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深圳铁板烧] 【隐婚之祸】 十二

55

【隐婚之祸】 十二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深圳铁板烧
字数:6209
2015/01/06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十二章


  唐嫣白了罗乐一眼:「昨晚搂着人家叫宝贝,今天提上裤子叫人家大姐……
嘻嘻,不对,你的裤子被我洗了,好像还没干。」

  「我叫你宝贝了?」罗乐实在想不起昨晚都发生了什么,一面疑惑地问话,
一面起身靠在床头上。他的小弟弟随着他的动作在胯间来回晃荡,隐隐有些疼痛。
真实的感触让他联想起方才的梦境,虚虚实实地让他有些分不清楚,于是再次开
口问道:「咱俩昨晚没……什么吧?」

  唐嫣继续羞涩,红着脸声如蚊呐道:「讨厌!昨晚搂着人家的时候怎么不见
你这坏人……」忽然停口,瞪大了眼睛问道:「罗乐哥,你不是真的不想认帐了
吧?」

  罗乐见唐嫣如此,猜度昨晚自己酒醉之下肯定和她做了云雨好事。那梦的前
半段也许不是梦,只是自己潜意识里对实际发生过的事情的一个情景再现。虽然
他昨天查监控之后已经下定决心要风流快活、玩弄女人,可是真的做了,心里还
是隐隐有些不舒服。更倒霉的是,自己第一次主动出轨,居然没留下一点印象。
以唐嫣的性格和自己酒醉的程度,昨晚谁玩谁还不一定呢!

  唐嫣见罗乐眼珠乱转,就是不接自己的话茬,于是重重地一跺脚,气愤道:
「我就知道你是个坏家伙!」用手中的铲子冲着他点了点,忽然又笑起来:「不
过,我留了证据,也由不得你不认!罗乐哥,我问你,那个姓江的女人是不是就
是这个陈杰的老婆?」

  罗乐听唐嫣说留了证据时已是诧异,待听到后面一句更是惊讶莫名,急问道
:「你怎么知道江伊的?」

  唐嫣一指罗乐,拉着长长的尾音「哦」了一声,而后兴奋道:「原来那个贱
女人叫江伊,我去找个本本记下来!给陈杰回个电话,让他管好自己老婆,不要
出来勾引别人!」

  罗乐听她说话,才知道自己又一次被诓,一纵身下了床,急止道:「别别别!」
喊了三个别字,被子差点从身上滑落。右手揽着被子挡在自己身前,左手抓住唐
嫣的胳膊,嚷道:「你别胡闹行不行?你这么一弄我还怎么做人?」

  唐嫣保持着向外走的姿势,转头斜睨着罗乐,委委屈屈地说:「你昨晚说她
设计陷害你的事肯定是假的,不然她在你心里的地位怎么会这么重要!我对你一
片真心,你却连昨晚的事情都不肯承认!你说,我会不会饶了她?」

  罗乐见她如此,赶忙假作真诚道:「怎么会?我不是不承认,就是喝多了记
不太清楚,想问问你细节……」

  唐嫣的神情丝毫不松动,追问道:「你的意思是会对我负责喽?」

  罗乐暗暗下了狠心,咬牙点了点头,寻思着稳住当前的形势再说。唐嫣见罗
乐点头,回身乳燕投林般扎进他怀里,抚着他赤裸的胸膛,喜滋滋地说:「虽然
知道你是在敷衍我,但我还是很开心!我就猜到那个江伊是给你下了套,不然你
这样专一的人是不会和她上床的。不过我还是要谢谢她,要不是利用了她,你是
不会承认要对我负责的。」

  「你……猜的?不是我说的?」罗乐彻底被唐嫣的狡黠击败,略带沮丧地追
问道:「我昨天喝多了之后到底都和你说了什么?」

  唐嫣展开双手,把罗乐抱的紧紧,仰起头答道:「什么都没说!就是一些很
平常的事情。什么父母养育你不容易啦~ 为了王梦丹和许多朋友断了联系啦~ 窦
总的女人胸好大啦~ 唐嫣是窦总派来的小奸细啦~ 江什么……对,江伊!江伊你
不要过来,我是你老公的兄弟啦~ 嗯……好像就这些吧!都是些很家常的事,没
什么好担心的。」

  唐嫣抱的很紧,罗乐感觉自己揽着被子的手都被她挤得陷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如同陷进了自己脑子里的悔意、惊诧和尴尬,深得无法自拔。结舌喃喃道:「我,
我说了这么多话?」

