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SSE] 【淫女修仙傳】 第十六章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7

【淫女修仙傳】 第十六章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過年連更慶元宵。
雖然和起點之類那種一天三更不能比就是了……

===================================
    第十六章.一顆築基丹引發的血案

  一個人影從天空落下,讓周遭諸人臉色微變,坊市裡頭都有禁空禁制,能飛
的至少也是金丹後期的老祖級人物啊!

  只可惜,這凝重的氣氛沒一會兒就消失殆盡,因為這位「前輩」居然是腦袋
先著地,摔了個四腳朝天。

  這下子大夥兒可就樂了,御劍御器的看得不少,千奇百怪的姿勢也見識許多
,可就沒遇過這種仰八叉落地的,莫非是外國來的高人?

  直到那人灰頭土臉地站起來,眾人才想到這哪是什麼新潮姿勢,只不過是從
天上摔下來罷了。

  眾人好歹都是修仙者,雖說修為不高,但養氣功夫總是有的,因此倒沒人笑
出聲來,只不過臉上表情就顯得很精彩了。

  「啊,掉……」少數幾個和李雪清一樣缺心眼的菜鳥,也都和她一樣被別人
給堵上嘴了。

  要笑,也得看清楚對方修為再笑。

  天外來客狼狽地爬了起來,一張老臉脹得通紅,發現周遭幾十對目光全都看
著他,通紅的臉頓時變成豬肝色。

  他也不是自願表演腦袋著地法的,只不過在被炎凰洞府的斥力轟出來之後,
別人頂多在地上滾個幾圈,自己卻是遠遠走高高飛,這也難怪,誰叫他想用暴力
破開炎凰洞府呢?

  雖然已有不少經驗歸納出在洞府中試圖攻擊法陣會被排斥出去,但老者自恃
元嬰中期巔峰修為,在宋國除了那幾位後期大修士之外別無敵手,因此才會試圖
破壞法陣。哪知自己畢生最強攻擊才剛發出,一股浩瀚無匹的力量就從法陣上爆
發出來,不僅輕易轟散他的攻擊,連他都被打出門外,一身靈力都被徹底禁錮,
只能眼睜睜看著地面越來越遠,然後越來越近。

  「咳咳…」老者板起面孔咳了兩聲,正琢磨如何蒙混過去之時,卻看見眾人
忍笑的模樣,突然裝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摸出一個玉瓶,拔開塞子,一股清
香隨即瀰漫開來。

  「這是一顆築基丹,是我從炎凰洞府得來,留在我身上也沒大用,放在此處
,有緣者得之。」話畢就化成虹光消失在天際,只留下一個玉瓶在地上滾動著。


  「築基丹!」眾人一聽到這名字,眼睛都紅了起來,幾十個人盯著地上的玉
瓶,臉上淨是狂熱。

  「呼啦」一聲,也不知是誰起頭的,一大群人飛擁而上,目標全都是地上的
玉瓶。,連王浩也紅著雙眼衝了出去,李雪清一個沒拉住,只能看著王浩的背影
不知所措。

  第一個衝到玉瓶前的是一個煉氣十三層的大漢,但他的手剛伸出去,玉瓶就
往外飛去,大漢抬頭一看,卻見瓶身上捲著一條細繩,正往一個臉色蒼白的中年
人手上縮回,顯然是件法器。

  「他媽的!」大漢看見對方動用法器,也掏出自己的法器丟了出去,他沒有
類似的法器,因此甩出手的是個小鎚。

  小鎚離手之後隨即變成桌子大小,夾帶著呼呼風聲朝前飛去,沉重的鎚頭對
著面露喜色的中年人腦袋敲了過去。

  中年人大吃一驚,趕緊扭腰想避開攻擊,但是先前衝力太大,現在想轉向可
也沒有那麼容易,一聲沉悶的撞擊聲後,中年人放聲慘叫,抓著法器的手臂被砸
成了一片碎肉,法器和瓶子落到地上,被另一個人伸手抓住。

  此人也沒能高興多久,無數法器漫天飛舞,將他絞成了肉醬,之前見血的一
幕刺激了他們的兇性,既然都動傢伙了,自己也不必再客氣!

