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小清河] 【离开黑社会的日子】(第三章 淑珍姐范儿的前准岳母 )(配图)

40

【离开黑社会的日子】(第三章 淑珍姐范儿的前准岳母 )(配图)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小清河
2015-08-11 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第三章    淑珍姐范儿的前准岳母

 
[attach]2631448[/attach]


                      一、下岗的悲催与无奈

  我是在新千年的交替间读的大学,而且考上的是东北的一所重点大学,本来
是准备读着大学跨世纪的,却是因参与了一次群体替考,伴着21世纪到来的钟声,
以被开除的方式提前“毕了业”。

  大三下学期刚开始时,我所在班级的班长,名字叫姚鹏,还是系学生会的体育
部副部长,上个一学期学的英语课很难,班上的同学很多都挂了课,这个班长兼副
部长的姚鹏英语课也挂科了,于是在新学期开始的补考时,这个姚鹏组织了一次群
体替考。我当时一科也没挂,出于帮助同学的哥们义气,参与到这次集体替考中。
不成想一个替考的同学被抓了,替考在大学是非常严重的行为,被抓的同学出于坦
白从宽的目的,主动交代出了其他的所有同伙,却是把我给咬成了组织者,最后的
结果是只有我被开除了。

  当年这么悲催地提前“毕了业”,没想到我却是因祸得福了,到了应该大学毕
业时,舒舒服服读完大学的同学,好多个都没能找到工作,我这个“二年半大学毕
业生”,反而是提前找到了一份非常好的工作。

  提前“毕业”了之后,我是在本市的一家大工厂,找到了一个做修理钳工的工
作。因我从小就对机械颇有天赋,一位外号钱大拿的八级老钳工,主动收了我做徒
弟。上了不到一年的班,没算出徒但能独立干活了,每个月挣到的钱在当时绝对算
是高薪了,厂里的好多女孩上赶着要跟我处对象,还在之前工厂建的一个住宅小区,
也就是现在我家住的爱民小区,比所有大学同学都早地买了房子。

  当年在大型工厂里,八级的技术工,被称为“大工匠”,尤其是八级钳工,在
工厂里哪绝对是爷的范儿,厂长、书记见了都得主动递烟,工人见了更得是毕恭毕
敬地伺候着,到食堂打饭大师傅抢着往饭盒里盛肉,享受的福利待遇不次于厂领导。
因为在大型工厂里,一个“大工匠”关键时顶上千的工人,其实不光以前现在也一
样。
  
  刘佩琦、孙红雷、陈小艺主演的电视剧《大工匠》,很真实地表现出了这一点,
里面刘佩琦演的肖长功、孙红雷演的杨老三,都是职位不高的车间工人,但因都属
于是“大工匠”,在50年代的时候,家住的都是一栋独立的小楼,当时一般人家还
是全家十来口人,挤一间二十多平的小房子呢。剧中孙红雷演的杨老三,性格乖张
口无遮拦处处惹祸,但即使在那个特殊年代,厂长、车间主任、保卫科长,每回都
是想各种办法护着他;刘佩琦演的肖长功,参加技术比武拿了名字,获奖了一辆“
大生产”牌自行车,这在当时相当于现在的宝马、奔驰。

  现在钳工是分为了五级,在80年代以前,钳工是分为了八级,后来由八级变成
了五级,是因为好钳工越来越少了。一年好焊工,三年细车工,十年烂钳工。钳工入
门容易学精了难,但想成为一名优秀的钳工,光靠不怕吃累勤学苦练是不行的,最关
键是要有干钳工的天赋。现在好钳工越来越少了,不是觉得辛苦想干钳工的人少了,
钳工到什么年代都是非常吃香的,现在你有八级钳工的技术,随便进个工厂都得月薪
几万。是由于新千年交替间的那场下岗大潮,导致了高级技术工的大面积断代。好钳
工是好师傅教出来的,但师傅不单是教的徒弟本事,关键能发现到有工天赋的徒弟。
跟练武术是一个道理,叶问大师有很多徒弟,成了李小龙的只有一个。好师傅都没有
了,有好徒弟也被埋没了。

  钳工细分有多个工种,当年我的师傅钱大拿,属于是一位八级修理钳工。这老爷
子钳工技术之高,在窗户玻璃用胶水沾一只活苍蝇,八磅重锤头的锤子猛砸过去,苍
蝇砸烂了玻璃不碎。

  这种绝活不是玩票耍酷,而是真正有大实用的。工厂里最怕遇到的问题,是大型
机器的轴坏了,换新的不光耗费时间,全车间都要停工,赶上加紧生产时流水线一停,
哪怕一天损失也大了去了,想要快速修好了轴不停工,只能是找钳工“大工匠”,用
锤子砸的方式来快速校轴。砸轻了轴校不好,杂重了轴报废了,必须有一锤子砸烂苍
蝇玻璃不碎的功夫,才能干脆利索地把轴校好了。一锤子下去挽回的损失,是以百万
、千万计的,工厂里的“大工匠”,为何地位这么高就是在于此。

