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其他作者] 【淫途亦修仙】(第四十四章~四十五章)

本主题由 System 于 2018-3-26 05:00 解除限时高亮
48

【淫途亦修仙】(第四十四章~四十五章)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六道木
2018年/3月/19日
原创首发
全文11588字

***    ***    ***    ***    ***    *** 

              第四十四章


  柳寿儿怀揣着新鲜出炉的偷摄姬媛影像急火火向坊市飞驰而去。有了这姬媛
的影像就终于可以替换掉施镜花的影像了,讲真施镜花的影像每多流传一天都是
对她多一分的伤害,寿儿急于兑现承诺让她免于再为此悲伤。

  寿儿又简单化了妆进入坊市,轻车熟路地来到兰斯经常售卖影像的那条小巷,
果然在那条巷尾看到了兰斯的猥琐身影,不过他此时正被几个人围着,看样子生
意还不错,不过貌似不如上一次见他时那般火爆了。寿儿不敢太靠近,怕被同门
认出,只好背靠在巷口等待兰斯忙完再说。

  「玉枪小友?是来找我的吧?难道又有新影像出售?」兰斯主动密语他。

  有了上次的经验寿儿知道这兰斯可以一心二用,可以一边与人不停做着交易
还能一边密语自己,所以这次他已经不像上次那么吃惊了。

  「是的。兰道友,你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起的停售我给你的那份施镜花影像
的事情吧?」寿儿密语回他。

  「记得,原来你又偷摄了替代影像?不过我上次可是跟你说过了,替代品必
须要跟那份施镜花影像相差不多才行,女主起码也要是在排名榜上排名相当的才
行,要不然很难跟师父交代啊。」

  「兰道友,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是我偷摄的,是我委托家族里的一位前辈,
至于其他的要求都没问题,完全符合你们的要求。」

  「好,那就好。等我忙完了这几个客户我再详细看看。」兰斯密语回复道。

  「嗯。」

  寿儿本以为等不了多久,可没想到旧客户还没走完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新客
户挤进小巷里,他这一等就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日头偏向时兰斯才忙完,领着
他来到一个更偏僻的小巷。

  「先验验货吧。」兰斯似笑非笑道。

  寿儿取出留影石输入真气在那留影石上的释影法阵上,那石头上的透明晶石
圆孔就射出一片光幕。今天刚刚偷摄的姬媛的各种诱人画面就展现在了兰斯面前,
兰斯认真看着影像的每一段细节,也不说话,看上去很专业的样子。当看到影像
上出现姬媛的腰牌时,他特意从储物袋中取出那块预定者排名名单来。

  「道神宗功德堂姬媛?预定者五十一位,道神宗外门排名第五。排名倒是差
不多,不过……」兰斯皱眉看着影像欲言又止。

  「不过怎样?」寿儿生怕他不同意替换赶紧追问。

  「唉,这位姬媛人虽漂亮,排名也可以,只是下面这屄可比不上那位施镜花
啊。既非是名器还又不是处儿,这种影像怎么可能卖的好呢?」兰斯好像对这影
像不是很满意的样子。

  「兰道友这可不一定,你有所不知,这位姬媛身份特殊,说不得她的影像一
出现会卖的更好。」寿儿一看此情形连忙诱惑道。

  「这……我还是跟师父商量一下吧。」兰斯道,可是看那表情分明是在推脱。

  「兰道友,这么点儿小事你都不帮忙?既然这样那咱们以后也不用再合作了,
我本来还打算再多偷摄几位排名更前的美女修士影像的,看样子是不用了。」寿
儿看这兰斯跟他说好话无用,便佯怒道。

  「别,别生气嘛。玉枪小友,我又没说不可以替换……唉,算了,那就换吧。
我这就把那个施镜花的影像在销售库中撤下,这样总行了吧?」果然寿儿一怒,
兰斯马上妥协了。

  「嘿嘿,这才够朋友嘛。」寿儿满意地笑了。

  「不过,玉枪小友,那施镜花的影像撤下可以,但是你能不能跟我说句实话
啊?」

  「什么实话?」寿儿警惕地问。

  「那个施镜花是不是已经被你给睡了?不然你为何如此?」兰斯盯着寿儿的
眼睛问道。

  「没有的事,兰道友话可不能乱说,会玷污人家清誉的。」寿儿强装义正辞
严的样子。

  兰斯伸出只胳膊搭在他肩膀上挤眉弄眼道:「嘿嘿,你是不会说谎话的,知
道吗?真没想到啊,你小小年纪这么厉害?居然连名器拥有者都被你征服了?」

  寿儿早就知道兰斯这家伙能看穿他的心,他小脸一红,依然头摇得跟拨浪鼓
似的:「别瞎说,兰道友,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嘿嘿嘿!」兰斯就是看着他邪笑也不说话。

