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禁忌之恋] 【舅妈的不伦亲情】第二部(32)【作者:佛系特攻】

21

【舅妈的不伦亲情】第二部(32)【作者:佛系特攻】

【舅妈的不伦亲情】第二部(32)

作者:佛系特攻
字数:10731
整理不易,求各位观众老爷给个赞~


这事再找组织就不怎么靠谱了,我决定找吴梅帮忙。
事不宜迟,我赶紧接着给吴梅打电话。
欣雯懒洋洋地爬起来,看我在忙,亲了我一下,就先去洗澡了。
电话响了一会儿才接,吴梅的声音似乎有点奇怪,感觉她似乎是清醒的,但
要装作睡着的样子,好像在掩盖什么。
我没有提陆颖,单纯讲了老五失联的故事,看她能不能帮忙。
吴梅好像有点不高兴,但似乎不方便多说,只是说她知道了,想想办法,就
匆匆把电话挂了。
我还是次觉得吴梅这么敷衍了事地和我说话。
我看了下表,也就才点,说早不早说晚不晚。

早晨醒来的时候,发现全身赤裸的欣雯伏在我的胸前,那种东方典雅美的脸
加上西方人那种前凸后噘的身材。
本来就有点晨勃,爱抚了会儿怀里如奶油般白皙细腻的肌肤,又有点冲动,
就把她搂在怀里,揉捏着她的坚挺的乳房,欣雯嘻嘻笑出声来,伸手握住了我的
肉棒说一大早就这么坏啊。
我伸手去掐她肥嫩的屁股,说你都学会装睡了。
欣雯抱紧我说,什么装睡,我早起来把早点都做好了,想搂着你再躺一会儿
,你就不老实了。
我说不老实就不老实,我要尝尝你的小蜜桃,向她两腿间摸去。
欣雯夹紧双腿说摸摸可以,不许吃。
我说不行,不尝尝怎么知道嫩不嫩?欣雯扭动着身体不肯,说你讨厌,你不
怕吃到你自己射出来的东西啊。
我说都过去一晚上了,怎么会。
欣雯脸红了,小声说你昨天射得太多了,我晚上起来上厕所,感觉还有你的
东西流出来。
我不由分说地掰开她雪白柔嫩的大腿,露出一簇阴毛下红艳艳的柔嫩,将嘴
巴贴上去吮吸起来。
欣雯的花瓣微微湿润着,艳丽而粉嫩,大阴唇颜色也澹澹的,就连同旁边的
肌肤,柔嫩细腻没有色素沉着,真是初经人事少女的纯洁。
我的舔弄让欣雯的身体如触电般地颤抖着,她开始忘情地呻吟,一边急着把
我的肉棒吞进口里,大口地舔着。
我们用69的姿势互相舔了半天,欣雯来了有两次高潮,每次高潮的时候她
都会吐出我的肉棒用力呻吟和尖叫着,指甲都要把我抓痛了。
我把她的下身舔到完全湿漉漉,充血兴奋,像一朵鲜艳的花朵在渴盼着采蜜
者的到来。
欣雯在我身下扭动着,连身哀求着老公,快来操我,我要你的鸡鸡。
我用传统的姿势操进了她的嫩屄,欣雯爽得欲仙欲死,搂着脖子一直在喊着
老公你的鸡鸡好大好硬,我笑着说你才有我这个男人,怎么知道好大好硬。
欣雯脸红了下,说是妙娟说的啦,她说你身体好,那里也厉害,比她以前经
历的男人都要大都要硬。
我说你们怎么还聊这个?欣雯害羞地说妙娟让我好好把握你,满足你,让你
离不开我。
我说那药也是妙娟给你的吧,欣雯点点头,我说以后别吃了,对身体没好处。
欣雯迟疑了一下,我亲了她一下说你个笨妹妹啊,做这个只要用心,就能一
起好,不用那么刻意的。
欣雯脸贴在我胸前,说我怕你不满足。
我叹口气,抚摸着她的秀发,说不怕不怕。
两个人缠缠绵绵地干了半个多小时,我终于一泄如注,欣雯有点开心地说,
是不是我也挺让你舒服的呀,这次射得好快。
我没回答她,她很开心地搂紧我,说你想要我怎么样就跟我说,我都愿意的
,只要你想。
吃早餐的时候欣雯问我,你昨晚跟他们聊得感觉怎么样啊,昨天
给我发消息了,说她挺欣赏你的,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到她那里上班。
我说昨晚你怎么不说。
欣雯撒娇地掐了我一下,说昨晚你不是一直在折腾我嘛,我都忘记得一干二
净了。
吃好饭欣雯说你要没什么事,我陪你到她们那里去看看吧。
我说先不急吧,我还有些事要处理,改天再说。

