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其他作者] 【嫐 第一部琴声悠扬 】第八集 崩锅儿

本主题由 System 于 2017-11-28 05:00 解除限时高亮
44

【嫐 第一部琴声悠扬 】第八集 崩锅儿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voxcaozz
2017年11月20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5606字

              第八集崩锅儿

  感谢版主排版,也感激那些追读的朋友。我始终遵循着原则,坚持按照我所
设定的故事大纲的节奏去铺垫,可能因为没有肉戏或者还没接触到实质性的东西
吧,你会觉得我写得啰嗦,但有一点,我始终在层层递进推动着故事的发展,让
他看起来不突兀,不会那么生硬,这是毋庸置疑的。写这种小说,我想,我也试
图打破前两本的套路,不想重复一个样子或者是一个节奏去走,想必真正读出味
道的朋友自然有所体悟,看明白我要表达的内容了吧!

  分析一下第一、二、三章我所要表达的内容:1意在所指杨哥破杀戒2杨哥
的妈妈喜欢吃鱼3杨哥不是那种安分人4隐含着透露出偷情的东西5把一些别的
东西交代出来,为后文的发展,以及杨哥的情节铺垫做准备。

  关于对话,这也是一种心理表达方式,自然不会少的,请喜欢品味的朋友不
用担心。方言问题,其实不过尔尔,没有说得太多,小说里涉及到的也无外乎是
「老爷儿(太阳)」「踅摸(寻找,四处去看)」「咂头儿(奶头)」等等等等。
这一集的名字叫崩锅儿,也算是特色词语吧!不再废话,敬请关注!

  正文:

  室内的温度很高,柴灵秀光溜溜的一丝不挂,两腿大开着坐在炕稍头。见老
爷们实在没有来派,她心里那叫一个恼,万语千言哼带着呵斥了出来:「好酒好
菜我给你预备出来,吃也吃了喝也喝了,现在居然这样对我!」

  她盼星星盼月亮等了两个礼拜,如今总算挨到了晚上,可家里头的老爷们居
然说没在状态,这不亚于晴天霹雳,都能把人活活轰死了,气得柴灵秀三尸神暴
跳,就差没破口大骂杨伟了。

  被媳妇儿一通呵斥,杨伟低声下气跪在一旁,见媳妇儿真急眼了,杨伟举起
手臂,急忙解释:「我用手一样可以的。。。」,凑到柴灵秀的身前现钱儿,心
里却不断叫苦:这不是碰上了夜叉了吗!那样子早已没有了往日课堂上的威严,
更不要说在女同事面前的形象高大。跟自家媳妇儿在一处,尤其此刻,杨伟没了
一丝脾气。

  也知道己个儿现在的说辞难以交代,说着说着,杨伟就搂住了柴灵秀的腰,
摸起了她的咂咂儿。

  最近这半年的时间里,柴灵秀发觉老爷们的表现不单单是心有余力不足,甚
至好像还有一些躲避的成分在里面,到现在变得越发严重起来。

  按道理来讲,就算他工作压力再大,俩礼拜没见面凑到一块也该热乎热乎了,
不可能没有一点欲望,可谁知他下面的那个玩意仍旧死目塌眼的毫无生气。

  理不顺的情况下柴灵秀再次气急败坏地说:「要你用手,还不如叫我儿子来
呢!」话声甫歇,柴灵秀也是懵了:「怎么在这个时候提到儿子呢,这都哪跟哪
的事儿。。。话说回来,儿子的手可比他的要。。。」,没等心里把「灵活」俩
字念出,柴灵秀自个儿就先闹了个大红脸。

  难怪柴灵秀心里瞎捉摸,这半年的时间丈夫大部分的时间都住在学校里头,
儿子又耐挨在她的身边搓楞个没完没了,哪能没有感觉?但又不能发泄出来,那
股子憋在心里头的难受劲便可想而知了。