  当年我学做钳工的机械厂,当时是一个有上万工人的大厂,就是建在了现在我家
住的这一片。当时这一片整个是工厂区,最早是由张作霖大帅划出的一片工业区,因
为在张大帅时是在城区外的东面,所以现在改为了一个街道辖区,沿用了起初的名字
叫东关街道。

  我在机械厂上班的本世纪初,之前经过了80、90年代二十年的改革,当时工厂
虽然仍算是国营的,但计划经济的弊端已从主体上消除了,工厂已经是走出困境现实
了扭亏为盈。80年代之前宣传队等部门养的大批闲人,没有实用技术基本上都被淘汰
了,躺着混大锅饭的只剩下个别“小舅子们”。经过了适应市场经济的过渡期,是根
据市场的需求来生产产品的,早就不是产品卖不出去了。最关键的是改革为了股份制
,接轨了微软公司的模式,国家是大股东工人是小股东,干得多挣得多,效益好大家
都有分红,不用宣传队鼓动大伙的干劲都跟高。

  新千年的交替间朱宰相上台,将国有企业的改革作为了重点,我当时上班的机械
厂,本来已改革得起码扭亏为盈了,同样是再一次进入了改革中。职工上万的大工厂,
光地皮就值好几亿,本着当时“靓女先嫁”的政策,仅以几千万的价格,卖给了一个
香港商人。工厂直接转为了私营,随后便是大面积的下岗,年轻工人大多保住了饭碗,
下岗的主要是40、50,其实是越有家有业的越要下岗。没家没业没媳妇的愣小伙子,
工作没了找媳妇更难了,上街打砸抢烧的事干不出来,回工厂打砸的事很可能干的出
来,有家有业的下岗后再不容易,可想想家里的老婆、孩子,也只能是老老实实地想
办法挣钱养家。

  工厂转为了私营,目的是经营得更好,可之后没两年的时间,就被港商老板又卖
了,再之后连工厂都拆了,整个工厂区开始了全面动迁。一座座高档小区迅速建了起
来,大伙好还都没适应过来,工厂区似乎是一夜间变成了豪华居民区,同时大伙心里
也都很迷糊,工厂都没了全都失业了,盖了这么多楼谁买得起呢。

  咱写的是小说,也要符合实情。新千年交替间的那场下岗大潮,全国范围的下岗
工人,多达六千万之众,平均下来每个大城市都有百万之众,距离现在并没有多遥远,
年纪稍大的都亲身经历过,没经历过的听别人也讲过。

  当时我作为年轻工人并没有下岗,我师傅钱大拿作为一个八级“大工匠”,还不
到五十岁却下了岗。老头真是把工厂看到比家还重,但实在没法像小品将军黄宏在小
品里说的,“咱工人要为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因为上边两位老人下边两个孩
子,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呢。

  当时我去家里看师傅,老头在我面前哭得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却是劝着我别赌气
在工厂好好干。我从师傅家里出来了之后,碰上了几个老爹也下岗的愣头青,心里都
憋屈拉着我去喝酒,哥几个喝了酒一赌气,趁黑天去砸了港商老板的车。虽然我没被
抓到,可这种行为在当时来说,不枪毙也够无期了,当时厂区整个乱了出现了很多黑
恶势力,之后没多久连厂子都没了,我也只好混起了黑社会。

  
[attach]2631447[/attach]


                          二、善良的前准岳母

  我这个天生心大,回忆着当年是怎么进的黑社会,想着想着便睡着了。第二天上午
起床后,去修车厂取了修好车灯的大奔,开着从前女友家里借来的大奔,去找了另个前
女友的的老妈史玉萍。我这位跳芭蕾舞出身的前准岳母,见到我心里清楚我是为什么来
找她的,没说话直接上了大奔,跟着我来到了另一个区的一座公园。

  我的前准岳母史玉萍,唉,都给人家闺女分手了,还是称呼她的名字吧。找了片没
人的草地,面对面坐到了草地上,有些尴尬地冲我笑了笑,递给了我一瓶饮料后说:“
你别着急,更别生气,先喝口水,完事儿听我慢慢跟你说。”

  我所谓地点头笑了笑,史玉萍叹了口气说:“你以前也在咱厂上班,有个姓王的技
术人,大伙都叫他王技术,你还记得吧!”

  我想了想很不解地说:“记得啊,好像是三车间的吧?咱厂子要卖之前,他不是上
法院就是上访,之后被送神精病院了,出来后真疯了,没多久就死了。”

  “唉,对,就是你说的这个王技术!”史玉萍连声叹了几口气,显得很忧伤地说:
“卖梭鱼卷饼的那个王婷,就是这个王技术的闺女。她爸死了之后,她妈跟着别的男人
走了,那时候她才十三、四岁,她爷爷、她奶奶,把她接回了农村老家……”

  “等会儿,姨!”我插言打断了史玉萍的话,想了想坏笑着问道:“姨,王婷跟我
说的,她爸妈本来都是农村的,是从农村进城打工的,还有这个那个的,原来全都是瞎
说八道啊?还有,姨,她前天晚上,跟我那个的时候,是你跟她通的电话吧?王婷编的
这些瞎话,也是你帮着她编的吧?”