  唐嫣点点头,笑道:「幸好在出租车上你只说到了父母养育之恩,后面的是
进了楼道才开始说的,放心吧!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要好好对我哦!嘻嘻……
对了,窦的女人你都见过?她的胸真的很大么?啊!你昨晚还说,自己的家伙是
世界上最大的!我鉴定过了,算你没吹牛啦!」说着话,就松开怀抱,探手向下
钻进被子,去找罗乐随身携带的大支装棒棒糖。

  唐嫣的小手冰凉,罗乐被寒气逼的下意识地收腹向后,动作却慢了她半拍,
胯间垂着的肉棒被抓个正着。唐嫣得手,一脸坏笑道:「躲什么躲?昨天我给你
擦身子时,我可是仔仔细细一毫米一毫米服侍的它,和它熟识的很呢!」说着话,
脸上飞起了两朵红霞。红霞渐渐蕴开,带着耳根、脖颈和锁骨都红了起来。

  怀中玉人娇羞难抑,可罗乐的心思却全在自己酒后吐出的言语上。除了自己
认为唐嫣是窦总所派这事还勉强算无妨以外,其他每件都是不能宣之于口的。如
今唐嫣知道了这么多秘密,自己又对唐嫣说了要对她负责。能做得到才好,不然
唐嫣四处去说,定然天下大乱。可难就难在,以自己的身份是负不了这个责的。
想到自己已婚的身份,紧接着就想起了王梦丹和她在公司防火梯中的所作所为。
罗乐被这两件事情惊了心,整个身子都跟着颤了一下。唐嫣感受到罗乐的不妥,
以为自己弄痛了他,忙松手柔声问道:「怎么了?还疼呢?」

  罗乐听到唐嫣问话中的这个「还」字,更是确认了自己与她一夜风流的事实。
心下一叹,摇摇头示意无事,斟酌道:「唐嫣,我昨晚还说什么了没有?」

  唐嫣竖起一根食指,轻轻贴在罗乐嘴边,俏皮道:「以后都叫我小嫣,不然
我不答你!」见罗乐点头,先是一喜,继而正色道:「没有,再没说什么了。」
说完,看了看罗乐的眼睛,低低地垂下眼帘,小声道:「其实还有好多,不过都
是‘宝贝,你真的好美;好湿好滑’之类的。你……要听么?我都学给你……」

  罗乐听唐嫣否认还有内容,心里稍稍踏实了一些,却怎么也不能尽消疑虑。
听她又提起男女欢娱时的说话,赶忙摇头表示不用,继而就想接着将有关隐婚的
事旁敲侧击地再问几句。伸手要搂唐嫣,不料她一扭身避开,后退了几步,抬手
将垂下的一绺发丝别在耳后,轻声道:「我弄好早餐了,出来一起吃吧!应该还
赶得上下午上班!」

  罗乐身上的被子被两个人紧紧夹在当中,所以他放心地松了手去抱唐嫣。不
想唐嫣这时闪开,被子直接掉到了地上。

  罗乐手忙脚乱地拾起被子遮住自己的要害,纳闷地问:「下午上班?现在几
点了?」

  唐嫣做了个笑容在脸上,答道:「十一点半过了。」不等张大了嘴的罗乐出
声,又不屑道:「以后不许你再以为我是窦顺江的人!他做我的奸细还差不多!
不要担心迟到的事,我给他打过电话了,他知道你和我在一起,不敢说什么的。」

  罗乐听唐嫣直呼窦总的名字,语气里一点尊重也无,心里更是对她的身份添
了层疑惑。面上苦笑,无奈道:「除了窦总,你没告诉别人了吧?」

  唐嫣嘻嘻一笑道:「你猜!」转身出门,过不多时,声音从外间飘进来:
「快来吧,一会东西都凉了!」

  罗乐围着被子出门,只见房子的整体格局与陈杰家十分相像,客厅带着个外
飘式的阳台,小小的餐厅紧挨着厨房,卫生间在大门的一侧,同样是不大。阳台
的晾衣绳上从左到右依次挂着他的袜子、背心、内裤、秋衣裤和裤子,在和煦的
阳光照耀下,衣物从上到下依干湿状态形成了渐变色,下缘的颜色都还深,明显
是晾晒的时间不长,还没有干透。餐厅的小桌上整整齐齐地摆了七八个碗碟和四
个杯子,碗碟里面包、煎蛋、火腿、清粥、馒头、小菜等各式中西早点应有尽有,
杯子旁放着一盆热水,里面泡了两袋牛奶和两袋豆浆。

