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凌辱虐情] 【异世朱砂】(01) 【作者:草纸Mr】

本主题由 System 于 2020-6-17 05:00 解除限时高亮
4

【异世朱砂】(01) 【作者:草纸Mr】

作者:草纸Mr
字数:15118


               (01)

  暗砂大陆身处魔界和妖界之间,通体褐色,几乎常年不见阳光,所以无论你
从哪个城镇中行走,肉眼所见几乎都带着一丝昏黄。

  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夹着不少侠客,腰间佩刀,气息或洒脱或桀骜或
阴鸷,不断向世人证明着这座大陆的不凡之处。

  如果此刻天空恰巧漂着雨,那你还能看到不少头戴斗笠的渔民从城外叫骂着
往城里跑来,同时气呼呼的跑向城中随处可见的酒馆,随意挥洒几刀骨钱拍在桌
上,然后大吼一声。

  「店家,上酒!上好酒!」

  此刻在柜台上忙着算账的掌柜看到那几枚寒碜的骨钱,往往会撇一撇嘴,暗
骂就这点钱打发街上的乞丐都不够分量,还想上好酒?可被俗世磨炼出一些城府
的掌柜还是会笑眯眯的一脚踹向不情不愿的小二,然后大声吩咐道:「去,把店
里最好的酒端给客人尝尝。」

  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掌柜真的舍得将好酒端出来喂给这些俗人,而是他相
信跟在他旁边多年的小二一定会端出一些最为劣质的杂酒,然后笑眯眯的说:
「客官,这是我们店里的陈年佳酿,还请慢慢品尝。」

  戴斗笠的渔夫们也不介意,直接端起酒杯大口喝着,他们心里也明白之前的
一切都不过时男人爱面子的表现,没人会当真。

  而掌柜之所以会照顾他们的面子,原因也很简单——谁都不知道这群渔夫中
有谁哪天会走狗屎运,从城外广阔和恐怖的暗河中打捞起一条美人鱼。

  美人鱼,这在很多地方都是无数权贵所追捧的种族,哪怕一条都能卖出天价,
哪个渔夫如果可以有幸捉住一条的话,凭此就可以赚的盆满钵满,说不定心情大
好之下就能顺便来掌柜这里大大挥霍一顿,让掌柜也顺带喝喝汤水。

  这才是掌柜对他们这群渔民慈眉善目的真正原因。

  而前段时间,这个处于暗砂大陆的繁华城镇,还真被一个走狗屎运的渔民捕
捉到了美人鱼。

  不是一条,而是数条。

  这件事至今都在城里闹得沸沸扬扬,到处都在讨论那个普通的渔夫如今是在
换大宅院呢,还是又在找娇妻美妾呢。

  就在酒馆里的渔夫们兴高采烈地讨论此事时,一道略显低沉浑厚的声音突然
在门口响起。

  「你们说……美人鱼?她们现在在哪。」

  声音不大,却带着股特殊的磁力,足以让在场所有人听见。

  数十人有些恼怒的抬头望去,刚想呵斥是谁这么不开眼居然敢打乱这么多人
的雅兴,可一看到门口站立之人的装扮,无数人都开始发出震惊的呼声。

  「猎魔人!!」

  「哗啦啦……「不少人的筷子都被惊的掉在了地上。来人眼中不由露出一丝
抱歉,今天因为好不容易得知哪个贱人的踪迹后出门太紧,所以没来的及伪装他
身后的白色斩妖刀,如此才被众人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不少人纷纷起
立,有些点头哈腰的回答他之前提出的问题。「大人,您说的那些个人鱼,除了
一个特别漂亮的被城主大人收入囊中后,其它的都被此地一个青楼花高价收下了。」

  「对了,这个青楼叫花满楼,离这也不远,出门右拐右拐再左拐,走个几里
地就到了,以大人您的脚力,估计不到半分钟就可以赶到。」

  来人突然微微皱眉,开口问道:「这个花满楼不过一个青楼而已,怎么可能
在那么多权贵手中抢下这么多美人鱼?」

  在场不少人瞬间垮了脸,你如果问他们哪家姑娘漂亮或者屁股比较大,他们
还能给你回答个七七八八,可你问他们有关权力顶层的那些倾轧勾当,他们又怎
么知道呢?这个看起来不算特别老的猎魔人知道自己问错了问题,有些自嘲的笑
了笑,随手扔出几块银骨给刚才回答问题的那些人,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场众人都羡慕的看着那些收到银骨的那些人,不由暗骂自己当时怎么就被
猎魔人的名号吓破了胆,导致错失了这么大一比收入。

  一块银骨,价值可抵得上他们这些穷苦人家半个多月的收入了。

  猎魔人刚走不久,小二就偷偷跑到掌柜旁边惊呼:「掌柜的,猎魔人都到了
这里,岂不是说明这个地方已经出现了魅魔?」

  魅魔一族,是暗砂大陆最为邪淫的一族,以男人精气神为食,相传只要被她
们看上的男人,没有一个不是被硬生生吸干了阳气而亡。

  掌柜吓得直接一巴掌狠狠拍了一下小二的脑袋:「找死啊你!有些话不能问,
也不该说知不知道?」

  小二嘟囔着摸了摸自己被拍痛的脑袋,知道这次掌柜是动了真火,可一想着
传说中魅魔那种种淫荡至极的传闻,不由嘟囔着哪怕自己因此死了也是心甘情愿。

  ……就在今天,花满楼这个在方圆百里都极负盛名的偌大青楼,突然来了一
个出手极其阔绰的风尘男子。

  他背后背负着一把被黑色布料裹着的长刀,一出手就扔出了一个金骨,直接
震出了花满楼背后的一个当家亲自接待,可他却不点姑娘,专点艺伎,光听同一
个艺伎弹唱同一首曲子,足足数个时辰也不腻。