  史玉萍脸一红,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又叹了口气说:“王婷这孩子……唉,后来她
爷爷、奶奶都没了,她没依没靠的,只好回城里当了小姐了。去年回了咱厂这片,跟那
个理发的田茁结了婚,在你家住的爱民社区,拿当小姐挣的钱,买了套小房子,买了房
子落户口,去社区开证明,我不是在社区上班嘛,这么知道了她是王技术的闺女。唉,
王技术是好人坏人,咱厂的人心里都明白,他当年得罪了很多人,王婷当然不敢说是他
闺女,我知道了帮她瞒着了这事,觉得这孩子挺可怜的,时常偷着帮帮她。”

  史玉萍接着说:“王婷嫁的那个田茁,这孩子挺不争气的!可不细说你也能理解,
她以前当过小姐,长得是挺漂亮的,也下决心再辛苦也不当小姐了,但是有以前当过
小姐的事,是你估计是不能娶她当媳妇儿,田茁这孩子没啥本事也不争气,起码来说还
是挺老实的。”

  我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史玉萍继续说:“可前些天啊,田茁这孩子惹了个大祸。
就那个周晓童,去田茁上班的发廊理发去了,是开着一辆跑车去的,到了让田茁给他
泊下车,这孩子看到好车忍不住想开开,觉得理个发少说得半拉点,偷着把人家跑车
开出了想溜两圈,结果跟一辆出租车撞上了。那个周晓童是干啥的,你比我还清楚,
人家限他一个礼拜,赔二十万修车的钱,实话说人家确实也有理,也不算是趁机多讹
钱,可拿不出来会咋的,不用说你也清楚。”

  长长地叹了口气,史玉萍苦笑着说:“你家那个破小区的房子,现在想卖都卖
不出去,王婷没法儿了只好求我去了。咱家到是能拿出这么多钱了,实话说也不算
啥,可你知道咱家的钱,都在你叔手里把着,我要个万八千能找出理由,二十万打死
我也要不出来。后来我和王婷一商量,这事儿也就只能你帮忙了,为啥你心里清楚。
‘榔头’虽然还在监狱蹲着呢,可冲你跟‘榔头’以前的关系,别说是周晓童,他大
哥王天庆,也给要给你个面子。可你之前搞了那么一出,又不跟他们一块混了,毕竟
‘榔头’还在监狱里呢,王婷只好想了这么个歪招。”

  史玉萍又无奈地笑着说:“主意其实是王婷出的,我能帮孩子的也只能这么多
了,也只好是拉下脸,跟你玩了那么一出。这事也只能骗你一阵,可在要断手、短
脚的威胁下,也只能是这么骗了你啦,先让你帮忙保住了命再说。王婷事先也和我
说了,等骗得你帮了她这个忙之后,就赔礼道歉把这事儿跟你说明白。唉,你也别
怪这孩子,她也真是逼得没法了,要说我这事干得真不地道,可偏偏你之前跟小娜
分了,还不跟他们那帮人混了,我也只能……”

  我无奈地笑了起来说:“行啦,姨,后边的你不用说了,我基本听明白了,以
前的事儿咱也别提了。姨,王技术是好人坏人,我当然是心里清楚,当初我跟你家
小娜处对象,你拿我当亲儿子似的。行啦,姨,我也混了好几年,二十万我能拿的
出来,你啥也别说了,我这就回家取钱去,别人信不过,你我绝对能信得过。”

  以前是混黑社会的,我并没有把钱存银行也没放到家里,是藏在了一个隐秘的
地方,因为没准哪天犯事了就得跑路,家不一定来得及回,钱存到银行也不一定能
取的出来。可我混了好几年的黑社会,一共也就二十万的积蓄,想到当年的王技术,
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全厂的上万人,绝对是个真爷们,最后却是落了哪么个下场,
现场他女儿摊了事,有能力管却不管对不起良心,我一咬牙把钱全拿了出来。

  中间涉及了这么复杂的事情,也不想再跟黑社会有交集了,我把钱给了史玉萍,
让她转交给了王婷,并让她务必要对王婷说明白,赔了钱了了事马上去外地躲一阵,
想回来也要等风波完全过去了,因为黑社会是不讲道理的。

  王婷跟老公离开本市之前,可能是跟我耍场阴谋觉得不好意思,没来见我给我
打了一个表示道歉的电话,并表示把她家的房照压给我。破得没法再破的爱民小区,
面积不大被多个高档小区夹在了中间,基本上没了动迁的可能,房子再便宜也没人
来买,钱都撒出去了,我没有要王婷的房照,在电话里安抚她安心出去躲一阵,既
然已经在这片买了房子,等风波完全过去了之后,还想回来的话就再回来。

