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修真仙侠] 【烟寰洗剑叙】(5)

26

【烟寰洗剑叙】(5)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临渊悬鱼
2020/6/6首发于SIS101
是否原创:是
字数:4731

***********************************

  很感谢大家对于这篇文的热情,也很抱歉这么迟才回复大家,因为这周的事
情确实有些多,而且大概是要持续几周的样子,所以速度方面大概只能做到一周
一更,至于字数,我会尽量努力写。

  下面聊一下大家关心的几个问题,第一,很抱歉辜负了大家的期望(笑),
这个号不是什么大神的马甲,这是我第一次写 H文,也是第一次用这样的风格来
写,起因大概是因为前段时间闲着无聊想自己写点东西,只是试写了几个开头,
写着写着都没找到什么感觉,恰好那段时间在读琼明,于是就突发奇想地写下了
这篇文;第二,修辞太多的问题,额,怎么说呢,写着写着就上头了。第三,这
应该大概可能不会是绿文吧。第四,关于那段年龄的描述问题,不好意思,单纯
的就是笔误而已。

***********************************

             第5章:漫漫长夜

  烈日炎炎,大梦剑山外层峦般的云雾在阳光的照耀下镀上了一圈金色的轮廓,
仿若也化作了一座仙山屹立其间。

  昨晚回来之后就在思过崖那间密室的石台上坐了一宿的云阙,手中依旧紧握
着那根钓竿,身形端正地垂钓着,那道几乎模糊成雾色的白线在流淌的光华中微
微摆动着,似一根垂落的藤条,白线之上,隐隐有清澈的光芒逆流而上,没入那
枯槁的鱼竿之中。

  他的身边,还悬浮着一张折叠成剑形的信。

  信中仅仅写着八个字:十天之后,四脉会武。

  云阙虽然没有打开,却如同早就知道了一般放任一旁,置之不理。

  他忽地睁开了双眼,轻轻握住山渊间的丝缕金光,眼神惊疑不定。

  少了一些……

  随后,白线之上的无形光华如同断绝了一般一闪而过。

  他沉吟片刻后,放弃了思索。反倒是留恋地回望了一眼身后一片幽暗的密室,
转身化作一道剑光遁去。

  只是不知为何,在那道剑光徐徐消散的尾端,一丝血色的剑芒隐隐渗杂其间,
如蛰伏于平湖之下的暗流。

  ……

  月近黄昏之时,剑光划行而过,坠入林间的那排竹屋之间。

  剑光散去,露出了云阙略显疲惫的身形,他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那些古怪的
药草,似是察觉到了些什么,忽然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随后,一个女子的曼妙轮廓从林间深处的小径浮现,枯叶踩碎的吱嘎声接连
响起。

  来者正是落青瑶。

  云阙平静转身,望着她笑了笑,一副毫不意外的神色,说道:「师妹倒是心
急得很,从下午就等到现在了?」

  落青瑶回以一个平静淡陌的笑容,丝毫看不出昨夜的柔软模样,「长夜漫漫,
早些做完,早些休息,我怕累着师兄了。」

  「既如此,那便进来吧。」

  他垂眉低目,语气平淡至极。

  竹门闭合间,两个影子交错步入其中,碾碎了竹屋中久违的寂静。

  「现在还未到时候,师妹随意坐坐吧,等时候到了,我自会安排。」

  落青瑶默默点头,她巡视了屋中一圈,除了床铺之前的一个装满古怪液体的
大桶与桌上放着的一颗亮着幽幽光芒的夜明珠之外,其余东西,倒是都是些不值
注意的寻常对象。

  她蹙眉问道:「师兄,那大桶之中,莫非是秘法所需要用到的东西?」

  「嗯。」

  云阙眺望着窗外朦胧月色渐渐浮上云端,点点头。

  「那秘法需要被施法者赤身进到那药桶中去……」

  「当然,」云阙虽没有回头,但他却似是早已料见落青瑶脸上犹豫的神色般
地轻声说道:「若是师妹不愿意,那就此作罢也行。」

  落青瑶犹豫的神情顿时如撞见烈阳中的冰雪般消融,她断然道:「不必了,
我相信师兄。」

  清脆如碎玉击冰般的铿锵之声回响,却也只是激起云阙心中的一抹冷笑。

  ……

  「时辰到了。」

  云阙没有转身,只是自顾自地观赏着这难得一见的仙山月景。

  落青瑶轻轻地咬了咬嘴唇,神色挣扎,半刻之后,窸窸窣窣的脱衣声从云阙
身后传来,不久后,便是扑通的一记入水声与少女骤然踩入寒汤,措手不及之下
倒吸一口冷气的惊呼声。