  「殺!」霎時間,坊市的路口成了殺戮戰場,法器斷肢鮮血齊飛,玉瓶所到
之處,必有死傷。

  「別過去!」

  「放開我!」

  「不放!」

  此時,距離戰場還有一點距離的王李二人正在糾纏著,雖然李雪清已經踏入
煉氣十一層,但和王浩的十三層大圓滿還有不小差距,只是王浩要甩脫她也並非
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此直到一個小個子帶著玉瓶逃走,所有人都追上去,留下滿地死人的時候
,王浩硬是連加入戰局的機會都沒有。

  「啪!」王浩眼睜睜看著眾人身影消失在遠方,氣得一巴掌打在李雪清臉上
,要不是真元主動護體,只怕連牙齒都要打下幾顆來。

  被甩了巴掌的李雪清沒有放手,只是靜靜的看著他,看得他心底堵得慌,然
後才從滲血的嘴裡吐出五個字:「一桃殺三士。」

  王浩也不是傻瓜,一聽到李雪清的話,頓時僵住,抬了好一陣子的腿也放了
下來。

  這是個世俗界的故事,一個不懷好意的人托人將一顆名貴桃子送給三個過去
與他有嫌隙的名士,還表明要送給其中的第一人,三個傢伙為此吵得不可開交,
最後抄傢伙打了起來,其中兩人因此傷重不治,僅剩那人也因為殺死好友羞憤自
殺。

  類似的故事西方某國也有,不過是把一個「贈與最美麗者」的金蘋果送給三
位以美麗自豪的女神,三個女神爭得臉紅脖子粗,甚至爭到了人間,造成一場死
傷枕藉的大戰。

  兩個故事當中,引發爭執的不是桃子和金蘋果,而是附帶的留言,至於此時
此刻,則是築基丹本身的價值,或者說是踏入築基期的可能性。

  「走吧!」李雪清摸摸自己腫痛的臉頰,淡淡的說道。

  女孩的反應讓王浩心生不安,生怕這個活寶貝萌生去意,到時候自己兩邊落
空就糟糕了,因此依依不捨地看了地上和屍體上的法器與儲物袋一眼,也跟著李
雪清離開了再次變成戰場的路口。

  不過走在路上,王浩越想越覺得剛剛真的九死一生…不!根本就是十死無生
,那個八成是元嬰期的修士出了這麼大的醜,不殺人滅口已經夠慈悲為懷了,哪
還可能拿出即使對元嬰修士也還是很貴重的築基丹送人?別說因為搶奪而死的那
些人,只怕最後搶到的人也會被那老人親手殺掉回收丹藥吧,要是更陰險點,只
怕那群在路口搶奪死者物品的人也不會有好下場。

  他不知道李雪清有沒有想到那麼多,至少以她平時的模樣難以想像有如此城
府,傻乎乎的樣子才是她最為人熟悉的面貌。

  王浩又看了看李雪清帶著巴掌印的臉龐,哪知道這一看卻嚇了個半死。

  (為什麼…只是個丹藥而已…就讓如此多人願意付出生命……築基…真的有
那麼重要嗎?)

  (為了長生而短命……真是諷刺啊……)

  沉浸在修仙界的殘酷與思索中的李雪清,渾然不覺自己的動作越來越機械化
,目光漸漸渙散,連每一步的距離都一模一樣。

  無數靈氣匯集的光點環繞著李雪清飛舞,接著沒入她體內,在靈氣的滋潤下
,她渾身散發出淡淡的螢光,臉上的掌印也以可見速度消失,恢復原本的潔白粉
嫩。

  「煉氣…十二層!」自以為對李雪清各種神奇修煉模式已經很有抗體的王浩
,在看到她居然一邊走路一邊升階的時候,也只好再次感到無比驚訝了。

  別人的升階,又是猛吃丹藥又是淨室閉關,一些排場大的修士還得叫幾個徒
弟護衛,免得受到驚擾,她大姐居然邊走邊升階,最氣人的是居然還成功了!這
叫人情何以堪?

  「啊嗯……」最後一點靈氣進入體內,李雪清雙頰突然泛紅,張開小嘴發出
一聲誘人無比的呻吟,聽得王浩兩腿之間蠢蠢欲動,恨不得當街推倒李雪清。

  「好…舒服哦……」李雪清睜開雙眼,嬌媚無比的說道。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剛剛她稍微達到了一次小小的高潮,股間的肚兜也濕了一片。

