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小清河] 【狸猫换太子】第十章 财白黑心 (配动态图)

37

【狸猫换太子】第十章 财白黑心 (配动态图)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小清河
2016-09-22 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第十章   财白黑心






              一、一兜银元
  


   清酒红人面,财白黑人心。

   银子是雪白的,一堆雪白的银子放在面前,谁也不敢说,不会因此而违背良
心。老韩夫妻和王春燕夫妻,竟然能结成了一伙,其实就是因为钱。

  十来天之前,刘峰从张淼手中抢走了一个手包,发现包里有个沉甸甸的绸布
兜,打开一看是一兜的银元。于是先偷偷拿出一兜银元,随后才与当时也在场的
成强,分了手包里的其他钱物。

  刘峰事后发现一兜的银元,全铸的是张大帅的头像,觉得肯定很值钱,但不
知道具体值多少钱。不认识懂古玩的人,也不敢轻易拿到古玩市场去卖,想起来
以前是他大姐大的韩媛,现在是做了导游,应该能接触到明白古玩的人,于是编
了一套谎话,送给韩媛一块银元,让韩媛帮他打听,这种银元能值多少钱。

  韩媛更是不了解古玩,刘峰又没对她说实话,把银元放到了包里,全没有当
回事儿。刘峰焦急地等着韩媛的回信时,老妈要带着他到庙里还愿,于是便带着
一兜银元,跟着老妈坐车来拜佛还愿。不巧赶上了大雨,到了风景区没法上山,
只好住在服务区的宾馆,不料又倒霉地遭遇了老关,母子二人遭到了老关的挟持。

  刘峰和老妈住到了服务区的宾馆,晚上拿出一兜银元偷偷地挨个看,睡着前
顺手塞到了枕头套里面。早上刚睡醒,还没等从枕头内拿出一兜银元,突然遭到
了老关的挟持。老关挟持住王春燕母子后,仔细翻了王春燕母子的包,但没有发
现放在枕头内的一兜银元。

  之后我救出了王春燕母子,等我让他们母子先跑出房间时,刘峰当时不但吓
懵了,而且被老关强迫吸入了迷幻春药,因此整个忘了一兜银元的事。等和老妈
跑出了宾馆,还没等坐车逃离服务区,又遭到了广州五鼠的绑架,听广州五鼠说
了为何绑架她们母子,刘峰这才想起来一兜银元,还放在了所住房间的枕头里。

  刘峰遭广州五鼠绑架后,知道了那一兜银元,原来是这伙黑道匪徒的,但刚
有过了一次遭绑架的经验,再遭挟持后没有被彻底吓晕,干脆撒谎说将一兜银元,
全送给了韩媛。广州五鼠确实没在刘峰母子身上,找到一兜的银元,再对应成强
所交代的话,认为刘峰说的应该是实话,于是威胁刘峰给韩媛打去电话,编理由
将韩媛骗来了服务区。

  韩媛和老妈顾彩虹,驾车刚到服务区,便是被我给绑架了。我出去替张淼报
复韩媛的目的,操了一次韩媛之后,其实也算不上强奸,便放韩媛和老妈开车离
开了,其实我等于是救了她们母女。

  之后我导演的两出「狸猫换太子」,差不多同一时间生了效,黑、白两道的
两拨人,直接都被吓跑了。

  广州五鼠也很迷信,老鼠怕猫千古一理,因此暂时放弃了找回银元,当场放
了绑架的六个人,慌忙开车逃离了服务区。顾新、贺誉峰这伙黑警察,在老关、
成强脱险归队后,随即也慌忙开车离开了。张晶、张淼母女和王春燕、刘峰母子,
被广州五鼠放了之后,也赶紧坐车各自离开了。

  刘峰在和老妈坐车离开前,冒险跑回了之前住的房间,但发现放在枕头里的
一兜银元,不知道被谁给拿走了。

  刘峰抢到一兜银元时,没有告诉老爸、老妈,由此险些导致母子双双丧命,
也知道了一兜银元是谁的,等与老妈回到广州后,又失去了那一兜银元,于是将
前前后后的实情,都告诉了老爸、老妈。

  老韩等回到了家里之后,先回到家里的王彩虹,马上就告诉了丈夫,她和女
儿遭我绑架的事,当然也包括女儿被我强奸的事。韩媛随后告诉了老爹,我在放
她们母女走时,抢走了刘峰送个她的那块「张大头」。

  老韩虽一直没当上正式警察,但确实有着二十多年的从警经验。听女儿详细
描述了,被我抢走的那块「张大头」,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值钱的宝贝。据此老韩
认为,我绑架了他老婆和他女儿,并不是因为报复,他女儿此前干的校园欺凌的
勾当,而是冲着那块「张大头」来的。

  王春燕家以前开的小超市,就在老韩家的附近,这两家人不但认识且挺熟。
韩媛被我抢走的那块「张大头」,是刘峰送给他的,因此老韩随后,给王春燕的
老公打了电话。

  两家人一沟通,前前后后两下一对,一致认为一兜的「张大头」,是被我拿
走了,因此当场达成了共识,合起伙找到我,抢回那一兜的「张大头」,二一添
作五平分。

  老韩夫妻和王春燕夫妻,因为一兜的「张大头」,马上就结成了伙,一点也
不奇怪。这两对夫妻都认为,一块「张大头」,就能买一套楼,将一兜的弄到手,
哪可是成土豪了。巨大财富的利诱之下,什么老婆被人操了的事,都是可以坦然
面对的。老韩因此也就更加恨我,绑架他的妻子和女儿了,王彩虹也就因此认为
了,我救她们母子的举动,其实是别有图谋。

  这两家人合起伙后,以有着协警身份的老韩为主力,动员起能动员的所有力
量,开始寻找了起了我,忙活了两天,连我的影子都没找到。

  在继续找我的第三天,突然发生了一件事。顾新、贺誉峰私自出警去抓我,
属于是违法行为,如果事情败露,这两人最轻得脱官衣。带着去抓我的四名亲信,
成强、小韩是辅警,老关、老韩属于是协警,都属于是临时工的性质,顾新为了
掩盖他干的违法勾当,干脆找了一个理由,将这四个人一块开除了。