             「爱哭的孩子要睡觉

             庄稼再多多不过草

             远方的人儿回来了

             等待的人儿不知道

             等待的人儿不知道

  ……

  ……

             远方的人儿回来了

             庄稼再多多不过草

             爱哭的孩子睡着了

            睡吧睡吧长夜漫漫路迢迢

               梦中人未少

            睡吧睡吧长路漫漫夜迢迢

  梦中人未老。」

  ……

  ……

  声音哀怨幽静,带着股如泣如诉,的确是首好曲子。

  如果不是已经弹唱了整整十遍了的话。

  又一曲唱完,艺伎抬头看了看这个客人依旧闭着眼睛在慢慢听歌,没有丝毫
让自己停下来的意思,便咬了咬牙,清了清自己快要冒烟的嗓子和动了动自己酸
痛的手指,准备开始弹唱第十一遍。

  花满楼的二当家一看这个奇怪的客人还准备继续听下去,不由袅袅走来,声
音轻柔的问道:「客官是觉得我们花满楼的姑娘,没有让你看得上眼的么?」

  闭着眼睛的客人点了点头,第一次睁开了眼。

  二当家一看客人的眼睛便是一愣,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饱经沧桑的男人
眼睛竟然如此清澈明亮。

  单看眼睛,二当家会认为他不足二十五岁。

  可他明明带着股满身风尘啊。

  「把之前你赶走的那个蛇女叫来。」

  男子吩咐道,这句话再次让二当家一愣。

  那个蛇女的确气质逼人,也是她们这个青楼的花魁之一,但普通人类大多接
受不了这种口味,所以花满楼大多把她用来招待魔族或者妖族。

  为了怕客人不满,所以二当家当时才会有些恼怒的将缠在这位客人身上的青
雪赶走,可没想到这位客人看中的就是她。

  所以二当家有些尴尬的说道:「她马上就来,需要留她过夜吗?」

  男人点了点头,同时示意早就嗓子冒烟的艺伎退下。

  这名艺伎可以发誓,她从来没对终于可以休息了这事感到这么高兴过。

  不一会,在二当家的安排下,一个额头长着一片青色鳞片的绝世美女缓缓游
到了男人身边。

  她身穿一袭青色长裙,裙摆自然垂地,裙身单薄多砂,所以随风而动。

  她那满头青丝随意束在背后,长及腰间,随着底下的蛇身摇摆而均匀的摇晃
着。

  男人更看重的是她脸上那双青色的媚眼,如秋水般的眼睛,长在如冬雪般的
脸庞上,让他忍不住想着向来吝啬的老天爷,怎么就这么舍得把这两样东西赐给
同一个女子呢?青雪额头正中的那道鳞片在屋子里的灯光下反射着夺人心魄的光,
让她看上去气质如九天下凡。

  如果不是蛇女身份受限,那她哪怕扔到暗砂大陆最繁华的京都,也可以称得
上第一花魁。

  「大人!」

  青雪将腰下的蛇身蜷曲在一起,对着男子缓缓做了个万福。

  「下去吧。」

  男子转头吩咐二当家道。

  二当家漂亮的嘴角不由露出股体贴的笑意,出门的同时不忘将门关紧。

  「大人……」

  屋子里只剩两个人时,青雪便将整个身躯缓缓缠绕上了男子的身体。

  她的身体足足有两米长,却胜在纤细轻巧,哪怕整个身躯加起来也不过九十
斤,对男人那雄伟的体魄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对青雪主动的投怀送抱,男人也不抗拒,只是眼睛微微瞄了瞄她那故意死死
贴在自己的手臂上的胸脯。

  青雪咯咯的笑了笑,手指微动之下,那如薄纱一般的衣服就直接落地,露出
了那隐藏在衣服底下的绝世姿容。

  一对豪乳如山峰般雄伟壮阔,蛇腰纤细不足一握,男人仅仅瞄了一眼,便暗
叹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

  「要喝酒么大人。」

  青雪端起桌上的酒杯,一口清冽的酒水直接被她含在嘴里,她并不咽下,只
是脸蛋红通通的看着男人。

  男人笑了笑:「你们青蛇一族,就是喜欢把自己毒囊里分泌的淫毒下在男人
常喝的酒水里。」

  心事被看穿的青雪也不恼,慢慢将本来想喂给男人喝的酒水吞下肚子后,便
笑了笑:「蛇性本淫嘛!男人不下点药都满足不了女人,何况我这条蛇女?」

  男人叹了口气道:「可据我所知,你们青蛇最厉害的手段,还是直接把毒液
直接注进男人棒身吧,那样男人便可以夜御百女而不累。」

  「大人怎么对我们青蛇一族了解如此之多?」

  青雪有些惊讶和警戒的问道。

  「曾经遇到过你们一族的前辈,相处过一段时间,也答应过她如果遇到身处
困境的族人后,能帮一把是一把。」

  青雪盯着他的眼睛,觉得他不似作假,便暗暗松了口气,有些慵懒的俯下身
体将男人已经勃起的肉棒慢慢咽下。

  她的身体柔弱无骨,在刚刚缠到男子身上是,那冰凉滑腻的蛇身便在他的肉
棒处不断挑逗,湿滑的蛇尾甚至微微钻进了男人的马眼,不断带出一丝丝粘稠的
前列腺清液。

  如今男人的肉棒被她略显冰凉的嘴巴一口咽下,男人瞬间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紧接着他就感觉自己的肉棒微微一痛,被青雪的毒牙咬破表皮后注入了一丝
淫毒。

