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其他作者]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六十五章 霸凌事件3

本主题由 System 于 2017-8-25 05:00 解除限时高亮
14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六十五章 霸凌事件3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霸凌事件3

  蔡卫国被形势所逼啊,单挑这事,在民间颇有市场,特别此时天朝刚刚恢复
秩序没几年,江湖还处于古典时期,比较讲究公平公正,孩子们当然也会受到潜
移默化的影响,再怎么说,单挑不犯毛病。

  于是大伙围出了个场地,场中央就剩这俩少年。

  那时候孩子打架还是很有特色的,俩人先往一块凑合,肩膀挨肩膀,互相对
视,这是比气势,如果气势上难分高下,会伴有语言威胁,比如;你想咋地?那
你想咋地?然后还你撞一下我肩膀,我撞一下你肩膀。如还没有示弱的一方,就
开始抓衣领子,拽肩膀,大有古典摔跤的意思。之后真的会摔跤和角力,最后看
谁能把对方按地上,别说,这种打架模式还是很值得推广的,相对于手炮脚踢,
动家伙,这模式要文明安全的多,还能分出高下。

  而眼前这俩孩子走的程序差不多,只是陈金山经过训练后,不在摔跤角力了,
而是直接动手打,不过开始紧张,毕竟蔡卫国在他心中的阴影已经多年,一不小
心,被蔡卫国抓住领子,拎了一个趔弃。蔡卫国长得要比他高,而且壮。可在打
下去,金山的状态越来越好,当再次被抓住衣服,他来了个小擒拿,蔡卫国手腕
被反制,身体一斜的时候,金山对着他胸口就是一拳,这是叶南飞教他的,尽量
往胸,肚子,大腿,胳膊上招呼,尽量别直接打脸上和裆部。

  这下如果是叶南飞出手,肯定一招制敌,可孩子打架你不能教他下狠手,所
以接下来打的还有滋有味,一个招数不断,频频出击,一个屡屡挨揍,还不折不
挠。围观的看的是大呼过瘾,但很明显陈金山占了上风,而且打的比较绅士,比
如把蔡卫国撂倒后,绝对不会趁机按地上打,而是等人家起来接着打,而且不下
狠手,围观的虽然都是孩子,但这些多少还是明白的。支持金山的呼声越来越高。

  而蔡卫国,在屡次被打倒,击退的情况下,还不认输,让大伙感觉打的有点
埋汰,无赖的感觉,好汉就应该该认输时候认输。正在难解难分的时候,突然有
个妇女冲进场内:「哎妈呀,谁打我儿子呢?这谁家野孩子啊,怎么打我儿子啊。」
不用介绍也知道了,肯定是蔡卫国老妈闻讯赶来了。

  她护着儿子,搥着金山:「你谁家的?走,找你们老师去,你爸妈谁啊?赶
紧找来。这也太不像话了。」

  叶南飞看不下去了:「哎,,这位大姐,俩孩子打架,而已,你儿子又不是
第一次打架,至于么。」

  「哎,,,,你叫谁大姐呢?你是这野孩子的家长吧?啊,,,你坐边上,
指使你儿子打我儿子是吧?我告诉你这事没完啊。」

  叶南飞:「是你儿子平时总欺负这孩子好不?今天也是他找一大帮孩子要打
人一个,是我说,要公平点就一对一单挑,怎么就行你儿子欺负人,不行人家反
抗啊?」

  接下来可算捅了马蜂窝了,这女人语速之快,让你根本听不出来个数,如同
一语言复读机,吧啦吧啦的说,但不知道她要表达什么,没有逻辑性。叶南飞对
这种泼妇还是心有余悸的,她岳母应该就算一个,碰到这样的人,能躲,赶紧躲。
于是趁她没近身之前,带着金山逃之大吉了,隐隐的听见后面:「我告诉你,没
完。」

  俩人骑车回到家后,互相对视一眼,大笑:「我告诉你啊,谁都能惹,就是
泼妇不能惹,哈哈,,,,咋样?今天打的痛快不?以后啊,谁在敢欺负你,直
接反击,人都欺软怕硬,看你不好欺负,就没人敢了。」

  金山:「嗯,,,打的痛快,从小,就没这么痛快过,嘿嘿,,谢谢你干爹。」

  这娘们果然不算完,找到了学校,可她儿子在学校有名的校霸,谁不知道啊,
难得有学生敢收拾他,校长老师也装老好人,安慰为主,打太极,弄得这泼妇拳
拳打在棉花上。没招回家熊老公去了,就是所说的工商所所长,蔡祥,蔡所长,
一听自己儿子挨削了,这还了得。第二天找到学校,相关人员都找到了场,谷玲
和大鹏也来了,紧张的不得了,还是要叶南飞出头。