  老韩没了协警这层身份,在找到我抢回那兜银元上,也就失去了多一半的力
量。不想就在这两家人,因此要没了信心时,我主动给刘峰打来了电话。

  王春燕的老公刘志,确实是有淫妻倾向,夫妻一起玩过3P,王春燕之后确
实,因此又玩起了sm。作为四人组主力的老韩,没了协警这层身份,在向我抢
回那兜银元上,因此变得心虚了,而王春燕的老公刘志,对自己的老婆被别人操,
又全然不当回事,王春燕也不算是贤妻良母,于是这四个人商量了一番,由王春
燕给我设了一个美色陷阱。

  我毫无察觉地掉入了这个美色陷阱,非常爽得操了王春燕两次后,喝的王春
燕递给我的那瓶营养快线,里面加了安眠药,非常容易地遭到了绑架。

  之前发生的事情,确实是太乱了,在成功绑架了我之后,这两家人虽非常急
于知道,那一兜「张大头」的下落,但见我确实是懵圈着,只好是先对我说明了,
为何要绑架我的缘由。

  老韩和王春燕的老公刘志,两个人在我的配合之下,才好不容易把事情说清
了。不料却是听我说到,我竟然掌握了,他们的女儿和儿子,之前干的足够进监
狱的恶劣罪行的证据。老韩夫妻和王春燕夫妻,眼神里露出了狠意,同时也都紧
张了起来。因此没着急问我,那一兜「张大头」的下落,四个人暂时出了卫生间,
先商量起了如何先隐瞒住,他们的女儿和儿子的罪行。

 

***********************************

  王春燕给我设了一个美色陷阱,确实是让我轻松掉了进来,但结成伙的这两
家的四口人,因对之前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完全了解,严重低估了我这个倒霉蛋。

  老韩认为我在高速服务区,能从他们的眼皮下打开手铐逃跑,是因他出于报
复成强的目的,在把灯弄灭了之后,偷偷扔给了我一把手铐钥匙,实际我是自己
打开的手铐。当时我打开手铐的工具,是绑坏了的眼镜腿的细铁丝,这次在绑架
了我之后,老韩不知道我能打开手铐,还是用手铐将我铐在了卫生间的铁管上。
趁这四人暂时出了卫生间,我拧下眼镜腿上的细铁丝,再次自己打开了手铐。

  「操,黑道匪徒,都让老子给吓跑了,你们两个绿帽老公,外加两个骚老娘
们儿,敢绑架老子,你们这不找死吗?」

  我突然冲出了卫生间,一脚踹倒了王春燕的老公刘志,又一拳打倒了老韩,
抢回来老韩手里的「张大头」。趁王春燕、王彩虹还没反应过来,见我被翻出的
钱、手机等物品,放到了电视桌上,我拿起来快速揣到了兜里,拽开门跑出了房
间。

  我跑出酒店后拦住一辆出租车,回了之前住的那家小旅店,上楼到房间里拿
出了,装了两万多块钱的背包,跑下楼到吧台退了房,钻进背街快步走出了挺远
距离,进了一家肯德基。

  点了份快餐,坐到了靠角落的位子,吃完了两个汉堡,我喝着冰镇可乐,在
心里自语道:「唉,不被警察叔叔抓了,也没沾上黑社会,却是因为一兜假的银
元,成了两对贱夫骚妻的绑架目标!哎呀,我的这个人生啊,也真是悲催到传奇
了!」

  我转念又一琢磨:「老韩两口子和王春燕两口子,为了一兜银元而绑架我,
其实是干了一件蠢事。因为我现在掌握了,他们的儿子、女儿,之前干得恶劣罪
行的证据。强迫未成年少女,去接受贪官的奸淫,而且指定不是干了一起,为首
者都够上判无期了。吃完亏就忍了,那是张少帅,得啦,就从老韩的女儿韩媛这,
开始发起反击吧!」

  拿出那个U盘,用数据线连上新买的苹果7手机,看了一遍韩媛、刘峰等欺
凌张淼的几段视,我选了一段韩媛露出正脸的视频,复制到了手机里。看了看刚
过下午三点,我又冷静合计了一番,走出了肯德基,打了一辆出租车。

  我知道韩媛的手机号、上班的单位、所开车的车牌号,想找韩媛只能来她上
班的地方,我是打车来了韩媛上班的旅行社。比我预想得顺利的多,我到了韩媛
上班的旅行社,在这家旅行社外的停车场,很快就找到了韩媛的车。看来韩媛来
上班了,看了看已过下午四点,我蹲守在停车场附近的一个冷饮摊。

  刚过五点半,韩媛穿着一套黑色的职业女装,与两个同样穿戴的女人,从旅
行社走了出来,但没有到停车场取车,沿着街边走向了西。

  我悄悄尾随在后面,偷听了一会韩媛和两个同事的闲聊,原来韩媛是与男朋
友,在旅行社附近租了套房子。

  我继续尾随了一段距离,韩媛和两个同事向后分开了,又向前走了一段路,
到了一栋高层电梯楼。要走进楼门前,韩媛接了一个电话,是送快递的打来的,
由此我偷听到了,韩媛的男朋友今晚不回来,她是住在了12楼2号。

  等韩媛乘电梯上楼后,我走楼梯上到了12楼,谎称是送快递的骗开了门。
韩媛一见我当场吓蒙了,我趁机挟持住了韩媛,给她看了一遍刚复制到手机里的
视频,说我手里有更多这样的视频,并威胁说要发到网上曝光,当场威胁住了韩
媛。

***********************************




              二、淫荡艳舞

  韩媛在回到租住房子不长时间内,换上了一条齐逼包臀的性感短裙,脚上穿
了一双粉红色的性感高跟鞋。这条淡绿色的性感短裙,不但是有紧又短,而且是
带网眼的,隐隐地露出了里面黑色的内裤和胸罩。刚才韩媛下班往回走时,穿着
了一套黑色的职业女装,完全是气质女白领的形象,随即换了一套截然不同的穿
着,忽然又变成了一个夜店妹。