  淫毒发挥的很快,在青雪再度把头抬起来时,他的肉棒已经硬的不像话了,
龟头涨的直接在灯火下反射着红黑色的光。

  「可以了呢……大人,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玩我呢?」

  青雪有些期待的问道。

  已经被淫毒激发性欲的男人并不答话,直接把依旧缠在他身体上的青雪带上
柔软的床铺后,便用手微微摁了摁她的头部,示意用嘴。

  青雪的身体直接顺着他的胸脯往他胯下游去,在用手指俏皮的弹了弹男人那
已经涨到足足有二十厘米长的大肉棒后,便张开了自己的嘴巴一口咽下。

  蛇女的嘴巴韧性惊人,足够吞下堪比成人小腿粗长的肉棒,男人的肉棒在人
类女子看来是太大了点,可在她眼里却是最正常不过,可以轻而易举的给男人做
着深喉。

  甚至她还努力长大了嘴巴,将男人两颗硕大的肉蛋也含在嘴里细细吸着。

  在将男人整个肉棒加睾丸全部纳入自己喉咙后,青雪便静静的躺在男人身上,
看似不再运动,可她的喉咙里的软肉却在飞快的运转着。

  男人只感觉青雪的喉腔嫩肉如有生命一般从四面八方涌向他的肉棒,死死贴
着他肉棒上的每一寸敏感的肉块,然后温柔却又无比用力的激压着,吮吸着,如
潮水般一浪接着一浪摩擦着他的龟头和睾丸。

  过于的舒爽让男人的肉棒被青雪含住的一瞬间,他就不断在喘着粗气,然后
右手一把掏过一个依旧在他胸前的一个巨乳,左手的两根手指就顺着她的乳头插
了进去。

  正含着肉棒的青雪身体突然整个的颤抖了一下。

  「唔……」

  随着男人手指快速的深入,她的喉咙里突然发出了一声低沉的闷哼。

  「青蛇一族的身体韧性都超过普通女子数十倍,浑身上下几乎每个孔洞都能
扩张容纳男人的肉棒,对吧。」

  男人微笑的看了一眼努力吞咽着肉棒的青雪,微笑着说到。

  他的左手深深插进了青雪硕大右乳的泌乳孔不断抠挖深入着,只感觉乳房内
部的嫩肉不仅柔软无比,还带着女人其它腔道无法比拟的弯曲和褶皱。

  毕竟组成女人乳房的主要成分就是脂肪和腺体,而其它腔道可不是。

  唯一让男人遗憾的是,青雪的乳房虽然巨大,足以让他的中指完全深入都没
有探寻到那敏感的乳腺,可却并没有分泌乳汁,不然有乳汁稍做润滑的话,足够
让所有男人爽到飞起。

  被青雪那样深喉,同时还被注射了淫毒导致敏感无比的肉棒根本没法持续太
久。

  在将男子滚烫的精液全部咽下后,青雪缠在他胸前的尾巴轻轻一摆,突然就
把男子佩刀上的黑色布条掀开了一角。

  一把泛着骇人气息的白色弯刀透过布条中的间隙,如针一般映入青雪的眼帘。

  「斩妖刀!!唔……」

  青雪惊的整个人都差点高高弹起,在她震惊打算急呼的时候,男子突然一个
翻身直接把她压下身下,还在她嘴巴前的龟头又一次深深抵住了她的喉咙。

  两根手指也同时深深插进她的乳孔深处搅拌着,不断刺激她发出支支吾吾的
呻吟。

  「别叫,一个猎魔人而已,又不是为你而来。」

  男子有些恼怒的拍了拍她的屁股,为她之前的不小心感觉很是荒谬。

  一个青楼女子,难道真的不知道好奇心害死猫么?被男人肉棒镇压的青雪终
于镇定下来,乖巧的点了点头后男子才将肉棒从她嘴巴里挪出。

  「你是猎魔人,那你之前说的认识青蛇族前辈的话,也是真的咯?」

  「当然,那段时间她算是我的女人吧,所以我才答应她遇到窘迫的青蛇族人
的话,能帮一把是一把。」

  「怪不得你对我们这族的人这么熟悉。」

  青雪所有所思的回答道。

  虽然知道面前这个人是大名鼎鼎的猎魔人,而且暗示的已经那么明显了,可
青雪却没有提出任何的要求,只是比之前更加亲昵的缠上了他,然后用两根纤细
的手指分开了自己右乳的乳孔。

  在她刚打算用自己的乳房服侍男人时,不知道突然想起了什么,她调皮的把
乳头提起,让男人好透过灯光看到她乳房内深处的景象。

  一团团粉嫩粉嫩的肉带着无数细嫩的肉芽和无数的褶皱,如花团一般熙熙攘
攘的聚在一团,中间还不是夹着一些澹白色的乳腺,正向着男人羞赧的展示着。

  嫩肉与嫩肉之间,那弯曲的路径便是男人通往快乐的源泉。

  「蛇女的乳房内部漂亮吧,平时你在娇弱的人类女子身上可看不到这种景象。」

  青雪调皮的吐了吐自己的蛇信说道。

  「漂亮!」

  男人赞叹到,哪怕看过几次,也深深尝试过蛇女乳孔那绝妙的滋味,可他每
次看到蛇女的乳孔时,依旧会为它每一寸那么精妙绝伦的构造而赞叹。

  这种构造,简直就是男人的天堂。

 听到男人夸奖的青雪这才满意的已经被自己撑开的乳孔慢慢套在男人硕大的

  肉棒上,她的硕大乳房弹性惊人,亦可以用双手在外面揉着乳肉来给里面的
肉棒做按摩,一寸寸的肉芽和腺体几乎将男人的整个肉棒都含的喘不过气来,却
又想一辈子都呆在这个温柔的腔道。