  不想再跟黑社会有任何沾连了,我随后回了唐山老家,觉得没能力自驾车开长
途,把从前女友家里借来了的大奔还了回去,是坐着火车回的老家。厚脸皮从前女
友家里借了辆大奔准备开车回老家,是因为觉得现在比以前混得更惨了,怕被村里
碎嘴的大妈、老太太们奚落嘲讽,结果还是灰溜溜地坐火车回的老家,刚一进村就
成了碎嘴的大妈、老太太们的重点话题,我在老家住了没几天只好是又回来了。

  回了趟老家反而是去找伤自尊的,我坐火车返回东北的路上自是很憋屈,但下
了火车马上就得到了安慰,前女友淑珍姐范儿的老妈史玉萍,主动来了火车站接我。

  我的这位前准岳母史玉萍,是68年的,年轻时是专业的芭蕾舞演员,当年身材
自是相当得好,现在身材保持得基本没变,162左右的个头,体重只有90斤左右,
年龄的缘由乳房和臀部,相对的都非常丰满。属于纤细型的身材,相貌与身材很搭
调,属于是俏皮可爱型的长相,确实是长得很像邱淑贞,本来保持得就很显年轻,
又属于是淑珍姐那种俏皮长相,因此也就显得更加年轻了,看上去只有三十几岁的
样子。

  以前跟她二闺女处对象时,彼此是长辈、晚辈的关系,我并没有注意到我这位
前准岳母,长得很像是淑珍姐。现在跟她二闺女分手了,没有这一层关系的束缚,
又多了帮王婷的这件事,我和我的这位淑珍姐范儿的前准岳母,开始转变为了朋友
关系反而越处越近了,本来我的这位前准岳母,就是处于了欲求不满的状态,也就
很快与我升级到了床友的关系。

  其实人要说做了好事,哪怕是遭遇了算计,只好算计你的人实质不坏,最终的
结局还是能美好收尾的。

  王婷和我的前准岳母史玉萍,前者因遇到了得罪黑社会的重大威胁,两个人假
扮母女给我玩了那么一出,摸准了我的性格,前前后后想得很周全,本来是完全能
把我骗到最后的。我能在提前发现了这里边有文章,是我救过它一命的那只雪鸮帮
了我,是因它在公园看到我追着我不走,我为了离开公园对王婷信口说,第二天开
大奔带着她和“她老妈”出去玩,之后把王婷给带回了我家里,王婷事先全然预料
到这些,慌忙间出了一个重大纰漏,把实际是我前准岳母的照片给我看了。我识
破了这场骗局后,想到王婷故去的老爸是个好人,咬牙拿出了所有的积蓄,帮她了
解了这场危机。我的前准岳母史玉萍,其实更多是出于感动,之后才和我成为了炮
友。

  新千年交替间的那场下岗大潮,对卷入其中的人带来的影响和改变,是非常深
重非常深远的。我、王婷、史丽萍三人的一系列举动,对涉及到那场下岗大潮的
人来说,应该大多数都是能理解的,没亲身涉及的应该多少也能理解,当年在春晚
舞台上说“我不下岗谁下岗”的那位,他肯定是不能理解,希望他哪一天能亲身体
会吧。

    

[attach]2631449[/attach]


                    三、同游植物园

  生理、心理正常的中年女人,即使是没有m倾向的,在性爱中接受到适当的引导,
是能够被开发出来m倾向的。

  “时间过得真快啊!离咱们市开世博会,一晃有快十年了吧?没想到世博园还有
呢,维护得还挺不错的,就是来玩的人不多,远比不了开世博会那阵了。”

  “当初花了哪么过钱建的,当然不能说黄就黄了,现在也不叫世博园了,早就改
名叫植物园了。来玩的人不多,其实这样正好了,到哪都一大群人,哪样也没法逛了。”

  这天的周末,我和我的前准岳母史玉萍,相约来了位于市郊的植物园游玩。我的
这位前准岳母虽是68年的,但苗条纤细的身材保持跟年轻时基本没变,面露保持得也
很显年轻,又属于是淑珍姐那种俏皮型的长相,因此显得更加年轻了,看上去只有三
十几岁的样子。我和她一同来了植物园游玩,全然看不出是前准姑爷和前准岳母,完
全就是年龄相当的一对情侣的感觉。

  这天的天气有点凉,跟我来了植物园游玩,我的这位前准岳母史玉萍,身穿了一
条灰色的碎花连衣裙,下身穿上了肉色的连裆袜,脚上穿了一双也是灰色碎花的平
底瓢鞋。现在等于是与我成了情人关系,别人看着都以为她是我的女朋友,女人上
了年纪都很受用,被别人认为年轻的感觉。由此我的这位前准岳母史玉萍,当然是
不由自主地扮起了嫩,穿着打扮得本来就很嫩,不时地做着卖萌的表情,因此也就
看着更像淑珍姐了。

  走到了一片在山坡上的草地,我晃了晃其实是前准岳母史玉萍的数码相机,说
要给她在这拍几张照片。欣然接受了我的提议,我的前准岳母史玉萍半躺在了草坪
上,把撑着的红色太阳伞放到了身旁,冲着镜头做了个卖萌的表情。