欣雯点点头说,那我让直接约你时间咯。
张姐本来是邀请我去她家里吃午饭的,但我想早点到把该聊的聊好把午饭推
辞了算了,所以到得早了一点。
给我开门的是穿着睡衣的小雅,她应该是知道我来吃午饭的事情,她表情复
杂地看了我一眼,把我让进了家里,她自己一边上楼一边说,我妈不在,出去买
菜了,哥哥你自己坐会儿,我马上下来给您倒茶。
小雅换了一身运动T-shirt和网球裙下来了,她给我泡了一杯绿茶,
有点歉意地说我妈那个功夫茶我弄不来,哥哥你就简单点喝这个吧。
小雅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若有所思地看着我,好像欲言又止的样子。
为打破这有点尴尬的沉默,我只好挑话题说下周就要出发了,你准备好了没?小雅勉强笑了
下,说都好了,是美国也不是去非洲,没有什么好准备的,去了
那边好好学习,省吃俭用呗。
小雅突然走过来坐在我身边,我吓了一跳,赶紧挪动了一下,离开她一点。
小雅看着我戒备的目光,脸上半是伤感半是犹豫地说哥哥你别误会,那天的
事是我不好,我一时冲动。
我赶紧说没事的,我们就当这事没发生过好吗?小雅说那你别跑,让我靠一
靠好吗?就像妹妹靠着哥哥的那种。

我有点为难,但还是点点头说行吧,心想大白天在客厅,加上张姐随时会回
来,她应该也不会怎么地吧。
小雅静静地靠在我的肩膀上,说昨天律师来过了,说我爸的情况,很可能要
判6年以上。
她顿了下,说这6年我是都在国外了,我想把本科读完就回来陪他们,或者
哪天我妈的边控解除了,让她来陪我。
小雅把我的手抬起来放在她肩上,然后蜷缩在我胸前,说哥哥你知道吗?我
心里特别难受,如果实在不是钱已经付掉了,我就想留在中国不走了。
我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说没关系,其实时间说快也很快,6年前我还刚
上大学,觉得未来好遥远,一眨眼就到今天了。
小雅伸手抚摸着我的胸口,说哥哥你的身材真好,而且是那种自然的强壮,
不是那种健身练得都变形的。
我不想她扯到这个上来,故意起身去拿水喝,自然地推开她的手。
小雅的脸红了,她咬着嘴唇想了一下,说哥哥我有个请求想和你说一下,你
能答应吗?我放下水杯说,只要你不乱说就行。
小雅把下巴放在我肩上,对着我的耳朵说,我不在中国的这6年,你如果有
时间,来陪陪我妈妈好吗?我真是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我转头皱眉看着她,说
你看你,说了不要乱说的。
小雅的脸上露出调皮的笑容,说你不要再装了好不好?你知道我知道的。
她按着我的肩膀,像是怕我站起来一走了之,说,你别把我当小孩子,我和
你这是大人之间的对话,我妈妈是女人,这几年她会是一个孤独寂寞的女人,6
年以后也许我们家人还会团聚。
但这几年里,她很辛苦。
我想过了,与其万一会有什么其他说不清楚的男人让我没法放心,不如交给
哥哥你。
我还没来得及吭声,小雅又说,我妈是个很独立很坚强的女人,我小的时候
我爸出长差好几年,家里都是她一个人撑着。
以前我觉得她一个人没问题,但现在看我自己太自私了,我妈的辛苦是真的
苦,现在我也不在她身边,她更孤独了。
上次我知道了你们的事,心里非常气愤,但这几天我反复想过了,她是个有
正常需要的女人,如果你能帮帮她,那就最好了。
说话间,小雅和我贴得越来越紧,我都能闻到她身上清甜的少女体香,感觉
到她鼓鼓的胸脯压在我的胳膊上,像是有意无意间,她的一条白嫩的腿也要搁在
我的腿上了。
我不动声色地躲闪了一下,让她的腿挂了个空,然后我坐直了说你看你这家
伙,说好了不乱动的。
小雅松开我,翘着二郎腿说,哼,难道我就不漂亮不性感吗?我说你说的都
不成体统了,你还是个小孩子,不要学大人说话腔调。
小雅闪电般地跨坐到我身上,搂紧了我的脖子说,哥哥你已经看过我身体了
,不要装了。
我把她轻轻推离我的身体,说那是被迫的不算,你下来好好说话啊,不然我
不高兴了。
小雅说我求你办事,当然要给你点福利啊,你随便想亲亲抱抱摸摸都可以,
就算是你想要了我,只要不要在这里,也可以考虑哦。
我轻轻地抱了她一下,说这样好了吗?我已经抱过小美女了。
小雅却搂紧了我,在我脸上亲了几下,说哥哥我好喜欢你抱我的感觉。
她又拉着我的手,放在她赤裸光滑的大腿上,说再给你摸摸我的美腿,不过
不许往上摸哦。
少女的美腿光滑柔嫩而富有弹性,摸起来感觉真的很好,但我只是礼节性地
摸了几下,说好了,你可以下来了,豆腐我已经吃完了。
小雅却没有动的意思,她嘻嘻笑了一下,拉着我的手往她的裙子里摸,说女
人说不要就是要的意思你懂吗?我的手被带她的屁股上,触手就是肥嫩挺翘的小
屁股,我吃了一惊,这丫头片子没穿内裤,下面是光着的。
我不能装傻了,我赶紧站起身把她放下,说你又胡闹了,你要这样你妈怎么
可能放心你。
小雅的脸一下严肃起来,她咬着嘴唇说哥哥你不要看错人,我这么大了只和
你这么亲热过,是因为我心里喜欢你,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吗?只要你肯要我,我
就等你要我的那一天,我说到做到。
我正想说点什么,那边传来开门的声音,是张姐回来了,小雅理了理裙子,
走到门口接过张姐拎回来的东西,张姐说小雅你不是下午才去打网球吗?怎么现