  蔡祥:「听说昨天就是你指使你儿子打我儿子的?行了,你看看这事咋办吧?」

  叶南飞:「我儿子陈金山,在学校被你儿子欺负多年了,我可不是指使我儿
子打你儿子,而是让俩孩子来一场公平的决斗,别欺负起来没完。」

  蔡祥:「你,,,不是,,,你谁啊?你告诉我你谁?别跟我扯没用的,今
天我儿子挨打了,你就跟我说咋办?」

  叶南飞:「还能咋办?是俩孩子打架,又不是你孩子挨打,他们是互相打,
再说了,这好几年了你儿子就欺负我们孩子,我们说咋办了么?」

  蔡祥:「艹,别掰扯那些没用的,我告诉你,给我儿子道歉,在陪医药费,
要不没完啊,你谁,你有种告诉我。」

  叶南飞也来气了,这公务员怎么比混混还不讲理啊:「我叫叶南飞,有事冲
我说就行。」

  蔡祥:「好,有这句话就行,不赔是吧?你等着,有你跪下求我那天。」说
完冲着他们指了指,转身走了。

  孩子这面基本没事了,叶南飞成功的把麻烦引到了自己身上。因为这次公开
决斗的原因,金山在校内的威望急起直上,无论是勇气,技术,气度上都得到了
很高评价,在同学间传为美谈,那些小霸王当然也一改前态,人么,特别是孩子,
总是崇拜强者,陈金山用自己的行动和能力改变了自己在学校内的地位和身份,
成为学校的新偶像,而蔡卫国因为打架的表现,以及父母撒泼的影响,让他的威
望直线下降。

  蔡祥说没完,还真不是咋呼,作为所长,报复你的能量是有的,而且不小,
这不,第二天几个商店纷纷传来被工商封查的消息,人家正常工作,你就没则。
几个人都聚到叶南飞这想办法,胖子的意见是打黑棍,李治国的意见是查他黑材
料举报他,就他这德行,一查肯定一大把。叶南飞一时也想不出啥新招,能想到
的和这俩货差不多,你和人家明着来,肯定玩不过人家的么。

  在无头绪的情况下,他开始从头捋:「对了,你们说,他这个所长最怕啥?
或者最怕谁?」

  李治国:「我不是说了,黑材料,举报他,能不怕?」

  田秋兰:「要说他们最怕谁啊,那当然是最怕他们领导了,那说一句话,吓
的屁都不敢放一个。」几个女的一听都憋不住「哧哧」笑。

  李永红:「他们不但封店,还拉走不少货呢,说是假冒伪劣,特么气死我了。」

  叶南飞在屋地走来走去,嘴里唠叨着:「领导,领导,,,,,哎,,,工
商局是吧,有了,有了,他有千般招,我就一招致命,行了你们回去等消息吧,
明个我让他们消停的把货送回来。」

  叶南飞想到什么办法了呢?不知道看官么还记得当年有位工商局副局长和商
业对手老纪家一起对付过叶南飞,后来被叶南飞拍了照片反制,这人叫张洁,叶
南飞通过大伙提到,工商局,领导,想到了这哥们,正好是工商局的领导,一个
局长还治不了你个所长么?

  但俩人不但不是朋友,还是冤家呢,这关系咋利用?还靠威胁么?差不多,
有些事靠沟通,不沟通,永远不知道效果如何。于是打了个电话约了出来。张洁
不小的一个干部,但不敢不来啊。在一个小饭馆的包厢,俩人见了面。

  张杰:」喂,你们还有完没完啊,我可在没干啥对你不利的事啊,你看看要
咋样,你才能把照片度还给我啊?」说这话的时候,这哥们都快哭了。估计这二
年他是心里就没踏实过。

  叶南飞:「张局长,我可也没做啥对不起您的事啊,你那照片,你不说我都
忘了,呵呵,我也从来没跟人提起过,不过今天来,也算无事不登三宝殿,想请
您帮个小忙。」

  张杰一听说是请自己帮忙,心里石头落下来点,不过跟着又提了起来,这要
是让我办点违法乱纪的事,我是干还是不干啊?叶南飞看着他表情变化有点憋不
住乐:「您别担心,我说小事肯定是小事,绝对不为难你做你做不到的。」

  张洁:「呵呵,那办完,照片是不是可以给我,,,,?」

  叶南飞:「可以没问题,事肯定不大,就是你们下属的一个所,一个叫蔡祥
的所长故意整我,把我店封了,还拉走不少货。」于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
下。