  恰在此时,满天繁星盛亮,穿云破林而来;纤尘映照入怀,分明的夜色静静
地洗彻着少年棱角分明的鬓角,似将起的潜龙仰望深渊之上的星空。

  云阙静静地望着眼前的光景,对于身后的动静似是无动于衷的样子,他随手
从衣襟上扯下一根布条,蒙住双眼,低声说道:「师妹,我已蒙住双眼,你就不
必担心了。」

  落青瑶背对他,没有回头,心中明了无论那层遮住他双眼的布有多么厚实,
可对于身为修仙者的他们而言,都不过如一层薄纱般随意便可窥见。

  而这只不过是师兄为了怕她尴尬而找的借口而已,她点点头,眸中不知为何
泛起点点湿润的水华,说道:「嗯。」

  「不要运气抵抗。」

  云阙转过身来,对着大桶的方向屈指一弹,数道黑影掠空而过,落入桶中,
却是他刚刚下午所寻到的那几昧药草,与此同时,一朵虚幻抖动的剑火亮起,如
无根之萍般浮于水面。

  落青瑶微不可察地扫视一眼,发现都是些补亏气血的药物,她微微低头,放
心下来。

  不出半刻,落青瑶便觉得那原本寒颤入骨的水液顿时变得暖和了许多,雾气
也缓缓地自桶中泛涌而出。

  云阙走近前去,将她脱落下来的衣物扫开,随后蹲到桶边,他先是伸出手去,
轻轻捏住落青瑶的肩膀,随后缓缓地揉捏起来。

  ……

  月色已然沉寂,只有窗中的影子还在不知疲倦地晃动着,被林间交错而过的
草叶切成碎影。

  「对了,师妹,我今日出关之后,本想去剑堂拜见师父,却不料何处都寻不
到师父,不知师父去了何处?」云阙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随意问道。

  「师父吗?听说是为了四脉会武而去了天外天高台商议事情了。」

  升腾的水雾渐渐覆盖了少女眼前的视野,她眯起双眼,心神不知早已沉醉到
何处去了。

  「这样啊。」

  云阙望着她似醉非醉的醇红脸色,双手渐渐顺着那白玉凝成的曲线向下延伸,
渐渐地附上了那两座云雾缭绕的白玉山丘之上。

  山丘之上,一凝嫣红缀点于顶,在水波荡漾的粼粼中微微起伏。

  在那攀爬者徘徊不定的时候,它的主人依旧如待宰羔羊般无所察觉,待到那
双手微微向上抓住了那层荡漾的白玉,她才忽地反应过来,口中惊呼出声。

  「师兄!?」

  「闭目,沉心,入神,接下来,我需要你做到完全的信任,不然的话秘法很
难成功。」

  少女默然,她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原本迷蒙的双眼之中已是一片清明,片
刻后她终于幽幽叹了口气,说道:「好。」

  云阙看着她双眼紧闭,只是睫毛犹在颤抖,忍不住地叹了口气,说道:「师
妹,我昨日就同你说过,这过程颇为奇特,你若是忍不住了,就尽管说吧,我们
放弃便是,陈宇师弟那边,我另想办法。」