在就把衣服换上了。
小雅一边提着鸡啊鱼的往过走,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小一哥哥来了啊,我总不
能穿着睡衣招待他吧。
张姐看我的眼神里都是感激和喜悦,看来她对我能赏脸来吃这个午饭很高兴。
她笑着说厨房这里我来,小一你上楼去帮小雅检查下她准备得怎么样了,还
需要注意点啥,带点什么。
我忙说不用了,我和小雅聊了一会儿了,我还是给您帮厨吧。
张姐一边戴围裙一边说不用不用,君子远庖厨,你帮我管教下这个无法无天
的小丫头,我说话她是一句也听不进了。
小雅有点得意地偷笑了下,用手指挠了挠我的手心,说好啊好啊,我打包的
行李和清单都在楼上,小一哥哥你帮我看看还差点什么吧。
我只好硬着头皮陪小雅上楼,进了小雅的房间,她把门关上,冲我暧昧地笑
了下说,看到没,我这可是奉旨行事。
我说别扯了,你妈会知道你在搞这些,打死我都不信。
我拿起她书桌上的一张kls,上面写着带的东西的清单,我
皱眉说不用这么复杂吧,都什么年代了,中国美国吃穿住用差异不会太大。
小雅叹口气说,我觉得也是,但我这事儿妈不这么想。
小雅从我手里拿走清单,说哥哥我还是不放心啊,我担心你不照我说的做。
我说你这瞎找借口,你明知道我肯定会做到的,难道要我对天发誓?小雅说
你说好送我去美国的,已经鸽了我一次了,把我交给那个妖精似的齐阿姨。
我苦笑说这不由我啊,你知道我是重桉犯,不仅出不了国,连离开市区都要
去报备的吗?小雅说我不管,钱呢我知道你不在乎的,但你得欠我点人情,你怀
着愧疚之心才会好好办事,是不是。
我说不是,你都是歪理。
小雅从身后搂住了我的腰,说我不管,你再抱抱我。
我握着她的胳膊说别这样,你还是小孩子。
小雅说切,我已经成年了好不好,你也是脑子笨笨,如果我还未成年,美国
那里怎么允许我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一个人上学呢。
我说那也不行,你就是小孩子。
小雅叹了口气,说好吧,你这人真的是……
一言难尽。
说完她从抽屉里拿出护照,说你自己看吧,我到底有没成年。
我拿过来看了一下,确实已经岁了。
小雅像是看出了我的困惑,她叹气说我上初中的时候,我爸妈闹离婚,我爸
想抢我的抚养权,就把我带到深圳去了在那里读了两年书。
后来他们和好了,我回到S市却跟不上同年龄段的高中了,就转到私立去多
读了两年。
我心想怪不得看上去就是大女生了,不过张姐还很年轻啊,难以设想已经有
了这么大的女儿了。
这时小雅笑着说,你看你输了吧,你必须得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不会再烦
着你。
我说那好吧。
小雅放开我,吃吃笑了一下,脸有点绯红,说我说了你不许拒绝啊。
我说你什么没说过啊,拒绝不拒绝我会看着办。
小雅靠在我怀里,羞涩地说,我没有见过男生的那里,我想看看。
我说不行,这个不能答应。
小雅说真小气啊,给我看看又不会少块肉。
我说这种事过分了,而且你这人,肯定得寸进尺的。

