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流域风] 【陈皮皮的斗争】 二十二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274

【陈皮皮的斗争】 二十二

  陈皮皮的爪子一点一点地接近了那屁股,终究是心存胆怯,越到跟前,越是
颤颤抖抖。突然间程小月欠了下腰身,去拿橱柜上摆着的麻油,一只脚就跷了起
来,把裙子下白嫩嫩的大腿露在陈皮皮眼前。

  陈皮皮下意识地缩了下头,手掌也跟着缩了回来。当真是做贼心虚,鬼头鬼
脑地左右看了几眼,一颗心跳得“怦怦”作响。

  妈妈的大腿,他倒是经常看到,早就司空见惯荣辱不惊了。只是有了前天晚
上那一件事,心境自然大不相同。使劲儿咽了口涎水,恋恋不舍地看那长腿,猫
抓心般地奇痒难耐。只是再要他伸手过去,却没了刚才的勇气!

  这时候敲门声忽然响起,程小月手里忙着,高声问:“谁啊?”回头看见陈
皮皮站在自己身后,摆着个龙抓手的架势,人却在发愣。哪里知道他的心思,用
沾着面粉的手指戳了下他额头:“你撞鬼了?还不去开门看看是谁?”

  陈皮皮如梦方醒,把那魔爪去自己脸上挠了挠,叫:“得令!”一溜烟儿去
了。

  来的正是胡玫和齐齐母女两人,陈皮皮顿时笑花了眉眼,对着大小美女连声
叫请进。胡玫笑着,说:“不用那么客气,我们可是逃难的,来打秋风,你这么
热情,哈哈,不知道肚子里有没有在笑我们脸皮厚!”

  陈皮皮嘿嘿地笑着,眼珠子早被吊在了胡玫扭动的腰肢上,连“哪里哪里”
也忘记了说。再看齐齐,怀里抱着毛毯毛巾牙刷牙膏一堆的东西,满脸却是喜气
洋洋,可没有半分落难的模样!

  程小月闻声从厨房探出了头:“说什么见外的话?我请你们都请不来呢,你
们肯住,我管吃管喝把你们当菩萨供了。”

  吃了晚饭,都收拾停当了,都坐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聊天。齐齐就嚷着要打
扑克,胡玫也凑热闹,说:“平时在家都只我们娘俩,清静的好似尼姑庵一样,
今晚可算有了玩伴儿,小月你可要陪着我们打!”

  程小月拗不过她们,只好也凑来茶几旁边,伸手在齐齐鼻尖儿上拧了一下,
笑着说:“你张罗得这么热心,是牌技很好吗?咱们先讲明了,谁输了,可是要
被罚的!就罚……”她话还没说完,陈皮皮已经脱口而出:“画乌龟!在脸上画
乌龟……”

  程小月瞪了他一眼:“你脑子很好使嘛!怎么不见你考试有这么灵?嗯……
那……就画乌龟了,睡觉的时候也不许洗,我要你们当一晚上的乌龟!”

  齐齐吐了吐舌头:“谁怕谁?还不知道谁输呢!”胡玫哈哈大笑起来,笑得
众人都是莫名其妙,齐刷刷都来看她。她笑过了,才说:“从来只有男人怕当乌
龟,我可没什么怕的。”程小月才恍然,推了她一把:“你这个妈做得真荒唐,
当着孩子的面呢!说这么不像样的话出来。”

  当下捉对厮杀,陈皮皮和齐齐搭档对程小月和胡玫。两个大美女今天穿的都
是裙子,坐在陈皮皮两边,白花花的大腿把茶几也照亮了。对面的齐齐下身倒是
穿了件牛仔短裤,不过那短裤也短到了极致,诱惑自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陈皮
皮身在花丛之中,美色目不暇接,只恨程小月少给他生了一双眼睛出来,两只眼
珠儿四下翻飞,在诸女身上流连忘返,恨不得左拥右抱都扯上床去,哪里还顾得
上手里的牌!

  胡玫看他目光在自己身上扫来瞄去,专在大腿胸脯紧要处停留,心里明镜儿
似地知道他心里的念头,又是好笑又是得意,偏偏把手里的牌贴到了自己的胸口
上,说:“小猴子这么狡猾,我要防备了你,可不能让你使诈偷看到我的牌!”
话固然说得漂亮,却是把胸脯高高的挺了起来,盼着陈皮皮看不到手里的牌,只
好去看她的乳房了!

