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SSE] 【淫女修仙傳】(第十章)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版主留言
心灵的阳光(2014-2-19 19:31): 论坛右上角有个繁体中文字体转换按钮。
有点略长啊,看了这么久。。女主角登场有点慢啊
这繁体字看着好累,看完了想起来谷歌浏览器可以自动翻译的。。。。。。
撸主辛苦啦!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第一次拜读次文 书名取名淫女修仙传是写的是李雪清的主角吧 我看来一些别的修仙色文都是刚出来基本上都是修仙有成 或者是强悍的离谱 总感觉出来就是专门写肉戏的 其他人我不知道  但是对于我来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写法 写的是逐渐从一个低微的小人物成长起来的 直到成为一方至尊(后面应该会这么写吧)
  所以说这本书不光是单写了肉戏 还写了李雪清的修仙历程一步步的走 所以我认为这本书的潜力很大 我感觉在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大结局的 看来狼友要有福了
  最后说下 楼主能不能换下简体字 繁体字虽然可以能看懂 但是感觉还是有点不习惯 比如刚开始这个字(爐)刚看见的时候不认识 单是过会认出来是以个炉鼎的炉 所以楼主啊换简体吧  不然真的有点影响阅读

[ 本帖最后由 dengwei10112 于 2014-2-20 01:30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淫乱天使1 金币 +14 认真回复,奖励! 2014-2-20 10:23

TOP

好详细,在H文里还会看到这么详细的修炼系统,楼主大大实在是下苦心了。良心之做!但我感觉其实修炼不用刻画的特别详细。多着墨在推动情节上面,情节快了就让人会有扔不下来的感觉。然后肉戏再丰富多彩一些就再好不过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终于是等来更新了。
王浩为人还可以嘛。
为什么我看完这章后,会有女主要变成痴女的预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x241234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14-2-24 21:17

TOP

不错啊  谢谢楼主分享

TOP

繁体字 看的有的慢 但是对于女主的描写细节确实到位 是喜欢的风格 赞

TOP

写的很不错啊楼主,期待下一次更新

TOP

一直在追这部,感觉写到现在,反倒更有一些少女主动索取调教并且享受的意味,本来几个主人调教的目的是保证少女对自己的服从性,从而确保自己不会惹上牢狱之灾,结果少女体内的某种东西觉醒之后,在主观上已经没有之前的那种听令而后服从的二元关系,而是已经天经地义的认为主人就是至高的,整个调教过程是完整并且符合逻辑的,感觉作者在这一点的把控非常到位用心。比起现在已经略显同质化的重口调教细节,我对少女的心理变化倒更感兴趣了,感谢作者的细致描写,另外很好奇最后的结局,希望还是能略圆满

TOP

这样写下去....会不会有FUTA啊?大大?阴阳二气,女同...喜欢公主复国记的情节希望继续~~想看复国记结束,然后这篇继续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sologll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14-3-17 23:02

TOP

          第十章  基础五行法术凝水术

***********************************
  上元,庆讚天官尧帝圣诞,以及韩国泡菜守护圣人瓦伦丁忌日。

  一开始的炉鼎诀其实出自「金华直指女功正法」,是清朝的东西。

  乳溪就是两乳之间(乳沟嘛!),脐内是在肚脐和两肾之间,至於男人的
「亡田」,如果等位置的话应该还是乳间……

  不过这三丹田的位置也有各种说法,总之看看就好。
***********************************

  阴阳炉鼎诀中记载,「男以下田、中田、亡田为鼎,女以子宫、脐内、乳溪
为鼎……男无子宫,以下丹田为大鼎,此所以名同实异。」

  这类记录散见於各种基础功法之中,并非阴阳炉鼎诀独有,但只有阴阳炉鼎
诀将「炉鼎」二字阐述到极端精深的境界,又因为有「阳炉阴鼎」的说法,故女
性修炼阴阳炉鼎诀,必然偏重於「鼎」的路线,至於炉的部份,则得由外界吸收
来的阳气充任。