  显然韩媛是换完衣服要出去,我以羞辱的口气问道她:「你个小骚货,回家
打扮成了这个骚样儿,是趁你男朋友今晚不回来,找别的男人操逼去吧?」

  韩媛双腿一哆嗦,怯怯地回答道:「不是,是我一个同事,今天过生日,越
好了下班后,一块去夜店玩……」

  我一听拿过韩媛的手机,让她给过生日的同事,发过去了一条短信,说临时
碰上件急事,等办完事尽量去参加生日聚会,但只能是晚去一、两个小时了。

  显然韩媛是知道了,今天她老爸、老妈,伙同刘峰的老爸、老妈,在酒店绑
架了我的事情。尽量稳定下了心绪,做出了擅长的骚浪姿态,首先向我解释起了
这件事。

  「哥,我爸我妈他们,要找你要回来,哪一袋大洋的事儿,我真是不清楚。
哥,上次你操我,把我操得太爽了,我这几天一直想着,再找你操逼去呢,所以
我哪能……哪能害你呢……」

  住宅楼乘坐电梯要划卡,我只能是走楼梯,一口气走上的12楼,随即又冲
进来挟持住了韩媛,因此出了一身的汗。当父母的干绑架人的勾当,自然是不会
让子女参与,想到韩媛对此确实知道的不多,我打断了她的解释,推着她走进了
卫生间,直接脱光衣服冲起了澡。

  上一次我挟持了她们母女时,只是操了她一次,随后便将她们母女放了,完
全没有伤害她们母女。这次我又挟持了她,随即在她的面前冲起了澡,韩媛主动
拉下裙子的上襟,又拉下里面的黑色胸罩,露出一对白皙的豪乳,来回地扭动着
腰,冲我晃起了一对大奶子。

  我看着在面前跳起艳舞的韩媛,冲了一会澡,回手关了淋浴开关,韩媛赶紧
拿过一条毛巾,递到了我的手里。我用毛巾擦着头发,韩媛向后退了两步,继续
在我面前跳起了艳舞。韩媛的一对白皙豪乳,实在是太诱惑了,我还没擦干净了
身体,鸡巴情不自禁地停了起来。

  韩媛见我的鸡巴硬了,转过身背朝向了我,一只手拄到了洗手池的沿上,另
一只伸到后面,拉起紧包着丰满翘臀的短裙,啪啪的自己拍打了两下露出来的屁
股,向后扭着头语气骚浪地说:「哥,我的小骚屁眼儿,好几年没让人操过了,
上回让你的大鸡巴,又把我的小屁眼儿开了,这几天人家的小屁眼儿,一直在痒
痒着呢!哥,快点儿来操我,直接操我的屁眼儿!」

  我在这一个下午,遭遇了太多的事,且才在王春燕那射了两次,因此没有上
去操韩媛。觉得她跳艳舞的姿态,确实是相当诱惑,见卫生间一角放了一只塑料
方凳,我拉过来坐到了方凳上,回想着黄渤哥演的葛二蛋的样子,尽量装出天不
怕都不怕的痞子相,冲韩媛招了下手说:「操你个小骚货,还不是想操就操啊,
那什么,先从我的裤子里,帮我把烟掏出来!」

  我这几天抽的烟,还是从贺誉峰那偷来的「骆驼」烟,总体偷来的几盒烟,
现在已经只剩下少半盒了。韩媛从我的裤子里,掏出来了烟和打火机,抽出一根
烟点着了,浪态十足地先抽了一口,随后才递给了我,趁势贴到了我的怀里。

  我一把推开了韩媛,学着葛二蛋的范儿,抽了口烟说:「你咋怎么着急挨操
呢!我看你舞跳得,还真挺不错的,来来来,再给跳一段看看!」

  韩媛马上答应了一声,将身上齐逼包臀的性感短裙,上面拉到了胸口下,下
面卷起到了腰以上,拿掉了上面的胸罩,脱掉了下面的的内裤,上面露出了一对
白皙豪乳,下面露出了饱满的馒头逼,面朝我站到了洗手池前,穿着粉红色高跟
鞋的双脚,踩在了防滑垫上,扭动着腰、晃着豪乳,在我的面前跳起了艳舞。

  韩媛和男朋友租住的高层电梯房,两室一厅面积不算小,新式格局、新式装
修,但韩媛和她的男朋友,显然是很少做家务,房子内整个乱糟糟的。卫生间好
久都没擦拭过了,瓷砖墙壁上满是污点,拖鞋、洗衣服、拖布等物品,杂乱地堆
放在了四角。不过韩媛上面露着白皙豪乳,中间卷着一条淡绿色的性感短裙,下
面穿着一双粉红色高跟鞋,在又脏又乱的卫生间里跳起了艳舞,看着反而是更让
人有感觉。

  韩媛应该是学过舞蹈,尤其是扭腰的动作,颇有几分专业范儿,扭腰甩奶,
甩臀挺逼,在我面前卖力跳起的艳舞,真就是跳得相当诱惑。

  跳得头上见了汗,韩媛双手抓着奶子停了下来,冲着我做了一个挤奶的动作,
表情淫贱至极地说:「哥,人家的小屁眼儿,前几天让你开了之后,真是痒得都
不行了。求求你了哥,快点用大鸡巴,操我的小屁眼儿吧!」

  「操你妈的,你咋这么骚呢?被爆菊还等不及了啊!哪什么,再帮我点根儿
烟!」等韩媛又给我点了一根烟,我抽了一口烟说:「既然你的小逼和屁眼儿,
都骚得不行了,哪先给我看看,到底骚成啥样儿了!」

  卫生间的洗手池,底部是向里洼进去的一个平板,是一块表面光滑的大理石
石板。韩媛听我说要看她的逼和屁眼,抬起穿着粉红色高跟鞋一只脚,先迈上了
洗手池,随后又迈上了另一条腿,脸朝着镜子,双膝跪在了洗手池里。向下弯下
去了腰,向后高撅起屁股,紧并上了两条叉腿,叉分开两条小腿,这样她的逼和
屁眼,完全暴露了出来,并且本来就是馒头形的逼,夹紧双腿后挤得更鼓了。

  从镜子里看着坐在她后面的我,韩媛将一只手伸到屁股后,啪啪拍下了两下
自己的屁股,随后用手指捅了两下自己的菊花,语气骚贱地说:「哥,你看我的
小屁眼儿,是不是在收缩着呢?我真的没瞎说,确实是一直想着,让你用大鸡巴,
再操我的小屁眼儿呢!」

