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流域风] 【陈皮皮的斗争】 七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49

【陈皮皮的斗争】 七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流域风

首发;SexInSex! Board

排版;lucialou

~~~~~~~~~~~~~~~~~~~~~~~~~~~~~~~~~~~~~~~~~~~~~~~~~~~~~~~~~~~~~

    时间太紧张,赶不完了,六千多字,先发了再说吧!后会有期,

哈哈!别嫌数量少啊!


~~~~~~~~~~~~~~~~~~~~~~~~~~~~~~~~~~~~~~~~~~~~~~~~~~~~~~~~~~~~~




                (七)

  陈皮皮毫不犹豫地扒下了于敏的乳罩,这样他的脸就可以直接贴在了乳肉上
面。两只乳头直挺挺的暴露在空气中,让于敏感到凉凉的。她完全没有想到陈皮
皮会这么干!意外地没做任何反抗,任凭陈皮皮的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乳房上。

  她全部注意力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放在了门口,担心着吴秀丽的去留问题。

  陈皮皮给这样的幸福冲昏了头脑,扯开于敏捂着他嘴巴的手,一口咬住了一
只乳头。于敏吃了一惊,伸手推他的头。陈皮皮嘬得用力,不肯撒嘴。乳房竟然
跟着他的嘴一起被提了起来!于敏的乳头就被扯得生疼,无奈只得放手,想要出
声制止,又怕门外的吴秀丽听到,黑暗之中只觉得陈皮皮的舌头在乳头上面舔来
舔去,一阵奇异的快感从乳头传来,直袭头顶。

  于敏的心里茫然一片,明明知道不该让陈皮皮这么对自己轻薄,却全身懒洋
洋的使不出一丝力气。漆黑的房间让于敏有种安全的错觉,潜意识里也了放纵自
己的念头。迷迷糊糊地觉得;反正已经和他有过了,自己又已经怀孕,那么再有
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陈皮皮一边亲于敏的乳头,手就下去解她的裤带。于敏脸上发烧,心跳加速。

  好在黑暗之中不用担心给陈皮皮看到,裤子被褪下来时,于敏下意识地抱住
了陈皮皮的头,眼睛看着窗外。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动静,也不知道吴秀丽走
了没有。

  只听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陈皮皮自己正脱衣服。虽然互相看不到对方,但
于敏还是突然一阵羞涩,伸手拉了被子过来盖住了自己的身子。

  过了片刻,一具滑溜溜的身体鱼一样钻进被子里来,陈皮皮将被子连头蒙上,
「嘻嘻」一笑,张口亲住了于敏的乳房。

  于敏不由自主地伸了伸脖子,轻轻「嗯」了一声,只觉得陈皮皮的身子光滑
如女人,却又滚烫似火,烫得她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坚硬的鸡巴贴着她的大
腿,不时会微微地跳动。

  于敏心里一荡;没想到他那里——竟然也不是很小!我这样子随着他胡闹,
那也算——是占他的便宜了。

  陈皮皮将头埋在于敏丰满的乳肉里,香气扑鼻滑如凝脂,如身在人间仙境,
快活胜似神仙。左手抓着于敏的一只乳房,右手摸着她的半边屁股,忙得不亦乐
乎。心中即是得意又是惊叹:于老师果然比齐齐更有女人味儿!不单乳房又软又
大,全身到处也都软得像棉花。

  于敏虽然意乱情迷,却还是侧耳留意听着外面的动静儿,心里多少仍旧忐忑
不安。外面倒没什么声响,自己却是早已经娇喘吁吁,差点儿就呻吟出来了。陈
皮皮的手不安分地在自己身体上到处游走,令她全身酥痒难耐,紧紧咬着下唇憋
着气,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叫出来。

  感觉陈皮皮的手摸到了自己的两腿间,下身一阵湿热,又涌出一股水儿来。

  有些难为情地伸手推开他的手,低低的说:「别摸!」

  蒙在被子里的陈皮皮却没听见,执着地又将手放了上去。

  于敏全身酸软难耐,绷直了身子,扯过来一件衣服盖在脸上。她虽然已经默
许了陈皮皮的行为,但是究竟初为人妇,又不是光明正大的关系。虽然身处黑暗
之中,还是羞意难却!