  此时的李雪清子宫之中,造型古朴、两耳三足的「阴鼎」已经成形,虽然虚
幻得几乎看不清楚,但只要修为增加,鼎身也会渐渐充实,而在这三足鼎下,一
团米白色液体不断翻涌着,流泄出火焰一般的阳气炙烧着阴鼎,这当然就是之前
王浩射进李雪清体内的精液了。

  王浩自己也没想到,自己这一次不太成功的双修竟成全了李雪清的炉鼎功
底,他现在只专注於突破后的欣喜,以及似乎随时能到达的炼气九重。事实上此
时他体内的火属真气正在经脉中奔流,只要能顺利完成一周天循环就代表他达到
炼气第九层,正式踏入炼气高阶修士的行列。

  炼气九层已经达到进入修仙宗门的条件,只是王浩年纪已然不小,大点的修
仙宗门不会收入门下,但他有信心,只要有李雪清在,筑基绝对不是梦想。

  筑基之后的修士才算是正式踏入修仙界,也有资格成为各大小宗门抢着要的
人才。

  当然更重要的是寿元暴增一倍,达到凡人无可能到达的两百五十年!

  修仙各大境界每往上一层,寿元就成倍增长,炼气后期修士可以活一百二十
年,这已是常人无比羨慕的高寿,但在修仙界中却只能算个短命鬼,因为筑基修
士寿命有两百五十年,结丹五百年,元婴一千年,化神修士更高达两千年,如果
化神修士能够飞昇的话,那么根据传说,化神以上一层的炼虚期就已经没有寿元
限制,只要能度过定时出现的天劫,做万岁大寿也不是梦想。

  一声不大却沈闷的轰鸣声过后,断龙壁缩小成一块巴掌大的四方石头飞入王
浩手中,这是他手上最好的法器,就算筑基期修士也没那么容易打碎,用来闭关
最好不过。

  才走了几步,王浩原本志得意满的脸上就浮现尴尬的苦笑,因为他一眼就看
到一丝不挂的李雪清躺在地上,手上腿间还满是淫水。

  「处女就这么淫荡……真是个淫妇胚子……」王浩楞了一下,虽然淫荡的李
雪清更有助於他的採补修炼,但头巾绿油油的机会也不免变多,他可没有和人分
享炉鼎的嗜好啊。

  「小淫妇起床了。」

  「嗯……不要嘛……人家还想睡……床好硬好冷哦……」少女翻了半圈,小
猫般地缩成一团,嘴里还迷迷糊糊地说着。若不是炼气五层已能初步不畏寒暑,
这光溜溜躺在地上的美少女非生一场重病不可。

  「快起来!」王浩朝着女孩白皙圆润的美臀拍了一掌,让她几乎跳了起来,
一头长发也飞散开来,遮掩了她不小范围的赤裸肌肤,尤其是那昨晚被自己多次
进出、现在还沾着淫水的神祕幽谷,让王浩不免有些遗憾。

  「啊……大爷?」

  「别叫大爷,很难听。」王浩皱着眉头说道,自己可不是嫖客。

  「不然呢?」李雪清歪着头,不自觉地流露出一股可爱娇憨的气息。

  「呃……」王浩楞了一下,才开口说道:「叫主人好了。」

  「嗯,主人……」李雪清甜甜地叫了一声,让王浩的下腹一阵火热,恨不得
现在又对她採补一番。

  (张弛有道……张弛有道……)王浩压抑着心中推倒小美女的冲动,一边回
想着功法分散注意力,一边惊讶於女孩过人的媚惑力量,几乎可以和青丘山那些
狐狸相提并论了。

  他不是不想採补李雪清,而是因为他昨天才刚一口气提昇两层功力,经脉短
时间内被拓宽许多,若再提昇,有可能令经脉受损,反倒对日后的修炼有所妨
碍。

  (炼气六层……)王浩的目光再次看向正打算穿上肚兜的李雪清,心中既羨
慕又嫉妒,自己提昇两层功力就得考虑根基不稳,她提昇六层功力却硬是一点屁
事也没有。

  据说那些大宗门里的天灵根弟子,停留在炼气期的时间绝不长於两年,他们
的修炼速度全都是大批灵丹妙药撑出来的,除了最后几层以外,其他层加起来甚
至不会花到一个月时间。