  程小月有一搭没一搭地询问胡玫家里的情况,脑子里却在盘算着要怎么安排
这母女睡觉的地方:要胡玫去书房睡自然是绝对行不得,看她那眼神,吃了儿子
的心都有!这小兔崽子要是和她搅到一起,那真是引狼入室了!要齐齐去睡书房
也不妥当,倒似是大人要委屈了孩子一般。难道还要自己去睡书房?!!那夜的
情形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身上就起了鸡皮疙瘩,耳根都热了……

  一轮儿下来,人精儿斗不过狐狸,加上一个心不在焉精虫上脑的蠢蛋,输的
自然是齐齐和陈皮皮。齐齐大为气恼,拿了靠垫去砸皮皮,胡玫也笑嘻嘻地拿了
笔过来。陈皮皮爬上沙发靠背想要逃跑,却被胡玫一把扯住了后腿儿,硬生生地
拉了回来,不由分说按住了手脚,叫程小月:“快来行刑,不要让他跑了。”

  她这样压着陈皮皮,上身就贴在了他身上,一只原本就蠢蠢欲动的天外飞仙
咸猪手就被压到两人之间。陈皮皮假意挣扎,趁机把手在乳房上摸了几把,倒也
做得天衣无缝!口里叫:“我誓死不从,男子汉大丈夫,死也不做乌龟……”

  程小月怕胡玫笑话她护短儿,只得接过笔在皮皮脸蛋儿上画了个乌龟。胡玫
才放了手,转身之际在陈皮皮小腿上踢了一脚,算做是对他揩油的惩罚,心里却
有几分舒畅,说:“小月你偏袒儿子!看这只乌龟,画得也太小了,分明是只四
脚蛇嘛。”

  轮到了齐齐,早已经缩做一团,装出一副可怜样儿求饶:“阿姨……不画乌
龟行不行?我可以给你们翻个筋斗……”把程小月逗得笑起来:“你原来的英雄
气概哪里去了?”陈皮皮也拿着笔过来起哄:“同甘共苦同甘共苦,你可不能当
叛徒……”齐齐怒道:“你是哪一国的?你才是叛徒,和她们一起欺负我——我
干什么要和你同甘共苦?”

  程小月在她脸上摸了一把,一本正经地说:“不画乌龟也行——这水灵灵的
脸蛋儿,我也下不去手,纸条一定要贴,左边一张,右边也来一张……”

  看着齐齐脸上贴着纸条,却一脸专注地算她手里的牌。陈皮皮差点儿笑出声
来,又怕被她发觉了,免不了拳脚相加,只有使劲儿把嘴唇撅起来绷住,看上去
倒是像要找谁亲嘴儿似的。程小月看了气就不打一处来,在他后脑勺上来了一巴
掌:“你打牌还是卖艺?嘴抽筋儿了吗?”

  陈皮皮眼光依次从三个人身上掠过,心中乐不可支,想:齐齐是我的老相好
了,哈哈!妈妈我也抱过……嘿嘿!胡阿姨,虽然眼下没那个了,但是看她对我
的态度,早早晚晚晚晚早早都能摸到她的!只要不被妈妈发现,哼哼,自然天下
太平。要是有一天,大家都脱了衣服,像现在一样坐在一起这么打牌,我摸了这
个再摸那个,摸他个不亦乐乎,就算是输个屁股朝天,全身画满乌龟,也是一生
极乐,死而无憾了!唉,妈妈不让我和胡阿姨勾勾搭搭,齐齐当然也不肯和妈妈
一起陪我睡觉,这两个人都不许我碰胡阿姨,想要把三个人一起抱到床上,只怕
不大容易。妈妈的,偏偏胡阿姨看起来又这么容易上钩,真要叫人心痒死了。

  于老师倒是和妈妈很亲近,不过她一向害羞,想必也一定不肯脱光了陪我胡
闹,妈妈?要是知道于老师肚子里有了我的宝宝,早拿锅铲把我的头打进肚子里
了!想来想去,这几个女人,各个单独脱光当然可以,要想抱到一张床上,那真
是千难万难!——蔷薇在就好了,也可以问她讨教个方子……不行不行!妈妈和
她一见面,马上开打了,唉,妈妈人长得漂亮,人缘儿却混得不怎么样,动不动
要打要杀,幸亏是我做他儿子,要是换了别人,早拍屁股不干了……

  想着几个女人赤身裸体妖娆的光景,悠然神往,连牌也忘了出,举着扑克在
那里傻笑,口水差点流到地上!