  「兰道友,你要不要马上传讯通知一下那些预定姬媛影像的老客户?」寿儿
被他笑的心里发毛,立刻转移话题道。

  「嗯,我马上传讯。」兰斯这斯闹归闹一旦涉及到生意就马上认真起来,他
说着就从腰间摘下一块白色传讯玉符准备传讯通知。

  寿儿这才注意到这兰斯居然早就有传讯玉符,看着他潇洒地在他面前联络几
十里外的客户,寿儿不由连连摇头:「唉,跟我熟识的几位,好像都有传讯玉符,
就我还没有?再忍两个多月等给爷爷、奶奶他们买完高级延寿丹后我也买一个。」

  眼看着施镜花的影像被从销售目录中撤下,总算是完成了对镜花师姐的承诺,
寿儿心情愉悦地回到灵兽谷。

  推开石娃屋门的时候太阳还高高挂在西天边,屋里没有他的人影,应该是按
照自己的吩咐去谷中喂养灵兽了。毕竟寿儿只教授了他一个下午,所以寿儿对他
还是不太放心,于是就向灵兽谷深处寻去。往谷中飞驰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远
远地就看到了石娃那背着大兽皮袋的异常高大的身影,不过他身边还有一个人—
—是钟师兄。远远就看到钟师兄站在那里指指点点,而石娃则埋头按照他的吩咐
从兽皮袋中取出各种食物来打开饲养符阵投食——这一幕好熟悉,寿儿隐约想起
了两三年前自己刚刚来灵兽谷时钟师兄也是这样带着自己,手把手教授自己如何
喂养灵兽的情形。

  「钟师兄!」那一刻望着夕阳余辉照射下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寿儿莫名的
感动,他就站在那里远远地看着两人竟无语凝咽。

  ……

  「师父,师伯,咱们道神宗最美的女仙子是哪一位啊?」石娃好奇地问道,
显然他已经把自己当成了道神宗的弟子了。

  「雅仙子。雅仙子不仅在咱们道神宗是第一美女修士就算是在咱们益阳郡三
大宗门里都是稳稳的第一美人。」钟广南斩钉截铁道。

  「雅仙子?有多美?难道比俺们村的羚嫂还美吗?师父,你认识羚嫂,你觉
得那雅仙子能比得过变美了的羚嫂吗?」

  「这……我没见过雅仙子,不是太清楚。」寿儿尴尬道。

  「师伯你见过雅仙子?」

  「何止是见过,我这里还有她的画像呢。」钟广南得意道。

  「真的吗?师伯快拿出来看看,我就不信她能比得过俺们村的羚嫂。」

  「好!我这就拿出来让你见识见识。不过石娃啊,你以后见了人可千万别拿
你们村的美女跟雅仙子比较,那会让人耻笑你没见过世面的。」钟广南说着从储
物袋中取出一个画轴来徐徐在篝火前展开。

  石娃赶紧把头凑过去看,寿儿一看那画轴就知道是出自兰斯师父之手了,雅
仙子的画像他是见过的,又不是比照本人临摹的,所以他并没有凑过去看。

  「俺的天啊,好美!这就是传说中的仙女吧?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
么美的女仙。咦?师伯,这画像中的那个男人怎么这么面熟呢?怎么这么像您呢?」
石娃好奇道。

  「笨蛋,那就是你师伯我。你老是看我干什么,让你看雅仙子呢。」

  「雅仙子我当然看了啊,俺只是好奇是谁这么好运气能揽着这么美的雅仙子
一同画像呢?」石娃解释道。

  「什么?揽着雅仙子一同画像?」寿儿本来刚刚插起一块烤兽肉往嘴里塞,
听到石娃的这句话,他惊地连刀带肉全掉在了地上。他对那家[ 蜃楼岛奇玩店]
太了解了,只一听就知道这幅图是什么图了——正是那种交欢幻化图。寿儿本以
为钟师兄只是买了副雅仙子的普通画像,没想到他竟然花高价订做了那种淫秽不
堪地同雅仙子交欢的幻化图?

