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转贴] 【人文】江歌案庭审后,失独的家庭该如何安放?[8P]

0

【人文】江歌案庭审后,失独的家庭该如何安放?[8P]

人民家庭教育

2017-12-13 20:07   


江歌案已过去一年多,也终于迎来了开庭的日子。然而,逝者长已矣,亲人或余悲。从这个意义上说,江歌妈妈才是这件事的最大受害者!

看到她,我想到了一个词语——失独妈妈!而除了江歌妈妈,全中国“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失独家庭还有千千万,他们的后半生该如何安放?我们能为他们做一些什么?他们自己又该如何自救呢?

全文3149字丨阅读共需3分钟

编辑丨人民酱

作者丨沐歌

01

江歌被闺蜜男友刺杀案终于开庭。

今天是第三天了,刘鑫也出席了。

让人心寒的是,刘鑫到现在还在撒谎。而陈世峰也否认自己故意杀人。

他说行凶的水果刀不是自己带在身上的,而是刘鑫开门将水果刀给江歌防身,自己出于自卫误杀的。网友们也气愤地把这一对称之为“鑫峰作浪”。而江歌妈妈建的“为江歌讨还公道”群里每天都有上百上千条的信息,无不对两人表示无尽的愤慨。



在法医说“受害者江歌身上多处受伤。全身共11-12处伤”后,江母伏在桌上,抬不起头痛哭。

有记者问过江歌母亲:如果陈世峰没有被判死刑您打算怎么办?

她说: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死刑。



但按照日本法律,陈世峰未必会被判死刑。就算判处了死刑,那然后呢?

江歌母亲的余生该如何过?这是个难题。

之前有人去看望过江歌母亲。作为单身母亲的她,把女儿养大,很不容易。她曾说,再过一年,她这一生就有了出头之日。因为到时候,江歌就研究生毕业了,可以工作了。

她甚至都规划好了,等江歌结婚后,就去帮女儿带孩子。而当这一切都化为灰烬,江歌母亲想过自杀,她在女儿坟墓的边上也给自己买了一块墓地,要给女儿作伴。

支撑她继续活着的只有两个原因:一是她要给女儿讨一个说法,另一个是一直在鼓励和支持她、给她温暖、给她捐款的好心网友及在日华人。她觉得有义务把官司打完,给女儿一片蓝天。

但可以想象的是,随着判决书的下来,大家对江歌案的关注慢慢会归于平淡,但江歌母亲的伤痛该如何抚平呢?



江歌母亲接下来要面对的困境更可怕,因为她是一位失独者。

02

而作为失独者的,远远不止江歌妈妈。

中国的失独家庭至少已超百万。而2013年人口学家预计,中国失独家庭未来将达到一千万。他们的年龄大都在50开外,经历了“老来丧子”的人生大悲之后,已失去再生育能力。

虽然这些失独老人将参照三无老人的标准,由政府来供养。但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又将如何安放?

“那一眼望不到头的痛苦悲伤,像无穷无尽的切肤噬咬,在每一个白天,每一个黑夜,尖锐而清醒地蚕食着他们的心。据调查,在'失独'人群中,60%以上的人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其中超过一半的人曾有自杀倾向。”



江歌妈妈:“没有以后了”

这是记者在问及江歌妈妈关于以后的事情时,这位一直坚忍着为女儿的死亡奔走号哭的人,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绝望。

她说:没有以后了。

从江歌离开的那个时刻,这位母亲将以我们永远无法体会的痛苦去面对她今后的每一天。

绝望的黑暗的永夜。

黄洋妈妈:“很难从脑中抹去”

白天,她会戴着黄洋给自己买的助听器买菜、做饭和散步。夜晚,她只有在用黄洋的手机上微博看一阵新闻后才能入眠。

每天都会按黄洋教的洗手步骤洗手,她说,可能下半辈子,黄洋都很难从他们脑中抹去了。



黄洋妈妈

胡伊萱妈妈:“作为母亲,我已经死了”

在17岁的女儿胡伊萱送孕妇回家,在孕妇的欺骗中喝下了掺有迷药的酸奶被残忍杀害后,她的母亲夜夜哭醒,精神濒于崩溃。

她说了这样的话:“在埋葬孩子的同时,也埋葬了我们自己。作为母亲,我已经死了。可作为一个失独者,我还活着,无奈的、绝望地活着。”

失独母亲笛妈:这几年的眼泪,一缸水都装不下

在唯一的25岁女儿笛尔,公派美国读博期间遭遇车祸不幸去世后,笛妈和丈夫就随女儿一起“死”了:“埋葬了女儿,也埋葬了自己。”