  我不由地向前拉了拉方凳,凑近了韩媛高撅起的翘臀,扬手拍打了两下她的
屁股,「操,你个小骚货,挨了那么多人操,逼还是馒头形的呢啊!」

  韩媛马上回应道:「哥,你喜欢馒头逼不?我是天生的馒头逼,是随我妈了,
我妈也是个馒头逼,不过她生过孩子了,又让好多男人,操了二十多年了,现在
已经不是馒头逼了。我虽然十、四五,就开始让人操了,但毕竟挨操的年头儿还
不太长,现在还是馒头逼呢,就是不是粉木耳了。」

  这时我怎么也忍不住要操韩媛了,在她的屁股上使劲抽了一巴掌,「行啦,
你别发骚了,下来吧!面朝着镜子,撅屁股站着!上次操你的时候,说要从镜子
里看到,射你屁眼儿里的时候,你是什么个表情,头一次跟你玩这个,你个小骚
货没配合好,这回应该能做到了吧!」

  韩媛扭回头来说:「哥,从镜子里看我挨操的样子,我的肩膀挡着你,怎么
也看不太好!这样儿吧,上卧室床上操我吧,打开电脑的视频,电脑最大化,直
播着你操我!」

  「嘿,你个小骚货,挺会玩啊!」我拿过来我的衣服,拍了下韩媛的屁股,
「行,哪就去床上玩吧!」

  我和韩媛来了卧室,韩媛正要去打开电脑,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还好打来电
话的人,是方才说要来送快递的快递员。






***********************************

  来了快递员送快递,实际是正在入室挟持中,我当然是不会让韩媛,去开门
取快递。等韩媛接完了电话后,我威胁了她一番别动歪脑筋,将她捆到床上堵住
了嘴。快速穿好了衣服,等听到了敲门声后,我先问了一声,听回答来的确实是
快递员,我走到了门口,先通过门镜朝外面看了一眼,见门外确实站的是拿着一
个纸箱的快递员,而且只有一个人,我这才打开了门。

  来送快递的是个小伙子,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中等个头,身体标准匀称,人
长得很帅气,机灵中透着实诚,还带着了几分书卷气,总体上给人的感觉,是进
城打工的农村小伙。

  「先生您好!」将手里的纸箱递给了我,又递给我一支笔,指了一下签收的
位置,这个帅气的快递员,又对我问道:「哥,您是韩姐的男朋友吧?我常来给
韩姐来快递,跟韩姐听熟了,还是头一次见到您!」

  我签完了韩媛的名字,将笔递给了快递员,故作随意地说:「啊,她刚下班
回来,正洗澡呢。怎么,用让她出来一下嘛!」

  「不用,不用!」快递员急忙摆了摆手,随后冲我点了下头说:「今年广州
禁电动车了,实话实话,真是坑苦了,我们这些送快递的。近来的快递,有的送
晚了,就是因为没法骑电动车了,请您跟韩姐解释一下!」

  「没事儿,这年头儿,都不容易,理解!」我随口支应了一句,抓住门把手
要关上门,不想这个快递员,是站在打开的门的里侧,我只好又松开了门把手。

  这个帅气的快递员,似乎也没有马上走的意思,这时又问我道:「哥,请问
您怎么称呼啊?以后就算认识了,再有快速送晚了的情况,还请您多担待!」

  韩媛是个十足的拜金女,即使这个快递员长得很帅,也绝对不可能对其有引
诱举动。不过韩媛相当得淫荡开放,来了送快递的、送外卖的,穿着内衣开门出
来拿很正常。这个年轻的快递员,磨叽着跟我套起了近乎,应该是因为听我刚才
说,韩媛正在洗澡,所以想在门口多呆一会,寄希望看到女主人出浴的样子。

  实际我是一个绑匪,为了不引起这个快递员的怀疑,我从兜里掏出烟和打火
机,抽出两根烟递给其一根,又帮其点着了烟,抽了口烟笑着问道:「小伙子,
辛苦你了啊,哦,对了,听口音,你不是广东的吧?老家是哪的,怎么称呼啊?」

  「我叫公孙策!」马上回答出了他的名字,见我听完不由地一惊,这个快递
员笑着说:「我的姓确实挺特殊,名叫的更特殊。我几岁大的时候,《少年包青
天》,不是正在热播嘛,我姓公孙,我妈希望我将来好好念书,就给我起名叫了
公孙策。我家是河北巨鹿的,在广州上大学,家是农村的条件一般,为了帮爸妈
减轻负担,找了一份送快递的兼职,咳……咳……」

  「骆驼」烟很冲,这个叫公孙策的快递员,原来是个大学生,看着也不太会
抽烟,话没说完,呛得咳嗦了起来。客厅的餐桌上的果盘里,放着了一盘苹果,
为了快点将其打发走,我拿过来了三个苹果,塞给了这个公孙策。

  跟我客气了几句,这个公孙策收下了苹果,礼貌地告辞走了,我看着他走进
了电梯后,赶紧关上门插上了门栓。

  我这个冒名顶替的包拯,竟然遇到了一个送快递的公孙策,走回到了卧室里
后,我不由地在心里嘀咕道:「包拯碰上了公孙策,再来个展昭的话,少年包青
天三人组,就能凑齐啦!不过就是能,再遇到一个展昭,肯定也是个穷屌丝。」

***********************************



              三、炮娘衬衫

  放开被捆在床上的韩媛,我顺手抠开了快递纸盒,韩媛网购的东西,竟然是
一套自慰按摩棒,且这套自慰按摩棒样式有些怪,我拿起说明书看了一眼,竟然
是男性用的性具。

  「哥,我网购的这个按摩棒,其实是给我男朋友买的。我男朋友是卖化妆品
的,你知道卖卖化妆品的,都是那种炮娘帅哥,我男朋友就是这么个货!哥你也
知道,我以前在社会上混过,你看我身上,有好几处纹身,我男朋友不完全是个
gay,算是gay加男m的综合体吧,所以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女孩。具体的,
我也说不太好,反正我俩做爱的时候,主要是我操他了。其实呀,我没想跟他结
婚,一是他长得确实挺帅,带出去很有面子,二是他挣得确实多,能供着我花钱,
所以我就先跟他对付着了!」