  按动快门连拍了几张照片,我扭头看了看附近没人,走到了前准岳母史玉萍的
头前,伸手拉裤子开拉链坏笑着说:“小骚货儿,来,给我裹裹丼。”

  哦,丼,是在北方话里,对鸡巴的俗称,读音大致是děi,后边带个儿化音。我
的这位前准岳母史,属于是60后,很喜欢说这个词,我当然也随着她说起了这个词。

  显得屈辱无奈地冲我做了个撒娇的表情,扭头看了看附近确实没有人,我的这位
前准岳母史玉萍,拿过来太阳伞挡住了她的上身,张开诱惑的小嘴含着了我的鸡巴,
很是卖力认真地吸裹了起来。

  “好了吧?又不是在家里,裹会儿就得了。”吸裹了一会吐出我的鸡巴,我的这
位前准岳母史玉萍,表情显得很屈辱无奈仰脸看了我一眼,说话的语气实际是嗲声
嗲气的。说完见我坏笑着低头看向了她,又以是长辈对晚辈说话的口吻,但仍是略
带嗲音地沉下脸说:“哎呀,你这孩子,来之前你可都说好了,就是陪姨来逛植物
园的,不许再跟姨使坏了!”

  我嬉笑着探身弯下腰,在前准岳母史玉萍的胸前,伸手大力地揉了几下说:“
你个小骚货儿,穿了条挺薄的灰裙子,里边戴的是红胸罩,离得老远都能看出来,
还说你就是想来逛植物园的?”

  “唉,你这孩子!”仰脸看着我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又嘟了下嘴做了个卖萌的
表情,前准岳母史玉萍又伸手握住了我的鸡巴,把鸡巴含进嘴里之前仰着脸说:“
可以还叫我姨,叫别的也行,但你脑子里不许再想,我是你以前女朋友的妈了,要
不我怎么想都别扭。”

  既然我的这位前准岳母,专门提示了我,不能在想跟她二女儿处过对象的事了
,下面还是称呼她的名字吧。

  史玉萍继续卖力认真地为我吸裹起了鸡巴,我微闭上眼睛专心享受了一会,睁
开眼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问道:“小骚货,不是,姨,最近你看着,可是越来越年
轻了,原来看着像三十多的,现在看着都像二十多的了,逆生长来了第二春,看来
最近我拿大粗的丼,经常操你的小浪逼,还是挺有效果的。”

  女人当然是喜欢被夸年轻,史玉萍故作生气地仰脸看了我一眼,暂时吐出我的
鸡巴,仰着脸唠叨道:“哎呀,你这孩子,这也不是在家,咋啥话都说呢……”唠
叨着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瞪大漂亮的杏核眼白了我一眼,随后又点了点头说:“不
过吧,你说的还有点道理,我倒是没觉得变年轻了,但觉得精神比以前好多了,以
前每天下了班,就烦的累的不行了,现在上班事儿再多,下了班还挺有精神的。”

  最近常跟我做爱时,经过我刻意的引道,史玉萍已越来越有了m欲望,只要感
受到了羞辱感,不由自主地便会进入兴奋。

  坐在植物园的草地上,吸裹起了我的鸡巴,自然是对她有着很强的刺激感,觉
得此时史玉萍已进入了兴奋状态,我趁机用鸡巴敲打着她的脸说:“小骚货儿,好
好说,我是怎么让你变得,比以前更有精神了。”

  我突然对她做出的羞辱感很强的举动,让本来便已兴奋起来的史玉萍,顿时感
觉到了一股更强烈的兴奋感,由此不由地进入了被调教的状态,情不自禁地浪声呻
吟着说:“啊……是因为……因为你用大丼……让我变得更……”

  我趁势抓出了她的头发,一只手握着鸡巴的根部,使劲抽打史玉萍的脸几下。
“小骚货儿,好好说,说全了,说得更骚点儿。”

  “啊啊啊……是因为……你经常用你的大粗丼……插我的小逼……有你这个年
轻的男的……经常插我这个老女人……我当然是会变得更有活力……”

  “是这样啊,哪你现在,是不是很喜欢,让我的大粗丼插了啊,想让我把你插
得,更有活力更年轻,把不变成一个小骚货儿啊?”

  “啊啊啊……是是是……我现在很喜欢……让你的大粗丼……插我的小骚逼…
…一天不挨你的大粗丼……插我的小骚逼……都觉得很难受……”

  “你个小骚货儿,原来你这么骚啊!哪你再说说,喜欢我拿大粗丼,怎么插
你的小骚逼?”

  “啊啊啊……怎么插……我都很喜欢……只要你拿大粗丼……插我的小骚逼
……我就觉得很喜欢……”
  
  “哈哈……你个小骚货儿,原来是这么骚,这么不要脸啊?”
  