小雅说你看你这人,我都已经不管不顾,把自己的妈都托付给你了,想着你
俩没羞没臊的事情,我都要脸红,现在我
只是看一下,满足下好奇心,你又假装
起正人君子了。
我被她的歪理给噎住了,说哎,这个反正是不行。
小雅显然发现了我的窘迫,她穷追勐打说不行不行,你一定要答应我,不然
我一直缠着你。
说话间,她的一只柔嫩的小手开始往我下身摸过来。
我想算了,反正都这样了,只好点头说好吧,不过别乱来啊。
小雅捂嘴笑了,似乎有点得意,她隔着裤子抚摸着我的阴茎,说好像很大啊。
她略带羞涩地轻轻把我的运动裤拉下,停顿了一下,咬牙脱下我的内裤。
她睁大了眼睛看着我跳出来的肉棒,惊讶地哦了一声,说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啊。
绝色美少女在前,又被她挑逗了半天,我的肉棒已经微微有点要抬头的意思
了,我说看好了吗?小雅说没有,还没看呢。
说话间她半蹲下来,伸手托住了我的蛋蛋,说这个好可爱啊。
我的阴茎已经在不可控制地充血勃起了,小雅眼睁睁地看着它涨起来,说这
个就是勃起么?我嗯了一声。
小雅妩媚地看了我一眼,说那还是说明我很有魅力的哦。
我说这是生理现象了,我要收起来了啊。
小雅却伸出手握住了我的肉棒,肉棒勃起加上她轻轻地撸动,整个龟头全部
露了出来,直直地指着它。

小雅用手指轻轻抚摸了几下龟头,我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声音。
小雅坏笑了一下,突然一口含住了我的鸡巴。
我赶紧向后躲,说别啊。
小雅却两手一下捧住了我的屁股,用力把我的鸡巴吞到底,但她的嘴巴小了
一点,外面还留了一截。
小雅的口交很不熟练,看得出是次,她的牙齿不时地划到我的鸡巴,舌
头笨拙地乱舔一气,但她无师自通地前后吞吐着我的肉棒,让我的肉棒勃起到了
极致,高高地翘了起来。
小雅舔了一会儿,大概嘴酸了,吐出肉棒喘了口气,我赶紧把她拉起来,她
嘻嘻笑着要和我接吻,我扭开头,小雅却硬追着找到我的唇,湿润柔嫩的嘴唇贴
上了我的嘴,接吻她也不熟练,乱蹭乱舔了一通。
我等她亲好,赶紧分开来,说好了,都疯够了。
小雅却一脸陶醉伏在我胸前,说哎呀,没想到吃这个家伙我自己也好舒服。
她抬起头看着我说,你这个家伙又大又粗又硬,怎么进得去女生那里啊,不
要撑坏的啊。
我说总是有弹性的啊。