  心焦气恼,柴灵秀又回想刚才在厢房打水时看到的情境,儿子下面的狗鸡高
高挑起,自个儿老爷们的家伙要是也像儿子胯下那玩意坚实抖挺得多得劲儿啊,
由此思彼,目光寻睃着,当她瞥到老爷们胯下那蔫不拉几的玩意时,便越发心烦
意乱起来。

  在柴灵秀挤兑不断的情况下,杨伟确实有些慌手慌脚,整个人晕晕乎乎的样
子看起来也确实像他所说的那样,有些不在状态。一方面源于酒没少喝,另一方
面也是因为众弟兄走后他的脑子里始终在反复回想着酒桌上的事儿。

  「儿子能把你摸舒服了?。。。我也能啊!」就在柴灵秀心神不宁之时,杨
伟的脑子里满怀着心事念叨出了出来,意识到不对之后马上又补充了下句,与此
同时,凑近了媳妇儿身边,把那长期摸粉笔的手扣在柴灵秀的奶子上。

  哪有两口子房事前提儿子的,这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儿,就算儿子时常
抚摸妈妈的奶子,那也是依恋成分居多,跟男女之情扯不上半点关系,更不能把
儿子扯拉进来。。。柴灵秀意识到那是自个儿口误说错了话,又听杨伟促狭着说
了那么一句,虽也知道那是无心之说,难免还是俏脸通红,忍不住朝他啐了一口:
「你个臭缺德的,说的都是什么荤话,简直气死我啦!」

  溜着号的杨伟并不知道媳妇儿心里想的是啥,被骂了一句之后,不敢再琢磨
那些个令他感到好奇的事儿,便陪着笑脸说道:「那是,那是!」

  推了一把杨伟的身子,柴灵秀嗔怪道:「是你个头啊!越揉越心乱!」那十
足的女人味展现出来,那里是不要啊,心里分明是渴到家了。

  话说回来,还得说是自个儿媳妇儿的咂儿大,浑圆挺头,摸着也带劲揉着也
舒坦,看着那被自个儿捏硬了的咂头,杨伟舔着脸上来,胁肩谄笑道:「我给你
嘬口吧!」

  见媳妇儿脸上带着三分气恼,七分渴盼娇羞,杨伟便推倒了柴灵秀的身子,
一边赔笑一边把那大嘴张开伸了过去。

  站在八仙桌子上,杨书香偷偷瞅着东屋里面发生的情况,听爸妈提到了自个
儿,杨书香心里挺纳闷的:「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转念一想,自个儿平时不就
是时常摸妈妈的咂儿吗!又觉得理所当然,本该那样。

  眼前的景物实在撩人,把杨书香挑逗得有些精神恍惚。见爸爸越说越不像话,
摸着摸着妈妈的咂咂儿随后就像个孩子似的趴在她的心口上吃了起来,见此,杨
书香又一脸鄙夷:「合着你就会说我,什么这个嘞那个嘞,就你好,就好成了这
样儿?挺大个人跟个小孩似的还吃我妈的咂儿?没羞没臊,要脸吗!」

  扒光了衣服的两口子身体纠缠在一处,根本没想到外面还有个偷窥的人,自
然是毫无顾忌,也用不着背着人,便把最原始的冲动展现出来,那情境被杨书香
尽收眼底,直瞅着妈妈被爸爸吃得身体开始不断扭动,嘴里也发出了呜咽声。

  看了一阵,心跳加速面红耳赤,杨书香总觉得偷窥妈妈的身体是件极丢人的
事,但柴灵秀光溜溜的样子实在令杨书香难以抗拒,他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在
短暂的自责过后便把心中的想法丢弃了,于意识中产生出的那股极度渴望的心理,
虽明知偷窥不对却仍眼珠不错地盯住了柴灵秀的身子,就是忍不住,就是想要在
那里获取更多未知的收获,想再多看两眼妈妈的身子,于此时此刻早已忘记了来
前的目的,一枚心思扎进去,目睹着爸妈在房间里上演活春宫,肉戏。