  陈皮皮的头从里面钻出来,在于敏脸上亲了一口,小声叫了一句:「于老师!」

  于敏「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心里却想:他是我的学生!这样子——这样
子不知道算不算是乱伦?如果他不是我的学生,年纪再大点,就这样和他厮守终
生!

  自己也有九十分满足了。

  她却没想到,如果陈皮皮不是她的学生,多半也就不会有机会接近自己,更
到不了现在的地步!

  陈皮皮觉得于敏脸颊滚烫似火,呼出的热气喷在自己脸上,幽香扑面。身子
在他下面扭动如蛇,滑腻腻的身体柔软绵细。双腿分开,中间却夹了他的一条腿。

  又是激动又是开心,想:女人真是奇怪!平时非打既骂,到了床上却又这么
老实!

  我摸着她的奶子,亲了她的嘴,她怎么也不来打我一下?转念又笑自己:你
可真是贱!人家不打你,你该谢天谢地才对,难道还盼着她来揍你?

  自己的鸡巴硬得难受,有了和齐齐蔷薇的经验,再做这事情自然不会手忙脚
乱,一切进行的有条不紊按部就班。另一条腿也伸进于敏腿间,把她双腿分开大
点儿,拱起屁股,鸡巴就自然对在了于敏的阴部。用力压下去,却没对准阴道口
儿,向上一滑,龟头重重的顶了于敏的阴蒂一下。于敏「啊」地叫了一声。

  陈皮皮听于敏叫得婉转销魂,心里不解,试着重复了刚才的动作,果然于敏
又叫了一声。大喜,想:哈哈!这回被我找到死穴了!也不再急着插进去,故意
把龟头在阴蒂上杵了几下,杵得于敏又连着叫了两声。

  于敏给他刺激得身子一抖,只觉得下体像是有一股电流直通头顶,连头皮都
有些麻麻的。一时间神魂俱散,心神荡漾,头脑中一片空白,自己也是奇怪:以
前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那是为什么?石夜来每次做爱的时候动作都是既猛又快,
却也没有这样的舒服!难道自己天生淫荡?非要和丈夫以外的人做才能感到快活!

  想到这里又是一阵羞怯,脸上盖了衣服,却还是羞得无地自容,偏偏受不了
陈皮皮的攻击,他每动一下,自己就情不自禁地叫出来,而且叫得悠长缠绵,连
自己都听得脸红心跳。

  陈皮皮受到了鼓励,更是不肯轻易放手。干脆直接用手握住鸡巴,左右快速
地摆动不停,让龟头在阴蒂上继续摩擦,鸡巴舞动得如祢衡击鼓。于敏被打得像
借箭的草船,快感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突然双手紧握,两腿绷直,头死死顶
住枕头,身体弓一样挺起来,「哗」得一股阴水儿喷出来,打在陈皮皮的手上。

  陈皮皮吃了一惊,以为于敏是尿了出来,伸手摸摸了床单,却并没有湿的迹
象。心里疑惑:只尿到我手上一点!她在故意调戏我吗?原来于老师也这么调皮!

  于敏此时高潮爆发,如同身在云端,全身僵硬,却清楚地感觉到那在身体里
一波又一波扩散的浪潮。这种体验从来没有过,一时间自己也被吓呆了,心里不
停地叫:我死了!我死了吗?为什么我一动也不能动?为什么这么舒服!

  陈皮皮觉得于敏身体不停地抖动,持续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平息。身上还出
了许多汗,大口的喘着气,像是刚刚踢了一场球赛。心里就有几分纳闷儿:她又
没动弹!都是我在辛苦干活儿,为什么出汗的却是她?

  摸了摸于敏的下体,已经湿淋淋如同沼泽,手上也沾满了水渍。也顾不得去
擦,捉了鸡巴就插进去。龟头一阵温热,轻松的没有丝毫阻力。陈皮皮挺身前送,
鸡巴连根而入全部插到了里面。

  于敏双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肩膀,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闷哼,屄一下子收缩起来,
紧紧地夹住了他的鸡巴,陈皮皮给她夹得全身一哆嗦,心里直叫:哎呀呀!于老
师的屄会咬人的!

