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深圳铁板烧] 【隐婚之祸】 八

46

【隐婚之祸】 八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深圳铁板烧
字数:6183
2014/11/26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八章



  罗乐无言以对,粗喘了半响,将高高举起的手扇在自己脸上,又指着江伊愤
然道:「你……你真他妈的不要脸!」

  江伊听他说话,忽然扑哧一声笑了:「我不要脸?呸!你是还没见过不要脸
的呢吧?」转过脸又笑了笑,转回道:「好啦,快走吧!我今天的谎可就撒到凌
晨两点,过时间就该露馅了,你也不想的哦?」

  短短一个晚上,罗乐先被妻子背叛,转头又背叛了兄弟,心里像将五味瓶打
翻在一团乱麻里,连思考的能力都失却了。可事到如今,没脑子的人也知道大错
已铸,没什么好办法,只能瞒得一时是一时了。

  罗乐心中有火,无处发泄,只好苦了油门踏板,端着方向盘几分钟就从城东
郊飞到了城西。车子拐进陈杰家的小区门口,刚好看到陈杰臂弯里搭着件女式羽
绒服,抱着膀子往外走。罗乐看见陈杰的身影,恨不得立即钻到车底下去。江伊
倒是坦然,放下车窗,招手喊道:「亲爱的,我在这儿呢!」

  陈杰眯着眼往声源看,见江伊在车里招手,脸上漾起幸福的笑容,一边答应
着一边跑过来。先隔着车窗和罗乐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拉开车门,把羽绒服批在
江伊身上:「来,快穿上点,今天晚上可是够凉的。」待江伊下了车,又弯下腰
对罗乐说:「走,上楼吧!给嫂子打个电话,就别回去了。你今天怎么也这么晚
啊?是不是新来那老总带着你吃喝嫖赌去啦?哈哈……

  罗乐见陈杰果然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心中的愧疚如潮水般一波波涌上来,
强抑着开车逃跑的冲动干笑了两声,敷衍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陈杰感觉罗乐
和平时不同,又往车里探了探身子问道:「乐哥,你咋啦?」话才出口,就闻到
车厢里浓浓的酒味,惊讶道:「我靠,你真去喝酒啦?我说怎么觉得你反应这么
慢呢!快下来吧,酒驾再出点啥事!下来下来,上楼歇着去!」说着,就转过车
头去给罗乐开门。罗乐实在没脸面对陈杰,恨不得马上离开,可又拗不过诚心实
意的陈杰生拉硬拽,再加上自己真的是无处可去。只得任由他替自己停好车,跟
着夫妻俩上了楼。

  到了家江伊就钻进了卫生间洗漱,陈杰给罗乐沏了杯浓茶,坐着陪他聊天。
罗乐本就怀愧,陈杰问的又都是今晚去哪儿、做了什么、有没有找小姐之类的问
题,只得躲躲闪闪、闪烁其辞。陈杰见他精神不振,心想他肯定是生平第一次找
了小姐,觉得愧对王梦丹,于是又是一番调侃。就在罗乐即将崩溃时,江伊打开
卫生间的门斥道:「都几点啦?还不睡觉?有话不能明天再说啊?你不累,人家
罗乐又陪领导又开车的不累吗?」

  陈杰一向宠爱江伊,言听计从,此刻听了教训,不迭答应,跑回屋去拿被褥。
陈杰租住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偶有朋友留宿,都睡在客厅的沙发床上。罗乐住过
一次,知道情况,于是起身来拽沙发垫。江伊往屋里走,路过罗乐身边,在他大
腿上轻轻扭了一记,又对他狡黠一笑,扭着屁股去了。罗乐怕陈杰看见,只吓了
个心惊胆颤,一丝暧昧的情绪也无。

  不一会,陈杰抱着东西出来,七手八脚铺好道:「乐哥,早点睡吧。今天照
顾我媳妇辛苦了,哪天有空请你和嫂子吃饭。」

  罗乐被他一句「照顾我媳妇」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瞪大了眼回头去看,陈
杰已经打着哈欠转身进了屋。他也不知陈杰是已经知情、故作一语双关,还是真
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战战兢兢躺下,竖着耳朵听卧室里夫妻俩的动静。

  陈杰家面积不大,沙发离卧室门也就是一米多的距离。门虽然关着,但声音
还是朦朦胧胧地传了出来。陈杰男声低,听着费力;江伊女声高,相对就清楚些。
夫妻俩先是嬉闹了片刻,然后陈杰说了句什么,江伊就一直咯咯笑,最后还了句
「讨厌死了」。陈杰也是一阵笑,接着好像问了个问题。江伊嗔道:「是啊是啊!
你自卑啊?我这里刚用过,你来看看是不是撑大了!」