  给自个儿媳妇儿吃咂,明着是尽职尽责挑逗她的情欲,实际背地里杨伟的脑
子依旧控制不住去瞎琢磨事儿。一会儿想到了学校里的女人,一会儿又想到了跟
他自个儿有过一次孽缘的褚艳艳,一时之间心神恍惚,游离不定。

  「舒坦~硬了没有?」就在杨伟胡思乱想之时,耳边再次响起了媳妇儿催促
的声音,杨伟赶忙收紧心神,不再思考发生在己个儿身上的事儿,当务之急要做
的是得把己个儿的婆娘伺候好了,不然的话,这一宿就别指望着消停了。

  「再一会儿就好,就好~」把媳妇儿那硕大的咂头从嘴里吐出来,杨伟抹了
一把头上的汗,忙不迭应承一句。

  被老爷们吃得浑身酥软,心口突突乱跳,柴灵秀迷醉中用那脚丫够到了老爷
们的身下,见那玩意死样活现黏黏糊糊的跳了几跳,睁开眼睛瞧了瞧,骂了句:
「你个臭缺德的,都湿了咋还这半软不硬的呢?」

  在抛开了自个儿身上的那些风流韵事之外,想要一下子静止不再思考其实并
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明着是跟媳妇儿温存,表现得也算可圈可点了,实际上杨
伟的脑子里又飘忽着琢磨起酒桌上的事儿,被媳妇儿这么一趟一呵,他丢开柴灵
秀的咂头没头没脑地甩了一句:「你说小儿的媳妇儿在国外受得了吗?」

  「你瞎琢磨啥啊?」柴灵秀拿着大眼抹瞪着杨伟。

  杨伟之所以这么问,也是因为酒桌上时常听大哥们提起来那些荒诞不经的事
儿,既然大哥们跟老哥们在国外都有过「搭伙过日子」的经历,想必赵世在的媳
妇儿在国外也跟人搭了伙,早就一起过日子了吧。

  柴灵秀起身套弄老爷们的下体,没好气地说:「受不了咋地?小儿在针织厂
少祸祸闺女媳妇了?他媳妇儿在国外受不了就搭伙呗!你给我紧着点!」她可不
敢把赵世在跟褚艳艳的事儿抖露出来,那是一桩烂事儿,别回头老爷们喝多了再
跟他盟兄弟翻翻出来,那可就揍了。再者说,人家搭伙过日子跟你有什么关系?

  摸着摸着,感觉到老爷们卡么裆里的玩意又跳动两下,柴灵秀喜道:「硬起
来了?!」

  杨伟嘿嘿哂笑,舔着脸说了一句:「你说搭伙过日子不就是换着媳妇儿玩吗!」

  没理会老爷们的说辞,柴灵秀把手放在他的下面又掏摸着捋了捋,见杨伟笑
得怪异,下面又软了吧唧的,便质问道:「两礼拜一回家咋不硬呢?说,你在学
校里有没有用手捋过?有没有找…」

  心里一惊,杨伟立起身子连连摆动双手,急忙解释:「没有没有,哪有那心
思啊,你也知道高二的课程比高一前儿紧多了。。。」他迅速伸手探到柴灵秀的
两腿间,那里已成汪洋,把个中指朝里一戳,滑溜溜的一股子水便顺着手指淌了
下来,见媳妇儿脸上春情荡漾,杨伟又献媚似的说道:「我再给你舔舔,我这愣
会儿也就差不多能硬了!」不等柴灵秀反应,他就脱掉了身上的裤头,扛起柴灵
秀的大腿把脑袋扎进了她的卡么裆里。