  (難怪他們想要修仙了……)李雪清紅著臉,心中產生某種奇妙的誤解。

  修士在煉氣後期會開始進入易筋洗髓的過程,為築基做準備,只不過李雪清
乃是媚骨之體,因此肉慾相關的部份也就率先成長了。

  雖然胯間濕淋淋的感覺有些奇怪,但總不能跟王浩說自己濕了所以要回頭換
肚兜,因此她也只好忍著潮濕布料緊繃在股間的感覺繼續前行。

  (感覺…還不錯哩……)李雪清漸漸覺得,這樣似乎也挺刺激的,如果在小
穴裡頭插根木公子然後過平常的生活,或許……

  不管李雪清腦袋裡面想什麼,這條路都不會沒有盡頭,很快兩人就來到目的
地,肥肥的老闆一身俱圓,臉上堆著笑容--當然也許只是肥肉擠壓的結果,看
到兩人的時候目光在李雪清身上停了一會兒,接著才看見王浩。

  王浩也不是頭一次來此,因此胖老闆立刻就理解對方來意,趕緊帶著二人進
入後院廂房。

  「這次丹藥品質也不錯,我和你們丹房打交道那麼久,也算是正確的選擇,
這是藥錢,總共一千靈石,點點看吧。」八寶閣的胖老闆打開玉瓶聞了聞,滿意
地拿出一個儲物袋交給王浩,後者神識一掃,不多不少剛好一千,連個小費都沒
有。

  「正好一千靈石,沒錯。」王浩收起儲物袋,說道。

  「沒有打賞嗎?」在一旁雙手撐著臉頰看他們交易的李雪清問道。

  胖老闆和王浩盡皆目瞪口呆,妳當這兒是青樓嗎?還打賞!

  「沒…沒有吧……」王浩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說道:「這丫頭沒出過幾次
門,不懂事,掌櫃別見怪。」

  「沒關係,挺有趣的。」胖老闆說道。

  雖說如此,胖老闆終究還是沒有多給一塊靈石。

  「連我都想叫他打賞了……呸呸!我這不成龜公了嗎?」回程王浩忍不住如
此說道。


  來到先前的路口,那些屍體居然還留在地上,連滿地法器儲物袋也原封不動
……正確點說,不但沒少,反而還多了好幾具屍體和道具,周遭之人也只是以驚
懼的表情議論紛紛,卻沒打算上前撿寶。

  從旁人片段的對話中,王浩知道了事件的後續,在他們離開後不久,無數不
知從何而來的劍氣將正為了搶奪物品大打出手的眾人殺了個乾乾淨淨,嚇得其他
正打算加入戰局的人不敢越雷池一步。

  李雪清彷彿沒聽見這些一般,自顧自地走上前,彎下柳腰,在露出誘人臀部
曲線的同時撿起地上的繩子法器,並拿了個儲物袋。

  「妳……」王浩臉色蒼白,周遭眾人也相差彷彿。這漂亮丫頭不要命了!

  「不來拿一個嗎?」李雪清問道。

  「可…可以嗎?」

  「現在可以了。」李雪清相當有信心地說道。

  王浩一咬牙,也撿了幾個,發現沒事之後,正想放開擔憂通通撿了,卻被李
雪清攔住。

  「這樣…就好了。」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的王浩只得停下搜刮的腳步,跟著
李雪清離開,才走出沒多遠,背後就傳來乒乒乓乓的戰鬥聲。

  當發現一切安全之後,早已在一旁乾瞪眼的眾人立刻擁上,開始搶奪起來,
因為地上還有幾十樣法器和儲物袋,因此居然沒有人打算去搶王李二人。

  「這也是妳算計好的嗎?」王浩問道。

  「算計什麼?」李雪清歪著頭反問。

  王浩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說道:「不然妳怎會知道現在撿東西是安全
的?」

  「因為我覺得元嬰修士不會為了這點小事蹲在暗處老半天。」李雪清理所當
然地說道。

  比李雪清更懂高階修士心理的王浩立刻悟出話中含意,一個元嬰修士或許會
因為這點芝麻小事殺人,但卻不可能浪費半天的時間,正如一個人可能會站起來
拍死吸了自己血的蚊子,卻不可能花幾個時辰去尋找牠。