  罗乐听得心里咯噔一下子。陈杰夫妻的话让他又疑惑起来,不知道江伊之前
在车上说得话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对于这个女人他根本无从琢磨,感觉自己是
被她完全摆布着的,然而内心里除了对朋友的愧疚,还藏了一份窃喜。毕竟是个
鲜活生动的少妇身体主动要求了自己,男人的自尊就不免满足。

  那边还在说着话,声音却低下去再也听不清楚。这时候酒劲上涌,头开始昏
沉沉的,脑子里却还翻滚着杂七杂八的念头。他在沙发上翻了个身,却不敢睡。
这警惕心来自对江伊的戒备,他不知道这个女人还会不会做出更出格的事情来,
这种警惕又夹杂了某种兴奋,说是潜意识里的渴望也不为过。那种朦胧的渴望究
竟是什么?罗乐不敢仔细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杰夫妻房间里早没了响动,黑暗
的客厅里只有桌子上充电器的指示灯一闪一闪发着红色光点,安静得有些让人窒
息。又撑着熬了一会儿,罗乐确定今晚应该不会有意外发生了,紧绷着的神经也
松懈下来。他把身体蜷缩起来,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准备睡觉。刚合上眼,就听
见陈杰卧室的门「吱呀」的一声开了。

  罗乐下意识猛地坐了起来,眼睛瞪得溜圆。

  出来的真是江伊。卧室里的床头灯还开着,橘红色的微弱光线从房间里射出
来,照在江伊只穿了内裤胸罩的身体上。她的腰十分细,丰满的臀部往上就形成
了一条弧度陡峭的曲线,两条长腿绷得笔直,灯光把两腿之间的缝隙也投射得清
清楚楚。

  江伊看到了罗乐坐起来,却丝毫没犹豫地冲着他走过来。她赤着脚,走过来
的姿势却娉娉婷婷,好像在故意将自己的身体展现给罗乐看一样。

  罗乐紧张得全身汗毛都炸了起来,心脏不受控制地「怦怦」直跳。因为江伊
后面的门还开着,甚至能看到大半张床,连同陈杰睡得歪斜的身体。江伊走到他
跟前,微微弯下腰,把自己的脸凑到他跟前,几乎只有一厘米的距离。罗乐急促
的呼吸着,也清楚地感受到了江伊喷在自己嘴唇上的气息。鼻孔里是一股淡淡的
脂粉味道。他不敢说话,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江伊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忽然伸出双掌来,捧住了罗乐的脸,修长的十指
光滑却有些冰凉。她亲昵地晃了晃罗乐的头,然后在他嘴上吻了一下。嘴唇的碰
触很轻柔,一触即退。然后用低低的声音问罗乐:「奸夫你还不睡?等我吗?」

  罗乐赶紧用手拉开江伊的胳膊,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颤抖。最好的
朋友陈杰就睡在对面不到十米的地方,而他的老婆这时候正调戏自己!在他的人
生里,根本从来都没想象过这样的场景。他只想江伊赶紧走开,走得越远越好。
但江伊根本没有走开的意思,顺势把他的手掌放在了自己胸口,让他的手掌包裹
住一边丰满柔软的乳房。她的手按在他手背上,强迫他用力压下去,直到手指陷
进胸罩的边缘。

  她的另一只手蛇一样伸下去,灵巧地钻到了罗乐双腿间,撩拨着他的那条长
处。她的手动得非常快,准确而熟练,片刻的功夫罗乐下面就有了反应,不可抑
止地硬了起来。

  虽然今晚已经在江伊身体里泄了一回,但此时的罗乐却比在野外时更加敏感
兴奋。江伊的撩拨挑逗如同一剂强烈的春药,让他体内的欲火熊熊燃烧。蓦地,
不远处陈杰起了阵鼾声,好似一盆兜头浇下的冷水,使他在迷乱中瞬间清醒。

  江伊的手开始抓着他的家伙上下套弄,屋内陈杰的鼾声渐渐低了下去。此消
彼长之下,罗乐残存的理智被潮水般的欲望淹没,按在女人乳房上的手开始主动
起来,将胸罩下的那团软肉捏的没了样子。江伊感知到罗乐的变化,松开手挺起
胸由他任意施为。