  被杨伟分开了大腿,一阵吸溜,柴灵秀颤抖着身体叫了起来:「啊嗯~,使
劲儿给我嘬~啊嘬,舒坦啊~」一股股电流来袭,几如河水灌溉干涸的田苗,弄
得柴灵秀一阵阵欢叫,双腿夹紧了杨伟的脑袋,她己个儿的脑袋微微摇动,把个
杏核大眼闭了起来,那脸上秀出一片醉红色,叫那白釉从里到外透着一层亮堂,
像那油桃正熟布满了诱人的丰韵。

  眼么前这阵势杨书香哪见过呀,对他来说,这情景绝不亚于第一次在大雪天
跟着大人跑到野地里打卯,人家端着火枪,他搂着弹弓子,兴奋得手脚都跟着哆
嗦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不是打兔子,而是换成了偷窥爸妈之间在干那事,打弹
弓的手也在此时换成了卡么裆里的狗鸡,硬邦邦颤抖抖地磓在墙皮上,那叫一个
难受。

  当然了,这个岁数的人没吃过猪肉也该见过猪跑,对男女之间的事杨书香在
妈妈拿回家的计生科普书本里曾看到过一些相关内容,再者,悄悄话电台里面播
放的内容杨书香也曾听到过不止一二,实在是因为东屋里那场景太过于刺激,刹
那间给闹懵了,随着时间缓缓推移,在眼神不断射入之后,渐渐明朗起来。

  杨书香紧紧盯着爸爸的动作,见他像村里的公狗闻骚那样儿趴在妈妈的两腿
间舔来舔去,尤其是听到爸爸嘴里吸溜吸溜个没完没了时,心里暗道:「趴在妈
妈那里瞎唆了啥啊,你就不嫌个骚,这又是吃咂又是舔屄的,所谓的老师就这幅
来派?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咋那么假呢!」那背影和初一语文所学的朱自清所写
的那篇父亲背影都差不多,但屋子里那男人现在所做的事情在杨书香看来,一点
都不伟大,确切地说,落在他眼中的父亲的背影是那样的道貌岸然,让他感觉倍
儿腻歪,倍儿恶心。

  原打算就此打住,不再继续观看,可妈妈的叫声儿实在跟往日的情形相去甚
远,勾魂一样拴住了杨书香的心,弄得他两条腿就像钉在八仙桌子的枨儿上似的,
硬是挪不动步子,恍恍惚惚弄得意志不坚,意乱情迷,最后一咬牙,心里定了个
星儿,暗忖道:「反正今儿个是看不成电视剧了,索性这回我就彻底看看大人们
是怎做的好了」。

  打定主意,杨书香歪着脑袋顺着上晾子居高临下往里面瞅,就见爸爸撅着屁
股趴在妈妈身下舔了一气,他那撅起来的屁股把个卡么裆里的狗蛋坠得嘟嘟噜噜,
黑不溜秋的耷拉着,悬在屁股下显得特别显眼。

  如果不是杨伟的身体和下身之间的色差过于明显,杨书香也不会特别留心,
毕竟都是男人。可就是因为看不到了爸爸的下体真实面目,杨书香的脑海中不由
得联想到青龙十二孔桥那面洋灰墙上所写的七十二条教义里的四大黑:「黑炕、
黑煤洞、黑驴鸡巴、黑烟囱」。没错,爸爸的狗蛋确实够黑,就是不知道他的狗
鸡像不像那黑驴鸡巴那样,又粗又长。

  正自猜测,猛听到妈妈叫魂一般喊了起来,杨书香忙聚焦盯向主位,但见妈
妈的身体在爸爸的唆啦之下来回抽搐,像没骨头的长虫似的反复摇摆,嘴里还不
停翻翻着:「出来啦,出来啦」,杨书香不知道这出来啦到底是什么出来了。妈
妈的那两条大长腿白得腻乎,时而搭在爸爸的背上,时而又勾动脚趾头蹬来蹬去,
直到爸爸起身,杨书香又看到妈妈那白嫩嫩的脚丫抵了过去,来回抻拉打着旋儿
不知在干什么,随后爸爸跪着的身体就开始轻轻晃悠起来。