  俯身去亲于敏的嘴,却亲在衣服上,拿起来凑近细看,原来是自己的裤子。

  陈皮皮嬉笑着又俯下头,对于敏说:「你好坏!干什么咬我?」

  于敏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迷迷糊糊地问:「我咬你?我哪里咬你了?」

  陈皮皮趴在她身上,把嘴对着于敏的耳边小声儿说:「你用下面咬我的鸡鸡,
我都感觉到了,你还不承认?」

  于敏给他说话的气息弄得痒痒的,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脸上又是一热,伸手
抱住了陈皮皮,一只手在他背上轻拍了一下,说:「别说话,小心外面的人听到。」

  陈皮皮在黑暗中无声地笑了一下,心里想:你叫我别说话,自己刚才却叫得
那么大声!难道就不怕给人听到?女人真是不讲道理,妈妈是这样,齐齐是这样,
于老师也是这样。如此看来,女人大概都是不讲理的了!多半是给人惯坏了,齐
齐是给她爸爸惯坏的,妈妈自然是给姥爷惯的,于老师呢?是他爸妈还是老公?

  脑子里胡思乱想着,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抽动起来。虽然刚刚插进去,操起
来却是「啪啪」有声,里面润滑异常,抽插毫不费力。

  于敏睡的是铁床,不是很牢固。陈皮皮稍微一动,铁床就「吱吱」作响。于
敏给操得很舒服,想着他再快点儿,却又给铁床的响声弄得提心吊胆。心想这声
音给外面的人听到了,明天可真没脸见人了。按住了陈皮皮,侧耳细听,外面静
悄悄的,不像是有人。终究还是不放心,小声叫陈皮皮下床去看。

  陈皮皮刚尝到甜头儿,自然不愿意下去,却也不敢不听。不情不愿地拔出鸡
巴,光着屁股到窗边,撩开窗帘去看,外面新月如钩,远处楼房的窗口灯火璀璨,
于敏的宿舍门口却没一个人影儿。

  等陈皮皮跑回到床上,于敏掀开被子放他进来。陈皮皮抱住了于敏的脖子在
她脸上亲了一口,说:「没人。」

  于敏还不放心,又问:「你看清楚了?」

  陈皮皮已经在啃她的乳房,含含糊糊地回了一句:「看清楚了,我的眼睛是
一点五的。」

  鸡巴又操了进来,于敏眯着眼轻哼了一声。她特别喜欢男人的鸡巴第一下插
进来的感觉,好像那一下特别的舒服,远比之后的抽插感觉好。

  铁床又吱吱呀呀地响起来。声音听在耳朵里十分刺耳,于敏虽然也觉得十分
舒畅,却没了刚才那种感觉。看着陈皮皮在自己身上耸动着身体,于敏心里忽然
生出一股爱怜,伸手帮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整理了一下陈皮皮乱糟糟的头发。像
是妈妈看着贪吃的孩子一样,脸带微笑看着他,目光里满是爱惜,只差说上一句
:慢慢吃,孩子!着什么急?这里有的是。

  陈皮皮的动作越来越快,一点儿一点儿地把于敏推着,直到头顶住了床头。

  于敏就把头歪了歪,目光停留在自己的乳房上,两只乳房给撞得抖个不停,
乳头随着乳房的颤动快速地划动。下面的碰撞同时发出「呱唧呱唧」的响声。那
种酥痒慵懒的感觉又慢慢地在全身流动,于敏的眼神有些迷离,依稀间仿佛又回
到了新婚的初夜,情景虽然有些几分相似,感受却是大不相同了。

  陈皮皮越动越猛,突然叫了一声,射出了精液。一头扎在于敏的双乳间,大
口地喘着粗气。

  于敏在陈皮皮射精的霎那间感觉下面一热,能清楚地感觉到精液冲击子宫的
力量,她不由自主地收缩了一下腹部,屄就紧紧地夹了陈皮皮的鸡巴一下。

  陈皮皮的鸡巴还在持续的跳动,给她一夹,舒服的「啊」了一声,说:「老
师你又咬我了。」

  屋里静了下来,两人谁也不想说话,于敏抱着陈皮皮的头,轻轻地摸着他的
头发,心里百感交集,有几分幸福,又有几分羞涩,既心满意足,又带着几分歉
疚。陈皮皮的鸡巴还没软下来,他的屁股还不时地往自己屄里顶一下,却已经是
强弩之末,没有了原来的勇猛!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罢了。

  陈皮皮把脸从于敏胸脯上抬起,找到了于敏的嘴唇,吻了一下。说:「老师!