  韩媛马上向我解释了,为何买了一个男性用的自慰棒,我听了差点笑出声来,
在心里面吐槽道:「嘿,这年头儿真是啊,啥样儿的鸳鸯都有!」

  床头上放着了一副小相框,里面镶的是韩媛和男友的合影,我拿起来看了看,
觉得韩媛的男朋友,至少以我的观点看,很难说是长得帅,而且韩媛的这个奇葩
炮娘男友,长得有点像郭德纲跳楼的那个徒弟,也就是被认为是因男同而跳楼的
那个张云雷。

  韩媛见我看起了她男朋友的照片,脱到了卷在腰间的短裙,坏坏浪笑着说:
「哥,我给你穿上一件,我男朋友的奇葩衬衫,你看了就知道,他是个什么货了!」

  迈下床走到衣柜前,韩媛拿出了一件白衬衫,脱了高跟鞋快速穿到了身上,
随后又穿上了粉红色高跟鞋。

  韩媛穿上的她男朋友的这件白衬衫,确实是太奇葩了,上下是成一体的,上
面是新潮男士休闲衬衫的样式,下面成一体是比基尼泳衣样式的一条三角内裤,
下面泳装式的内裤部分,中间带有粘黏拉锁,可以从裆部打开。穿上好下端掖在
裤子里,看着就是正常的衬衫,但一个男的穿这样的衬衫,简直是奇葩到了神精
病的范儿。

  韩媛的男朋友身材很瘦,韩媛身材也不胖,但有一对D杯罩的豪乳,穿上了
男友的这件奇葩衬衫,上面的三个纽扣系不上,一对豪乳完全暴露在了外面。如
果不去想这件奇葩衬衫,是韩媛的奇葩男友穿的,韩媛穿上了这件白色衬衫,看
着绝对是足够诱惑。

  直着上身跪在了床上,韩媛冲我摇晃着,露在衬衫外的一对豪乳,似乎是很
解气地说:「哥,你这回知道了,我男朋友多奇葩吧!」

  我笑着点了点头,随口对韩媛问道:「既然你男朋友,其实是这么个货,哪
他对别人操你,是不是不但没意见,还觉得很兴奋啊?」

  韩媛使劲地点着头说:「嗯嗯嗯,他确实是这样儿!本来我俩也没想结婚,
两人一块玩的同时,我额外玩着我的,他额外玩着他的。其实他在外边玩,是被
别人玩他,他卖化妆品的嘛,整天接触的都是女的,玩他的女的,都是有钱的老
女人,所以他才挣得多嘛。」

  坏坏地浪笑了几声,韩媛接着对我说:「我跟别人操逼的时候,给我男朋友
打过电话,他不单是不生气,还觉得特别兴奋,一边听着我跟别人做,一边躲卫
生间撸管儿。哥,你快点儿来操我吧,一边操我的时候,一边给我男朋友打着电
话!」

  本来是想一边操韩媛,一边通过电脑看现场直播,但意外发现了这么个更带
劲儿玩法,我也就放弃了刚才的念头。不过我并没有忘了,现在我的身份是绑匪,
所以想到韩媛有可能是想借此,通过电话向她男朋友求救。因此我马上操起了韩
媛后,确实让她给男友打去了电话,但让她带上了手机的耳机,来与她男朋友通
话的,我从后面操着韩媛,是将韩媛的手机拿到了我的手里,这样如果发现韩媛
跟我玩心眼,我马上就能挂断了手机。

  我不光是挟持了她,而且掌握着了,足够让她进监狱罪行的证据,因此韩媛
出于我能放过她的目的,真就是主动为我制造了一个,操她操得更爽的方式,并
没有想借此向男友报信。当然可能也是因为,韩媛发现到我有所防备,完全找不
到借此向男友报信的机会。

  「啊啊啊……老公……啊啊啊……老公……你在哪呢,干什么呢啊?我现在
是在宾馆,跟别人开房呢,正在被别人操呢……」

  「靠,你又找人操逼去啦?我还没下班呢,在商场呢呗!靠,你还能行不,
又跟人开房去啦,这回是跟谁啊?」

  「啊啊啊……你不认识,是我新认识的一个哥,他鸡巴可大了……操得我都
爽死了……啊啊啊……」

  「靠,你就浪吧!我不回家,你就跟人操逼去了,是吧?」

  「操你妈的,你还说我呢?今晚你说不回家了,是不是又给那个老女人,舔
逼去啊?」

  「靠,你还能行不?不是跟你说了嘛,今天戴维请客,就是你见过的那个印
度帅哥,我晚上跟他们喝酒去,不知道喝到啥时候,所以晚上就不回家……」

  「去你妈的吧,你没一句真的!哎,你现在不忙吧?去,上卫生间,插上门,
一边听着我,让人操得叫床声,一边自个撸管儿去!」

  看来韩媛的奇葩炮娘男友,确实是有淫妻倾向,听韩媛这么一说,真就马上
去了卫生间。我一边继续从后面操着韩媛,一边开始听起了,她和男友在电话里
的对话,当然是觉得更加刺激了。