  虽然看不到爸爸的身体正面,也不知道妈妈到底对着爸爸做着啥,可最终还
是被杨书香估摸出来:「难道是妈妈在用脚踹爸爸的狗鸡?准是!」虽看到过书
里讲的一些内容,可实质性的东西对于一个娃蛋子来说,从未见过,那么书本上
所描绘的东西则成了纸上谈兵,哪如亲眼所见来得记忆深刻。

  这二人的身体挨在一处,吸溜声里咿呀乱叫的就是不办正事,可急坏了堂屋
里头看眼的杨书香,就在书香等得不耐烦的时候,柴灵秀扬起身体掖着脖子朝着
杨伟喊了一嗓子:「你还不麻溜的上来啊~」

  杨书香瞪着眼瞧,妈妈的脸儿泛着水红色,眼神看起来有些空洞,他从没见
过妈妈脸上带过这幅表情,那样子像喝了老白干似的有些发醉,但又绝不同于喝
多了酒,反正是说不清道不明。

  打量着妈妈的身子,见那蒲白的身体泛出了粉润色,杨书香的心口就没一刻
停止过狂跳,那脑子里也像在加油呐喊一样:「他们要来啦,要来啦!」焦急地
注视下,甫见爸爸磨蹭着起身擦汗,把个侧身展露出来,落在他的眼里,见此杨
书香嘴巴大张,他的脑海中嗖的一下就蹦出了一个新的字眼:「崩锅儿」,紧接
着便在心里呼了出来:「爸爸要崩妈妈啦~」,刹那间脑海中就勾勒出多年前崩
锅的画面。

  小前儿杨书香总能在冬天里看到有走街串巷的人用车子驼了一个黑漆漆像大
炮似的封闭滚筒,那人嘴里还不断发出低沉的声音吆喝着:「崩锅来了~崩锅来
喽!」随后把车子停在了本队队部外面,等着大人孩子过来崩锅。

  每逢这个时候,孩子们便跑回家里,跟着大人端着笸箩拿着簸箕又一窝蜂从
家里跑出来,杨书香也拽着妈妈的手要去崩锅。那前可没有几家能端来大米的,
大部分端来的都是豆子和棒粒子,那也是争先恐后朝前冲,生怕排在了后面比人
家崩晚了。

  人群围拢之下,崩锅师傅先把滚筒一头的铁盖打开,然后把眼么前摆着的笸
箩端到手里,生棒子粒或者是豆子往锅里一倒,再往炮筒子口里兑点糖精啥的就
封上了口儿,把滚筒架在炉子上一边转悠烧火一边加压,直看着摇把上的表头压
力够了,把滚筒搬下来往那加长袋子口一磓,然后大家伙就开始往后退,捂住耳
朵等待崩锅出炉。

  杨书香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况,己个儿可从没堵过耳朵,两眼就是死盯着蛇
皮袋子,大声叫着「崩锅喽~崩锅喽」,就看崩锅师傅用棍子一撬滚筒的盖,
「砰」的一声,随着一股白烟冒出,袋子瞬间膨胀起来,这时候,「崩棒花崩豆
子」这个过程就完事了,不管自个儿有没有带食材来,杨书香准会一马当先,上
前抢上两捧,可没少跟着吃那免费的棒花。

  后来「崩锅崩锅」叫开了,引申出来变成了男人肏女人的隐晦称呼,再后来,
这个词家喻户晓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到了如今,崩锅这个词连三岁孩子都知道
是咋回事了。

  杨书香又常听村里某某大人们嘴里闲提话开玩笑,说「你夜个儿把你媳妇儿
崩舒坦了」,「那人跟媳妇儿崩锅儿,两口子比着呼天唤地可闹腾了」,「你再
废话,信不信我现在就崩你媳妇儿介」。像今儿个晚上这节奏,爸爸扛起妈妈的
大腿,那就是要崩妈妈的节奏,杨书香饶有兴致地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唯一
区别的是,崩棒花杨书香可以拔得头筹,从蛇皮袋子里抢上第一口棒花吃,可崩
妈妈杨书香就只能看着了,不能首当其冲,于是心里没来由一阵麻慌,竟还有些
酸溜溜的。