  “啊啊啊……是是是……我就是个骚货……平时装得很正经……其实很骚
很浪……很不要脸……”
  
  …………  …………

  有m倾向的中年熟女,基本都非常喜欢,被语言羞辱的感觉。被我在植物
园的草地上,以语言羞辱调教的感觉,用鸡巴抽打着脸羞辱调教了一会,史玉
萍很快就进入了亢奋发情的状态。一只手伸到下身的裙子里,隔着内裤来回地
揉摸起了阴部。

  我的鸡巴此时也已梆硬到急不可待了,见石玉萍迫不及待地渴望被抽插了,
我突然拉着胳膊拽起了她,揽着细腰把她搂到了怀里问道:“你个小骚货,是
不是想脱了裤衩,撅着屁股让我插你了?”

  石玉萍此时已进入了不能自已的状态,大口地喘着粗气呻吟着说:“是是
是……我让你的大粗丼……狠狠地插……插我的小逼了……”

  我趁势以羞辱的姿态追问道:“你个小骚货,是想就在这的草地上,脱光
了撅着趴草地上,让我拿大粗丼狠狠地插,是不是?”

  “啊啊啊……不要……不要……”听我实际是为了羞辱她的这么一问,石
玉萍脸上浮现出了屈辱加更兴奋的表情,浪声地呻吟着对我哀求道:“求……
求你……把我带到旁边的小树林了……还是像上次那样……只把我的内裤扒下
去……从后面狠狠插我吧……”
  
                         

[attach]2631451[/attach]

                         四、小树林内的调教
  
  我相约我这位淑珍姐范儿的前准岳母史玉萍,周末来了位于市郊的植物园游
玩,实际就是为了跟她玩一次更刺激的户外调教,因此约定好后专门交代她,来
植物园游玩时带几件性感的衣服。我的这位跳专业芭蕾舞出身的前准岳母,其实
心里很清楚我的实际目的,其实也很想尝试一下更刺激的户外调教,当时并没有
明确地表示出,她心情其实也是这么想的,但还是很配合地带来了三套性感衣服。
  
  到了植物园的走进了里面之后,我这位的前准岳母带来的一个双肩旅行包,
当然是由我来背着走进的植物园。走到了这片山坡绿地上端的一片小树林边,因
为是植物园的观赏树林,这片小树林的外面,环绕栽种着一圈的花,我站在花丛
外放下双肩旅行包拉开拉锁,见最上面放着的一个塑料袋里,装着了一条红色的
旗袍风格的性感短裙,以及一双风格搭调的红色的厚底高跟鞋。
  
  我的前准岳母史玉萍,接过裙子和高跟鞋走进了花丛内,脱下了身上穿的灰色
碎花连衣裙,以及脚上穿的也是灰色碎花的平底瓢鞋,换上了红色的性感短裙和红
色的高跟鞋。我把换下的裙子和鞋放进包里,让这位淑珍姐范儿的前准岳母,坐在
了花丛外摆了个扮嫩卖萌的造型,用她的数码相机给她拍了几张照片。
  
  我的这位珍姐范儿的前准岳母,162左右的个头,体重只有90斤左右,身材非
常得纤细苗条,乳房和臀部却相对的都非常丰满,尤其是一对白皙的奶子在C杯罩
左右,不算是非常得大,但对应她的身材来说,绝对算得上是一对豪乳了。
  
  嗯?怎么又说上前准岳母,嗨,早就跟她的二女儿分手了,现在又跟她成了
情人,还是继续称呼她的名字吧。
  
  走进到了小树林的里面,见有一块人工的卧牛石,我抱着史玉萍坐到了石头上
,不可耐地把双手伸到她胸前,解开她刚换上的旗袍风格的短裙的斜襟纽扣,从
后面解开挂钩拉下去胸罩,抓住她一对又白又大又软的大奶子,用两只手大力地揉
搓着说:“你个小骚货儿,长得这么苗条这么瘦,俩大奶子却这么大,你是吃啥长
大的啊,怎么有这么大的一对大奶子啊?”
  
  此时跟我来了小树林里的史玉萍,已完全发起情进入了被调教状态,被我用双
手大力揉着两只大奶子,浪声地呻吟着说:“人家……怎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就
长了……长了这么俩大奶子……可能是天生的就这么大的吧……就是……这俩大奶
子……弄得人家……老是被……你们男人欺负……” 
   
  我揉着一对大奶子觉得更兴奋,忍不住地想用嘴来吸咬,松开了揉着史玉萍一
对大奶子的一只手,低头张嘴咬向了她的这只大奶子的奶头,“来,小骚儿,让我
吃吃奶儿。”  
  
  “啊……不要……”见我伸嘴咬向了她的奶头,史玉萍本能地向外一仰身,
我一口咬了个空,没有叼住她葡萄粒状的一只大奶头。
  
  一口咬空没吃到史玉萍的大奶子,我一搂她的腰更使劲地抱住了她,伸手大力捏
住了她的这只奶头说:“你个小骚货儿,咋不听话?忘了以前你说过什么话了吗?来,
再好好说一遍,你是我的什么人了,我是你的什么人?”
   
