的年轻女孩踩着十二厘米的
水晶高跟款款走了过来,他乍一看觉得有点面熟,却一时想不起到底是谁?正思
忖时只听侍应生带着一丝紧张和惶恐的语气道:「郑……经理……这位先生他…
…」

  听到侍应生称呼这个艳妆女孩为郑经理,再看她眼神古怪的看着自己,明显
也是认识自己的样子,乐欢天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个人影,心里不由一惊,人也有
点紧张起来。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回复积极踊跃的读者可参加色城读者感恩月活动(点击进入),奖励丰厚!表现出色者有VIP用户组体验福利!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lotharmx 于 2019-4-27 07:5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lotharmx 金币 +228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9-4-27 07:59
  • lotharmx 原创 +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9-4-27 07:59
  • lotharmx 贡献 +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9-4-27 07:59
15

TOP

权与欲,财与色,都是分不开的,权、财、色三者更是天然的结合体,这个社会离不开这三者,权、财、色也是人们永恒追求的目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lotharmx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19-5-16 14:47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5-21 1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