他们的生活被完全摧毁了。不敢跟邻居说话,看到熟人就害怕。换了手机号码,几乎切断了之前所有认识人的联系。以一种决绝的姿态,与过去告别——卖掉房子,搬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去。

没有了灵魂,“现在是一个行尸走肉。生活是孤立无援的,心态是苟且偷生。”

还有无数的失独父母用他们特有的方式去纪念自己的亡儿。如幻想自己的孩子还在吃饭时给他们留一副碗筷、在QQ和微信等社交平台上与孩子对话、一年一年地写永远也寄不出收不到的信。

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活的太久了……

03

绝大多数的故事都是寿终正寝,虽有遗憾却无后悔。

可总有些故事是老天爷特意安排的措手不及。

斯人已去,可剩下的人该如何活下去?他们又将经历哪些阶段?

失独者的心路历程大概可以分为以下三个阶段,这或许也将是江歌妈妈曾经经历过及未来会经历的历程。

第一阶段,回避期。这个阶段一般会发生在他们失去孩子的半年至一年期间。大多数失独者会拒绝与他人沟通,不愿承认失去孩子的事实。甚至产生幻觉,认为孩子没有离世。所以他们会出现“给孩子准备碗筷,跟孩子说话。”的情况。对于失独者来说,儿女的音容笑貌每时每刻都历历在目,常常眼含泪珠,引发一次次伤痛。

他们时常回忆与孩子一起的场景,会把房间布置成孩子生前的样子,希望能够发生奇迹,幻想孩子哪一天还会归来。但每到节日,不想触景生情的他们会把自己关在家里,远离亲友和熟人。



第二阶段,哀伤期。失去孩子的两到三年,他们逐渐接受事实,但每天仍然处于哀伤的状态中。他们长期陷入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中,心里承受着极大的精神折磨。

一位“失独”母亲是这样说的:"医学上把痛分为十个级别,生孩子的痛是最高一级,十级。把他带到这个世界的痛我还忍得住,可是他离开这个世界的痛我真的忍不住了。这证明痛不止只有十级之分,还有比十级更高、更让人难以忍受的级别,只是在医学上分出十级痛的人没有经历过这种痛。”

他们的“绝望”主要以“哀伤”的形式呈现出来。中国式父母大多把孩子作为自己的希望,倾注了大量的心血。所以孩子的离去,让他们失去了生命的意义,陷入了绝望当中。他们可能常常哭泣,沉默不语,觉得烦恼和恐惧,对生活失去了兴趣,做事没有动力,失去了信心,陷入了一种抑郁的状态中,严重者甚至会自杀。哀伤阶段是失独者能否“重生” 的关键时期。在这个时期需要来自家人、朋友的陪伴与支持。

第三阶段,新生阶段,也叫恢复期。失去独生子女多年后,他们逐步走出阴影,开始愿意接受新生事物。这一阶段同样需要来自家人、亲戚,朋友以及社会的支持与理解。

一些家庭,会再生或者领养一个孩子,寻找新的寄托。比如一位五十多的失独母亲盛海琳,女儿在和新婚四个月的丈夫回公公婆婆家时因煤气中毒身亡后,也曾一蹶不振。但坚强的盛海琳虽已步入老年期,却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要自己重新怀孕生子。在绝经后通过试管婴儿成功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取名吴尚智、吴尚慧。一个失独家庭,终于以另一种方式得到了慰藉。



而对于这些失独家庭,国家也有各种各样的扶持政策。主要体现在养老保障、医疗保障、社会关怀等方面;

而我们媒体和旁观者能做的,不是劝他们“要振作”“好起来”,而是尽我们的所能给予他们足够的支持的鼓励。陪他们多说说话,晒晒太阳,锻炼身体,助他们早日走出伤痛和阴霾;

而失独者自身则是最大的可作为者。希望你们不要沉迷于悲伤中,如果你们的孩子还在,他们一定不希望看到你们以泪洗面,那么痛苦。领养或者重新生孩子,或者做一些事情让自己忙起来,让悲伤的时刻被忙碌所填充,重新发掘人生的意义。都是不错的选择。

希望每一个失独父母都能坚强地活下去,能接受别人的帮助,也能自我慰藉。

愿大家都能珍重自己的身体,慧眼识人,让这个世界少一些失独家庭……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a59159a 金币 +5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2017-12-14 23:57
0

TOP

以前的口号是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后来就成了养老不能只靠政府,现在是政府给政策了,生孩子解决养老问题,失独问题以前不多,稍微操纵一下舆论就掩盖过去了,现在问题越来越明显,不过也不需要掩饰了,政府已经给了两孩政策了,你咬它?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a59159a 金币 +3 认真回复,奖励! 2017-12-14 23:57

TOP

恶有恶报了,可是善有善报了吗?失去的回不来了!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6-20 2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