  石玉萍的脸上露出了屈辱的表情,但语气兴奋地马上回答道:“你……你是我
的小老公……我……我是你的……你的小老婆、性奴隶……我的大奶子和小逼儿……
都是给小老公玩的……”
    
  与中年熟女做爱时,有一个对男人来说,心理、生理都很刺激的玩法,吃奶。
这个不用细说细解释了,很多人应该也喜欢这么玩。
  
  我盘着腿坐到了卧牛石上,让石玉萍面朝我坐到了我怀里,兴奋至极地对她说:
“来,小骚货儿,还是像以前咱俩玩的那样,跟你以前喂你闺女吃奶似的,喂我吃
一会儿你的大奶子!”
  
  史玉萍表情既屈辱又兴奋地点了点头,用右手从下面托着左乳房,用左手的中
指和食指,夹住葡萄粒状的大乳头,尽力向上挺着腰将奶头送到我的嘴边。等我张
大嘴含住了她的奶头,又尽量地向上挺着腰,让我将她乳头连同整个乳晕,都含了
进了我的嘴里。
  
  我兴奋不已地吸裹起了史玉萍的奶头,感到嘴里的乳头开始膨胀变硬了,史玉
萍当即也因此马上兴奋了起来,胸脯不由自主地向前挺,将整只奶子往我的脸上使
劲挤压着,情不自禁要把整个大奶子,都塞进到我的嘴里。
  
  我不由地伸出双手搂着史玉萍的细腰,呼吸着她丰满白皙大奶子上的熟女体香,
用舌尖在她的乳头和乳晕上舔刮着,细细品味一番软中带硬的感觉,又用牙齿刮
咬着乳头上粗糙的肉纹,以及乳晕上颗颗肉粒,最后比较用力地用牙咬起了她敏
感的奶头。
  
  “啊……啊……啊……”史玉萍嘴里发出着含糊不清的浪叫呻吟,用一只手紧
紧地抱住了我的脖子,另一只手不停地向我的嘴里挤着自己的大奶子,主动配着着
我吸裹她的奶子、咬她奶头的动作,似乎是生怕我停下来咬她奶头的动作,
  
  充分过足了吃熟女大奶子的瘾,我才把沾满口水的奶头吐了出来,大口呼吸了
几口树林里的新鲜空气。史玉萍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还保持着刚才的姿态,一
只手紧紧抱着我的脖子,一只手大力抓着自己的奶子。
 
  “哈哈,你个小骚货儿,吃你大奶子的感觉,真是太过瘾了……”我从包里
掏出一张湿巾,擦着史玉萍一只奶子上的口水,不由自主地脱口对她说:“要是
再有奶水儿,哪可更好了,哈哈哈……”
 
  史玉萍拿过一瓶矿泉水,喝了几口水,从高度亢奋中缓过来一些,但这时已
完全进入了被调教状态,已经是能够抛开道德伦理的束缚了,听了不由自主以玩
笑地口气回应了一句:“你想喝奶儿,哪还不简单啊,以后咱天天插我,等把我
插怀孕了,给你生个孩子,你不就有奶儿喝了!”
  
  现在已经算是成了sm式的情人关系,我和史玉萍做爱时自是会说很多刺激
粗口,但因为我之前和她二女儿处过对象,稍微带有乱伦意味的话,彼此都是
很有默契地从不会说到的。刚才因玩得过于兴奋,我不由地说了句想真吃奶,
史玉萍也是不由地开玩笑回了一句,说让我把她操怀孕了生个孩子。话已出口
马上都觉得说得有些过头了,顿时都感觉到了颇为尴尬。
  
  没想到弄出了这么个尴尬,还好我在歪门邪道的事情,一向是反应得比较快
。史玉萍刚才换上的这条色的旗袍风格的性感短裙,比她换下去的那条裙子短了
很多,见她里面穿的是一条漂亮的白色蕾丝边小内裤,我带有转移话题地对她
命令道:“来,小骚货儿,把内裤脱下来,留个我当个纪念,完事儿我拿大粗
丼,好好操操你的小浪逼儿。”
  
  史玉萍当即领会到了我的意思,因下身还穿着肉色的连档丝袜,索性先
把连裆袜脱了,随后脱下来小巧的蕾丝边内裤交给了。没等我命令她,撩起下
身的裙子,撅着小巧且丰满的屁股,主动趴在了卧牛石胖的草地上,摆了让我
准备操她的姿势。
  
  本来就是来植物园玩户外调教的,我故意没有在裤子里面穿内裤,松了
松腰带完全拉下去裤子拉链,整个将鸡巴从裤子里掏了出来。弓着身站到了
史玉萍的屁股后面,把鸡巴插进了她早已淫水泛滥的熟女嫩逼里,马上就大
力快速地猛烈操干了起来。
  
  在植物园的树林里打野战,自是让人觉得既紧张又刺激,刚才在山坡中
腰的草地上,已经让史玉萍给我口交了一阵了,随后又玩了一会刺激的吃奶
游戏,因此在树林里猛烈操干了没多长时间,我便感觉到了要射精的状态。
实际是因太兴奋而要射出来,如果是想控制一下是能控制住不射的,觉得随
后玩的时间还有的是,我想了想不射出来肯定挺难受的,干脆决定先酣畅淋
漓地释放一次再说。
  