小雅摇摇头说,我自己摸过我的小妹妹,那个洞洞小得手指都不好进去。
我不想接她的茬,自己赶紧提裤子。
小雅却挡住我的手,握紧我的肉棒说,哥哥我刚才吃你一会儿,觉得自己下
面也好热好痒,怎么办啊。

我说不行,我们已经很过分了,你下面有反应是正常的,冷静一会儿就好了。
小雅却环着我的脖子说要不哥哥也给我吃一吃吧。
我大吃一惊说那怎么行,小雅妩媚地笑着,说有什么不行的,我又没让你和
我做爱。
我真的有点难受,你帮帮我。
我看这小妮子兴头上来了,的确也不好摆脱,说好吧,你到床上去,我帮你
下。
小雅拉着我的手倒在床上,她抱紧我亲了几下,说我每次亲你,被你抱,还
有刚才吃你,下面都会觉得有点反应。
这样吧,我吃你,你也吃我。
小雅跨在我身上,俯身吞下了我的鸡巴,我把她的小屁股端过来,分开她的
玉腿,小丫头的阴部
鼓鼓的很丰满,不多的一些阴毛细而弯曲,整个阴部都是白
白嫩呢的,只有花瓣是粉红的,她的小阴唇乖巧地闭着,害羞地微微张合着。
我亲上她阴唇的瞬间,小雅吐出我的肉棒,忘情地唔了一声,小雅的下身不
仅粉嫩,还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夹杂着诱惑的荷尔蒙的味道。
我使出浑身解数,在她的小逼上来回舔弄吮吸,上下拨弄着她的阴唇,小雅
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她浑身扭动着呻吟着,发出悦耳的叫床声。
我一边揉捏着她柔嫩弹弹的小屁股,一边吮吸她的阴唇和包藏着的小小的阴
蒂,她的少女的清冽的体液不断柔柔地渗出,把花瓣都打湿了。
当我含着她的阴蒂轻轻拨弄的时候,小丫头已经爽得无法忍受浑身无法控制
地抖动着。
我越过她的阴部,轻轻舔着她的会阴部位,不时掠过她的小菊花,小雅打理
得很干净,没有一丝杂味,但她还是颤抖着说别舔后面,脏。

我在绕着她的外围一顿舔弄后,感觉小丫头的快感已经一层一层地在蹂躏着
她欲仙欲死了。
我轻轻掰开她的阴部,羞答答的花瓣已经微微张开,我瞄准她的害羞的淌着
爱液的小秘洞,勐地把舌头伸了进去,在阴道口和四壁舔了一圈。
小雅被这核心一击一下送上了人生的次高潮,她的四肢一下很用力地搂
紧我,嘴里更是很高亢地叫了一声,但马上意识到不对把头埋到床上呜呜地呻吟
着。
整个小屁股和阴部快速地抖动着,阴道口更是快速收缩着,把一股一股的透
明夹杂点乳白色的液体半喷半挤出来。
在她高潮喷液过程中,我一直在揉捏着她的小美臀,舌头舔着她的阴部,那
股带着少女体香的爱液我都吃了点下去,味道有点芬芳,有点咸咸的。
小雅的高潮持续了有十几秒钟,身体才放松下来,她哭泣般地呻吟着,说小
一哥哥,我尿出来了。
我把她扳过来,搂着她,我知道女人最需要高潮后的爱抚,小雅紧紧地搂着
我,用她水淋淋的阴部蹭着我的肉棒,我说傻瓜,那不是尿,那是高潮的爱液。
小雅甜甜地笑了,亲了我一下说,原来高潮是这么舒服啊,你的舌头好坏啊。
小雅恢复了一点,她伸出小手去撸着我的肉棒,红着脸害羞地说,小一哥哥
,你要了我吧,把你的硬棒棒插进来,让我做你的小新娘子,做你的女人。
我说你不是说它太大了吗?小雅摸着我的脸说,我现在才意识到,我的小洞
洞就是给你那个又大又硬又粗的家伙插的啊,就是光想到你的东西顶进来,我都
要流水了。
我说这可不行,马上要吃饭了。
小雅搂着脖子说,秀色可餐,吃我也是吃。
她害羞地在我耳边说,我下面好吃吗?我点点头说,好,特别好,香香的。
小雅得意地说,我前面上来换衣服的时候,已经把下面洗得香喷喷的了。
我捏了她一下屁股说,你居然有心机有预谋啊。
小雅说哎呀少女都是有梦想的啊,我的梦想就是你来吃吃我啊。
她搂紧我说,其实啊,我做过好几次春梦,梦里那个男人虽然看不清楚,举
手投足身材体貌就是你,每次醒过来下面都湿的。
我说小色女,好了,赶紧收拾收拾起来吧。
小雅没理我,若有所思地摸着我的下身说,是不是这个一定要真的做爱才能
射出来呀。