  「主人……」王浩还在感叹天道不公的时候,一具温软的身躯贴了上来,身
上只有肚兜和一件用绳子充当腰带的男装长袍的李雪清,以天真却又散发着强烈
媚惑的亲密姿态趴在他怀中,只要王浩略略低头,就能从长袍的衣襟处看见她那
两团软肉间深邃的山谷。

  「教人家『凝水术』嘛……」女孩双目湿润地看着王浩,楚楚可怜的模样令
人不忍心拒绝,何况王浩之前也确实答应过了。

  他不想教她有攻击力的法术,免得她哪天发觉炉鼎的真相后暴起反击,但凝
水术没有杀伤力,教给她倒也无妨。

  「好吧,你就听好了。」王浩拗不过她,只得搂着她坐到地上,心中想着应
该再去弄些床铺桌椅,免得天天坐地板。以前只有自己还没什么感觉,现在多了
个女孩,这临时洞府就显得太简陋了。

  「天地万物不出五行,也就是金木水火土,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
土、土又生金,这是五行相生,又火剋金、金剋木、木剋土、土剋水、水剋火,
这是五行相剋,五行生剋之间……」王浩用法力在地上画了个发光的圈,然后在
圈中画上一个五芒星,在星芒顶点上依序写着金、水、木、火、土。

  「外圈是相生,内里的五芒星就是相剋的顺序。」王浩说道:「先人们在五
行的研究当中创造了一些驾驭五行力量的方法,就是基础五行法术,现在我要教
你的就是基础水行法术『凝水术』。」

  「只有凝水术吗?」

  「你的灵根最适合水行法术,其他五行法术不忙学,反正用起来效果也不
好。」王浩撒了个半真半假的谎,缺乏该属性灵根确实会对法术威力造成影响,
但他不教的真实理由与此毫无瓜葛。

  但他不知道,因为他的这句话,李雪清走上了专精水系法术的路子。

  王浩仔细解说着凝水术的施展方法,顺便给李雪清讲解一些修仙的基础,毕
竟她只是个半路出家的票友,基本的知识可说是几乎没有。若不是她博览群书,
一些医书道藏也有涉猎,王浩甚至得花更多几倍的时间教她。

  「成功了!」李雪清兴奋地捧着鸡蛋大的水团,喜孜孜地让它在双手之间滚
动,小小的水团就像皮球般舞动,看得王浩眼角不禁抽搐了起来。

  (幸好没答应教她别的法术……不然老子的命可就岌岌可危了。)王浩暗自
抹着冷汗,连他自己都还不能让水球舞动得如此有灵性,由此可见李雪清在法术
上、特别是水行法术上的惊人天赋。

  (真天灵根的素质真是让人羨慕得想吐血啊……)

  女孩沉浸在头一次成功施展法术的兴奋当中,完全不晓得身旁男人的心思,
她让水球停留在左掌当中,右手缓缓输入灵力,水球渐渐变大,表面却泛起波
纹,这是水球内部灵力结构不稳的反映。紧闭双眼的李雪清小心翼翼地调整灵力
的输出,水球上的波纹也渐渐平复,体积也稳定增大,直到她几乎耗尽全身灵力
为止。

  「哇!」睁开眼,女孩开心地看着已经比自己的头还大的水球,还说出了让
王浩差点走火入魔的话:「可惜不能更大点,好想泡在里头洗澡呢……」

  (你奶奶的还泡在里头洗澡!你知不知道那连结丹修士都不见得办得到
啊?!!)