  「老婆……我到卫生间了,他还在操你呢吗?」

  「操你妈的,别跟老娘磨叽!裤子脱了没?鸡巴露出来没?」

  「啊……老婆,我在撸了,他怎么操你呢啊?」

  「啊啊啊……我撅着屁股,趴在床上,他拿大鸡巴,从后边干我呢……啊啊
啊……」

  「是吗,老婆?哪你穿丝袜了吗?是不是穿的黑丝袜?」

  「去你妈的,你当谁都是你啊?让老娘踩你鸡巴的时候,喜欢老娘穿着黑丝
袜?」

  「啊……啊……老婆,哪你穿的什么啊?还是什么都没穿啊?」

  「嗯……我只穿了一双高跟鞋,就是我踩过你鸡巴的,那双粉红的高跟鞋
……」

  「啊……啊……老婆,我知道了……知道了……等明天回家了……你穿上这
双高跟鞋……踩我的鸡巴……踩我的鸡巴……」

  「去你妈的吧!哪我让我哥,射高跟鞋上吧,等你回家了,让你个老娘舔干
净了!」

  我听到了这里,情不自禁地在心里嘀咕道:「哎呀,真是什么奇葩都有,竟
然还有好这口儿的!」

  这时电话另端的韩媛男友,已经是变得相当亢奋了,呼哧呼哧地喘着,话音
变得断续且含糊了,看来已经快要撸射了。

  「啊……啊……老婆……老婆……他是不是……高速地猛操你呢……把你操
得……穿着高跟鞋的两只脚……不停地向上晃着……」

  「啊啊啊……是……他正在狠操我呢……但离射还远着呢……操完了我的逼
……还要跟我玩爆菊……」

  「啊……啊……老婆……老婆……让他……让他爆菊你……爆菊你……」

  「啊啊啊……我的逼……已经被操爆了……再操屁眼儿……会被操死的…
…」

  韩媛和男友又聊了没几句,电话另端的韩媛男友,吭哧吭哧的一通叫唤后,
不再说话了,显然是在卫生间撸射了。

  我这时确实离射还早了,挂了韩媛和男友直接的电话,抱着韩媛的屁股,猛
烈地狠操起了她,直到操得没劲了,才趴到韩媛的背上停了下来。

  韩媛大口喘息了一会,抬手推了一下我的肚子,我抽出鸡巴从她背上下来了,
仰面躺到了床上。韩媛翻身坐了起来,大口喘息着休息了一小会,马上弯腰趴在
了我的两腿间,张嘴含进去我的鸡巴,卖力地帮我口交了起来。

  享受了一会韩媛动作娴熟的口交,我拍了拍她的头说:「哎呀,你男朋友,
确实是够奇葩的?刚才他说,喜欢被人操你的时候,让你穿上黑丝袜,是吗?」

  韩媛吐出我的鸡巴,抬起头看向我说:「他其实是喜欢,我穿着黑丝袜,被
别人操的时候,一边被人操,一边撕开丝袜。他这个货,太变态了,听到撕丝袜
的声音,马上就能兴奋的不行了。刚才他射得太快了,要不肯定让我,穿上黑丝
袜跟你做。」

  我听了不由地在心里嘀咕道:「嘿,真是21世纪20年代了,还有喜欢听
这个呢!」

  韩媛没等我要求她,这时主动对我说:「哥,你操完我的逼了,接下来,该
操我的小屁眼儿了!哪我先去穿上一双黑丝袜,然后再让你操屁眼儿!」

  肛交需要先清洗后门,韩媛找出一双黑色的丝袜,以及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
又找出专门清洗后门的工具,没有马上穿上丝袜和内裤,先与我一块来了卫生间
里。脱光冲了个澡,用专用工具清洗干净后门,随后穿上了她男朋友的那件炮娘
衬衫,又穿上了黑丝袜和内裤。






              四、撕开黑丝

  韩媛面朝我坐到了洗手台上,右手捏着揪起右大腿内侧的一块丝袜,随后用
左手食指的细长指甲,来回地划了几下揪起的丝袜,将薄薄的弹力黑丝袜,划出
了一道抽了丝的缺损,眼色骚浪地望着我说:「哥,穿上黑丝再撕破了,看着有
种凌虐感,是不是你们男的看了,都觉得特别刺激?我看网上,包括土豪们、二
代们,都说最大的愿望,是撕林志玲的黑丝!」

  撕开黑丝美女腿上的黑丝袜,确实是二代们最喜欢玩的,我这个倒霉悲催的
穷屌丝,以前也只是在片里看过而已。不过现在是在装霸气绑匪,我再次回想了
下黄渤哥演的葛二蛋,以黄渤哥训小S的口吻说:「你个小骚货,好意思自比志
玲姐,你最多就是个小S。得得得,你学着小S的骚样儿,自个接着撕吧,小S
以前在节目上,不是自个撕过黑丝吗?」

  韩媛听我这么一说,真就模仿起了小S的浪姿,坐在了洗手台上,来回地扭
动着上身,用双手撕起了腿上的黑丝袜,很快就把双腿上的黑丝袜,撕到了残破
不堪的程度。

  我仔细打量了一会,这时是穿着残破黑丝的韩媛,上身穿着露出豪乳的白衬
衫,脚上穿着粉红色的高跟鞋,脸上带着小S风格的发情表情,确实是看着更加
诱惑了。

  在开始撕开丝袜之前,韩媛已经清洗好了后门,我这时更着急肛交她了,挺
了一下鸡巴说:「你个小骚货,丝袜撕完了,还不赶紧撅屁股站好了,让我开始
操你的屁眼儿!」

  「啊……啊……」呻吟着向后一仰头,韩媛伸腿下了洗手台,站到洗手间的
门口,两只手扶着门框,上半场探出到了门外,向后面翘撅起屁股,扭过头对我
说:「哥,快点儿来干我吧,干我的小屁眼儿吧……」

  我从后面操起韩媛的屁眼,韩媛在浪声叫着床的同时,以她那个奇葩男友为
话题,说起了为我助兴的下流言词。不过这次是在卫生间直接操上了,韩媛的男
朋友刚才也撸射了,也就没再给韩媛男友打电话。