  猛地从史玉萍的逼里拔出鸡巴,我命令她转过身弯着腰站到了我的下身
前,张开性感的红红的小嘴,把我的鸡巴吞进小嘴里,大力地吞吐起了我马
上要射精的鸡巴。向后面高高翘着小巧且丰满的屁股,史玉萍一边主动地左
右摇摆的屁股,主动做着为我增加射精快感的下贱姿势,一边认真卖力地吞
吐我的鸡巴。
  
  等我兴奋至极地爆射在了她的嘴里,乖乖地把我射出的精液都吞了下去
,又用嘴巴清理了我的鸡巴,最后帮我把鸡巴放回裤子里,轻轻地帮我拉上
了裤子拉链的拉锁。
  
  我系好了腰带,对整理着短裙的史玉萍,不由地脱口问道:“小骚货儿,
我射给你的精液,好吃不!”
  
  史玉萍语气发嗲地回应道:“嗯,好吃!都说精液能养颜,经常吃你这
个小老公的精液,没准儿我还真能变年轻了。”
  
  我听了又不由地问了句,“小骚货儿,你吃大丼的技术,挺不错的嘛,
是不是以前,经常给你家里的,那个老老公吃他的老丼啊?”
  
  我不由地问了这么一句,史玉萍还没等回答我,她挎包里的手机突然
响了,给她打来了电话的人,正是她老公,也就是我的前准岳父。
  
  接完了我的前准岳父,意外打来的电话,我的前准岳母史玉萍,冲我
撅了下嘴说:“唉,看来咱娘俩儿,真是都没学坏的命!玩不成了,唉,
我实话跟你说吧,小娜她男朋友父母来我家了,他来电话让我赶紧回家。”
  

[attach]2631450[/attach]

  这场来植物园的户外调教,也只能是这么中途结束了。我的前准岳母
史玉萍,自是没法穿着这条性感短裙回去,还好她准备了适合回去穿的衣
服,找出来一套中年女性款式的衣服,上身是一件碎花衬衫,下身是一条
黑色七分裤,在树林里急急忙忙换上了这套衣服,跟我一同走向了植物园
的大门。
  
  走到了一座桥的旁边,我不由地让我的这位淑珍姐范儿的前准岳母,
站到河边给她拍了两张照片,因为她即使穿着一身中年女性款式的衣服,
看起来依然很像是淑珍姐。
  
  我和我的这位淑珍姐范儿的前准岳母,家都是在一片住不方便一起
回去,一块走出了植物园大门口,只好是跟我分开各自坐车离开的,她
是打了一辆出租车先走了,我留下等了会坐的直通植物园的公交车。
  
  上了公交车驶离了植物园,我坐在车上越想越觉得,带着淑珍姐范儿
的前准岳母,来植物园玩户外调教,这事干得实在是太人生强悍了。不单
因为我的这位淑珍姐范儿的前准岳母,是我前女友的亲生老妈,更关键的
是我的前准岳父,是我家住的东关街道一带的黑社会,元老级的前黑社会
总老大。
  

[ 本帖最后由 小清河 于 2015-10-3 00:40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鹰击长空1 金币 +379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5-8-11 20:47
  • 鹰击长空1 原创 +4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5-8-11 20:47
  • 鹰击长空1 威望 +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5-8-11 20:47
40

TOP

小清河作品确实很有意思很玄幻,而且还配的图片让人看了血脉膨胀

TOP

回帖看看图片是怎么样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tubin 金币 -5 无意义回复,扣5金币。 2015-8-12 14:05

TOP

其实我想问下大大,为什么你发的图片从第一章到第三章都看不到,提示非法网址,请大大确认下图片是否上传正确,看着图读书才有激情,是吧,请大大更新图片地址

TOP

引用:
原帖由 以爱的名义吧2 于 2015-8-12 18:49 发表
其实我想问下大大,为什么你发的图片从第一章到第三章都看不到,提示非法网址,请大大确认下图片是否上传正确,看着图读书才有激情,是吧,请大大更新图片地址
是这样吗?我可以看到图片啊,别人好像也能看到啊

TOP

小清河的文章让人看得血脉膨胀,期待下一篇。
可惜看不到图啊,回帖试试看。

[ 本帖最后由 happyboy 于 2015-8-12 20:03 编辑 ]

TOP

最近看这样调教的文章不错,另一种口味,尤其是和熟女。但是中间感觉有些不和情理的地方。总体来说不错。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版主留言
tubin(2015-8-13 13:28): 文章的底部有此作者其他主题的链接
我怎么没找到第一章的链接,能不能做个连续的章节看。

TOP

是我喜欢的情节,不过我觉得写这样题材,写的真实点更吸引人,更有代入感。

TOP

“我的前准岳父,是我家住的东关街道一带的黑社会,元老级的前黑社会
总老大。”
那王婷赔偿周晓童二十万修车的钱,应该由前准岳父来摆平才对,何苦榨
干了我本人呢?这不合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鹰击长空1 金币 +3 认真回复,奖励! 2015-8-13 20:39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0-17 2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