  「主人你怎么满头大汗?很热吗?」

  「哦,没什么,虚火、虚火。」

  「上火的话应该多吃苦瓜。」李雪清说道。

  (吃苦瓜?我都快吃黄连了!)王浩暗想着,但脸上可不能表现出来,虽然
这女孩似乎很单纯,但却不表示她以后不会成为自己的敌人,若不是禁制的祕术
远非炼气期修士所能拥有与使用,他早就在李雪清身上下禁制了。

  但被李雪清单纯水润的双眸一望,王浩突然又觉得自己不会下禁制也是好
的,至少不会顶着她的纯真一辈子道心有亏。

  「总……总之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接下来我得出去买些东西,你就
安心留在这儿修炼。」王浩拍了拍女孩的背,手却又不太安份地滑到她圆翘的臀
部上捏了几下。

  「嗯……」李雪清双颊微红,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敏感的身子立刻火热了
起来。

  凤舞楼之所以如此注重天生媚骨的女孩,原因就在於生具媚骨者堪称一生不
幸,若一辈子青灯古佛也就算了,虽然没能体会身为女子的幸福,却也好歹能混
个寿终正寝,但只要破了身、甚至只是嚐到性的喜悦──无论是来自男人女人或
者自己──,她们过於适合性爱的媚骨体质就极容易让她们直接沈溺下去。

  於是为后妃则秽乱宫廷,为人妻必红杏出墙,下场自然好不到哪去,被旁人
与后人指着脊樑骨骂已经算是很好的待遇了,掉脑袋、浸猪笼甚至抄家灭族的事
情也时有所闻。

  在诸多不幸当中,当妓女可能是最为适合媚骨女子的人生出路,因为没有人
期待婊子能立贞节牌坊,老娘淫荡就淫荡了,不然是想怎样?

  李雪清身为媚骨少女,自然也逃不开这样的宿命,光只是摸捏了几下就整个
人软倒在王浩怀中,一副悉听尊便的娇柔模样。

  只是下意识吃豆腐的王浩一看见李雪清「我想要」的目光,冷汗就流了下
来,也不知哪来的大毅力推开怀中千娇百媚的少女,逃命似地离开了山洞,只丢
下一句:

  「我不在的时候用心修炼!」

  「哼……」李雪清嘟着小嘴,双手抚摸着自己高耸的双峰,低声说道:「凌
波她们……现在不知道在做什么……」

  ※※※※

  此时的凤舞楼可说是杀气浓重,红月堂更是一片肃杀,若不是发出杀气的全
都是漂亮的女孩子,搞不好会让人以为红月堂是什么黑道堂口。

  红月堂大厅之中,徐湘竹坐在正中桌边,脸色凝重地听着一个个护院的报
告,这些身材至少有两个徐湘竹以上的彪形大汉在她面前却只能战战兢兢地立
着,样子比狗还老实,一颗颗心脏全都和她在桌上不断点着的纤纤玉指同步行
动。

  「啪。」突然之间,徐湘竹的手指停了下来,脸色难看地说道:「几十个
人,出去了一整天,回来只剩下『没有消息』四个字?」

  「抱……抱歉……那个混蛋像是会飞一样,没人看过他出现……」护院的首
领、也就是曾经带着李雪清她们到地牢去「观摩」的中年男人小心翼翼地说道,
生怕触碰到徐湘竹的逆鳞。