  三个女人哪里知道他肚子里的无耻,见他发愣,一起催促。齐齐生怕再输,
用手指捅着他的脑门儿,说:“快出快出,你要出错了牌,输了就替我受罚。”
胡玫笑得双肩直抖,那胸脯更是显得汹涌澎湃,说:“别是被你妈妈打傻了吧?
哈哈……”

  这一轮倒是输赢轮转,一直打到十一点钟才见分晓——还是两个小的输了,
齐齐把牌一推,用手在桌子上一阵划拉,丧气无比:“不玩了不玩了,你们两个
这叫做以大欺小,我们吃亏了……不算不算……明天我还要上学的,睡觉了睡觉
了……”起身一溜烟儿跑去程小月的房间了。

  到了这时,程小月才有些慌,也没想到该怎么安排。要自己去睡书房,心里
竟然有几分惴惴,明知道儿子夜里绝对不敢真来的书房,可真要让自己坦坦然然
却也没办法做到。正犹豫着,只见胡玫已经去房里拿出了毛毯和枕头,说:“我
来睡书房,你的床太软,睡一觉起来,腰倒酸了。”

  程小月知道她是故意要把卧室让了自己,再推辞客气反而让胡玫过意不去,
也就依了她,说:“我去给你铺床……”

  陈皮皮眼珠儿转着,目送胡玫进了书房,眼看着妈妈从里面出来,顺手把门
带了。心里跳了几跳,那色心从肚子里呼呼升上来,直奔头顶。却看见程小月绷
着脸站在书房门口盯着自己,真个“手中无剑,心中有剑”了。把头一缩,咧嘴
给了她一个没绽放的鬼笑——比哭还难看,打了个哈哈,说:“嗯,妈妈晚安!
嗯嗯,我也去睡了……”转身进屋,犹自感到背后发凉,屁股发紧,似乎那把无
形的剑气,已经将自己裤带斩落了。

  关上房门,躺在在床上两脚蹬着墙壁,正在盘算要不要“夜探书房”,程小
月又推门走了进来。陈皮皮张着嘴看她走到自己床边,心里跳得七上八下乱七八
糟:难道妈妈要和我睡?这个,这个,可有点不大好意思!转念立刻知道那是绝
无可能,虽说自己历经千锤百炼,功夫也能算得上出类拔萃,不过要说能把妈妈
迷得神魂颠倒投怀送抱,那是打死自己也不肯相信的!

  只见程小月把脸伸到了自己耳边,低声恶狠狠说:“从现在起,你不准出这
房门一步,听到了没有?你哪条腿迈出门口,我就打断你哪条腿!”

  陈皮皮看她卸妆以后干干净净的脸庞,耳边还没摘下的耳坠在灯下晃动着闪
闪发亮,衬托得老妈美人如玉肤似凝脂,差点忍不住伸舌头去舔上一口。咽了口
水,说:“撒……撒尿,总是可以的吧……”话音未落,头上已经吃了个爆栗,
只听程小月哼了一声,说:“你等着……”转身走了出去。

  片刻回转,手里却拿着个空的大可乐瓶子,丢到了他床上,说:“就尿在这
里面……”另一只手又在他面前晃了一晃,接着说:“我出去了,就把门从外面
封住,明天早上起来,要是封条开了,你知道后果……”

  陈皮皮仔细去看,她手里拿着的,却是一条不干胶的贴纸!心里顿时大为泄
气,火热的情怀如同被一泡尿兜头浇熄,苦着脸,说:“这个……小便可以,要
是……要是大便……哎吆……”头上又挨了一巴掌。程小月一脸杀气:“想和我
打马虎眼吗?要上大号,现在就去,有什么要做的,我就看着你一起做了,等我
出去了,你就别再想动出房门的念头儿!”

  陈皮皮用手护着头:“如果突然拉肚子怎么办?”

  程小月被纠缠得烦起来:“那你就叫我,我起来给你开门——闭嘴!再啰嗦
我就把你锁到卫生间去睡!”