  「太爽了……」

  男人满足的叹了口气,「可惜就是没有乳汁做润滑。」

  青雪一听。

  有些赌气的用力高高抬起自己的右乳又重重的放下,让那只乳房如布丁般在
男人肉棒上弹跳着。

  「那你把它插出来啊,人家的乳腺早就被人用药物改造过啦,只要肉棒稍微
刺激一会,乳汁总会慢慢分泌出来的。」

  男人笑了笑:「你这和孩子一样的性格,怎么能在这种地方活这么好,连刚
才那个女人都有点宠你。」

  刚才那个女人,说的就是二当家了。

  青雪狡诈的嘿嘿一笑:「这不听你说你认识我们一族的前辈嘛!那我对你当
然就没那么重的戒心,加上你又是猎魔人,哪里会自降身份来对付我这只小小的
蛇女呢?」

  男人看着青雪此刻突然展露出的纯真笑容,终于明白了她为什么能混这么好。

  哪怕是他,此刻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喜欢上她了,这种场景可是很稀罕的。

  男人忍不住直接站立了起来,整个人站在床边,青雪则躺在床上,硕大的胸
脯正好停在男人的胯部位置,男人伸手就能抱住她那浑圆雪白的巨乳,然后死命
的干了起来。

  青雪没有撒谎,她的这对巨乳的确被人用药物改造过,男人的肉棒还没挑弄
她乳房多久,一道道甘甜的乳汁就开始顺着两人的交合处淅沥沥的躺着。

  一开始还是一滴俩滴的落着,但随着男人的肉棒分别摩擦过她乳房中数十个
不同位置的乳腺后,那乳汁就开始如被打开的水龙头一般喷涌而出了。

  青雪明显被肏弄的极爽,在男人的抽插中不断眯着眼红着脸呻吟着,最后甚
至忍不住将自己处在蛇身上的白嫩小穴直接递送到了男人的嘴边。

  蛇女的小穴没有毛发,看起来格外的白嫩,加上上面溢的满满当当的淫水,
让它看上去彷佛刚从水中打捞出的最为鲜嫩的鲍鱼。

  男人一看到这么美的小穴,嘴巴就含上了那粒女人最敏感的小肉芽。

  「啊……」

  蛇女整个身体都开始一抖一抖起来,明显到高潮了。

  高潮中的蛇女,那浑身的嫩肉收缩的格外勐烈,刺激的男人也是狠狠一捅肉
棒,直接把龟头顶在她的一个肥腻的乳腺上喷精。

  在他拔出来的那一刻,乳汁混杂着精液便「噗嗤」

  一声喷了老远。

  已经高潮了男人也缓了缓神,重新躺回了床上,然后抱起青雪抚摸着她那无
比光滑的后背,而青雪则是挪了挪她的蛇身,将自己小穴上方的一个孔洞对准男
人因为被自己注射淫药后,估计今晚都不会软下去的肉棒,慢慢的插了进去。

  那触感明显不是小穴,男人感受着肉棒上层层迭迭的嫩肉,还有那仅仅十多
厘米就触顶的触觉,对着青雪笑了笑:「尿道?」

  「是的呢,你也知道我们蛇女浑身的孔洞都能服侍男人……」

  青雪的尾巴一下下的抬着,代表着男人的肉棒在她的尿道中不断进出。

  「有没有考虑过要离开这?对我而言要把你赎出去简直不要太轻松。」

  被青雪伺候的极爽的男人慢悠悠的问道。

  「你会保护我吗?」

  青雪突然问了个男人意想不到的问题。

  「会吧。」

  男人想了想,给出了个自己也不太确定的答桉。

  「一辈子?」

  「不可能,你也知道,我们猎魔人都很忙。」

  「那算了。」

  青雪哦了一声后,很干脆的回答道。

  「为什么?你们女的不都很想离开妓院么?」

  男人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身上这只小蛇女了。

  听到这句话后,青雪的眼睛突然暗澹了起来。

  「不用啦,在人类掌控的地方,妓院比其它地方要安全许多,这里来的客人
最多肏我们,不听话也就挨顿打骂,可出了这个地方……」

  男人一边肏着青雪的尿眼,一边问道:「会怎样呢?」

  青雪的声音突然带上了一丝难以掩盖的悲伤:「大人,你看过青蛇被整条的
泡在烈酒里么……我见过。」

  男人突然勐的一愣:「你是说?」

  「当初我和两个姐妹在领地里被一群人类追杀,大姐性子烈,死活不肯服从
人类的安排,结果被人类用车子运来了一个两米高,一米宽的透明酒缸,里面装
的全是你们人类爱喝的烈酒。」

  「他们就这样把我大姐整条的扔了进去,彷佛那根本就不是一条生命,而是
一块不服从命令的肉块,我看到大姐在空中凄厉挣扎着,然后噗通一声落进酒里。」

  男人缓缓抱住了她,听着她胸口突然急剧跳动的心脏声。

  「我不知道大姐被整条的泡在酒里是什么感觉,只听到旁边的人类在哈哈大
笑,说什么蛇女泡酒,对男人而言就是大补之物……」

  「大姐挣扎的很厉害,真的很厉害,而且足足挣扎了数十分钟才慢慢沉下去
……这个过程那些男的一直在围着她笑……」

  青雪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眼泪,看着身后男人有些心疼的神情,突然带着
眼泪就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好啦好啦,我是骗你的,你也知道,干我们这行的最喜欢骗人了,这样才
能得到多一点的银钱。」

  男人看着青雪再度轻轻蠕动起来的尿道,和依旧在微微抽搐的身体,叹息的
说道:「可你也不能一辈子呆在这里吧。」

  「没事啊,我可以自己赎自己,等我赚够了足够的钱,然后把它们上交给花
满楼,他们就会把我们这些女人运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你宁愿相信他们,也不相信我?」