  「好了,好了,你们先退下去吧。」坐在一旁的慧心挥了挥手,让一身冷汗
的护院们退了出去,接着抬头说道:「你们也一样,回自己房间去,大人说话小
孩子不要偷听。」

  「怎么这样……」

  「人家也很关心雪清啊……」楼上发出不满的娇啼,但还是一个个地回到房
间。

  等最后一人的房门关上之后,慧心才对着徐湘竹说道:「动手的,确实是修
仙者。」

  「哼!」已经多少猜到的徐湘竹脸色仍是一沉,说道:「修仙者居然已经嚣
张到在京城里白日掳人了吗?」

  「修仙界比凡人界更黑暗,以雪清的资质,能不动心的很少啊。」慧心说
道。

  「资质?媚骨对修仙者有用?」

  「不是媚骨……」慧心拿起茶杯抿了口茶:「是资质九十九的纯水灵根。」

  「九十九?纯水灵根?」徐湘竹毕竟只是凡人,对这类术语一无所知。

  「总之就是上好的炉鼎资质,生命危险是不太可能会有的,只是下落不明却
免不了……」慧心说道。

  「下落不明就够糟糕了,我还得想怎么跟她家人交代呢。」

  「实话实说吧,就说被山贼掳去当压寨夫人。」

  「你这是哪来的实话啊?除了『掳』以外全是假的!」

  「假的,反而比较容易被接受呢。」慧心笑道。

  「这什么世道!」

  「好吧,那你就说,李家小清被个仙人抓走当炉鼎,我们派出了妖兽追捕却
还是没能斩仙救美……」

  「得了,连鬼都不信。」徐湘竹无奈地说道,连知道这是事实的她都不认为
能说服得了谁,就更甭提绿水村的李家老小了。

  「鬼信不信我得问问。」慧心露出颇为奸险的笑容,只可惜和她仍带点纯真
的美丽面孔颇不合衬。

  「千万别问!」徐湘竹可不希望她真的弄个鬼出来,对於这个「晚辈」她可
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即使以现在楼主的身分,她对她的认知也只有「也是修仙
者」这么一项而已──充其量就是个「很淫荡的修仙者」。

  「所以还是照我说的去做就好,至於小雪清嘛……她这一去也不见得就是坏
事,总有一天还会回来的,这是她的仙缘,不必太担心。」慧心相当笃定地说
道,清澈的双眸当中彷彿可以看到李雪清的未来。

  「说得像街上算命的一般,你不去铁口直断还真是浪费人才。」徐湘竹无奈
地说道。

  「我就算要当也是当国师,当算命的太失身分了。」

  「有每天都和狗搞在一起的国师吗?」徐湘竹嘟囔着。

  「小猪猪如果继续在别人面前说对方坏话,小心被狗强奸哦……」慧心笑咪
咪地说道,至於小猪猪则是徐湘竹的外号,取「竹」、「猪」谐音。

  「姑奶奶早就被奸过了,有种放狗过来,老娘接着!」徐湘竹也相当豪放地
说道,凤舞楼里的姑娘原本就放荡淫冶,里头有一半有过「所遇非人」的经验,
徐湘竹当然也不例外。

  「算我没说。」慧心摆摆手说道。自己的那头角犬实际上可是真灵獬豸,真
灵浑身上下全都是宝,连真龙尿都能让游鱼化蛟,獬豸的精液就更别提了,长命
百岁、易筋洗髓、塑造灵根都只是最低层次的应用,像迎春那样被内射好几次
的,甚至还能在危急之中引动些许獬豸威能,爆发出足以轰杀元婴修士的力量。

  「不知道雪清这时过得怎样。」徐湘竹说道。

  「你就别想了,儿孙自有儿孙福。」

  「……儿孙?」徐湘竹双手一摊,无奈地开始准备怎么向李家人交代的工
作,凤舞楼不是普通妓院,员工的故乡全都是有记录的。

  「那群傢伙可以叫回来了吧?」

  「让他们再多转转,该演的戏还是得做足,免得被认为我们凤舞楼不重视员
工,日后一堆苍蝇全都惹上来。」

  「这阴谋权术就不是我的专业了,大姊你自便。」慧心笑着说道,她这话并
非谦虚或作伪,在她所属的那群当中,她是最没有机心的一个。

  因为护院们拼死命的寻找,凤舞楼丢了个女孩的事情不胫而走,人们在惊讶
居然有人敢对凤舞楼出手之余也不免感叹她们对自家姑娘的维护程度实在超越平
常。要说人家好歹也已经落下五千两,买十个姑娘都够了,何必为了她劳师动
众,只差没逐户搜索了。

  直到几年之后,寻找李雪清的悬赏还挂在凤舞楼门口,悬赏金也是五千两。

  这意外的让凤舞楼的巨大凤凰雕刻有了新的意义,那大张的双翼不仅是为了
飞翔,而且代表她──护犊。

  与此同时,李雪清无奈地看着山洞外漂过的云朵,走回洞中开始了修炼,她
对修炼并没有什么兴趣,因为她至今仍旧认为长生不死只是王浩的春秋大梦,而
除凝水术以外毫无法术能力的她也未能发觉自己的力量已然非同凡响。