  风紧,夜深,屋内禁忌春色一触即发。就在这时,卧室里陈杰的鼾声陡然停
止,咂嘴叹了口气,紧接着含混的说了句什么。罗乐被吓得半死,从沙发上一跃
而起,远远跳开。江伊身子也是一紧,回头看了看,再转回来低声笑道:「看你
那点胆子,怎么能做得个好奸夫?梦话罢了,都把你吓成了什么!我和你在一起,
老公那边没事,倒是迟早被你吓出病来。」说着话,就那么扭动着身子,四肢着
地地沿着沙发往罗乐这边爬过来。

  罗乐此时虽然消了大半欲望,可见了江伊举动魅惑,又不由自主地勃起。江
伊看见他下身支起的帐篷,心中欢喜,如同一只看到骨头的小狗,摇头摆尾地把
小嘴凑了过去。眼见骨头与嘴即将隔着内裤亲密接触,屋内的陈杰翻了个身,手
打在床上,没摸到江伊,于是半梦半醒地喊道:「老婆,老婆!」

  江伊毫不迟疑,答道:「别鬼叫鬼叫的,罗乐睡得正香呢!别吵醒了他!」
说着,带着一脸失望下沙发回了卧室,上床后嘟囔道:「起个夜你也不让我清闲,
真是烦死人了!」

  陈杰哼哼两声算是回答,屋内就又没了动静。江伊适才那两句话说得睡意十
足,将起夜的感觉模仿的惟妙惟肖,若不是罗乐一直看着她如何表演,肯定也被
骗得死死的。他的心里生出了强烈的无力感,被江伊随意摆弄的感觉更甚方才。
另外,心中那难言的渴望也被江伊挑逗的更加旺盛,让他难以自控。

  罗乐无助地蹲在沙发的一角,双腿紧紧地夹着一直硬着的阴茎,眼睛死死地
盯着卧室的方向。卧室的门没有关,昏黄的床头灯如同怪兽的眼睛,带着嘲弄与
他对视,不肯退让分毫。屋子里,两个平稳的呼吸声此起彼伏,再也没了其他动
静。罗乐的上下眼皮开始打架,屋内的陈设渐渐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窗外的夜色逐渐退去,青白的光亮从窗帘缝隙中一点点挤进来。罗乐的头从
沙发扶手上滑落,猛地一垂,瞬间惊醒。抬眼见天色已明,又看到屋内的夫妻俩
紧紧相拥、睡得正香,心内暗自庆幸,转念又添了些许失落。起身活动了一下发
麻的腿脚,三下五除二穿了衣裤,尽量轻地从外面关了门,飞快离去。

  开车在路边小店大吃了一顿早餐,久违的饱腹感填满了辘辘饥肠,好似也让
一直飘在半空的心安定了许多。车存地库,人上电梯。显示屏的数字刚变成1,
电梯门开,一阵香风扑面而来。

  「哈哈,带着眼屎的大熊猫!」

  罗乐循声看去,只见唐嫣正伸着一只葱白也似的手指对着自己巧笑嫣然。他
知道自己没有洗漱,却不知道自己竟然会糟糕到如此程度。回身对着铮明如镜的
电梯厢壁一照,果然眼圈发黑,胡渣满面,幸好头发留的不长,没有太过凌乱,
不然简直和街边讨钱的流浪汉一模一样。

  唐嫣回身看看,见没有其他人过来,赶忙蹦进电梯里,飞快点击关门的按钮。
待门关梯行,凑到罗乐身边,斜睨着他说道:「昨晚下班你又没送我……我长得
丑到让你讨厌了么?」说完,垂泪欲滴。

  罗乐慌乱摇手,舌头却在嘴里打了结,除了「不是」两个字,什么都说不出。
正着急,忽然见唐嫣拍手嬉笑起来,这才知道上了当,气愤地道:「你们女人又
会骗人又会演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真,什么时候是假,真是要命!」

  唐嫣见他有些恼了,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罗乐把对另两个女人的气都撒在
了唐嫣身上,话一出口也知重了,却不好意思马上拉下脸道歉。电梯里一片静默,
只有缆绳绞动的声音偶尔响起。也不知唐嫣用了什么牌子的香水,初时只是觉得
浓醇,不久即变作淡淡的花果香,最后又成了某种浴液的味道。香气唤起了罗乐
昨晚对江伊身体的嗅觉记忆,让他不由自主地心猿意马起来。可记起那时躺在床
上梦呓的陈杰,心里又是一阵无地自容。