  陈皮皮本来打算再问:“我被锁到卫生间,那你们要上厕所怎么办?”但看
了看程小月阴沉的脸,哪里还敢问出来!低眉顺眼地答应着:“那个……这个要
麻烦妈妈早起给我开门,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完给程小月装了个天真,肚子
里想:唉,这句话说得没水平,妈妈哪天不来叫我起床?岂止是开门,砸门也已
经是家常便饭了。

  眼看程小月出去,“咣当”一声带上了房门,外面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
声音,料想是在用不干胶封锁那扇通往性福的房门了,陈皮皮叹了口气,安慰自
己:“好了好了,现在可以安心睡觉了……”

  安慰毕竟只是安慰而已,明知道外面睡着三个美人儿,能安心睡觉的怕就只
有石夜来之流了!如今里面关的却是只品尝过了很多荤腥儿的馋猫,辗转反侧夜
不能寐自是理所当然。房间外寂然无声,唯有这只捉不到老鼠的猫,还在唉声叹
气。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吱呀”的一声响,似乎是有人走动。这只猫一
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屏息凝神侧耳细听。外面脚步声轻盈之极,好像生怕惊
动了别人。先是开厕所门的声音,良久,是冲水马桶哗啦啦的响声,接着,那人
似乎并没有回去,而是来到了陈皮皮的门口,站住了。

  陈皮皮一时间惊喜万分,感动得都要哭了:我在打牌的时候,摸了胡阿姨的
乳房,她却不声不响地装作若无其事!一定早对我心怀仰慕,现在要学崔莺莺,
偷偷摸摸地来勾引我了!啊呀,错了错了,崔莺莺是被红娘拉皮条才和男人睡觉
的。胡阿姨这是在学潘金莲,呸呸,胡阿姨是潘金莲,我不是成了西门庆?

  那人在门口停了片刻,又踱了几步,似乎正在犹豫。陈皮皮努力按捺住了惊
喜感动欲笑无声欲哭无泪的心情,蹑手蹑脚来到门边,轻轻转动把手,慢慢地拉
开了房门。

  虽然经过这样的大悲大喜,陈皮皮的神智倒还清醒,想:现在不用怕了不用
怕了,有人在外面接应,等我和她春风几度以后,哈哈,再让她把那封条贴上,
妈妈可拿我没一点办法!

  等到门拉开了一条缝,果然看见外面站着人。黑暗中,那人看到他开门,没
有一丝后退,反而心有灵犀地伸手去抓了门把手,倒像是怕开门弄出响声一样。
陈皮皮笑得嘴巴几乎要咧到耳根了,肚子里面阿弥陀佛哈利路亚地叫着,挤出身
子,迎上去一把搂住了。

  入怀的身子娇小玲珑,却滚烫似火,凑过来和他接吻。陈皮皮愣了一下,才
恍然大悟:是齐齐!果然听见齐齐用极低的声音在他耳边说:“你不睡觉,出来
干嘛?”

  一阵的失望,想:我要偷的是妈妈,谁知道被女儿当中劫了和,这把好牌可
真是白白做了。啊呀,齐齐这么出来,也不知道妈妈醒了没有?要是万一被她发
现了,恐怕我一样要挂得直挺挺死翘翘!把嘴巴几乎伸到了齐齐的耳朵眼儿里,
说:“有没有吵醒我妈妈?”

  齐齐轻轻摇了摇头,吃吃地小声笑,抱住了他的脖子和他脸贴着脸,热情无
比:“我就知道你没睡,嘻嘻,色鬼……”

  陈皮皮肚子里大叫冤枉:我有你色吗?深更半夜不睡觉,跑来抢你妈妈的老
公!可怜我机关算尽,还是栽在你手里了……不过有总比没有好,管是哪个,先
米西米西了再说。抱着齐齐,就往自己屋里扯。

  不料齐齐却不肯,推住了他,小声说:“要找死啊你,万一程阿姨起床发现
了,我们就完蛋了,我就想……抱抱你……亲亲你,那个……可不敢的……我们
的妈妈都在,现在我们却在这里偷偷摸摸亲热,你说浪不浪漫?嘻嘻……”