  「不用了师兄,我会忍住的。」落青瑶神色羞涩,却异常坚定地说道。

  「既然如此,那你忍住了,记住,等下不论我同你说什么乱你心神,你都不
要睁开双眼,只要按照我的指令去做便是,还有,不要动用灵气抵抗药力。」

  「嗯。」

  落青瑶轻轻点头。

  云阙的脸上泛起一丝冷戾的笑意,啪的一声,双手骤然捂上那两只蜷缩成一
团的玉兔。

  落青瑶颤抖了一下,却又很快就忍住了,云阙俯到她的耳垂,轻声说道:
「师妹,还记得昨晚吗?」

  落青瑶一惊,冷汗自背后淋漓而出,在水雾气扑涌而上之时,两者交织,很
快又形成了一层粘稠的感觉,如一层泥衣一般紧紧地裹住了她。

  她下意识地摇了摇头,随后又马上点点头。

  云阙低垂眉眼,轻轻地握住那两团嫩滑玉脂,时而粗暴揉捏,时而轻柔抚摸。

  「嗯~」落青瑶低低地呻吟了一声,她忽地想起了昨晚那人,也是如同这般
一样地对待她,不知为何,那痛涩中又带着些许古怪的感觉似被记忆唤起一样,
潮水般涌入她的心湖。

  她的双腿微微绷紧了些,大腿根部的花心深处,也多了些异样的湿润。

  羊脂玉膏般的白瓷肌肤渐渐泛红,她微不可察地断续呻吟着,显然是在强忍
那种感觉。

  云阙看着那两个瑟瑟发抖,却在他手中变化着各色形状的白玉面团,神情波
澜不惊。

  他微微用力一拍,于是,两团滑腻的雪脂便再次化作一道惊心动魄的弧线荡
漾起来。

  紧接着,双手如同和着面团般按压揉搓,落青瑶脸色微微潮红,断续的浅吟
之声渐渐连作一线。

  他将她的头板侧了一些,不容置疑地说道:「张嘴。」

  落青瑶神色恍惚,微微迟疑过后,依言张开了小嘴。

  云阙不知何时已解下了腰带,他放开了那两团绯色的玉丘,将那根笔直刺天
的长枪微微挪直了些,斜斜地插入那两瓣红唇之中,如落入樱花树中的天光般温
柔,他轻声道:「含住。」

  紧接着,他微微挺前,将这柄昨夜刚刚见血的红缨枪前端送入那张微微张开
的樱桃小嘴中。

  落青瑶张嘴含住,只觉得口中一股腥臭的热气扑面袭来,令得她闷哼了一声,
神色微显苦楚。

  然而,她却是努力地再次张大嘴巴,想将那东西一吞而尽,只是,就算她已
经很努力了,也仅仅只能吞下半根之后便难以为继。

  月色吹拂,于是烛火颤然起来,晃摇的火光交渗着夜明珠幽幽的荧光落在少
女清美至极的专注容颜上,虔诚如信徒。

  云阙望着那张清艳明媚的俏脸在自己的双腿之间生疏却又努力地吞吐着,也
不禁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带着几分挪椰的神色看着她乖巧的脸庞,说道:「师
妹,这件药材,颇为古怪,是那秘法的关键道具之一,只是多年沉寂,想让它再
次苏醒着只能如此,委屈你了。」

  「唔。」

  落青瑶轻轻点头,神色中却现出几分狐疑的痕迹。

  她隐约地觉得,自己口中所吞含的,似是如同昨晚那男子一般无二的阳物,
想到这里,她的鼻息不禁微微加重了几分。

  云阙察觉到她的想法,只是双手扶住她的头,身子一前一后猛烈地抽插起来。

  「唔……」落青瑶似是有些含不住了,嘴角忍不住溅出些许晶莹的唾液。

  「师妹,沉心静神,千万不要想其他东西。」

  云阙看着她微微颤抖的睫羽,紧闭的双眼已经有了几分睁开的痕迹。

  他不禁故作焦急地喝道。

  「唔……嗯。」

  落青瑶含糊不清地应答了一声,又镇定了下来,静静地任它在口中耸动着。

  「师妹,伸舌头。」

  云阙微微收腹,再喝了一声,如雷贯耳。

  落青瑶下意识地一伸舌头,原本安静蜷缩于一旁的舌尖伸展开来,刚好地撞
上那重新进入的巨杵前端。

  不多时,一股古怪的水液从那根棍子前端溅射出来。

  与此同时,她敏锐地感觉到师兄按住自己的手轻轻颤抖了一下。

  只是她还来不及细想,那横冲直撞的药材便将她的口唇当做战场般驰骋奔腾,
将她的舌头当做敌将般厮杀起来。

  少女的舌尖不经意间地掠过马眼,带着阵阵酸楚的麻感。

  她能感觉到,师兄的身子又颤抖了一下。

  「师妹……」

  云阙望着迷蒙水雾中那张明媚不可方物的娇颜,只觉得内心一热,阵阵快感
逆流而上,他索性也不去坚持,反倒是双手按住她的螓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嗯……」落青瑶眉头一蹙,只是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口中那根滚烫如悬架
于火炉之上的铁棒便似在一瞬间中历经了千锤百炼一般喷射出无数炽热的火花。