我一边穿裤子一边说这个你就别想了,把它留给你爱的人吧。
小雅欲言又止,我顾不上和她磨叽了,拿过面巾纸帮她擦干净,把衣服给她
整好,小雅懒洋洋地说我没力气了,要躺会儿,你先下去看看情况吧。
我拍了她一下屁股,说待会儿记得穿上内裤,要讲卫生。
张姐还在厨房里忙碌,见我下来了,冲我微笑了下,说只剩一个汤了,还得
熬一会儿,你帮我看着点火,我去洗个澡换下衣服,浑身都是油烟味。
张姐穿了一身像旗袍的衣服下来了,看上去很典雅而有气质,特别是把她的
玲珑身段衬托得性感而不失大方。
午饭气氛难得的融洽,因为一向叛逆的小雅今天表现得兴高采烈,张姐也心
情不错,可是想到小雅马上远渡重洋,又有点舍不得。
我拍胸脯保证齐馨儿肯定不辱使命,也关照了小雅注意不要和馨儿姐姐抬杠
,去点她的捻儿之类的注意事项。
说到马哥,张姐有点难过,说看样子这个坐牢是没跑了,更糟糕的是后面还
有附带民事,搞不好要没收财产,追加罚款这些。
我也无法安慰什么,王兵死得蹊跷,我不确定是不是马哥找人去催钱的时候
失手打死的,但看上去更像李二把他灭口了。
张姐对这些事完全不知情,还是有点担心,我说马哥不是黑道上混的,也没
什么犯罪经验,如果真的犯了命桉,扛不过公安的审讯,既然到现在虽有嫌疑但
无大碍,担心的只是经济罪而已。
聊到最后张姐旁敲侧击地提醒小雅出去后要洁身自爱,保护自己云云。
小雅翻了个白眼说,我在认识小一哥哥之前,我还怀疑我是同性恋还是性冷
澹呢,你可放心吧。
张姐皱眉说你这孩子说话口无遮拦,跟你小一哥哥有什么关系。
小雅眼神暧昧地说,像小一哥哥这样优秀的男生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这个标准这么高,不容易超越啊。