  陈皮皮大是愤怒:你把我诳出来,又不肯给我干,简直是惨无人道丧心病狂
天理难容!小娘皮,这样提心吊胆,有什么可浪漫的……不由分说捉了齐齐的手
掌,塞到了自己裤衩里面。齐齐也不挣脱,握住了他的鸡巴,隔着衣服抵在自己
腿上,慢慢地摩擦撸动,把那件兵器逗弄得怒发冲冠泪水长流。

  一个是情意绵绵,一个是欲火焚身,一时间乱作一团,也不知道是谁的手在
扯衣服,也不知道是谁的手在摸屁股,更不知道谁的嘴在亲谁的什么地方!只知
道一个是娇喘吁吁欲拒还迎,还一个哼哼唧唧兽欲难耐,动静儿就不由自主大了
起来,竟连危险都顾不得了。

  裤衩已经扯到了膝盖,睡袍也都撩到了腰间,天雷地火之际,突然“啪嗒”
一声轻响,书房的灯就亮了!

  唉,偶的文学修养实在有限,绞尽脑汁也形容不出来两个小情人被吓得花容
失色鼻歪眼邪那一副惨烈形状!总之惨过了棒打鸳鸯有情散,总之惨过此恨绵绵
无绝期!总之齐齐是马上跑了,一溜烟儿,倩女幽魂一样隐进了卧室,只留下陈
皮皮胆战心惊在那提自己的裤衩。

  这时候胡玫开门,出来了。


[ 本帖最后由 西鱼记 于 2010-10-30 00:12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西鱼记 金币 +150 万众期待~欢迎皮皮! 2010-10-30 00:11
  • 西鱼记 原创 +1 万众期待~欢迎皮皮! 2010-10-30 00:11
  • 西鱼记 威望 +1 万众期待~欢迎皮皮! 2010-10-30 00:11
274

TOP

这是真的吗?流大又回来了?皮皮的故事开始继续,大家还会有幸看到《妻子的欲望》吗?激动中!

TOP

哦。天哪!
流大的成皮皮又出新啦?   那也就是说,《妻子的欲望》也快来了,呵呵,激动中、、、
真是福音所致!

感谢流大!

很激动的问一句:《妻子的欲望》也快来了吧?
都快急疯了!有点语无伦次、、、
每日都在煎熬中度日!
天天盼着流大带着嫣回来呢。

《陈皮皮的斗争》和《妻子的欲望》我都看过。
都是难得的神作!
应该说:
《陈皮皮的斗争》让我们灰暗的生活增添了轻松、愉快、快乐!

而《妻子的欲望》则是让我魂牵梦绕!!!(请版主不要判我灌水,不多用几个感叹号,无法表达心中的情感!会憋死的啊)

可能是《妻子的欲望》太贴近成年人的生活了吧!
真实的感觉太让人被代入了!

感谢流大!

[ 本帖最后由 wangzx72 于 2010-10-30 00:16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这是今天看到最好的事情。。一是流域风大大复出了,太好了,我之前追的就是风大的妻子的欲望。二是陈皮皮续写了,这个可是之前没有奢望了。
多谢楼主的分享。
和之前一个人写的续类似。主题是先搞定胡玫,再公开化,大家摊派开始玩3P。不过我觉得这个故事还很长,期待楼主的继续。

[ 本帖最后由 idleuse 于 2010-10-29 23:41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哈哈 流老大出22来很激动 前篇说完结真的很遗憾很纠结 故事中儿子和母亲的斗智斗勇很精彩 故事情节刚刚展开 现在很期待流老大的后续创作 希望能给予我们一个完整的情节 不要留下残缺美

TOP

前面不是有人 接续 有 续一 了吗?

这下正版的出来啦!今晚真开心!谢谢!

TOP

皮皮的续写啊,终于等到了,激动万分,流大加油……

TOP

流大复出了,真是色城幸事,没想到陈皮皮还会再更,希望看到跟妈妈的进一步发展

TOP

风大真龙归来!
今天在这里看到了风大的(陈皮皮的斗争)第二十二集,心情非常的激动。因为这说明了风大的回归,也说明了(妻子的欲望)可以继续了,又说明了我又有精神食粮可吃了。哈哈!用文字很难形容我此刻的心情。开心,高兴,兴奋都只能表达我此刻心情的十之一二。我只想和风大说:风大,谢谢您能为我们这些读者送精神食粮!谢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无论有什么事我们都会支持你这样的作者,盼望好文章能够继续下去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1-24 1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