  熔浆般灼热的精液猛地灌入了少女柔嫩的咽喉之中,她忍不住地想咳嗽起来,
可是,一只手却及时地捏住了她将咳未咳的小嘴。

  「吞下它。」

  云阙面容冰冷地望着她艰难忍耐着半仰的螓首,微张的小嘴中盛盈着一池雪
花,他将那根依旧坚挺的长棍从那柔软的榴齿朱唇中抽了出来。

  落青瑶紧闭的双眸中不禁流出了两划浅浅的泪痕,她微微迟疑了片刻,随后
轻抬螓首,如同天鹅饮水般扬起洁白的秀颈,将口中腥臭的药液一饮而尽。

  云阙这才微笑着蹲下身来,抬手轻轻抹去她嘴角那线纤细的白色,赞叹道:
「这才是我的好师妹。」

  「嗯……师兄……」

  一声清媚的呼声骤然从落青瑶微微开合的朱唇中传出,却是云阙不知何时已
经将头凑到了她那流瀑般垂落的青丝旁,咬着她耳垂细细地磨研起来,随着他的
啃咬,一股古怪的酸麻感觉渐渐淹没了落青瑶的神智。

  「不要……」

  云阙没有搭理她,只是双手再度揉上了那两团颤巍巍的雪峰,红印布满的雪
丘之上,那两颗娇嫩的乳头微微颤抖地立起,如将绽的花蕾,在落青瑶逐渐加重
的呼吸中,越发鲜艳欲滴。

                (待续)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逍遥夢 于 2020-6-7 08:31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逍遥夢 金币 +47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0-6-7 08:31
  • 逍遥夢 原创 +1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0-6-7 08:31
  • 逍遥夢 贡献 +1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0-6-7 08:31
26

TOP

感谢排版

[ 本帖最后由 逍遥夢 于 2020-6-7 08:30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逍遥夢 金币 +5 排版奖励! 2020-6-7 08:32

TOP

不是万字沉的一般都挺快的,笑~

先说说优点,仙山月景这里,满天繁星盛亮,穿云破林而来,文字读着很大气,肉戏来说用词用字也颇为讲究,都是优点

缺点来说上篇有人已经回复了,基本赞同其观点,肉戏目前有些干扰主线故事的嫌疑,这两段肉下来,附身这个虽说不上邪恶,但也当不起大侠大义,当然从另一方面或许可以说不落俗套,这样后文可看性较高,行文难度也较高,感觉作者给自己挖了个不小的坑~

这里说一下题外话,琼明的肉戏,其实不算多,回想起来大多都是围绕着一个奉献在讲,赔钱货为了剑宗献身、陆宫主(忘记了)也是为了啥当那个比试第一名的奖品吧(反正不是自愿的)、那个阴阳宗季一路纯爱的很可能是作者被贴吧言论搞崩了心态,所以情节设计没啥心思搞了,纯爱走到头,这个角色是敌对势力的,正常来说剧情可以更复杂一些、二当家,为了抵挡海族被擒凌辱。

最后说下妖尊小姐姐,这个角色着实复杂,表面上她是个被小妖拿住命脉随意打屁股的存在,实际上她是龙族?什么来着剧情已经记不太清了,反正印象中说她们容貌一样,这个角色比前面的季规划的要用心的多,但是结尾明显仓促很多也没写出来。

本文肉戏,一个是附身后,为了报复(可能都不知道女的坏心眼)一出、欺骗修复处女膜?一出

这样的肉戏所包含的情节个人觉得与上面所说的优点大气这块相悖,对比下琼明的绿色剧情往往还透露着爱与希望,这篇是女的坏心眼,男的也不是啥好人。。。如果上一篇肉往复仇上靠,可能稍好一点,对话就不要小清瑶这种调情的,直接用恶狠狠的话还有狂暴的动作操翻她!这样出完气,正常往人间大义上靠就行了,还白玩一个处~

当然目前本文也就刚开个头,说这些还太早~我等看客还是先闭嘴好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逍遥夢 金币 +34 认真回复,奖励! 2020-6-8 08:56
  • 逍遥夢 贡献 +1 认真回复,奖励! 2020-6-8 08:56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7-4 1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