  「那要是對方耐心很足呢?」

  「那就吃劍氣然後死掉。」李雪清說道:「不過對方的目的只是殺人滅口吧
?何況在坊市殺太多人,就算是元嬰修士也會有麻煩的。」

  雁回坊市受雁回宗保護,一個元嬰修士在坊市裡頭殺幾個人也許還能靠威名
鎮住雁回宗,但若是一路殺將過去,那就算是在打雁回宗的臉了,到時候雁回宗
不想管也得管。

  王浩再度震撼於她的思考能力,但也知道李雪清八成根本沒想那麼多,只是
覺得可以做就做了吧。


  「真方便!」李雪清開心地從細繩法器前端拿下玉瓶說道,卻讓店裡的其他
人齊齊撇了撇嘴。

  這法器名字叫做「如意索」,位列中品,索身能夠自由伸縮扭曲甚至打結,
而且水火不侵、刀槍不入,除了飛劍之類法器外很少有法器能應付。

  但它的缺點就是對使用者的神識需求極高,想使用得靈活如意絕不簡單,不
過李雪清就像是不知道這種問題似的越用越熟練。

  這些人裡頭,只有黃岳看李雪清的眼神特別不同,尤其當她把如意索纏在白
嫩藕臂上時,更讓他心中湧現一股邪火,想想將這繩子捆在李雪清白白嫩嫩的裸
體上,然後插入她緊窄多汁的小穴裡的爽勁……

  黃岳知道,自己的債務又要增加了。

  (是不是該…聽她的話,幫她多拉幾個恩客呢?)黃岳有些糾結地想著,李
雪清可是說得清清楚楚,一個恩客抵五靈石啊!可以多睡她五個晚上了!

  但黃岳知道,以李雪清淫蕩的程度,八成會搞個什麼一挑二或一挑三的高難
度把戲,自從知道她出身的鳳舞樓內裡玄機之後,他就知道這個女孩不是區區一
兩個男人就能滿足的。

  不過這事情留給王浩去頭痛就好,自己只是個嫖客而已。

  黃岳又看了看工作中的李雪清,看著她樸素青衣無法掩蓋的姣好身段,無論
是纖細的腰肢還是飽滿的胸部,又或是彎腰時倏忽一現的圓潤美臀,心中不禁想
像起她被許多男人包圍抽插,射得滿身精液的模樣。

  (其實……這樣也不錯……)黃岳妄想著。


  兩天後的夜裡,李雪清正坐在桌邊把玩如意索,這是她的第一個法器,因此
她早就決定要把它操縱到真正的如意。

  至於撿來的儲物袋,裡頭裝的只有十幾塊靈石,一把下品飛刀,一本基礎木
行功法「碧木訣」,以及十幾本春宮書,除了最後那些春宮書之外,李雪清都只
是隨隨便便丟回儲物袋,至於春宮書當然是要好好研讀一番的。

  不得不說,那個不知名的死鬼興趣和李雪清還挺合的,春宮書中不但有一男
多女、一女多男、多人混戰,還有女女纏綿、鞭打虐待,甚至連當年她看過一次
現場的獸人格鬥都有。

  不過數量最多的還是緊縛輪姦,李雪清看著書上精緻度遠遠超過世俗書籍的
插圖,看著那栩栩如生的美麗少女被麻繩捆綁,粗糙的繩索陷入白皙柔滑的肌膚
中,奪走她的活動力能力,十幾個壯漢圍在她身邊,玩弄著她的嬌軀,輪流將肉
棒刺入她每一個可以容納的穴洞,朝她狂喜恍惚的臉龐射出濃濃的精液。

  李雪清看著圖片和文字敘述,想像著自己就是書中人物,想像著精液灑滿全
身的感覺,心中不禁羨慕起留在鳳舞樓的張凌波等人,她們現在應該都體會過了
吧?

  李雪清下意識地撫摸著絲滑肚兜上的隆起,發出淺淺的喘息聲。

  此時,門板傳來「扣扣」聲,李雪清一愣,起身打開了門,卻忘了自己此時
衣衫不整。

  「嗯咳…」黃岳目光落在李雪清露出三分之一的兩顆雪白肉球上頭,流出來
的口水差點沒嗆死自己。

  「怎麼了?」李雪清歪頭問道。

  「沒…沒事……」黃岳勉強把目光從她胸前移開,卻不免還是在她嬌嫩的肌
膚上游移。

  因為店面已經打烊,此時李雪清的穿著自然不受限制,加上又是入夜時分,
用凝水術沐浴後的她現在在肚兜外頭只套著一件薄如蟬翼的水色輕紗,剛剛的自
我撫慰讓她的衣服絕對稱不上整齊,老實說,只能以凌亂來形容。

  本該覆蓋香肩的薄紗有一半褪了下來,肚兜也略略鬆了開來,布料與乳峰的
傾軋造就了一條深深的溝壑,被高高撐起的肚兜下半部鬆鬆的垂了下來,遮住少
女平滑的小腹與迷人的股間。這丫頭居然沒有穿裙子就跑來開門!