  「师父,你怎么了?肉都掉地上了。」

  「没事,太烫了。」

  晚饭时分,灵兽谷内又点起了篝火,钟师兄、石娃、寿儿三人围坐在篝火前,
边烤着香喷喷的兽肉,边一起有说有笑地聊着天。

  晚饭后指导石娃慢慢体验引气入体,感悟灵气入定后,寿儿就又开始静下心
来炼制他的中阶符箓,每天成功炼制十张中阶符箓是他给自己定的任务,什么时
候完成了就什么时候再去找施镜花双修。

  一个多时辰后收起炼制好的十张中阶爆炎符,寿儿披上隐身斗篷隐身出了灵
兽谷,向主峰膳堂方向飞驰而去。

  又从施镜花家院后墙外五丈的秘道内钻入了卧房之中,看着还在香榻上打坐
修行的美艳异常的施镜花,寿儿熟练地取出两个法阵的阵旗、阵盘摆放在卧室四
角,激活阵法。刚想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那月华神兽遗骨来就听见正在香榻上打坐
修行的施镜花说话了:

  「老前辈?是你来了吗?」

  「奇怪,镜花师姐怎么可能感觉的到我?」寿儿一惊,他连忙查看自己身上
的隐身斗篷,可看了半天并无不妥,这下他就彻底疑惑了。

  不过踌躇了片刻还是装出很苍老的声音回应道:「是的,丫头,老夫刚刚抽
出空来,放神魂到此一游。」

  「您竟真的来了?我刚刚还以为是错觉,没想到竟是真的……」

  「咦?丫头,老夫还奇怪呢,你怎么可能感应的到我的神魂呢?」寿儿趁机
盯着施镜花问道。

  施镜花俏脸上立刻飞起一朵红云:「这……反正我就是能感觉的到。」

  「哦?」寿儿狐疑不定,怎么也想不出问题所在。

  「老前辈,不知您可曾记得三天前您说过的话?」

  「记得,我正要跟你说这事。我那个晚辈徒孙已经赶到了你们那里,听他讲
已经开始着手此事。也许明天你就会收到令你惊喜的好消息了。那名叫姬媛的女
修会如你所愿身败名裂的。」

  「真的吗?我……我还以为老前辈当时只是在跟我开玩笑,没想到……您是
真的在帮我……」施镜花说着竟啜泣起来。

  寿儿看着施镜花那无助的样子真想不顾一切地过去把她揽在怀里好好安慰一
番,可是理智告诉他不能那样做。他只好强按下心头的怜惜道:「丫头,你这是
什么话?老夫一千多岁了岂会骗你个小娃娃?明后两天你就等好消息吧。」

  「嗯嗯,谢谢老前辈。」说着施镜花就下了香榻朝着「老前辈」发声的方位
深深鞠躬一拜。

  「好了好了,不用多礼,快快抓紧时间修炼吧。切记修为才是在这修真界立
足的根本所在。」

  「是。不过老前辈晚辈还有一事不明想请教。」

  「说。」

  「晚辈每晚做梦都梦到老前辈托梦给我……那个不知是真是假?由于一直是
在梦中做一些想起来很荒唐的事,所以晚辈一直想找机会当面请教一二。」施镜
花低头脸色绯红着问。

  「是真的,老夫的确托梦给你……」

  「哦,晚辈明白了。」施镜花的脸色越来越潮红了。

  当寿儿再一次掏出月华神兽遗骨残片施法让施镜花进入梦境后,这次施镜花
竟主动提出了双修的要求,不用再像之前那样一遍遍地解释了,寿儿意识到是刚
才在现实中的对话起到了某种作用。

  这一次寿儿很顺利地抱着乖巧听话的施镜花飞驰到了主峰后山他开挖的那座
秘密洞府,等寿儿在洞口外布置妥当了那两个中阶隐息法阵、蔽音法阵,走入洞
府时。娇艳如花的施镜花早已脱得一丝不挂,静静地躺在软软地棉被上大大张开
两条修长的美腿等待着寿儿的进入。很快小小的洞府之内就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
的「啪啪啪……啪啪啪」地肉体撞击声,一对儿野鸳鸯又开始了整整一夜地「辛
苦」双修。

  洞府外的山林中一块巨石后一团渐渐汇聚起来的灵气旋窝开始渐渐扩大并慢
慢旋转起来,一股股精纯的灵气开始波涛汹涌地直冲洞内,被二人吸收入体内。
经脉在这股强力灵气的冲刷下在不断淬炼着自身,隐约可以发现寿儿的经脉在这
种灵气的强力冲击下越发的宽阔、坚韧了。

  翌日午饭时间,寿儿匆匆从已经泄得浑身瘫软的罗羚体内拔出粗长阳具赶回
道神宗膳堂。他想知道那姬媛的影像买了一天宗门弟子到底有何反应?