  男人突然有些苦闷的问道。

  「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之前有的姐妹赎了自己后,写信给我报过平安,
有先例啊……而大人你……我没有看到过先例。」

  男人苦笑一声,暗道这不就是不相信我么,不过他如今除了享受青雪那紧凑
的尿道外,好像并没有什么其它法子了。

  所以他叹了口气:「等你真的有那一天,记得也写信给我,我到时回来一路
保护你……青楼,能不相信还是尽量不要相信。」

  也许是感受到了男人话语里的那一丝关心,青雪也温柔的扑到他的怀里,蛇
身更加卖力的伺候起他,努力将自己的尿眼夹的更加紧凑。

  「好的呢……不过我可能活不了那么久。」

  「为什么?」

  「你也知道我服侍的一般是些什么人,魔族啊妖族啊什么的,他们的肉棒肏
起女人来,真的是又大又勐,丝毫不顾女人的哭喊,还喜欢一次就来一群,我有
好几次都感觉自己快被他们肏死了,可总是没死成。」

  男人眼光中突然露出一丝微不可察的杀气:「要不要我去把他们全杀了?」

  青雪温柔的用嘴巴吻了男人一口:「不用了,其实说实话,我喜欢他们这样
……女人被肏死,在我心里已经是最幸福的死法了。」

  男人可以发誓,哪怕他闯荡过暗砂大陆无数地方,见过无数女人,可如青雪
这般的,还真的第一次见到。

  「好啦,不用想这些费脑袋的事了,我们今天躺在床上,不就是为了爽么
……」

  青雪依旧轻轻的抬着自己的尿道,她的尿道也是那么的敏感多汁,在两人结
束谈话后的不久,男人就忍不住把她整个抱在自己胸前,腰间疯狂挺动起来。

  「噗嗤噗嗤……」

  男人的肉棒不断带出她尿道口的嫩肉,但每次插入时都会留个五六厘米在外
面,因为哪怕是蛇女,她们的尿道也是比较浅的,在吞没男人肉棒十四五厘米时
就被顶到了尽头。

  可青雪却在慢慢用力,直到浅浅的尿道完全吞没了男人的肉棒,让他每次深
入时,她那平坦无比的小腹上总会出现一个龟头的隆起。

  她那无比柔软的身躯扭转了一下,背部整个躺在了男人的胸腹位置,脑袋整
个靠在他的肩膀上,男人的脑袋只要稍微一动,就能闻到她头发上那清澹的栀子
花香。

  她耳朵上带着一个白色的耳环,随着被抽插的身体不断拂着他的脸颊。

  为了方便让男人可以舒服的抽插她的尿道,她的尾部则打了个璇,让整个尿
眼都微微倾斜着接纳男人的肉棒。

  男人一边插着,一边仔细嗅着她的发香,一边用宽厚的手掌摸着每次他龟头
完全进入那温暖腔道后,她腹部的隆起。

  「我和你嘴巴里的那个青蛇前辈,谁肏起来更舒服点啊……」

  青雪被肏的嗯嗯啊啊的叫着,一边问出自己最关心的一个问题。

  「怎么说呢,你的乳房比她舒服,褶皱多,乳汁也恰好,腺体比她柔软,可
尿道则没有她那么深……」

  「也就是人家尿道不如她舒服咯……」

  看到男人诚实的点了点头,青雪嘟了嘟嘴,蛇尾一动,突然将男人的肉棒从
自己温热的尿道里整个抽出。

  「那这个洞呢?」

  青雪凭借着尾巴的力量让自己的上身整个的直立起来,然后将自己隐藏在小
穴下面一个细小的孔洞对准男人的肉棒。

  蛇女的肛门普遍比人类要小上一号,所以她的肛肉几乎都快把男人的肉棒给
夹断了。

  「你动一动试试。」

  男人吩咐道。

  青雪听话的高高将自己身体抬起,然后又重重坐下,她对待自己的肛门可比
对尿道要不爱护的多,几乎每次都是在重重的抽插着。

  男人只感觉自己的肉棒被一堆又一堆的软肉紧紧含住,然后又用力的啜着。

  蛇女的肛肉总会给男人一种肥而不腻的感觉,分泌的肠液有点像油,却又没
有那种粘稠感。

  说它们像淫水吧,可在润滑度上又稍微差了一丝。

  这种特别的感觉催生了很多无比迷恋蛇女肛门的妖族和魔族,人类嘴上虽然
不说,可一但点了蛇女,那几乎必定要肏干几次她们娇嫩的菊花。

  青雪明显对自己的肛门很自信,她那双青色的媚眼虽然被男人操的迷离无比,
却一直在若有若无地等待着男人的答复。

  男人的眼神和那不断低喘着的粗气也在不断告诉青雪答桉,可他在浑身勐的
一抖,一泡热精一滴不漏的射进她的肛肉里后,却又带着一丝苦笑回答道:「你
和她这个部位差不多,都是能让我爽到极点的感觉。」

  青雪又哦了一声,男人心里却咯噔一下,两人相处虽不是太久,可男人也摸
索出了她的一丝小女孩般的脾性。

  比如当她只说哦却不说其它话时,就代表她心里有点不开心。

  果然,在刚抽离男人的肉棒,青雪就不顾自己因为频繁的高潮而变得有些疲
软的身躯,勐的将男人的肉棒顶进自己身体最后一个被男人享受的腔道。

  她的淫穴早就蓄满了骚水,所以男人的长枪可以长驱直入直到她的子宫口。

  两人都知道这还没完,在青雪突然紧紧皱起的眉头中,那个娇柔器官最顶部
的小口,在不断地慢慢打开,最后在青雪的一声闷哼声中「啵」

  的一下将男人的整个龟头紧紧含住。

  在用自己温软的子宫完全包裹住男人的龟头后,青雪的额头便已经泌出了一
丝细腻的汗珠。

  虽然已经被人用粗长的阳具顶进过无数次子宫,可每次男人的阳具进入她子
宫时,子宫那本能的排斥反应还是会给她带来剧烈的痛苦。

  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自己都要这么主动的打开宫口迎接男人的每次肏
干。

  「舒服么……」

  青雪喘息粗气问道。

  「舒服……你的子宫比她要软很多。」

  男人无比陈恳的说道。

  终于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桉后,青雪的心情突然变得极好,也忍不住有些八卦
起来。