  「啊啊啊……哥……操我……使劲操我……用大鸡巴……操翻了我的小屁眼
儿……完了再让我男朋友……来给我舔干净屁眼儿……」

  「操你妈的,你的男朋友,真是比你爸还贱!哪等我射了,射你丝袜上吧,
也让你的男朋友,帮你舔干净了!」

  「好……好的……射我撕破了的丝袜上……然后把……带着哥你的精液的丝
袜……塞到我男朋友……他个贱货的嘴里……」

  「操,你个小骚货,对自己的男朋友,下手够狠的啊!」

  「谁让他……谁让他是个贱货呢……我把射了别人男人精液的丝袜……塞到
他的嘴里……再用高跟鞋踩他的鸡巴……他个贱货能爽死了……」

  「操了,还有这样儿的奇葩!哎呀,你男朋友跟你爸比,真是一代更比一代
绿,你爸就够绿的了,你男朋友还没娶了你呢,这就绿爆了你爸了!」

  我不由而然地踢到了,韩媛的绿帽爹老韩,而我再次绑架了她,是因为她老
爸、老妈绑架了我,因此韩媛也就顺着我的话头,将她老爸、老妈也带进了意淫
坑。

  「啊啊啊……哥……你说的太对了……这可能是我们家的祖辈传吧……我妈
是个贱货……我爸是个活王八……我找的男朋友……还没跟我结婚呢……就已经
是个活王八了……」

  「哼,你爸可比不了他姑爷,我可是没把你妈操了,可你爸却是把我当仇人
了,今天差点儿把我活埋了……」

  「哥……我觉得吧……这就是因为……你上回没把我妈操了……操过我妈的
男人……好多我爸都认识……人家操了他老婆……我爸照样儿跟人家喝酒呢…
…」

  「嗯,那位下回我来操你的时候,你把你妈也叫你这来,让我一块操你们娘
俩儿……」

  「好……好的……哥你下次再来……我这操我了……我把我妈也叫我这来
……到时候……我跟你一块操她……」

  「操,你也没长鸡巴,怎么跟我一块操你妈……」

  「啊啊啊……我可以戴个……假鸡巴嘛……到时候我骑着我妈……从后边操
我妈的大骚逼……哥你骑着我……从后边操我的小浪屁眼儿……」

  「哪是不是要你爸,站旁边来看着啊?」

  「是……是……让我爸也来……站旁边看着……我这个当闺女的……跟哥你
一块……操我妈那个大骚货……」

  「哪你爸能老老实实的,站在旁边看着吗?」

  「我爸……我爸要敢不老实……就把他捆起来……到时候咱俩一块问他…
…把我妈操得爽不爽……他要不好好回答……我这个当闺女的……就去用高跟鞋
……踩他的老鸡巴……」

  我本来就已经操了一轮韩媛的逼了,随即又在卫生间里操起了她的屁眼,肛
交的快感相对更加强烈,且边操边互说着的意淫粗口,实在是令人觉得太刺激了,
因此我猛操了韩媛的屁眼十来分钟,便大叫一声射了出来。没有射在韩媛的屁眼
里,射精的瞬间拔出了鸡巴,用手捏着鸡巴来回地甩动着,喷射在韩媛撕得残破
凌乱的黑色丝袜上。

  韩媛等我射完了精后,快速脱了个一丝不挂,跟我一块冲了一个热水澡。之
后从卫生间出来时,专门拿出了射满精液的残破黑丝袜,装到了一个塑料袋里,
好像真要等着跟男朋友做爱时,将这双丝袜作为玩男朋友的道具。





***********************************

  我第二次挟持了韩媛的目的,一是要通过韩媛,告诉她的老爸、老妈和刘峰
的老爸、老妈,我手里掌握了他们的女儿、儿子,以前干的足够进监狱的罪行的
证据,二也是通过韩媛,告诉她的老爸、老妈和刘峰的老爸、老妈,他们要找的
那一兜银元,并没有在我的手里。最终的目的当然是想让,韩媛的老爸、老妈和
刘峰的老爸、老妈,不要将我作为抢宝目标了。

  抱着韩媛躺在了床上,我学着葛二蛋的姿态,首先再次向韩媛强调了一遍,
我掌握了她以前干的足够进监狱的罪行的证据。之后我做出葛二蛋碰上孟喜子的
无奈神情,详细地向韩媛解释了一番,那一兜的银元,真的没有在我的手里。最
后我又学着葛二蛋谁也不惧的样子,不是太直白的威胁了韩媛一番,我全然不怕
她的老爸、老妈和刘峰的老爸、老妈,是考虑到她在被我操时表现得很配合,才
没有把事情搞到鱼死网破的程度,但如果他们这两家人还跟我没完,真把我惹怒
了哪就不好说了。

  韩媛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一兜银元的原本所有者,是一伙真敢杀人的黑道歹
徒。同时也已经知道了,前几天她和老妈去了那个高速服务区,是被当时遭那伙
歹徒胁迫的刘峰骗去的,如果不是我提前挟持了她们母女,哪她们母女必然会落
到那伙凶残歹徒的手里,而那样后果显然是更加严重。因此听完了我所说的话,
韩媛至少是相信了,我确实算是救过她们母女一次。不管真的还是假的,带着淫
荡且感激的表情,先向我表示了一番感谢,说我以后想操她,可以随时来找她,
表示一定马上向他爸妈,将彼此间的误会解释明白。

  我暗自琢磨了一下,觉得二次挟持了韩媛的结果,至少能让老韩夫妻和王春
燕夫妻,认为我手里握有,足以让他们的女儿、儿子进监狱的证据,再要企图对
我不利时,必然会有所忌惮。具体能不能奏效,之后才能看到,现在是在入室挟
持中,我随后一琢磨,又操了一次韩媛,也算是报了她老爸、老妈绑架我的仇了,
趁得没遇到什么险情,赶紧离开吧。

  继续学着葛二蛋的无所谓样子,我让韩媛帮着我穿好了衣服,捏了一下她的
奶子说:「行啦,你还要去参加同事的生日聚会,我就先走了,改天有空儿再找
你玩来!对啦,下电梯得划卡,你披上件衣服,帮我划下电梯卡!」

  韩媛批上了一件睡袍,并给我拿了一兜苹果,随后将我送出了门,按开了电
梯后,跟着我走进了电梯,说要将我送到楼下。我撩开了韩媛带都没系的睡袍,
指了指她里面什么都没穿,捏了一下她的馒头逼,顺势将她推出了电梯。

  坐了电梯下到了一楼,走出电梯门看了看没有人,我赶紧飞速跑出了楼门,
随后钻进了一条阴暗的背街,一口气飞跑出了多半条街的距离。

  喘着粗气哈腰歇了一会,我拎着装着苹果的塑料袋,继续沿着街边走向了前,
向东走了两百来米左右,发现这条东西向的背街,原来是一个死胡同。正要转身
往回走,我忽然间觉得,后面好像有人跟踪,一激灵急忙转过身,发现后面确实
走过来几个人,而且在我发现的同时,该走为跑快速包抄了过来。

  看来是倒霉遇上了抢劫的,想跑前面是死胡同,我只好做好了搏斗的准备。
这时堵住我的几个人,停在了我面前的几米远处,我借着昏暗的路灯光一看,站
在中间的三个人,竟然是老关、成强、小韩。

  下午我刚从老韩口中得知,老关、成强、小韩三人,刚刚被从派出所开除了。
这仨人按理说成不了一伙的,但突然被其堵在了死胡同里,我马上就想到了,这
仨人确实成了一伙的原因,肯定也是因为那一兜银元。