  进了大餐厅一看人已经来了不少,他走到窗口看到负责盛饭、打菜的并没有
那个胖子,他这才放下心来。端了饭菜在餐厅里寻找合适的位置。

  餐厅坐满了三三两两的弟子,都在表情精彩地不知相互说着什么。寿儿一眼
就看到最角落里坐着的那四人也在窃窃私语,还不时传出阵阵猥琐笑声。是老熟
人,正是炼器阁的那位林师兄一伙。而他们旁边依然坐着低头静静吃饭的呆头大
哥,寿儿端着饭菜向他走过去。

  在呆头大哥身边坐下时,那家伙还在竖着耳朵听旁边那四人的谈话,根本没
有注意到寿儿。

  「林师兄,你听说没?执法堂孙堂主道侣姬媛的影像昨天就开始疯传了。」
四人中那位脸型瘦削的弟子问。

  「哦?她好像在外门美女排名榜上才排第五吧?没什么好看的吧?」四人中
一脸络腮胡的那位体型彪悍的林师兄道。

  「嘿嘿,好像很精彩哦!听说这姬媛裙下面根本就没穿亵裤,就那么大摇大
摆地露着下面在功德堂仓库里让几位小师弟看。」那位脸型瘦削的弟子笑道。

  「真的假的?这种影像都留影了?那执法堂孙堂主要是看到了岂不是会气死?」
一位本来脸色惨白的弟子接口问道。

  「是啊,司师弟这种事可不能开玩笑,要是让执法堂的听到了会把你抓起来
说你散播谣言,那孙堂主可不好惹啊。」一提到执法堂的孙堂主就连一向彪悍的
林师兄都开始如此说。

  「我可没有乱说,我可是看到那影像的,我的一位道神学堂同期同学他就是
功德堂的,他一直仰慕姬媛,所以早就预定了姬媛的影像,昨天下午才收到…
…」

  「哦?这么说是真的咯?可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偷摄孙堂主的道侣?」林
师兄问。

  「我特意看了那影像的留印,又是那个[ 玉枪神君] 的印记。」司师弟道。

  「[ 玉枪神君] ?原来是这个高人啊,那就难怪了。他出品的影像都是精品,
不行我下午也去买一份看看?」

  「司师弟多少灵石一份?」那名脸色惨白的弟子问。

  「好像比膳堂一枝花的那影像便宜,才十块下品灵石。」

  「嘿嘿,执法堂堂主的道侣公开勾引小师弟?听着就刺激啊,我也去买一份。」
四人中一直都未开口的那名弟子情不自禁地说。

  「嘿嘿嘿,其实我一直都看不惯那跋扈的孙堂主,活该!我也去买一份以后
他再欺负人时就放出来让大家看看他的好道侣有多骚……」

  ……

  「咦?你什么时候坐过来的?赶紧离我远点儿。别让别人看出来咱俩认识。」
寿儿正侧耳听着旁边四人的谈话,忽地呆头大哥发现了他,密语警告道。

  「师兄,不至于吧?有必要那么小心吗?」寿儿不屑道。

  「唉,你是不知道孙坚那王八蛋的厉害。要是让他知道这次我也有份儿,我
就死定了。你快点儿离我远点。」

  「好,我这就走。」寿儿不得不悻悻离开,跟他隔一桌坐下。

  「我说师兄,这次报复了孙坚,你怎么看上去一点儿也不高兴呢?」寿儿密
语道。

  「你这家伙,我以为你是在吹牛,没想到你竟然真的雇佣那[ 玉枪神君] 干
成了此事。这次估计要彻底惹火那孙坚了,还高兴个屁!你还是求保佑别被查出
来吧。」呆头大哥看样子是真怕了那孙坚。

  「孙坚有那么可怕吗?怎么把你吓成那样?」寿儿不解。

  「唉,你年龄还太小,还没见过这世上的恶魔。等你被他查出来时你就知道
他的厉害了。」

  「切!」寿儿不以为意。





               第四十五章


  日子若白驹之过隙,一晃三天过去,寿儿虽口头上跟呆头大哥说的很硬气,
似乎对哪孙坚不屑一顾,可实际上心里还是很担心被那执法堂主孙坚查到的。这
三天来寿儿过得谨小慎微,像只受到了惊吓的小兔子般稍有风吹草动便心头猛跳。
这三天来他再也没有敢去膳堂找呆头大哥说话,而是除了双修时间以外都老老实
实地呆在灵兽谷中培养石娃、炼制中阶符箓。

  眼看三天时间过去,宗门内并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动静,于是乎寿儿胆子又
大了起来,这日午饭时间他在罗羚体内射完最后一滴阳精后就匆匆溜回宗门,飞
奔进了膳堂,打算探听一下这几日那孙坚有何最新动向。

  寿儿进了膳堂大餐厅,扫视一圈发现在此吃饭的人比之前多了不少,熙熙攘
攘人头攒动。打饭窗口前已经排了好长的队伍,一个个还交头接耳个不停,寿儿
边走到队伍最后排队等着打饭,边侧耳倾听着这些师兄、师姐们在议论些什么?