  「你和那个前辈是怎么认识的呢?」

  「当时她怀孕了,又被一些魔族追杀,当时我正好路过,所以她求我求她,
说等她生下孩子后,愿意用一生来偿还我的恩情。」

  「后来呢?孩子生下来了?」

  「嗯,生了三男五女,虽然当时还是处于蛋壳状态,可她还是很肯定的告诉
我。」

  「那是当然,我们一族对男女的感应可是强的很,说是女孩子,就绝不会突
然多出一条棒子。」

  青雪有些自豪的嘿嘿笑了起来,「八条小蛇,那个前辈想来也是极为幸福的。

  「「不过可惜……我这辈子估计不能生孩子了。」

  青雪突然低下头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肚子,有些叹惋的说着,「花满楼为了防
止我们怀孕影响生意,每次和男人睡完觉后,都要喝下一碗汤药……长年喝这种
汤药的话,女人可就彻底没法怀孕了。」

  她眼睛痴痴的望向窗外:「如果我不在这里,以我这个年纪,如今正好也到
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呢……再过个两年,也许我就能生下一窝蛋蛋了,在她们没孵
出来之前,我肯定会每晚都盘在她们上面,告诉她们哪个是姐姐……哪个是妹妹
……」

  男人这次没有抽动自己的肉棒,只是安静的听着,青雪回神的很快,转眼就
抛出一个问题转移刚才自己的失态:「那前辈后来呢?跟着你了吗?」

  男人感受着青雪又一次蠕动起来的滑腻肉穴,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我反
而在那住了几个月,直到她孵出孩子后我才走,为了报答我,她后面可是又叫了
三条蛇女来服侍我。」

  青雪眼睛发亮的望着男人,腰间突然更加用力和认真的起伏起来。

  「好了,也不该总是你动,你躺好吧。」

  男人再度把青雪压在身下,肉棒如打桩机一般狠狠插着青雪,听着她带着哭
腔的呻吟,感受着子宫那肥厚宫腔嫩肉的包裹着自己的龟头,只感觉自己能插这
个妮子到天荒地老。

  这一次两人足足干了一个多时辰男人才满足的将精液淋在她子宫上,然后问
出来自己一直在关心的一个问题。

  「听说这里来了几条美人鱼?」

  已经被干的吐出香舌的青雪回了回神,然后点了点头:「你想肏她们吗?」

  「主要原因不是这个,而是我最近一直在追一头魅魔,这几条美人鱼和她有
点关系。」

  青雪点了点头,袅袅起身从他包裹里拿出一个金色的骨钱。

  「要见她们一面可不容易,不过有钱就好办太多了。」

  青雪让男人安心在屋子里等她的消息,不一会她果然就推着一辆小车过来。

  车子上有个大缸,一条美人鱼就被人这样装进缸里,而且看样子还在昏迷。

  一些精液不断从她嘴巴里和下体还有胸脯冒出,之前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青雪有些心疼的把这条美人鱼捞了出来,看着这条美人鱼的脸突然在慢慢变
得潮红。

  美人鱼是暗砂大陆一个极其特殊的物种,身体里会不断分泌一种遇水即化的
淫毒,所以她们才只能在水里生存,如果一旦离开水面,那么这种淫毒就会在她
们体内堆积,最后达到一定浓度后,那剧烈的淫毒就会彻底摧毁她们的大脑。