  盯着东屋两具裸露的身体,杨书香低头看了一眼自个儿胯下的鸟,见其高高
耸起,只能叹息一声,他可不敢闯进屋内尝试一下崩妈妈到底是个啥滋味,那样
的话,妈妈还不把己个儿的大腿给拧烂了。想到这里,脸上发烫,心里仿佛荡起
了秋千。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shinegod 于 2017-11-20 17:1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shinegod 贡献 +2 感谢更新,期待大作! 2017-11-20 17:19
  • shinegod 原创 +2 感谢更新,期待大作! 2017-11-20 17:19
  • shinegod 金币 +185 感谢更新,期待大作! 2017-11-20 17:19
44

TOP

感谢V大星期一又更新了一章,对于我这种一天刷你空间N遍的人来说,这是最大的回报了,能看到V大的大作一点点的展开,实在是我之幸运,期待肉戏的到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shinegod 金币 +4 认真回复,奖励! 2017-11-21 08:12

TOP

这一章真有味啊,怪不得杨老师叫杨伟,名真没起错,看得意忧未尽,一次放个两万字就好了😊,谢谢Ⅴ大的好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shinegod 金币 +3 认真回复,奖励! 2017-11-21 08:12

TOP

杨家洼情事也是姓杨的,这个也是姓杨,好像哪块感觉有点相似感!欲求旺盛却不满的妈妈?精力旺盛的儿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shinegod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17-11-21 22:27

TOP

崩锅儿,这章节名字V大起的真好,真的是花了不少心思吧。从这点就可以看出V大写这个真的是用了心的。期待超越嬲和姇,这样这三部曲真的是完美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shinegod 金币 +3 认真回复,奖励! 2017-11-21 22:28

TOP

原来崩锅儿是这个意思啊,难以想像杨伟
面对如花娇妻怎麽会阳痿,除了退化之外是
因为外边有女人,还是打手枪打残了自己?
柴灵秀的反应也有些吓人,就像人家欠了你
几千万不还,贤妻良母的样子全撕下来了,
露出如狼似虎的真面目,可知她平日有多压
抑,相比下离夏算幸福了,至少魏宗建是个
好丈夫,每次回家都交足功课的。像灵秀这
种守活寡又不敢向外宣泄,能满足她真的只
有大鸡巴儿子了。

说一点题外话,文中几次提到千王之王和千
王群英会,很明显对V大是深刻记忆吧,能
播这两套「赌」剧,也说明内地进入改革开
放的时代了,有趣是内地先播千王群英会,
实际上却是先有千王之王的成功,才衍生千
王群英会这套原班人马的续作(但并非续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shinegod 金币 +14 认真回复,奖励! 2017-11-21 22:28

TOP

V大难道是我老乡?文章随处可见天津的方言……看着还挺亲切!

TOP

V大难道是我老乡?文章随处可见天津的方言……看着还挺亲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shinegod 金币 -2 连楼 2017-11-22 14:41

TOP

终于要到正戏了!以前也有过偷看人做爱的经历,不过不是刻意的去偷看的。那时候也是十几岁的样子,去同学家玩,刚进大门就听到声音了,凑近窗户一看,同学的姐姐和她男朋友脱得光光的在床上,我躲在旁边看了一会就偷偷跑了,心都快跳出来了,现在都能记得当时的情形!V大看来很有生活啊!永远支持你!!!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shinegod 金币 +7 认真回复,奖励! 2017-11-23 06:50

TOP

终于家底露怯了!作者大大用着天津方言倒挺麻溜的,难不成作者是大天津的?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2-19 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