我赶紧说你别扯到我头上,上大学之前还是别谈恋爱了,影响学习,读了大
学后再说。
小雅说还早呢,现在有什么讨论头。
张姐叹口气说,反正你保护好自己,女孩子很容易受伤的。
吃完饭小雅主动要洗碗,张姐欣慰地说孩子长大了啊,小雅冲我使个眼色说
你让我妈上楼去休息会儿,早上忙到现在了。
我装作没看见说我留下来帮你收拾整理吧。
张姐说没事我不用睡觉,我去沙发那里歇一会儿就好。
小雅头也不回地说,那小一哥哥你手劲大,给我妈妈捏捏肩膀揉揉腰的。
我端着盘子跟小雅进了厨房,我低声说你疯啦,乱说啥玩意儿。
小雅转身摸着我的下身说,我可不是给你这不安分的家伙找出路嘛,你要是
不行动,那就归我了行不行。
我摇头说你真是。
小雅嘻嘻笑了一声,说待会儿你们要那个啥,我在旁边观摩学习行不行。
我瞪着她说又在胡扯了,你不怕你妈打死你。
小雅说我有那么笨吗?我待会儿就假装要去打网球,大摇大摆出了门再偷偷
熘回来不就行了。
我陪张姐坐了没一会儿,小雅出来背起网球包说我打球去了啊。
张姐说这么大中午的你不怕中暑啊,凉快点再去。
小雅说没事的,我现在都是训练动作,都在室内,啦。
我起身说我也差不多要告辞了,小雅扭头说别啊,你陪我们再坐会儿,看看
家里有啥重体力活帮着干点。
张姐大声呵斥她说,你说什么呢,没大没小的,小雅吐了吐舌头一熘烟跑了。
张姐说小一啊,我有一只脚倒真的是不太舒服,你帮我捏一下好吗?我点了
点头,坐在她身侧,张姐把一只娇俏玲珑的小脚架在我腿上,说这只脚前个月刚
崴过一次,今天走路时候不知道怎么又抽住了一样的疼。
张姐的脚丫洁白而娇嫩,长得非常好看,我摸着她脚踝的地方,说好像你这
没好透啊,我拿起她另一只脚对比了一下,说好像这边有点小错位,这两个月你
怎么没去看医生。
张姐摇头说我走的少,有点不舒服也能对付,今天菜场走多了,觉得很酸。
我一边帮她按摩着玉足,一边忍不住看了她一眼旗袍腰侧开叉的地方露出的
雪白的一段大腿。
张姐似乎没注意,她自己喃喃地说,那天有个马的同学来了,说你马哥欠他
一大笔钱,非要让我还,我好害怕,怎么求他都不肯松口,后来他……
张姐顿了下,低声说,就想对我动粗,把我按在沙发上,撕我的衣服,浑身
上下的乱摸乱抓。
我那天穿着高跟鞋,就是躲他的时候把脚给扭伤了。
我说哦?那后来呢……
张姐脸红了一下,叹口气说,我拼命地反抗,可是我的力气拗不过他,他几
乎要把我的衣服都脱光了。
我当时特别难受,因为也的确很久没有那个了,被他这么一摸,身体的感受
很奇怪,但我绝不能接受别人这样强迫我,那时候我特别绝望。
我有点怜爱地抚摸着她的脚和漂亮匀称的小腿,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张姐主动坐起来,靠在了我怀里,那天也真是天降救星,有两个警察来找我
,他们一直一直敲门,说自己是警察,那个人也有点吓的没胆子了。
警察进来看到我的样子,哎,那个表情真的让我无地自容,但不管怎么说,
幸亏他们来,我才保住了自己的贞操。
后来你就来住了两天,说实话你睡在这里的时候,是我睡得最踏实的两天,
后来的事,就是你和我的事了,我当时去拿你的衣服,看到你光着下身,看到你
那根东西的时候,我的头嗡的一声,觉得下面有东西要流出来了,我犹豫再三扪
心自问,觉得把身子给了你,我一点都不后悔。
张姐很自然地伸手到我的裤子里握住了我的鸡巴,她的笑容像花一样地美,
她说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对小雅这么好,说起来马哥还很多对不起你的地方。
所以很多事都是个缘分吧。
我这个人也是懂得珍惜和报恩的。
和你相处了一段,我就觉得我为你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我的手也也在张姐的大腿上来回抚摸着,那娇嫩的手感让我兴奋不已,我开
始沿着大腿向上摸去,张姐很配合地打开一点双腿,让我摸到了她的大腿根,感
受到那里的温热。
张姐温柔地把我的裤子拽下来一点,把肉棒露出来,她跪在我的面前,用手
捧着肉棒舔了几下,说可惜我和小雅,老的老小的小,都不是你的佳偶了,不过
我的魂我的身体,你随时要随时都是你的。
她诡秘地笑了一下,说我觉得其实小雅也是这么觉得的,女人的直觉很准确。
我一边享受她温柔地按摩我鸡巴的快感,一边说小雅还小呢。
张姐柔柔地笑了一下,要说小也不小了,已经算是个成年人了,不过年龄和
你差了有六七岁,要不是她还在上学读书,你要是愿意娶了她,我心里也是一万
个高兴呢。
我笑了下说这可就是对小雅的未来不负责任了,她路很长要遇到和认识很多
人,她现在做什么,都还是幼稚的,不能害了她。
张姐温柔地开始用舌头舔我的龟头,她说现在孩子们成熟得早,小雅对你是
有感情的,但她也知道和你有距离,她也纠结。
我说那就更不能害了她,让孩子自己去成长吧。
张姐用力吮吸了下我的龟头,笑盈盈地说,这个,也是成长的一部分。
张姐配合我解开她的旗袍,里面露出来的一对大奶子上,是一件透明的黑色
蕾丝文胸,而且比较小,只遮住了乳头周边的一小块。
我忍不住称赞说,这个内衣好性感。
张姐一边伸手到背后解开扣子,一边笑着说,下面也是穿的这个,太暴露了
,连阴毛都看得一清二楚。
我拦着她的手,说张姐张姐,你的心意我知道了,你不用这样,真的不需要。
张姐有点撒娇的样子说,你是嫌我老吗?我说这个倒真不是,不过今天待会
儿还有点事。
这个倒不是忽悠她,下午舅妈约了我去看个场地,舅妈辞职后打算自己开公
司搞培训,之前于伯伯投过的那些企业纷纷表示要来投资入股,舅妈整天忙着筹
备,喊我去帮忙我肯定得去。
张姐看我的态度有点坚决,脸上露出一丝失望,说小一你不是对张姐有什么
不满吧。
我笑了,说你怎么那么敏感呢,我是真的有事,以后有机会吧。