  「师姐,姬媛师姐的事你听说没有?」前面隔着两人一位穿着外门法袍的女
弟子问。

  「听说了啊,看她平时对人和善的紧,没想到她竟然会是那种人。」一位和
那开口之人并排站队的女弟子道。

  「嘘!师姐别乱说啊。我觉得姬媛师姐不是传言中的那种人,肯定是有人故
意诋毁她的。」

  「什么诋毁呀?人家影像都看得清清楚楚哩!听说最要命的是她在如厕时自
言自语的那句话,一下子就暴露了她的本质。」

  「那传说中的影像真的那么神奇?竟然还能留影、留声?」

  「嗯,听说是一种叫留影石的奇物,能重现本人的一举一动,甚至每一句话,
所以这次姬媛想抵赖都不行。」

  「好神奇啊!我也想去买一个看看到底是不是像传言中的那样:听说姬媛师
姐裙下还穿了一种很奇特的亵裤,把一堆男弟子都迷的流鼻血了……」

  「嘻嘻,我也听说了,好想看看是怎样的款式呢?」

  「师姐,你的身材那么好穿上那种亵裤肯定能迷倒众生呢。」

  「女人关注的焦点果然跟男人不一样啊。」寿儿听着两位师姐的议论暗自摇
头感叹。

  寿儿好不容易排队打好了饭菜,转身想挑选座位时就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
因为餐厅里居然坐了好几桌女弟子。平时在餐厅吃饭的都是男弟子,女弟子大多
是打回去吃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寿儿仔细打量着分散在各个角落的那几桌女弟子,突然他目光一缩,紧盯住
一桌仔细看去,因为那一桌的四位师姐似乎很面熟。

  「竟然是功德堂前厅负责接待的几位美丽师姐?她们怎么会也留在餐厅吃饭?
莫不是在讨论什么事?不想回去讨论被执事听到?」寿儿在心中暗暗思忖。

  「正好过去听听她们说些什么?」寿儿向着那几位功德堂师姐走去。

  可惜她们那桌周围的几桌早就被男弟子占满了,把她们团团围在了中间,再
看那些围拢的男弟子一个个都是假装低头吃饭,其实在竖耳偷听。无奈寿儿只好
隔了一桌坐下来凝神去听那几位师姐的对话。所幸周围的几桌男弟子都在偷听,
所以没有制造噪音,于是寿儿便可以清晰地听到功德堂师姐们的对话了。

  「庞师姐,这次你不信也得信了吧?上午廉师兄,羌师弟他们四个库管都收
拾铺盖卷走人了,听说是都被赶去了杂务堂。就连姬媛师姐今天也没再穿她平时
穿的短裙而是换上了同咱们一样的外门制式法袍。」由于隔着一桌男修寿儿看不
真切说话之人,只能听到好听的女子声音。

  「唉,看来传闻是真的了。真想不到姬媛师姐平时对咱们那么好,她怎么可
能会做出那种事情来呢?」应该是庞师姐的声音。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庞师姐你还是太善良了,倒是这次廉师兄也跟着倒霉
了,他是多正派的一个人啊,都是受姬媛师姐连累。哼!」另外一个女声愤然道。

  「廉师兄正派?呵呵,蕾师妹,大家都知道你喜欢廉师兄,可你也不能把罪
过都赖在姬媛师姐头上吧?我可是听说那份疯传的影像中你口称正派的廉师兄也
看得下面支起了帐篷呢。哈哈哈!」又一名女声加入了讨论。

  「宋师姐你不要瞎说,廉师兄才不会是那种人,我跟他接触这么长时间从来
没发现过他下面会像你说的那样。」蕾师妹反驳道。

  「哼,蕾师妹,咱们没有穿漂亮裙子的特权,每天都穿这难看的要死的外门
粗布法袍,廉师兄看了当然不会有反应了。你要是也穿上那传说中的丝带小亵裤
估计你那位正派的廉师兄看了下面也会立刻有反应的,哈哈哈!」宋师姐调侃道。