  當然黃岳也知道這時候會來找她的也只有自己了,連「元配」王浩都不會為
了一時的肉慾來打擾李雪清的修煉。

  只可惜王浩太小看李雪清的淫蕩本性和對賺錢的堅持,只不過因為李雪清的
修為還是上昇得極快,所以他居然沒發現這女孩的「事業」。

  「咦?」李雪清一怔,不需要神識就察覺黃岳身後的兩個男人。他們的目光
可沒有黃岳克制,早已在少女嬌軀上來來回回掃射了。

  「這是…我朋友。」黃岳略帶尷尬地說道。

  「要……一起嗎?」李雪清俏臉微紅,剛剛還在幻想的事情此時突然成真,
也難怪她又羞又喜。

  「呃!我先介紹一下,這是對門的宋家兄弟。」黃岳不由分說地帶著兩人擠
進門,免得被人看見。

  「你們好,請多多指教。」李雪清俏臉微紅地行了個禮,這也是鳳舞樓的慣
例,不過大多數情況下都會因為被壓倒而來不及進行。

  兩個大漢四隻眼睛死死盯著李雪清的嬌軀,對她的舉動毫無所覺,要不是第
一次見面,只怕早就撲上來了。

  「你們…是要輪流來呢?還是一起來……?」李雪清這句話引爆了三個男人
的慾望,半裸的嬌軀馬上被其中一人抱了起來,豐滿的雙乳隨即落入另一人魔爪
,最後一人解開她肚兜的繫繩,分工合作的效率奇高無比,就如同三人常幹這種
事情一般。

  「啊嗯…不要…會……衣服會壞掉…」李雪清低聲嬌叫著,但也只能阻止衣
服不至於被撕破而已。

  「嗯啊…不…」李雪清不斷發出誘人的嬌吟,這絕非惺惺作態,而是天生媚
骨的自然表現,「誘惑天下萬國之狐媚子」的實力,正在這女孩身上開始展現。


  僅有的兩件衣物在三頭色狼的齊心協力之下轉眼化為飛舞在空中的彩蝶,修
長的雙腿被高高架起,露出粉嫩羞人的秘處,竟早已濕淋淋一片。

  男人們不知道李雪清在此之前的幻想,以為她居然如此淫蕩,在短短不到半
盞茶功夫間就已準備好接受姦淫,不過這也不影響什麼,反倒省事許多。

  「啊嗯!」出人意料之外的,首先淪陷的居然是後庭,剛好在她背後的黃岳
經驗豐富地擠開少女緊致彈嫩的臀肉,一鼓作氣地突破進去。

  「呀啊!嗯…討厭……啊…不要亂動嘛…嗯……」李雪清下意識地扭動纖細
有力的柳腰,令肉莖進入得更加順暢,但雪嫩的肌膚也因此在另兩個男人身上磨
蹭,挑逗著他們的慾望。

  「小岳你居然藏著這個丫頭不放?!」其中一個蓄鬍男子插入李雪清濕滑緊
縮的小穴裡,不禁開口說道。

  「冤枉啊!這傢伙可是王浩帶來的。我也是被她勾引…」

  「啊嗯…討厭……明明還欠人家二十五靈石…還說…而且…是你到人家房間
…強姦人家的……嗯哦…」李雪清邊感受生平第一次前後夾攻的快感,邊反擊著
黃岳。前後雙穴都被灼熱肉莖侵犯的感覺果然比只有一根時要來得刺激許多,真
肉棒來回戳刺的快感讓她幾乎暈死過去,手指什麼的根本比不上。