我赶到的时候舅妈已经和中介在看房子了,其实是比较普通的写字楼,优势
当然是价格不贵,之前是一家什么公司租的整层全退了,在中介的忽悠下,本来
只打算要一半的舅妈全要下来了。
中介喜滋滋地说钥匙先给你,我回去弄合同,明天还在这儿,我找你签约,
说完一熘烟走了。
我有点担心地说,舅妈你一个人创业,要这么大的地盘行吗?舅妈说你太不
关心我了,我已经筹划很久了,人和招生的都差不多落实了。
地方大点也好,能多开好多班。
我说这不挺费钱的吗?舅妈白了我一眼,说我公司注册好有一段了,账上股
东们打给我的钱都上千万了,还怕不够花?舅妈今天穿了一身看上去就很名贵的
职业套装,显得职业干练,气质高贵,我夸赞她说真有名媛范儿,舅妈叹气说,
你别扯这些了,这开干了事儿就多了。
这个公司原先CEO办公室的家具都没有带走,面积也很大,舅妈皱了皱眉
说,这个我让他们改小点,这么大面积浪费啊,切三分之一出去做会议室吧。
我坐在那个看起来很高级的真皮沙发上说,这里啥都好,就是这个楼有点旧
了。
舅妈坐在我旁边,给我拿了一瓶矿泉水说,旧有旧的好处,家长们给孩子花
钱也不容易,条件朴素点他们会觉得钱花刀刃了,心里舒服。
我搂着舅妈的腰说,你这是华丽转身女强人企业家了啊。
舅妈打了我的手一下说,不许在这里和我亲热啊,影响太坏。
我说今天可以例外不?舅妈站起身说不行,公是公私是私,有什么回家再说。

老五妹妹的电话又来了,我都有点怕了这夺命连环call了。
我电话里安慰她说我正在四处想办法,但电话那头的妹子一反常态地平静,
她澹澹地说,真的感谢小一哥哥你费心了,我想来想去,这事我得我亲自去办,
如果你有什么消息,就通知到我好了。
我说你看你这做什么傻事,老五妹妹反而在电话里笑了,她说我没怎么什么
傻事啊,我已经跟学校请好假了,我到我哥哥失踪的地方周边的县市去找一圈,
公安,民政还有乡里村里都去问问看,总会有线索的,一个大活人,不会这么突
然消失了。

我又给吴梅打电话,我有点急了,说组织上连这点能量都没有吗?吴梅沉默
了下,反问我说,组织上是动员资源给你做这种私事的吗?你把我们想成什么了
,你别忘了你的身份和任务!我很想骂她几句或者拿撂挑子来威胁的,但想了想
还是忍住了,倒不是我怕吴梅,而是担心折腾的后果会给杨队,朱叔叔带来变数
和麻烦,忍了。

情急之下,我打给了高姐,高姐说我能告诉你的不都转告你了吗?我这里不
是侦查机关,我能做的和能了解的都有限啊。
不过她还是想了下,说你今晚到我家附近来一下吧,当面跟你说下。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lucyccc 于 2019-12-1 13:09 编辑 ]
21

TOP

小说总是来自于现实而高于现实的  这属于一种基于作者幻想的理想状态 大家看的时候图一乐不要当成现实

TOP

有点拖沓了,不过也是爽文吗,女主角一个个挨艹,小小一该生了吧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2-14 1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