  「你……我下午就去买一份那影像,我倒要看看廉师兄是不是真的如你说的
那般不堪。」蕾师妹气愤道。

  「好了好了,你俩别吵了。正好我也想看看那个传说中的影像,要不咱俩合
伙买吧?听说要十块下品灵石呢,是咱们好几个月的俸禄。」

  「算我一份,我也合伙买。」

  「嘻嘻,也算我一个,不过我只能出两块下品灵石。」

  「那太好了,既然大家都同意凑灵石那这样大家都负担不大了。可是你们知
道那影像是去那里买的吗?」蕾师妹道。

  「听说是在坊市一家叫做……蜃楼什么店的好像。」

  「对了,听说还必须要指明[ 玉枪神君] 的名号。」

  「玉枪神君?他是什么人?」

  「玉枪神君据说就是那位偷摄之人。」

  「变态!」其它三女异口同声道。

  听到几位自己之前一直都有好感的功德堂前台的几位漂亮师姐都齐声骂自己,
寿儿赶紧一口把碗里的稀饭喝掉,然后低头灰溜溜地走出了餐厅。

  「唉,[ 玉枪神君] 这么响亮的名号算是被我给毁了!」寿儿边溜出膳堂边
在心里感叹。

  听了那功德堂前台的几位漂亮师姐的谈话让寿儿收获不小,起码知道了姬媛
肯定是已经受到了责罚,只是没想到的是居然还牵连了四位功德堂库管跟着倒霉。

  「孙坚这家伙果然跋扈,自己的道侣主动勾引别人,到头来还要怪罪人家?」
寿儿心中也是为那四位受到处罚的库管感到不平。

  「不过孙坚如此做说明他是查不到我,所以才拿那几位无足轻重的库管出气
咯?」寿儿暗自猜测。

  寿儿憋了三天好不容易出来,所以他没打算就此回去,而是奔坊市而去,他
要去问问兰斯:道神宗执法堂的人有没有去找他打探自己,这是他一直以来最担
心的事。

  寿儿又简单化了妆进入坊市,轻车熟路地来到兰斯经常售卖影像的那条小巷,
在那条巷尾看到了兰斯的繁忙身影,此时他正被一大群人团团围着,这生意明显
比上一次见他时火爆太多了。寿儿怕被同门认出于是又像之前一样远远地躲在巷
口等待兰斯,不过人群中有两三个身披斗篷看不到脸面的神秘人物还是引起了寿
儿的注意。

  「光天化日之下如此鬼鬼祟祟、遮遮掩掩,难道是执法堂的探子?」寿儿警
惕地远远注视着那三个身披斗篷的神秘人物。

  不过不多时当他看到其中一位神秘人物同兰斯交接留影石,还有一根红白相
间的布条?那名身披斗篷看不到脸面的神秘人交易完后扭身就走,不过在远离那
群人后她竟又偷偷拿出那个红白相间的布条来反复看着,直到快到巷口时才又赶
紧收了起来。

  「原来是名女修!难道是怕被人认出才穿成这样的?」寿儿躲在巷口墙角一
眼就看到了匆匆离去的神秘人那宽松斗篷下高耸的胸脯。

  等了好久盯着剩余的那两名身披斗篷的神秘人走出巷口后,寿儿终于松了一
口气。

  「唉,白让我紧张了半天,原来都是女修。估计是跟自己一样怕被同门认出
吧?」

  等那三个神秘人物消失,寿儿胆子才大了起来,开始主动在巷口晃悠意图让
兰斯主动跟自己密语。

  「玉枪小友!哎呀,你怎么才露面啊?有好消息告诉你啊。」果然兰斯发现
了他主动密语道。

  「哦?什么好消息?」

  「没想到你新给我的这姬媛的影像买的这么好啊!一点儿也不比那施镜花的
差,而且还出现了令我都吃惊的新情况。」兰斯欣喜道,寿儿可以从他的口气里
听出了他内心的惊喜。

  「令你都吃惊的新情况?是什么情况?」

  「这次居然有女修来买影像了,这真是稀奇啊。我卖了这么多年很少碰到这
种情况啊。」兰斯兴奋道。

  「我看到了,不过她们买的那红白布条是啥东西?」

  「嘿嘿,这你应该最清楚啊。」

  「我没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

  「嘿嘿,不就是你偷摄影像上那个姬媛穿的丝带小亵裤吗?」

  「啊?居然是那东西?可是……你怎么还卖那种东西?」寿儿吃惊不小。

  「还不是来买影像的人都在问?好多人都想为自己的道侣买,这商机可不能
错过,于是手巧的师父就连夜赶制了几十条跟影像中一模一样的丝带小亵裤。」
兰斯解释道。

  「啊?你师父还会做女修亵裤?」寿儿听到这消息张大了嘴。

  「嗯,师父手巧的很,不仅会绘画还能制作很多小玩意儿。」

  「既然是你师父亲手制作的估计那丝带小亵裤也不便宜吧?」寿儿问。

  「便宜,才一块下品灵石。」

  「真黑,一块烂布头就敢卖一块下品灵石?都可以买两张低阶符箓了。」跟
兰斯师徒一比,寿儿越发感觉自己炼制符箓的买卖不赚了。人家只简单缝个烂布
条都比他辛苦炼制符箓赚。

  「嘿嘿,小友啊,看来你是不懂行啊。越是女修的物品越好赚,你知道吗?
最低阶的定颜丹就可以卖二百块下品灵石,最低阶的养颜丹都可以卖到上千块下
品灵石了。所以要想多赚灵石最好做女修的买卖!」