  「张局长,你说他这不是公报私仇么?就这种素质,要是还继续留在领导岗
位上,是对人民群众的不负责啊,而且造成多大的恶略影响。」

  张洁一听,还真不算个事,就算以私人关系跟蔡祥说一句,他也得给面子:
「是啊,是太不像话了,回去我就跟我们局长如实反映一下子,肯定给你个满意
答复。

  事情谈好,叶南飞高高兴兴的回家,嘴里哼着小曲,可走到楼下,一个人影
闪了出来,吓了他一跳,以为蔡祥安排人敲他黑棍来了,定睛一看,是谷玲:
「呀,玲姐,你咋来了呢,咋不进屋?这大冷天的,站外面干啥?」

  一看谷玲,抽泣着:「那啥,南飞啊,咱不行赔人家钱吧,你说现在这事闹
的,你的店都被人关了,早知道我就不该去找你,实在不行就不让小金山念了呗,
那老蔡家咱惹不起啊。」

  叶南飞一听是这事,在楼口,人来人往的,哭哭啼啼的让人看见也不好,把
她拽到僻静处:「我不是说了么,玲姐,这事交给我,你们不用管,你看着啊,
明天咱就照常营业,货都得给我送回来,嘿嘿。」

  谷玲有点不相信的看着他:「真的?」

  叶南飞看着谷玲在冷风中瑟瑟发抖,也不知等了多久,虽然天黑了,可借着
反光,可以看见她那凄婉,无助的眼神,还含着泪光,不仅怜爱之心大起,本来
面对面距离就近,就势把她搂在怀里:「我啥时候骗过你?说让你放心,你就放
心。」谷玲刚被搂住,身体僵硬了一下,可接着就温顺的贴在了他怀里:「我就
是担心,因为我这小事,害了你。」

  叶南飞:「以后啊,有事你就说,别人我懒着管,但你的事我管定了,大鹏
哥老实,这些烂事啊,他弄不了的。」他这么说一方面是真实想法,另一方面也
是临时怜爱心起,而副作用是你对一个女人这么说话,还是搂着说,人家肯定扛
不住的。

  果然,谷玲抬起眼看着他,那眼里满满的爱意,火辣辣热情,这气氛情绪,
让叶南飞也有点欲罢不能,俩人四目相对,情愫顿生,不自觉的就慢慢接近中,
双唇相接那一刻,在无所顾忌,只有燃烧的激情,相比之下谷玲更渴望,更热情,
因为叶南飞是他心目中的唯一,而叶南飞可不止她一个。这几年,谷玲颇受相思
之苦,但因为家庭,伦理,她不敢在去找叶南飞,一直压抑着自己,而这次帮孩
子的事,让她再也压抑不住,俩人吻的是天昏地暗。

  在喘息的空,叶南飞有点恢复了理性,这么帮个忙,谷玲陪自己上床,有点
不太对劲,而且小金山那么尊敬自己,大鹏那么信任自己,自己把人老妈和老婆
上了,这过后还有脸见人么:「玲姐,,,,我送你回家吧,咱俩不能这样了。」

  谷玲钻在他怀里半天没动:「你就那么想让我走?那么烦我?」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城市骚年 于 2017-8-18 16:21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城市骚年 金币 +117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7-8-18 16:24
  • 城市骚年 原创 +1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7-8-18 16:24
  • 城市骚年 贡献 +1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7-8-18 16:24
14

TOP

这几章说的是如何拯救内向的孩子,透过
练武慢慢建立他的信心,孩子们比武的形式
和过程还是很有趣的,有点像蒙古摔跤或相
朴,也看得出以前的小孩是比较简单的,比
武是一板一眼,也有些"识英雄重英雄",金
山在比武中建立了威名,自然会受到敬重,
以后不用担心被欺侮了。反而南飞把事情揽
上身可又招惹到麻烦,人家孩子的父母有权
有势,又来打压南飞朋友的生意了,类似的
情节之前已出现过,似乎缺点新意呢。我曾
经当过代课老师,觉得最烦人的就是那些神
经过敏的家长,不论大小事都来学校投诉,
彷彿他孩儿就是王子公主,小小磨练考验都
经受不起,他们不知道太紧张只会害了孩子
,孩子没有独立处事的能力怎可能成长呢。

说回故事本身,打倒滕涛之后变得比较平淡
了,倒不是说一定要看武斗或是啪啪啪的情
节,只是想透过叶南飞的故事,看看改革开
放这个大时代的模样,他在这个背景下如何
生存,是渐渐风生水起还是被时代慢慢淘汰
呢,总的来说比纯粹看一篇色文更令人期待
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独孤一叶 金币 +10 一厢兄 提醒的是, 2017-8-19 15:31
  • shinegod 金币 +19 认真回复,奖励! 2017-8-18 20:06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9-20 2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