  将来我一定娶你当老婆。」

  于敏的手在他后背拍了拍,没有回答。心里却忽然想:我的这个孩子生下来
会是什么样儿?像陈皮皮这么调皮吗?又或者像我一样沉默寡言,连朋友也不多。

  转念又给自己刚才的想法吓了一跳,陈皮皮毕竟是个孩子!两人自然没有走
到一起的可能,自己又是他的老师,有了这层关系,只怕他越是不容易管教了!
万一露出点儿风声,自己恐怕没法在这个学校里呆了。

想到这里,对刚才的事情又后悔起来,奇怪自己一个大人,居然稀里糊涂地中了
这小子的招儿!而且现在自己竟然还亲热地抱着他!越想越是多了几分恼怒,抬
手就给了陈皮皮一巴掌。

  陈皮皮正在幸福的海洋里徜徉翱翔,给她这一巴掌打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瞪
大了圆圆的眼睛:「你为什么打我?」

  于敏面沉似水,唬着脸又给了他一巴掌。

  陈皮皮捂着头,狼狈地从于敏身上跳起来,已经软下来的鸡巴也从水淋淋的
屄里面拉了出来,带着几滴精液。

  陈皮皮打死也想不明白;刚才还咿咿呀呀娇喘连连的于老师,转眼就变成了
暴君!而且出手又准又狠,全没了刚才的温存。

  于敏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巴掌又一巴掌地抡过去。

  陈皮皮光着屁股从床上跳下来,叫:「为什么?」

  于敏打不到他,就抓起身边的衣服扔了过去,衣服扔到了陈皮皮的头上,当
然是没法砸痛他的,再抓起枕头丢过去。

  陈皮皮又急又气又恼又怕,还是追着问:「为什么啊?」觉得鸡巴甩在腿上,
又滑又粘十分难受。黑暗之中也找不到东西来擦,就在扔过来的衣服里抽出一件
来擦,擦完了感觉手里的衣服像是条内裤,举到眼前来看,却是于敏的内裤。

  于敏也不说话,东西一件又一件地扔过来。陈皮皮左扑右接,不一会儿怀里
就抱了一大堆东西。再过一会儿,就没东西再丢过来。

  陈皮皮嘻嘻一笑,说:「没东西了吧!你把被子也丢过来啊?」

  于敏怒声说:「你以为我不敢?」

  陈皮皮打了个哈哈,「你敢扔被子我就开灯!那你可就亏大了!」

  于敏怒道:「我亏得还不多吗!你敢开灯我掐死你!」

  陈皮皮无赖地说:「你亏什么?亏的人应该是我才对,你又没没干什么,都
是我在辛苦。」

  于敏给他说得哭笑不得,想到刚才自己高潮时的表现,恐怕他早在肚子里笑
自己了!又羞又怒,又怕陈皮皮真的去开灯,自然不敢再将被子丢过去!情急之
下脱口说:「你过来,我要打你!」

  话一出口自己也觉得可笑,自己要打他,还要他过来!他要真过来,那倒是
奇怪了,再要心甘情愿地挨她的打,恐怕更是千难万难!

  果然听陈皮皮说:「大丈夫,说不过来就不过来,不如你把自己也扔过来!
我保证接得住。」

  于敏这时才觉得下体有东西流出来,怕流出来的精液流在床单上,就叫陈皮
皮去拿纸巾。

  陈皮皮说:「我不去,这套我懂,我怕过去了回不来。」

  于敏感觉到精液已经流到了腿上,急着说:「我发誓,你快拿来,不然流在
床上了。纸巾在桌子下面的抽屉里。

  陈皮皮去拿了,远远地丢给她。

  于敏擦了下身,看陈皮皮光着屁股抱了一堆衣服立在屋角儿,眼巴巴地望着
她。经过刚才一闹,气已经消了不少,又有些不大忍心,就说:「你过来吧!我
不打你了。」

  陈皮皮犹豫着,说:「你发誓!」

  于敏忍着笑,说:「好我发誓,绝对不打你。」

  陈皮皮说:「有漏洞!如果打我的话怎么办?」

  于敏也不和他去计较字面上的意思,顺着他,说:「我如果打你,就不得好
死!这样行了吧!」

  陈皮皮眨巴着眼,一脸戒备,说:「我妈妈说女人发誓如翻书,多数是不算
的!」

  于敏气得真想拿东西砸他,身边却也没了什么东西。又怕他感冒,就说:「
我要打你,刚才就直接追过去打了,屋子这么小,你能跑到哪里去?难道你还能
光着屁股跑出去?说过不打就不打了,快回来!不然要感冒了。」