  「专做女修的买卖?」寿儿听了兰斯这一席话对他触动很大,犹如醍醐灌顶。

  「我说小友啊,你这次来找我是有事吧?是来要分红的吗?」

  「不是,我是来问问有没有道神宗执法堂的人来向你打探我?」

  「这个你放心,我以前不是跟你讲过吗?我是绝对会替你保密的。再说了我
们师徒来这里开店几十年了,我师父可是跟道神宗东峰吕峰主有交情的,不然我
们怎么敢在这道神宗地面上开这种店呢?」

  「哦,那我就放心了。」寿儿说完扭头就走。

  「等一下,送你一条这丝带小亵裤。」兰斯急道。

  「我要女修的亵裤有何用?」寿儿不解。

  「笨蛋,送给施镜花啊,这女人啊平时得多买些小礼物哄着才行,那样她才
会对你死心踏地。」

  「哎呀,兰道友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跟施镜花没关系。」寿儿急忙解
释。

  「嘿嘿嘿,睡了就是睡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我又不会去告诉她的道侣。」

  「你……」寿儿小脸腾的一下子红了,扭头就逃,再也不理会兰斯在身后的
密语叫喊了。

  在返回宗门的路上寿儿居然碰到两个面熟之人——功德堂前台的那两位漂亮
师姐。看她们在路上窃窃私语、羞羞答答的样子,寿儿计上心来。

  寿儿与她们错身而过之后,匆匆躲在一块巨石后取出隐身斗篷披在身上,然
后再返身向着那两位漂亮师姐追去,寿儿追得急于是很快就又追上了那两位师姐。

  「庞师姐,离坊市越来越近了,我……我有点儿不好意思去买那影像了。被
同门看到会不会被说闲话啊?」

  「别担心蕾师妹,前面有个小树林,咱们进去换下这宗门法袍,再用布巾遮
面就没人认得出咱们了。」庞师姐道。

  「嘻嘻,好办法,还是庞师姐经验丰富。」蕾师妹笑道。

  「那里啊,还不是吃一堑长一智?说到经验之谈,我说蕾师妹,你为何会喜
欢廉师弟呢?他只是外门弟子啊,如今又被罚去了杂务堂,以后你还会跟他联络
吗?」庞师姐语重心长道。

  「外门弟子怎么了?我也是外门弟子啊。我喜欢廉师兄的人品。」蕾师妹撅
嘴道。寿儿就在这二人身后隐身偷听着,不知怎的当听到这位纯洁俏丽的蕾师妹
如是说时他对她的好感大升。

  「呵呵,人品?蕾师妹啊你还是太年轻了,有些男人是会在你面前演戏的。
一会儿咱们买了那影像,如果廉师弟果真像宋师妹说的那样偷窥姬媛裙下,并且
下身还有了反应,那样你还会认为他人品好吗?」庞师姐认真道。

  「这……」蕾师妹低头不语了,她好像很难抉择似得。

  「蕾师妹啊,作为过来人,师姐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男人都是一个德性。
哪有什么坐怀不乱的君子?至少我是没见过。所以说啊,还是挑选一位更有前途
的道侣好,最起码也得是位内门弟子吧?就凭你的容貌内门弟子都得排队等着你
挑选呢。」庞师姐苦口婆心劝道。寿儿在她身后听了真想破口大骂。

  「都怪那个[ 玉枪神君] !要不是他廉师兄也不会受牵连。庞师姐,你说执
法堂今天发布的那个悬赏任务会有人接吗?」机灵的蕾师妹显然是不接受庞师姐
的说教,于是转移了话题。

  「就是悬赏提供[ 玉枪神君] 线索的那个超高奖励任务?」庞师姐果然被带
转了话题。

  「是啊,就是那个悬赏任务。你觉得[ 玉枪神君] 会被抓住吗?」

  「这可不好说,据说这个[ 玉枪神君] 神通广大,之前还偷摄过膳堂的那位
施师妹。这都好多天了不也没事吗?」

  「啊?是吗?原来这[ 玉枪神君] 不是第一次作案了?真是个大变态!」蕾
师妹气愤道。

  「嗯,这个[ 玉枪神君] 的确变态的很!」庞师姐也道,这次两人的观点竟
出奇的一致。

  寿儿在听到两人提起那个超高奖励的悬赏任务后便无心再跟着她们了,他探
听进一步消息的目的已经达到。于是他转身向着宗门方向飞驰而去,他要去功德
堂前厅亲自看看那个所谓的超高奖励悬赏任务到底奖励有多高?