***********************************



***********************************

  十来天前我被这帮人抓住时,全然没有做出反抗,不是我没有反抗能力,而
是因为当时这帮人,都是穿着警察制服。我当时因打了一个黑人,正在被警察叔
叔抓,袭警可比打三非黑人更严重,所以我才没有反抗。

  这次在夜里10点多,被老关、成强、小韩三人,以及五个一看就是地痞流
氓的家伙,突然给堵住在昏暗的死胡同。我抽冷子被吓了一跳,等马上就想到了
其中缘由,没等着八个家伙扑上来,我便镇定了下来。因为我的心里很有底,在
黑胡同里公平PK,这八个家伙,至少想抓住我是不可能的。

  看来老关是这个新团伙的头,以为当场就把我吓住了,没有让其他人直接朝
我扑过来,以威胁的口气,让我乖乖跟他们走。

  我假装出了被吓住的姿态,从塑料袋里掏出一个苹果,突然砸向了老关的脑
袋。能有一斤重的大苹果,砰地一声,正中老关的脑门,这老家伙一声惨叫,一
个腚墩重重坐到了地上。我又掏出三个苹果,连续砸了出去,好像有一个砸中了
小韩,随后我抡起还剩下两个苹果的塑料袋,飞窜过去砸倒了成强。

  塑料袋里的两个苹果砸烂了,这帮家伙也被我打乱了,我冲开了包围圈,扔
掉手里的塑料袋,撒腿跑向了西。跑出了两百米左右,见街南侧有条很窄的小胡
同,我一拐弯钻进了小胡同,跑进了一个开放式老小区了。横穿过了小区,跑到
了一条繁华街上,见正好有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我急忙招手拦住了出租车。

  因跑的嘘嘘带喘,我上了出租车之后,没有马上说去哪,出租司机先问了我。
一时不知道去哪,我随口回答道,「天河酒店」。回答完了出租司机,我忽然想
到,是说了个很不适合去的地方。不想出租司机又问我道,具体是去哪个「天河
酒店」,随后又补充了一句说,广州至少有二十家叫天河酒店的宾馆。

  半个月前,张晶邀我在广州见面时,说在一家叫「天河酒店」的宾馆,提前
帮我预订好了客房,之后将关于帮我订房的那家「天河酒店」的地址等相关信息,
以短信的方式发到了我的手机里。我之前用的手机,因摔坏了而被我扔了,我也
没去成张晶帮我订房的那家「天河酒店」,与之相关的信息,我现在仅能想起来,
是那家「天河酒店」,离火车站很远。

  还好我编瞎话的反应一向够快,稍微合计了一下,对出租车司机说,「具体
在哪我也说不好,是火车站附近的『天河酒店』。」说完摸出那盒「骆驼」烟,
扭脸向出租车司机,「您抽烟不?」出租车司机点了下头,我递给了其一根烟,
以牢骚的口气说:「唉,这年头儿,给人家干活难啊?我都躺下要睡了,老板打
来电话,说来了重要客户,让我去火车站附近的『天河酒店』……」

  出租司机拔下点火器,先递给我了,「我说你怎么跑得这么急呢?唉,现在
这年头儿,干啥都不容易!你要去的这个『天河酒店』,离火车站有段距离,但
离得不算太远……」

  我坐出租车来了的「天河酒店」,全名的后面带有两个英文单词,是一家五
星级的涉外酒店。我下了出租车后想了想,张晶帮我订房的「天河酒店」,肯定
不是这家「天河酒店」,再胆大妄为的犯罪分子,也不大可能来五星级酒店犯案,
于是我便走进了这家五星级的「天河酒店」,出示了那位包拯兄的身份证,开了
一间中低价位的大床间。

  我这个穷屌丝还是头一次,住如此高级的宾馆。住进五星级酒店应该安全了,
这一天折腾得真够累了,在豪华舒适浴缸里泡了个澡,我干脆好好睡了一觉。当
然我没敢完全放松警惕,睡觉前在门口用细绳,绑了一组连环绊马索,并将烟灰
缸掖在了枕头下。

  舒舒服服地睡了一夜,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昨天被绑架又逃脱了,连着操了
两个浪女,之后还打了一场架,我早上醒来后,还是觉得很乏累。既然夜里没遇
到危险,我去宾馆的餐厅吃了早饭,回到房间拉上了窗帘,干脆躺到了床上接着
睡。

  第二觉睡到了临近中午,我感觉彻底缓过乏来了。先去服务台续交了两天的
房钱,随后去宾馆的餐厅吃了午饭,吃完饭顺带买了两盒好烟。回到房间,我冲
了个冷水澡澡,清醒了一下头脑,抽着烟开始分析起了,前前后后的一连串离奇
遭遇。

***********************************



[ 本帖最后由 小清河 于 2016-9-22 22:26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鹰击长空1 金币 +500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6-9-22 22:21
  • 鹰击长空1 原创 +5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6-9-22 22:21
  • 鹰击长空1 威望 +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6-9-22 22:21
37

TOP

清河兄:
您的動態照片真是誘人
就算沒有故事也可以魯一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aozhou2042 金币 +1 认真回复,奖励! 2016-9-22 19:02

TOP

故事和图都很动人,肉戏尤其好看,希望下面多一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aozhou2042 金币 +1 认真回复,奖励! 2016-9-22 19:02

TOP

感觉图片比文章更诱人,图片才是本体?

TOP

你们都说图片更动人,让我们这些一级的怎么活,因为这文章已经很精彩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aozhou2042 金币 +1 认真回复,奖励! 2016-9-22 22:01

TOP

引用:
原帖由 quanfei101 于 2016-9-22 21:47 发表
你们都说图片更动人,让我们这些一级的怎么活,因为这文章已经很精彩了
你再稍微努力一下,就到能看图的2级啦!

TOP

我觉得,可以将剧情加点料,比如说让韩媛和她男友的剧情也加进来,然后调教等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鹰击长空1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16-9-22 22:21

TOP

看不了图片,是不是因为要回复了才可以看到

TOP

引用:
原帖由 jyjinhong 于 2016-9-22 23:34 发表
看不了图片,是不是因为要回复了才可以看到
升到2级才能看,很容的,看完文,认真评论,小编会奖励金币,认真回复几次,就能到2级了。

TOP

警告您可能访问了非法的网站,这是怎么回事不能看图啊,清河大大的文章必须看图才过瘾啊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0-17 2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