  让现在的她和护院比腕力,赢的铁定是她那更为软嫩白皙的藕臂。

  「修炼吧……哼!」嘟着小嘴,女孩纤细却有力的柳腰一扭,回到山洞之中
再度开始了修炼。

  修炼是很无聊的,尤其是对一个毫无动力的小女孩来说,打坐起来歪歪斜
斜、动来动去,根本就无法进入入定的修炼模式。

  「啊……好无聊!」李雪清很快就放弃修炼,毫无气质地直接大字形躺在地
上,闭上双眼,让体内真元自动运转着。

  (那里还……怪怪的……)闭上眼之后,身体的感觉更加敏感,连双腿之间
那神祕幽谷隐隐作痛都查觉得一清二楚。

  毕竟是处女开苞,再怎么淫荡的本性也避免不了落红,何况王浩的肉棒还挺
大的,李雪清狭窄的粉嫩肉壁自然难以承受,就算已经踏入修仙之路,这种疼痛
也不会因此消失。

  (可是……昨晚好舒服啊……)李雪清有些纠结,如果他今晚又要的话,自
己该不该答应呢……

  无需太多思考,当然是答应,不管是为了钱还是为了享受,李雪清都没有拒
绝的打算。

  就在此刻,李雪清丹田中元阴鼎下,由阳精化成的精阳火闪烁了几下,像是
要熄灭一般,与此同时阴阳炉鼎诀自然发动,开始吸纳周遭的灵气,而且不仅只
有水灵气,所有灵气全都被转动中的元阴鼎吸了过来,一部分成为精阳火的燃
料,另一部分卷入鼎中。

  「嗯……」放任元气运行的李雪清不久之后就自然而然地进入了似醒非醒、
似睡非睡的情况,神识缓缓地扩散开来,彷彿随时都可能融入周遭的天地之中。

  修仙者虽然名义上讲着天人合一,但实际上却绝对没有人胆敢让己身神识与
天地意志合而为一,因为天地意志的威能远高於个人意志,即使是修仙者,神识
一融入天地之中,也就只像滴进大海的墨汁一般,消融得不见踪影,下场只有变
成白痴一条路。

  幸好这找死般的「天人合一」也不是普通修仙者办得到的,至少李雪清离那
个境界还有十万八千里,神识与天地之间仍有一层隔阂,这奇妙的感觉她不是头
一次经验,当初被黄鬍子带离家时就曾经感受过一次,后来在坐缸时又遇到一
次,算上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了。

  只是这次的感觉似乎特别清晰,她耳边彷彿有无数或威严、或轻佻甚至是艳
丽得有些狐媚的说话声,喃喃说着李雪清听不懂的话语,神识的覆盖范围甚至更
广一些的地方,也飘荡着各色的云气,李雪清直觉地认为那浓淡不一的云雾全都
是灵气,她用神识去碰触那些灵气,灵气云团就像游鱼一般擦过她的神识,只留
下冰凉、灼热、锐利等感觉。

  「接受……我的力量……吾友……」一个模糊的声音传入脑海,李雪清下意
识地点点头,丹田中的太极炉鼎各自分出一半精元,像触手一般飞出体外,消融
於天地之间。

  瞬间,李雪清浑身一颤,身上的经脉像是连接到了什么巨大的灵气库一般,
大量的灵气从头顶百会穴汹涌奔入,沿着她全身的经脉高速运行,最后从双脚脚
底的涌泉穴离开她的身体,同时将她刚练成的炼气六层真元全数带走。

  空荡荡的经脉让李雪清有些不适,不禁皱起眉头发出了呻吟,这也是她不懂
真元对修士的重要性,反应才会这么小,换了别个修士,此时早就呼天抢地喊着
自己被废了。

  失去真元的经脉本该开始萎缩,但李雪清体内的经脉却反而被先前的灵气海
啸扩大了两倍,随着灵气海啸的退去,新的真元开始从丹田内的太极炉鼎中涌
出,比起旧的真元,新的真元显得更为纯粹。