  寿儿来到功德堂大厅时里面已经挤满了人,大家都围着一块大告示。寿儿挤
进去一看,正是那个执法堂发布的超高奖励悬赏任务。虽然义正词严地写了那么
一大篇,可在寿儿看来三句话就概括了:

        一、痛斥[玉枪神君]最近以来的种种恶行;

   二、凡是提供有关[玉枪神君]的有效线索者奖励一百宗门贡献点;

  三、如果根据所提供的线索抓到[ 玉枪神君] 后再奖励一百宗门贡献点。

  「好你个孙坚!敢公器私用?明明是你自己道侣的事却打着执法堂的名义来
出这么高的悬赏?」看着议论纷纷的众同门师兄、师姐寿儿气愤不已。

  他真想对着围成一大圈的众多同门手足大喊三声:

  「诸位师兄、师姐千万别上当啊,这是孙坚的个人私事,与你们无关!千万
别搀和进来啊!」

  可是寿儿也只能在心里着急而已,他不能喊出口,于是他越发迁怒于那个假
公济私的孙坚了。

  「孙坚老贼,本来你的道侣欺负人,我帮人出气就算是扯平了,可没想到你
这么下作,居然打着宗门的旗号来为自己办事。既然你想斗,那可就别怪我不客
气了!」寿儿下定决心非要整整这个孙坚不可。

  寿儿不想在这人多眼杂的功德堂久留,做贼心虚的他生怕被宗门里类似兰斯
那种看破人心灵的家伙发现自己的异常,于是赶紧转身溜出功德堂大厅。

  只是……

  「那个走向前台的高大身影好熟悉,莫不是呆头大哥?」

  寿儿在离开功德堂大厅前最后扫了一眼大厅,结果眼角的余光瞥到一个人,
那人从围观悬赏任务的人群中一步三回头地走向了前台接取任务登记处,那高大
的背影寿儿十分眼熟。

  寿儿心头大惊!要说这整个宗门里谁对姬媛被偷摄影像这事最了解,除了寿
儿那就非这呆头大哥莫属了。

  「这个见钱眼开的家伙,不会是真被那巨额的奖励诱惑了吧?难道他这是要
去告密?」寿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情急之下寿儿也顾不得其他人的异样眼光,不得不再次返回了大厅,急火火
挤过人群背身站在距离前台接取任务登记处不远的地方竖耳倾听:

  「这位师妹,请问大厅告示的那个超高奖励悬赏任务,如果提供的不是[ 玉
枪神君] 本人的消息,而是跟他相关之人的消息会有奖励吗?」正是呆头大哥的
询问声音。

  「这个见钱眼开的王八蛋!居然真的为了高奖励要出卖我!」寿儿一听呆头
大哥的询问脑袋如遭五雷轰顶!


               (待续)


  评论大赛有一篇写给本作的评论,切入的视角与文笔俱佳,感兴趣的读者们
来看一看——【恭祝作者2018年旺旺旺——色城评论大赛活动】【修仙亦凡俗的《淫
途亦修仙》(一~三十四章)】【10】
评区活动期间回复有双倍积分奖励——版主留。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48

TOP

危险来了,六道大大神啊,一天两更,,谢谢

TOP

感谢六道先生神速更新。这下胃口吊得好,就看寿儿怎么度过难关了。呆头大哥这种人可不是好骗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果然壽兒用靈石買資料
很快就遇到為靈石出賣他的人
不知道死的是呆頭大哥還是壽兒呢
不過現在壽兒有了一拼的本源真氣了
說不定可以跳階一戰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变数来了,柳寿儿老是在宗门享受这温柔潇洒的日子也不是个事啊,感谢大大稳定的更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呆头鹅难道要倒霉了?一开始我还以为石娃会是第一个牺牲品,没想到做了寿儿的徒弟,这次该怎么化解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寿儿的这种盗摄模式本身就充满了风险,既然他能找得到斯贩卖影像,执法堂的人也就可以通过盯梢,反过来调查寿儿,这样就他频繁接触兰斯就很危险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不知道为啥,感觉有那么点小绿啊~

TOP

主角自从破处以后就变的好色了啊,,这也跟男人本性一样吗,刚刚开始知道做爱的滋味的时候给点刺激就很想要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这样的更新速度必须点个赞 ,虽然这两章没肉戏,但剧情挺有意思,从姬媛被偷拍事件,看到了宗门里面的对偷拍事件的人生百态,挺像我们现代的各种艳照门,第一次看修真类小说从这样的角度去写,感觉挺有趣的,一般那些练级打怪升级的修真小说看太多,经常看到一整章讲怎么怎么修炼怎么怎么突破的,那些看太多没意思,更喜欢大大关于修真世界的描写,这样的修真世界感觉更真实更有趣,期待主角怎么上了姬媛的,主角也是时间升级一下玩女人的技术,期待调教女修士的剧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9-18 2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