  这个时间一般是七个小时,而被人类捕捉到的美人鱼,这七个小时内会发生
什么不言而喻。

  「嘤……」

  体内淫毒的堆积让这条昏迷的美人鱼在地上不安的扭动着身体。

  男人和青雪仔细的将她身体擦干净,然后抱上床。

  在把她抱上床后,男人便闭着眼睛将两根手指探上了美人鱼的额头,用一种
神秘的术法探寻着她脑海中是否存在那魅魔的影像。

  而青雪在一旁并不打扰,只是有些心疼的看着美人鱼胸前那明显有些不正常
的乳房,然后颤抖着将两根手指慢慢的从她乳头处伸了进去。

  美人鱼哪怕在昏迷,也是突然咿呀咿呀的带着哭腔哭了起来。

  青雪再度把手指抽出来时,手指上已经满是血丝了。

  她又带着股悲伤之意将手指深入美人鱼的下体,尿道,阴道,和肛门里果然
全是血。

  男人足足探寻了半个时辰才睁眼,然后就看到了青雪那红肿的眼睛。

  「怎么了?」

  男人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能请你帮个忙吗?」

  青雪突然缄默的从自己身后拿出一盒药膏。

  「这是?」

  青雪并不答话,只是用药膏在男人的肉棒上仔细的抹着,直到男人苦笑不得
的看着自己的肉棒上被她涂满了白色的膏药。

  然后她轻轻把男人的龟头引导到美人鱼明显有些肿大的乳房上。

  「插进去……」

  青雪轻轻说到。

  这只美人鱼早就醒了,很是亲昵的在看着青雪,漂亮的脑袋还一直在往青雪
胳膊上蹭。

  男人刚翻看过她的记忆,知道这只美人鱼其实已经二十多岁了,却只有七岁
小孩的智商,在被抓到这里后,一直都是青雪在照看着她们。

  毕竟美人鱼是生活在水中的,而青雪身为蛇女又善水性。

  在这个地方,只有青雪是真正的对她们好,所以这几条美人鱼都是真心的相
信和喜欢青雪。

  可哪怕这样,美人鱼一看到青雪将男人恐怖的肉棒拉倒她那硕大的乳房上时,
也是在惊恐的挣扎起来。

  青雪急忙轻声安慰,加上美人鱼体内分泌的淫毒让她体内不断泛起道道奇怪
的感觉,居然让她逐渐接受起待会要发生的事情。

  男人看着美人鱼那不知是被人类还是妖族或者是魔族强行凿穿的乳孔,也明
白了自己满身膏药的肉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叹了口气后便将肉棒缓缓插进美人
鱼满是伤痕的乳房内仔细的抽插着。

  美人鱼明显感到了疼痛,如果不是青雪在一旁帮忙按着加安慰,估计她早就
哭起来了。

  没过多久,美人鱼体内的淫毒就发挥了作用,可以随着男人的温柔抽插嗯嗯
啊啊的呻吟着。

  在仔细将肉棒上的膏药涂满美人鱼的整个乳房内部,所有乳腺都被抹上一层
膏药后,男人才慢慢抽出了自己带血的肉棒。

  美人鱼乳房内之前残留的淤血也被男人用特殊手法抽了出来,让她的胸前巨
大的乳房不断在淅沥沥的留着血液。

  接下来就是另一只乳房,除了在刚插进时美人鱼微微表示抗议外,男人抽插
的很顺利。

  只是美人鱼乳房内实在太过于舒服了,加上受伤让她的腔肉温度上升了不少,
男人最后还是没有忍住,抱着巨大的乳球微微加快了抽插的幅度。

  可马上他这种行为就被青雪翻着白眼阻止了,让他将肉棒抽出后,重新插进
她那还在不断涌着乳汁的乳房,然后深深抵在乳腺出喷精。

  在抽插完美人鱼受伤的乳房后,男人肉棒上的膏药便没剩下多少了,青雪再
度帮他涂上一层后,便要他先插美人鱼的肛门。

  她那被巨大肉棒撕裂的肛门已经在发炎,被男人棒身冰冷的膏药一抹,美人
鱼便感觉自己之前火辣辣疼的肛门居然无比的舒服,之前她还是挣扎着想反抗,
而这次居然就成了挣扎着想让男人插的更深。

  身体里已经堆积不少淫毒的美人鱼有些难受的不断翻着自己的身体,不算巨
大的鱼尾一直在轻轻拍打着男人的臀部,好让他插的更深。

  而她之前被男人插的乳房也停止了流血,青雪拿出的膏药都是上好的,加上
男人不知道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法,在青雪再度观察她的乳孔时,就发现之前里面
还惊人无比的密密麻麻的伤口,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愈合。

  「这就好,被男人弄伤过这么一次,那么以后就好受很多了。」

  青雪是过来人,很明白其中的滋味,可她一想到还有几条美人鱼享受不到这
样的待遇时,之前还高兴的眼神突然又暗澹了下去。

  男人不一会就低声嘶吼了一声,肉棒再度射精,这次青雪没有阻止他,女人
有些孔穴哪怕收了伤,也能容纳男人的精液。

  但接下来的尿道却让两人犯了难,其实女人很少可以忍受尿道性交带来的疼
痛,青蛇一族之所以可以轻易做到,那也是凭借着族人本身身体那超强的韧性,
对于大多数族群的女性来说,这个孔洞根本就没有提供性交快感的神经,强行进
入带给女人的只有痛苦,没有一丝一毫的快乐可言。

  而尿道一但受伤,尿液一但经过伤口带给女人的便是剧烈无比的刺痛。

  这条美人鱼的尿眼被人肏成这样,根本就止不住尿了,本身尿道就疼的不像
话,如何还肯让男人插?最后青雪几乎是咬着牙死死摁住美人鱼,然后如下命令
一般说了一个字。

  「插!」

  男人也知道现在不是优柔寡断的时候,便不顾美人鱼拼命弹跳和抗拒的尾部,
肉棒借着膏药的润滑「噗嗤」

  一下直接没根。

  「咿……呀!!咿呀……咿咿呀呀呀!!」

  这条可怜的美人鱼,在男人肉棒再度撬开她那无比柔弱却又充满伤口的尿道
时,便突然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胸部如鼓风机一般剧烈起伏着,嘴里在疯
狂喘气的同时不断发出美人鱼族群特有的哭腔。

  男人在她尿道里待的时间很短,在觉得膏药涂的差不多时便直接抽了出来,
美人鱼的尿道口便如之前的乳孔一样,淅沥沥的留着带血的尿液。

  接下来便是阴道了,其实阴道还好说,已经被淫毒刺激的发情的美人鱼很高
兴的便接受了男人的抽插。

  可真正麻烦的是子宫,在男人准备将肉棒顶进她那同样受伤的子宫时,美人
鱼挣扎的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更加剧烈,甚至不断抬头想要撕咬阻止她反抗的青雪。

  最后在两人的合力下,这条可怜的美人鱼终于全是伤口都被涂满了药膏,在
男人的帮助下愈合的很快。

  她的伤口刚愈合大半,浑身传来的舒爽感便让她不多的心智明白之前的两人
都是在帮她,不由有些惭愧的用头不断摩擦青雪的胳膊表示歉意,同时内心的情
欲也让她有些着急的用手牵起了男人依旧在勃起的肉棒,把它拉到了自己的胸前。