  罗乐胡思乱想的工夫,电梯已经到了十九层。提示铃「叮」地一声响,唐嫣
抓住他的衣袖道:「来,我帮你收拾收拾,不然你真是没法见人。」不给罗乐丝
毫的反驳机会,拽着他直奔卫生间。

  此时离上班时间已然不远,公司同事有好多已经到了,三五成群地聊着天,
显得颇为热闹。罗乐怕同事看到两人拉扯,几次挣脱,唐嫣又满不在乎地几次伸
手拉住。直到卫生间外的洗手处,才放开罗乐衣袖,从包里掏出湿纸巾给他擦脸。
罗乐不允,自己用手接了水笼头的水随便洗了两把。唐嫣将纸巾换湿为干,递在
罗乐手上,看着他擦拭,忽然问道:「昨晚和女朋友吵架了?」

  罗乐一怔,随后掩饰道:「你说什么?我没有女朋友。」

  唐嫣微微一笑,也不再追问,拿出随身的小木梳帮罗乐梳头。罗乐拒绝,唐
嫣坚持。罗乐想着刚才电梯里的歉意,看看四周无人,也就存心讨好地随了她。
唐嫣娇小,踮脚站在罗乐侧后,一手扶着他肩膀,另一只手帮他梳理。她梳得极
仔细,先从左到右把发丝梳通顺,又沿着罗乐常分的线条一点点梳得服帖。对着
镜子看看,撇嘴表示不佳,改作用手将头发抓得松散。罗乐直视着镜子,看到唐
嫣的鼻尖和樱唇离自己极近,有几次险些与自己颈部的肌肤相触,于是僵直着身
子,不敢稍动。唐嫣的精神专注,神态温柔,感觉就像是妻子在为即将出门的丈
夫整理仪容。

  罗乐看着忙忙碌碌的唐嫣,精神有些恍惚,看见她张嘴说了什么,却没有听
清,忙问道:「你说什么?」

  唐嫣停了梳理,把手搭上他另一边肩膀,笑道:「别装傻!我问你,你女朋
友有没有像我这样帮你梳过头发?」

  罗乐下意识摇头,接着马上就反应过来,补充道:「都说了,我没有女朋友!」

  唐嫣听了罗乐回答,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凑近他耳边小声道:「你这个大
骗子!活该!」

  罗乐诧异,扭头去看唐嫣,却见王梦丹站在女卫生间门口,满面寒霜。

  罗乐一下子呆住,不知该做何反应。王梦丹也是一动不动,双手抓着裙摆强
作平静。唐嫣瞟了瞟王梦丹,如同完成一项任务般长吁了一口气,掸了掸罗乐臂
上胸前那或有或无的尘土,对他笑道:「乐哥,你先忙,晚上我还是等你哦!」
说完,收起东西潇潇洒洒地走了。

  罗乐听唐嫣说出那句容易让人误解的话,心里就知道要糟。果然,唐嫣刚转
身,王梦丹的眼眶就红了起来。她把盯着罗乐的眼神向上挪,黑眼珠左右转着,
长长地睫毛轻微的抖动,眼角处的几根已经打湿成了一绺,只是强抑着不让泪水
流下。

  罗乐见她伤心,心中一阵难过,但自己终于用偷情报复了妻子的隐瞒和不忠,
又难免有些快感。虽然王梦丹误会了昨晚他夜不归宿的对象和地点,但事情却是
实打实的发生了,并且比她想象的还要更复杂些,倒也不算冤枉。江伊大胆、火
辣,如果不是陈杰的妻子,简直就是个绝佳的婚外情对象。只是被捉摸不透的她
吃了个死死的,以后恐怕还要被迫着对不起兄弟,怎么想都有点得不偿失……

  罗乐心中念头千回百转,已经远远脱离了眼前正对着的王梦丹。王梦丹见罗
乐表情变幻不定,却始终不发一言,心中气苦。昨夜罗乐彻夜未归,电话又不接,
害自己担心整夜,听唐嫣那话头,竟是去了她家过夜,不禁妒恨交杂。正切齿时,
见罗乐脸上又显得颇为为难,想起自己有事瞒他在先,不由心头一软,拭了拭眼
角问道:「你昨晚去哪儿了?我等了你整晚,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你……你在
谁家过的夜?为什么不回家?」