  只听陈皮皮说:「你这么关心我,我再不信你也说不过去。于老师你人品一
流,美丽大方,温柔贤淑,不会言而无信!我陈皮皮也是一言九鼎的人,咱们两
家讲和,那是一诺千金,板上钉钉的!这样说来——于敏早已经不耐烦;快点儿,
要不我反悔了!」

  在给于敏扣了无数顶高帽子以后,陈皮皮才战战兢兢地过去,爬上床钻回被
窝。

  于敏严肃地对陈皮皮说:「今天的事情,不许对任何人说!如果给人知道了,
我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陈皮皮回答得一本正经,「那个当然!难道我出去会到处宣扬,我陈皮皮光
着屁股被于老师追得满地跑?我被追得满地跑倒是常事儿,但是追到裤子都掉了,
那也实在不是很光彩!岂止不光彩,简直是丢人之极!既然这么丢人,我自然是
打死也是不肯说的,只要你不到处去炫耀怎么样打我的,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接着又问:「刚才你为什么打我?」

  于敏瞪了他一眼,「不准再问了,再问我会忍不住接着打你!」

  陈皮皮嘿嘿一笑,手又摸到了她的乳房。却给于敏一掌打开,「又起色心了
是吧?再摸我剁下你这只手!」

  听见陈皮皮偷偷的笑,于敏抬手就要打他,突然想到自己刚才说了不再打他
的,就改成推了他一下,说:「严肃点儿,不许笑!」平时在课堂上也都是这么
说话,此时不自觉地就用了同样的口气。

  陈皮皮终于忍不住笑出来,「对不起,现在我们这个样子,我实在是严肃不
起来。」

  于敏脸上一红,想到刚才怕他着凉,一直叫他上床,却忘了让他直接在地下
穿衣服!倒像是自己想要他跟自己躺到一个被窝里似的。

  正要叫他穿衣服,陈皮皮忽然一把抱住了她,把鼻子贴在她的乳房上面,使
劲儿吸了一口气,说:「老师,你身上的味道跟妈妈一样,真好闻!」

  这句话勾起了于敏的母性,忍不住拍了拍陈皮皮光滑的脊背,说:「我的儿
子如果像你这么调皮,早就让我打得屁股开花了。」

  陈皮皮嘻嘻一笑,「如果是老公调皮呢?」

  于敏的脸又是一热,在陈皮皮的屁股上拍了一掌,「照样打得开花!快点儿
穿你的衣服,我还没吃饭呢!」

  两人穿衣起来,收拾停当,于敏又小心地拉开门看外面,的确没人在。才开
了灯,对陈皮皮说:「从今往后,你别以为和我亲近了,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以
前我打你只是做做样子,如果你今后在课堂上给我捣乱,我会打得更重!明白不?」

  陈皮皮的眼珠儿却盯着她的乳房,原来于敏起来时没戴乳罩,乳头把衣服顶
起两个小小的尖儿。在灯光下分外诱人!

  于敏在陈皮皮的脑袋上点了一下,悠悠地说:「你尽管看!我的话听不到耳
朵里,以后吃亏的人可是你。看来我得买几双高跟鞋了!」

  陈皮皮不解,问:「老师的鞋子坏了吗?为什么要买几双?」

  于敏轻轻一笑,说:「将来我打你的时候,多半会嫌自己手疼,当然要随身
带些趁手的家伙!脱鞋既快又省事儿,是首选的兵器!我又不知道你的头到底多
硬,只有多准备几双鞋子了。」

  陈皮皮鞠了个躬,退到了门口,说:「我的头倒是不太硬,不过有个地方那
是很硬的,岂止很硬,简直是硬无可硬,硬不可及。老师你想必是知道的!」哈
哈一笑,不等于敏反应过来,转身出门,扬长而去。