  洗衣做饭都是费时间的活儿,衣物不少,饭菜又如此丰盛,也不知唐嫣从几
点就开始忙活。罗乐心里感动,把目光转向唐嫣。唐嫣坐在桌后,用双手托着脸
颊,正笑眯眯地地看着罗乐。此刻见罗乐看过来,道:「屋子里也不冷,你裹那
么大张被子做什么?你身上哪里我没看过!还害臊啊?快把被子扔在沙发上,过
来吃饭。」指了指桌上:「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弄了些。」

  罗乐不肯裸身对着唐嫣吃饭,坚持裹着被子坐在餐桌前。昨晚吃的东西被他
吐了个干净,肚子里早就空空如也,坐下闻见饭香,也顾不上客气,直接来了个
风卷残云。唐嫣自己吃了几口就放下碗,笑着看罗乐凶猛的吃相,时而举筷帮罗
乐夹东西。待罗乐食速放缓,便放了筷子,身子使劲往前靠在桌子上,将一只脚
丫搭在了罗乐的腿上。

  罗乐感觉到唐嫣的脚丫,想要装作若无其事般躲开,但桌子窄小,空间局促,
简直是避无可避。感受着唐嫣脚丫隔着被子带来的温柔,脑子里全是昨夜梦中那
双在空中晃荡的小脚,不一会就被唐嫣弄得心猿意马。唐嫣也懂得重点,在罗乐
腿上蹭了没多久,就直奔主题。被子的搭口在前,唐嫣的脚丫三两下就成功地钻
了进去。潮热乍遇微凉,罗乐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动作有些大,膝盖撞到了
桌子,震的上面的杯盘「哗啦」一声响。唐嫣扑哧一笑,用脚趾顶起罗乐的阴茎,
把它夹在脚心与罗乐的小腹之间,上下揉搓起来。罗乐开始还在扭捏,随着肉棒
愈发挺拔坚硬,再难忍耐。将心一横,想到:「反正干都干了!一次也是干,两
次也是干!就在这里操眼前这个小妖精一回,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罗乐拿定了主意,一身淫欲就蠢蠢欲动起来。他一边端起杯子喝唐嫣刚刚倒
好的牛奶,一边把闲着的那只手伸到桌下,握住踏在自己阴茎上的小脚丫,来回
摩挲。手心和手指传回来的细滑感与罗乐梦中唐嫣的皮肤一般无二,渐渐地又让
他搞不清楚那一段旖旎究竟是不是曾经真实发生过。

  唐嫣脚丫被罗乐抓住,不躲闪更不抽回,嘻嘻一笑,身子后靠在椅背上,将
另一只脚也送到了罗乐腿上。两只脚丫与罗乐的手和阴茎交互而叠,层层互抚,
再分不清谁是主动谁是被动,只是纠缠在一起,催出二人间的暧昧情欲。罗乐的
阴茎被揉搓的久,龟头的缝隙处渗出些许晶亮,沾在唐嫣的脚丫上。唐嫣的双脚
紧紧夹着罗乐的手,罗乐抚摸她脚背时,手掌从她脚间的夹缝里进进出出,动作
仿若男根入女体,蹭得两个人都有些浮想联翩。罗乐觉得自己的家伙从未像现下
般胀大,好似皮肤都被撑得随时要爆开一般。放下牛奶,双手按住唐嫣的脚丫,
提议道:「唐……小嫣,咱们进屋吧!」

  唐嫣听他一问,倏地将双脚从他手中撤出,盘坐在椅子上,身子前倾,用诱
惑的声音问道:「罗乐哥,你想和我进屋做些什么?」

  罗乐没想到唐嫣会明知故问,支吾了半天,见唐嫣满脸期待地眼巴巴看着他,
一咬牙答道:「我想操你!」

  唐嫣听罗乐说的铿锵,风情万种地白了他一眼,然后就极欢愉地笑起来。紧
接着又双手掩面,一边摇头一边道:「讨厌讨厌,你这个大流氓,讨厌死了!」

  罗乐见唐嫣情状,满心以为她害羞默许,寻思着主动一些,于是起身去拉她
的手。不料唐嫣忽然改掩面为托腮,认真答道:「不!今天我不想让你弄了!」

  罗乐闻言怔住,见唐嫣面上正色,虽不知她不肯的原因,却知并非玩笑。满
腔欲火如同被兜头一盆冷水浇熄,双腿间直指天际的那杆大枪也迅速垂下了头,
不偏不倚地掉落进泡牛奶豆浆的那盆热水里。热水的温度已经降低了许多,但还
是有些烫,罗乐没有防备,嗷嗷叫着退后,急扔下被子用手擦了水再看,如龟首
的枪头已经通红一片。唐嫣也吓了一跳,飞快地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了几张纸巾,
绕过桌子蹲跪在罗乐身前,一边嘟着小嘴往阴茎上吹气,一边用纸巾帮他仔仔细
细擦拭。罗乐低头看着与自己下体近在咫尺的唐嫣,不由自主地又有些勃起,真
个是又痛又快。