  李雪清原本的功力之中,除了阴阳炉鼎诀之外还有两层玄水诀,玄水诀还是
她修成真元的根基,因此真元之中不免带着水属性,这与她的水灵根相配,却与
阴阳炉鼎诀有些牴触。相对於修炼五行三奇的一般基础功法,阴阳炉鼎诀修的是
天地间更为根本的阴阳二气,如果李雪清继续修炼下去,迟早会演变成阴阳二气
吞噬她的水属性真元,或者水属性真元反过来废掉阴阳二气,不管哪种都会让她
元气大伤,但经过灵气海啸之后,她体内的真元完全由阴阳二气取代,而且新的
真元也与过去的阴阳之气有某种难以言喻的差别。

  等到王浩回到洞府时,他所看到的就是这样崭新的李雪清。

  「炼……炼气七层……」看着躺在地上像是睡着一般,身边却围绕着丝丝灵
气的李雪清,王浩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以这个速度,下个月她就可以筑基了
吧。

  更气人的是这算哪门子修炼姿势?平常人修炼总得老老实实地盘坐,摆出五
心朝天的姿势,她倒是轻松,乾脆就直接躺地上,最令人郁闷的是她吸收的灵气
似乎还比自己的精纯……

  「嗯?啊!主人你回来啦?」李雪清睁开媚眼,欣喜地看着一脸错愕的王
浩。

  炼气七层至九层,上古顺修时代称为「交合期」,意思是指进入此期的顺修
必须完成内气与外气的接合,这也是顺修们主动接纳灵气修炼的根本,重要性不
言可喻。

  李雪清之所以能快速到达此层,主要还是因为她对「水」的亲和性极高,她
在世俗生活中对於绿水河的喜爱与体会,现在全成了推动她升阶的动力。

  当然这样的升阶也不是无限的,进入第七层之后,之后升级就得靠持续的累
积,除了修炼之外,大概只剩下砸灵石服丹药这条捷径了,当然王浩一个和散修
没两样的家族修士是不可能有这份财力的。

  「呃……我买了些东西回来。」王浩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李雪清露出长袍外
的两条白嫩玉腿吸引了过去,想起昨天少女双腿紧夹着自己的劲道和妙处的触
感,让王浩胯下的东西自动自发地蠢蠢欲动。

  「买了什么?」神经有点粗的李雪清看着王浩空荡荡的双手,狐疑地问道。

  王浩伸出手来摸向腰间的袋子,顺便遮掩自己有些凸起的股间,一道白光闪
过,洞府内已凭空多了一张双人木床。

  「啊!」李雪清圆睁双眼,诧异地看着木床,小脸蛋逐渐红了起来,甜甜腻
腻地说道:「讨厌,主人就只想到床……」

  这句话差点就让王浩将她一把推倒在床上,来个新床开张第一炮,幸好多年
的修炼让他的心志坚固了许多,才勉强抵挡下李雪清无意间的挑逗。

  「还有……别的。」王浩乾咳一声,继续从腰间的储物袋中往外拿东西。

  「哇啊……主人的袋子好神奇!」李雪清看着桌椅茶杯等生活用品出现在眼
前,双眼开始盯着王浩腰间那平凡无奇的袋子不放,似乎随时都会扑上来一把抢
走似的。

  「这叫做储物袋,只是个普通法器,你喜欢的话以后我再买给你。」王浩按
着储物袋免得真被她抢走,不过这话也有些言不由衷,毕竟储物袋也算是种空间
法器,像他这个内部有百丈立方的大型储物袋,坊市价可是以中品灵石计算的,
王浩若非祖传了这么一个,以他过去的身家根本就买不起,顶多就买个三丈立方
的中型储物袋就得倾家荡产,更何况现在的他身上根本就没剩几个灵石。

  「好啊!主人不能赖皮哦!」李雪清高兴得跳了起来,头上秀发随之飞舞,
就像是个美丽纯洁的精灵。

  王浩乾笑了一声,突然发现自己近来乾笑的次数似乎多了点,心中不免对自
己敷衍无知少女的行为有些鄙视。不过他转念一想,好歹自己没有真骗她,敷衍
总比欺骗来得好,至於传递片面资讯,王浩毫不觉得有什么对不起良心的。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4-27 1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