陈皮皮的斗争 1

http://ssl.yx51.net/luntan/viewt ... ;page=1#pid38140128

陈皮皮的斗争 2

http://ssl.yx51.net/luntan/viewt ... ;page=1#pid43452433



[ 本帖最后由 時未寒 于 2016-7-8 00:11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kradark 贡献 +1 忙碌之中不忘更新 辛苦了 2010-1-17 11:42
  • kradark 威望 +1 忙碌之中不忘更新 辛苦了 2010-1-17 11:42
  • kradark 原创 +1 忙碌之中不忘更新 辛苦了 2010-1-17 11:42
49

TOP

昨天刚刚收下了前文,重新细细品了一遍,意犹未尽地嘎然而止,正在抱憾之时,上来竟又发现了作者的更新,实在喜难自禁!虽然不多,却难得是篇纯肉戏,真让人大呼过瘾!
此前逢作者初次续文时,曾妄言转变太大,与前文人物变化脱节太多,没想到越向后行,才发觉作者行文如山间小涧,看似百折,却顺势欢涌畅行无碍,实是已得生活真味,回想自己前言,不禁羞赧难当,特向作者说声拜服,恭候下文。


捉虫:
1、迷迷糊糊地觉得;(此处似乎应为“:”号)反正已经和他有过了……
2、于敏脸上发烧,心跳加速。(此处似乎应为“,”号)好在黑暗之中不用担心给陈皮皮看到,(此处似乎应为“。”号)裤子被褪下来时……
3、过了片刻,一具滑溜溜的身体鱼一样钻进被子里来,(此处似乎应为“。”号)
4、于敏心里一荡;(此处似乎应为“:”号)没想到他那里——竟然也不是很小!
5、心中即是得意又是惊叹;(此处似乎应为“:”号)于老师果然比齐齐更有女人味儿!不单乳房又软又大,全身到处也都软的(得)像棉花。
6、低低的说;别摸!……小声叫了一句;于老师!……心里却想;他是我的学生!……想;女人真是奇怪!……转念又笑自己;你可真是贱!……想;哈哈!这回被我找到死穴了!……自己也是奇怪;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心里疑惑;只尿到我手上一点!……心里不停地叫;我死了!……心里就有几分纳闷儿;她又没动弹!……心里直叫;哎呀呀!……对于敏说;你好坏!……迷迷糊糊地问;我咬你?……把嘴对着于敏的耳边小声儿说;你用下面咬我的鸡鸡,……(后面还有好多处,“;”号似乎都应改为“:”号)

[ 本帖最后由 rustyel 于 2010-1-17 13:06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kradark 金币 +7 回复认真,鼓励! 2010-1-17 16:27

TOP

一直追着老大的文章看,好在老大手快,一直没有令我们失望。老大的文笔和金大侠的颇为类似,皮皮这个人物也有些韦小宝的影子,不知老大是不是有意为之?

TOP

关于符号的一点说明,
说话的时候不加引号,不是我为了省事,以前看过的小说里也经常看到这种写法,个人非常欣赏,在写初篇的时候就故意采用了这种写法。其实这样写在行文的时候比加引号还难些,因为要保证读者能看明白是谁在说话,说的又到那里停止。
但是开始的时候已经采取了这种写法,不想中途改变以使文字整体不一致。因此延续下来。等到以后整理编辑的时候再修正吧。

关于文风,我小时候最爱的就是金庸的小说,记得常常把一本《笑傲江湖》翻得卷毛缺残,不知看了几十遍,几百遍。而我其实没读过几年书,学习成绩也糟糕的一塌糊涂。我的文字功底多是靠看书积累起来的。所以写文的时候不免会用脑子里常出现的语法词句。
金庸是大家,像他应该没什么不好吧?
哈哈!

回复5楼。
吴秀丽为什么没听?应该是碰到或者是找到王主任了吧!而且于敏给吴捉住了把柄,对她可是大大的不利。个人不喜欢吴这个人,不想让她来搅乱以后的故事发展。假如她真听到了,必然会因为这件事而生出许多枝节。我不想。

回复6楼
于敏生孩子只是她的一个念头而已,她随即就否定了。这事儿大概不大可能!兄弟想要她生吗?可以考虑啊!呵呵!