  唐嫣发现罗乐的异状,抬头向上看了一眼,然后坏笑着起身,一把攥住他的
肉棒,牵到沙发处推他坐倒。听罗乐哇哇大叫,笑意更盛,眼珠一转,先嗔怪后
询问道:「都烫到了还不老实!听说牙膏可以缓解烫伤症状,我来帮你抹一些吧!」
见罗乐头手乱摇,又撇撇嘴,蹲下身埋怨道:「我只是说今天不想了,又不是永
远不想。你情绪波动要不要这么大啊?没出息!要真是烫坏了,以后可怎么办!」
说完,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才起身道:「老实坐着,等我把你的衣服弄好,
咱们一起上班去。」

  唐嫣说完,便转身走到阳台,踮着脚尖去摘晾衣绳上的衣服。衬衣窜了上去,
露出她紧实的臀丘,股沟里连梦中的细带也无,下身竟是什么都没穿。

  罗乐看的直咽唾沫,却又不敢造次,挣扎半响,只得闭眼不看,来个眼不见
为净。可又舍不得美人如画正当前,于是悄悄将眼睛张开一条细缝,透过睫毛织
成的网偷偷观察。唐嫣取下衣服,抱在怀里回身,看见罗乐微微抖动的眼皮和他
那今早已是不知多少次勃起的阴茎,心里澄明。也不戳破,自顾自插上熨斗,将
衣物一件件烫干。

  罗乐又看了一会,见唐嫣的美腿翘臀被熨衣板挡住,已没什么可看,正准备
放松下来,真的闭眼养会精神。这边念头才起,那边唐嫣却已经开始解身上衬衣
的扣子,几秒钟后便已将衬衣置于板上,光洁溜溜地继续工作起来。一对美乳随
着她的动作摆动不停,俯身的时候也不怎么垂,依旧紧绷绷地显出似馒头又似桃
子的形状。

  裸身的唐嫣比着衣时更加卖力,本来伸手臂就可以够到的地方,此时非要整
个人转到熨衣板另一侧去弄。展身、曲背,颇有些搔首弄姿博君青睐的意思。罗
乐把唐嫣的正面、侧面和背面看了个彻彻底底,只觉得无一个角度不美,无一处
线条不精,不由为昨夜能够与这样一个绝色共度春宵而自得起来。正美滋滋地过
着眼瘾,唐嫣忽然放下熨斗,转身斜倚在墙上,双臂交叉在胸前,假作恶狠狠凶
巴巴:「你这个色狼,看够了没有?」

  罗乐被她揭穿,不好意思地挠头一笑,还没等出声回答,唐嫣已经换做平日
里的甜腻声音继续问道:「罗乐哥,你睡也睡了,看也看了,占够了我的便宜。
可是,你是有女朋友的人,究竟该怎么对我负责呢?」

  罗乐被她问住,暗暗思量自己这比她说的还要无奈的已婚身份,不知该如何
回答。唐嫣似乎早已猜到他会如此,哀怨地叹了口气,幽幽地说:「我也不愿意
为难你,这样吧,我和你约法三章。只要你都能答应遵守,就算是对我负责了!」

  唐嫣这一声哀叹比昨晚酒桌前那一声添了许多真情实感,听得罗乐更是难过,
心中愧疚如潮般涌起,不迭点头道:「好,好!」

  唐嫣颔首,竖起食指道:「第一,在只有你和我的时候,你必须喊我宝贝或
者小嫣。」

  罗乐点头时已经暗暗下了决心,不管唐嫣提出的条件有多么艰难,只要自己
能够做到,一定答允。此时听她的第一条居然如此简单,一下子愣住,待唐嫣追
问是否能做到时,才用力点头肯定。唐嫣深深地看了罗乐一眼,继续道:「第二,
和江伊断了来往。哪怕她用告诉老公来威胁你,你也不能害怕。」见罗乐低头不
语,又轻声补充道:「她不是好人,你越拖着就会陷得越深,不如付出些代价,
早些了断!」

  罗乐正是惧怕陈杰知道,才被坐实了关系的江伊抓在手心里任意摆弄,听唐
嫣第二条竟是这事,怎么也不敢草率点头。待唐嫣说出「不是好人」这四个字,
常说这话的妻子的面孔忽然现在脑中。心头一软,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