  王梦丹虽然已经心软,但嫉恨尚在,昨晚吵架又是余韵未了,因此越往后说
语气就越不怎么好。罗乐被王梦丹第一句话打断思绪,见她一脸倦容,暗暗自责。
妻子生气,这在以前是天大的事,必要哄到她破涕为笑才有余暇顾及其他。可刚
才自己居然在想其他的事情,简直是罪大恶极。可听到后来,一句句质问般的话
语让他心烦意乱,又想到昨晚妻子变相默认了的事实,忍不住怒从心头起,拗着
性子道:「去哪里了?在谁家过的夜?嘿嘿……那是不能告诉你的秘密!家里有
你这样的人,我不愿意回去!以后我用不着你等!」

  王梦丹没料到罗乐会这么对自己说话,愣了一愣,一直噙着的眼泪终于一颗
颗落了下来,却不肯走,倔强地站在原地不动,带着委屈看着罗乐。罗乐见她梨
花带雨,心下不忍,眉头一皱,还没来得及说话,走廊里传来了同事说话的声音。
王梦丹听见有人来,飞快地将泪擦去,低头又跑回了女卫生间。罗乐等了很久也
不见她出来,只得作罢离去。

  罗乐闷闷不乐地往综合部走,远远看见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开着,这才想起自
己还有桩偷窥的事没有了结。昨夜虽然无比漫长,但这件事才是后面所有问题的
引子。罗乐站在通道里,看着总办的方向陷入思考。他拿不准窦总床上的女人究
竟是不是自己的妻子,如果是,他会毫不犹豫地痛打窦总一顿;如果不是,他的
偷窥就变成了一件非常麻烦的事。他没有证据,所以不愿莽撞。可要是不搞清楚,
怕是又难以安寝。就在两难的时候,身后忽然有人拍他的肩膀。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我一点都不龌龊 于 2014-11-26 00:29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46

TOP

不知道这王梦丹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要藏着不说,想比之下我觉得这男的思想行为还算正常,这王梦丹就是个SB,自己老公话都说到这份了(去哪里了?在谁家过的夜?嘿嘿……那是不能告诉你的秘密!家里有你这样的人,我不愿意回去!以后我用不着你等!)这话明摆着就是疑心她偷人,怨念很深了!还傻乎乎不肯说,光流眼泪有什么用!看了真是着急!这下章这对夫妻要还这么藏着误会下去,我也快看不下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这是一篇慢热的文章,作者最善长的就是打擦边球,让人感觉像王丹妮有问题,又没有证据一切只是猜测。说实话在作者写第五章的时候就发现关于窦总办工室偷情的情节和网易上一篇婚姻情感类文章很像,只不过没有江伊的肉戏情节。希望作者能脱离网易上那种为了收费有意打擦边球放慢情节的主线,写出自己的特色,以作者的文笔不难成为一篇大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现在婚外情很正常,铺垫也 写了很多了,该揭晓他老婆偷情了没有吧,和谁,还是就是一个淫荡的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看梦丹的表情和表现,觉得不会是出轨,也许是有人要故意陷害梦丹,逼好出轨。现在的人越来越会演戏了,大家要多练习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看来是先种马,再绿帽。
老是纠结总经理办公室看到的一幕很是奇怪?
前文写过,那个女人身上有纹身还是什么来着,那么是不是自己的妻子,应该是很明白的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深圳铁板烧 金币 +10 中!哈哈 2014-11-27 12:34
  • tubin 金币 +3 认真回复,奖励! 2014-11-26 10:45

TOP

前期的铺垫好长,都八章了,还没见女主被推到。难道偷情的就是她,可是看表现也不像啊。罗杰的绿帽子啥时候才能真正的戴上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tubin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14-11-26 13:09

TOP

没耐心等下去了,看开头是非常不错的,情节也简单快捷,越往后越啰嗦了,女主没戏,全是配角抢戏,网络小说大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大大的文章很慢热的说~一直到现在还没看到女主被推倒,有点等不及
感觉这对夫妻真的是因为各种原因导致误会越来越深啊,最后一个红杏出墙的结果估计是逃不了的了…每次看到这种情节都特别气愤,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坦诚坦诚!夫妻之间坦诚怎么会有后面那么多的问题…
不过情节需要,估计男女主角要坦诚剧情就无法发展下去了。这种误会、错过也正是文章的精华所在~
PS:话说大大的文章中女主的表现有点让我想起了《我手眼通天》里的芸,印象十分深刻啊~一样的错过,误会,不坦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有放慢情节的嫌疑,最近几章看似有很多东西,其实基本都好像在拖进度,希望作者能加冕一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7-19 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