辛苦lucialou兄弟排版了,要知道我都没点引号,lucialou兄弟得一句话一句话地标,那是非常麻烦的一件事,谢谢谢谢,给你鞠上一躬,下次我就标引号了,免得lucialou兄弟麻烦。

回驻版员;
我对着释迦牟尼发誓,绝不太监!尽管我不信佛,但也一定要给他面子的,谁知道死了以后会见到谁呢?

谢谢素人的精彩点评。
十三楼的兄弟是姓刘吗?那可是我的本家。你每篇必评,我感激不尽!敬你一杯。

回复15楼
大家都生孩子!那不是乱成一锅粥了!光是换尿布陈皮皮都忙不过来,哈哈!

回复16楼
你高兴得太早了,我还没走呢!呵呵。

[ 本帖最后由 流域风 于 2010-1-18 16:2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kradark 金币 +21 交流 2010-1-17 16:28

TOP

惊喜!风大于百忙中又更新了一章,令人敬佩不已!
陈皮皮终于拿下第一个御姐,性福生活从此开始.这篇看着很是惬意,两人的心理描写、细节刻划,俱显出作者写作上的不凡功力。而师生间的对话,幽默生动,颇耐咀嚼。美中不足的是,听墙的吴秀丽忽然消失,令偷情的师生紧张感不够,刺激性也就稍微降低了。当然这只是个见,或者风大觉得两人的关系还未到暴露的时候,毕竟第一次正式互抱嘛。
再次感谢大大的更新!祝工作顺利,万事大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kradark 金币 +6 回复认真,鼓励! 2010-1-17 16:28

TOP

又见大作续篇,陈皮皮艳福不浅,能再次与于敏翻云覆雨实在令人称羡,只是也让人担忧这禁忌的师生恋今后的发展。于敏竟然有意将孩子生下来,应该也是一代奇女子,不知道时间上能否安排好,让已经不能人道的石夜来当个便宜老爸也算功德一件,哈哈。

于敏本非轻薄女子,奈何命运不济嫁了个花心之人石夜来,石夜来不知珍惜,拈花惹草断送了自己下半生的幸福,更连累可怜的于敏独守空闺,不禁让人感慨这小女子命运多舛 。

陈皮皮应该是于敏命中的克星,虽占尽于敏的便宜,却让于敏无从恨起,竟升起与其长相厮守的念头。这二人之间的感情似师生似朋友,似母子似情侣,剪不断理还乱,活生生的一段孽缘啊!

文章中间有段于敏“虐待”陈皮皮的戏码尤其精彩,将这个女人对陈皮皮又爱又恨的心态描写的淋漓尽致,恍惚之间让我觉得于敏与金庸笔下那个对段誉百般虐待又百般不舍的“木婉清”的形象重合,而陈皮皮竟集韦小宝,段誉,段正淳,老顽童的多重性格于一身,看来命犯桃花当是定数了。

ps:写此回复时还未见3楼回复以及作者4楼留言,只感觉行文似金庸风格,原来楼主也是自小看金庸小说长大的啊!色文虽多但金庸风格的色文却少,祝楼主造就经典。

[ 本帖最后由 观澜 于 2010-1-17 14:26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kradark 金币 +18 回复认真,鼓励! 2010-1-17 16:29

TOP

排版上移

[ 本帖最后由 kradark 于 2010-1-17 16:22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kradark 金币 +15 辛苦啦! 2010-1-17 16:29

TOP

流风大大的风格清新自然,人物鲜活,栩栩如生,有很强的代入感,谢谢
谢谢大大别来什么后会有期之类的,我们可以等,但不要让我们等太久,好多非常好的文章就是一拖就“下面没有了”
祝大大新年快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kradark 金币 +3 回复认真,鼓励! 2010-1-17 22:22

TOP

皮皮真厉害啊,超级厚脸皮,超级顽皮,超级色狼啊,感觉于敏有点像鹿鼎记中的洪夫人一般,被偷奸导致怀孕,又对皮皮有好感,命运纠缠的就和皮皮搞到一起了,不知道以后再学校里怎么维持师生关系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kradark 金币 +3 回复认真,鼓励! 2010-1-17 22:22

TOP

又看到了大大的新章节了,这章的肉戏很精彩看了让人激动啊;希望i楼主考虑一下让女主角都生一个这样的小皮皮吧,把皮皮家族发扬光大。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1-24 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