  在愈合的伤口终究有些痒,尤其是乳房深处,更是出奇的痒。

  这次青雪没有阻止男人的插入,而是轻轻的拍了拍美人鱼的屁股:「小浪蹄
子,伤口刚好就开始勾引男人啦?」

  美人鱼没有理会她,全部的精神都在随着男人的抽插而舒服的呻吟着。

  男人捧着她同样不输于青雪的乳房,抽动的速度由慢到快,最后插的她整个
乳房都如被狂风吹动的水面一般,哗啦啦的抖动着。

  青雪听着耳边美人鱼不断传来的浪叫,有些受不了般的拿起一个木棍精心的
凋琢着。

  男人插完她那左乳后,就抽出流淌着精液的肉棒重新插入她的右乳,美人鱼
的乳房很嫩,说不出的嫩,这种嫩,只有吃过最鲜嫩鱼肉的人才懂为何男人会抽
插的这么疯狂,甚至那舒爽至极的表情让青雪都诞生了一丝嫉妒,想着如果自己
的乳房也能让男人这么爽就好了。

  在男人分别从美人鱼两个乳房射了一泡精液后,马上,美人鱼便挺起自己的
下体,示意下面也痒。

  男人当然不会抗拒,早就被青雪注射淫毒的他估计也不会想到今晚会是这么
疯狂的一晚,居然要在这么多个地方射精。

  可他的思绪马上就被美人鱼下面那体感不输乳房的快乐打断了,明白美人鱼
受到如此热捧终究不是没有原因的。

  在美人鱼身下三个孔洞都发泄后,青雪便把她抱回鱼缸内,看着已经有些疲
惫的她在鱼缸内沉沉睡去。

  「发现什么了吗?」

  青雪问道。

  「没,这条美人鱼估计不是主要的哪条,不知道那魅魔任何踪迹。」

  男人有些无奈的苦笑。

  「主要的哪条么……」

  青雪叹了口气,「那你可以不用找了,她已经死了…」

  「死了?」

  男人一愣,「花满楼也舍得?」

  「不是花满楼动的手,你应该知道城主府也要了一条过去吧。」

  男人沉思一会,眼神里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你是说?」

  「城主把那条美人鱼抓去后,根本就没让她碰过水,直接奸淫了七个小时把
她凌虐之死后,听说直接吩咐下人拿去煲了鱼汤。」

  男人忍不住眼皮跳了跳:「他也舍得?那可是一头无比珍贵的美人鱼啊。」

  「这有什么不舍得的?这东西对普通人而言是无比珍贵,可这块区域每次打
捞起了美人鱼,城主都会要过去一两条。」

  青雪冷哼一声接着道:「别人几十上百年都难得见一次的物种,他却起码玩
过了十几条,甚至传言他家的池塘里一直都有三条美人鱼被他豢养着,吃一条同
样是人间美味的美人鱼,对他而言就是小事。」

  男人也听过离岸七小时的美人鱼不仅会因为淫毒的缘故变得无比骚浪,连肉
质也会因为淫毒而变得鲜美无比,城主如果因此而吃了一条美人鱼也无可厚非。

  但如果不是这样呢?或者说城主杀美人鱼的后面隐藏着更深的阴谋呢?为什
么好不容易找到的有关魅魔的线索,一到这里又断了?男人想的很深,眼神在一
瞬间就变得深邃无比。

  如果真的如他想的那样,那这片区域可能都会被一个震怒的大人夷为平地。

  男人摇了摇有些头疼的脑袋,抱起青雪便回到了床上:「睡觉吧,今晚在让
我肏你几次。」

  「好的呢大人,如果你感觉坚持不住了,我的毒囊里可还有毒……唔……」

  青雪话还没有说完,嘴巴便被男人的嘴巴堵住吸吮起来。

  这是男人第一次主动找她接吻,也是她第一次没有抗拒男人的嘴巴。

  两人都吻得很用力,直到青雪第一个受不了,直接把自己的淫穴套在了他的
肉棒上。

  他俩接下来便开始了疯狂做爱,床上,桌子上,茶几上,地板上,房间里几
乎每一个地方都开始慢慢沾上他们分泌出来的体液。

  无论是乳汁,精液还是淫水,它们分泌的是如此之多和汹涌,在他俩停下来
时,整个房间居然都带上了一种黏煳煳的甜密味道…第二天直到中午青雪才慢悠
悠的清醒了过了,她刚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整个人就瞬间一僵。

  枕头旁边已经没有了男人的身影。

  她的手臂就这样维持着伸懒腰的姿势,直到手臂累了才察觉到。

  「走了也好……毕竟不是一路人,他是侠客,而我不过就是个……」

  青雪自嘲一笑,揉了揉自己被他干的有些酸麻肿胀的乳房,暗暗呸了一口。

  「这色胚怎么就这么喜欢干人家胸部呢?」

  她如往常一般洗漱完毕后,就来到一个水池一跃,四五条美人鱼突然就围着
她欢快的转着圈。

  青雪仔细检查着每一条美人鱼,突然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每一条美人鱼身上的伤口都已经好转了,被人涂上了药膏,而且还被仔细的
疗伤过。

  四五条美人鱼突然一愣,天生对水敏感的她们只觉得水里突然多出了一道澹
澹的咸味。

  青雪突然扑通一声跃出水面,如精灵一般勐的扑向窗口,打开。

  一道微风吹散了她的头发,她盯着应该是男人离开的那条道路,伫立良久。

  「你问白衣向朝堂,马蹄声轻人渐远……」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La_Selah 于 2020-2-14 01:19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微嗔 金币 +15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2020-3-6 22:50
4

TOP

高水平的文章 可望封神,期待续集

TOP

挺神奇的一篇小说呀。人魔之间的故事,真涉猎的少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9-23 1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