  唐嫣见罗乐同意的勉强,又是一叹,然后袅袅婷婷地向前几步,分腿骑坐在
他腿上,搂住他的脖颈,吻了吻他脸颊,柔声道:「第三,以后不要再来我这里
了,回去与王梦丹和好,以后好好待她。」

  罗乐听唐嫣说话时,胯下的肉棒一直在软硬之间来来回回地徘徊。此刻唐嫣
骑坐在腿上,龟头离那蓬萋萋芳草仅有咫尺,似乎都能感觉到草下阴唇的温度。
唐嫣的身子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一丝一缕地钻进罗乐的鼻腔,仿佛梦境重现。
只几秒钟的时间,阴茎便渐渐胀大起来,硬邦邦地顶在了唐嫣的小腹上。待听她
说出最后一个约章的内容,惊愕且不明所以,犹豫之间阴茎又慢慢回复了半软半
硬的状态,龟头也跌落在唐嫣的草丛中。

  唐嫣感觉到罗乐双腿间那家伙的变化,脸上红霞又起,先向后挪了挪,停住
想了想,又坚定地挪回来,坐直身子,挺着丰盈的双乳居高临下地看着罗乐。罗
乐的表情和心情一样复杂,他发觉自己有点喜欢上了这个精灵般的女人,却又不
清楚她究竟是怎么想的。这约法三章怎么看怎么是她对自己的保护和劝慰,而她
得到的只是一个「小嫣」的称谓,还得是非常私下的场合。他觉得唐嫣像是可以
透视自己的内心,直接看到了他对妻子那虽然无比怨恨却依旧难以割舍的情感,
以及他对自己矢志报复的行为的难以把控。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我一点都不龌龊 于 2015-1-6 00:49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55

TOP

以前的章节可以看出来唐嫣是男主以前认识的人,但是现在看来唐嫣的身份还不止如此,从她对窦总的态度可以看出她的背景肯定不一般。目前为止还不知道男主以前到底做过什么感动了唐嫣以至于现在对男主这么好,唐嫣这个角色敢爱敢恨,又不失理智,没有因为自己喜欢男主就去破坏男主的家庭,反而为了男主的幸福而牺牲了自己与男主在一起的可能,这才是真爱。可以说唐嫣是男主的贵人,如果没有她,凭男主之前路人级别的表现被人秒是早晚的。另一方面,作为男主的妻子,女主目前戏份实在太少了,甚至还不如江伊让人印象深刻,在这样下去女一号位置不保啊。作者也应该让女主的戏份适当增加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这一章还是没有关于王梦丹的描写,罗乐几天不回家,又一上午没上班,王梦丹还是不闻不问。感觉这样的王梦丹形象也降下来了。每十天一更新,交代的信息又这么少,情节有点拖沓了,文章伏笔太多,希望大大能提提进度,也不枉我等半夜追贴看文章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版主留言
我一点都不龌龊(2015-1-6 07:45): 请点击文章前的作者名,这样就可以看见作者在作者区发的所有文章。
此文太棒了,可惜我只有第一章,搜索有不够级,只好升级后再看了。

TOP

一登陆就看到大大更新了,今天指定好运气,希望罗乐像个男人,要干就干

TOP

這一回的訊息很大。
唐的身份,似乎是某大小姐了吧?連竇總也不放在眼內,稱奸細了。
這裡面有派別或是敵對的因素?
上回的夢,原來不全是夢。
倒是半真半假。
我覺得是沒幹過的。這種女人,總是要你心甘情願才肯跟你幹,斷不會這樣就讓上了,你看早上的拒絕就知道。
好吧,來期待下回了。
感謝鐵板兄的分享~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tubin 金币 +6 认真回复,奖励! 2015-1-6 09:19

TOP

信息量有点大啊。上一章的梦原来不是全部都是梦,梦里的有些东西应该是半梦半醒发生的事情,
    看这章的样子,唐嫣好像还没有拿下,但是两个人都想发生关系了
这篇文章的女主角是唐嫣么。近两章都没有她的描写了,期待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目前来看能量最大的是唐嫣,最式弱的无疑是男主了,而且还有点软弱,真是石榴裙下死啊。期待下文,现在挺喜欢唐嫣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被性爱迷住男女主人公都是不一样的感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这么看王梦丹不是女一号啊,唐嫣才是女一号,唐嫣的背景不是公司的老板就是老板的女儿孙女之类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9-18 2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