  「咕嗚!」最後一個男人自然也不會站在一旁看戲,早已硬如鐵柱的陽具頂
著女孩小嘴,絲毫不憐香惜玉地扣關而入,將少女的悲鳴堵了回去。

  (終於…三根…進來了……)同時被三個男人姦淫,是其他女性的夢魘,卻
是李雪清夢寐以求的體驗,雖然每一邊都不是頭一次,但是加起來就又是另一回
事了。

  「嗚嗯…啊……嗯……」因為嘴巴被堵住,李雪清只能發出模糊的喘息,但
男人們卻都能從中聽出她的愉悅之情。

  「這個小婊子,吃了三根還在夾緊,實在太浪了。」

  「一個男人根本滿足不了她吧,王浩那傢伙……」

  「不然我怎麼會拉上你們倆?這騷貨每次都要榨我七八次,腿都軟了。」黃
岳奮力抽插著李雪清的菊蕾,說道。

  「是你腎虧早洩吧!」鬍子男配合黃岳的動作姦淫著李雪清多汁的小穴,嘴
上這麼說,但卻暗暗運起鎖精法,免得被她夾出精來。

  「你們就吹吧,等會兒就別哭。」黃岳撇了撇嘴,把心神移回李雪清嬌豔的
身子上,免得自己真的先被她弄出來。

  宋家兄弟也很快就體會了李雪清的恐怖之處,不管是小穴也好,嘴巴也罷,
全都像是為了榨乾男人而誕生的,兩人太過輕視她的下場,就是不到半刻鐘隨即
同時繳械。

  「啊!」宋家兄弟的老大,也就是鬍子男不敢置信地看著李雪清陶醉的俏臉
,白玉無暇的臉龐上有著許多米白色黏液,全都出自他弟弟的傑作,而自己也一
樣把精液射在她的小穴裡,替女孩子宮裡的精陽火「添柴添火」了一番。

  黃岳瞥了宋家兄弟一眼,本想開口嘲諷,只是李雪清的後庭緊緊纏住了他,
令他幾乎沒有餘力說話。

  「太可惡了!這騷貨!」看著李雪清舔著從臉上刮下的精液,還不饜足地開
始吸吮眼前尚未軟化的肉棒,兩個男人的慾火再度熊熊燃起,不僅肉棒硬得像鐵
柱一般,還發動了灌陽法,顯然不把這淫蕩女孩幹得死去活來是不肯罷休了。

  「嗚嗚……嗚嗚嗯…啊嗯…」小嘴再度被侵犯的李雪清發出不知是痛苦還是
快樂的呻吟,玉手一邊搓揉著自己軟綿綿的胸部,一邊捧起宋家小弟的陰囊愛撫
著。

  「嗚嗚…」男人們的六隻手自然也不會閒著沒事幹,各自找好了位置刺激著
女孩,讓她舒服得魂飛天外。

  (啊啊啊…要洩了……討厭…太快了啊……凌波她們居然一直在…做這種事
情……真是…太令人羨慕了……來…繼續蹂躪人家吧……人家還要洩…)李雪清
努力迎合著三根肉棒粗暴的抽插,不斷顫抖的嬌軀越來越興奮,一次又一次地洩
出淫精。

  被三個男人同時姦淫的快感可不是三倍那麼簡單,李雪清一邊在心中羨慕著
鳳舞樓裡的同伴,一邊任憑自己沈溺在快樂當中,媚骨的體質讓她的高潮一波接
著一波,幸好嘴巴被堵住,否則她的浪叫聲可能早就把整個丹房裡的人都引過來
了。

  這也是黃岳多次得到的經驗,李雪清這丫頭哪裡都好,就是那張嘴管不牢,
只要幹上了癮,多麼放蕩的叫聲都喊得出來,而且音量絕對不會有所節制,所以
一定要把她的嘴塞住,才不會被王浩發現自己玩了他的女人。

  雖然黃岳隱約察覺王李二人之間不像是夫妻或者雙修道侶的關係,但他也不
想挑戰一個煉氣大圓滿者的承受能力,被他那個斷龍壁法器敲一下可不是鬧著玩
的。

  「嗚嗚…啊…」

  「小婊子,舒服嗎?」

  「好…好舒服…好厲害……還要…還要啊……」李雪清甩著一頭青絲,露出
一副嬌弱不勝的模樣,但身體卻積極地迎合著他們。

  三人像是著了魔一般不斷姦淫著李雪清,三個穴裡幾乎隨時都有肉棒插在裡
頭,他們用想得到的所有方法在她的體內輪流射出精液,每個人至少都射了五六
次,即使是體質健壯的修仙者,到最後也不免覺得腰酸腿軟,肉棒更是射得幾乎
被徹底掏空,隱隱作痛了起來。

  「哈哈…這…這傢伙……真是太棒了……」鬍子男對黃岳說道,從前晚酉時
一直「運動」到接近卯時的此刻,也難怪他會大氣猛喘,一副疲勞得像是要散架
似的模樣。

  「這騷貨好像還想要。」

  「喂!老子可不能再耽擱下去,再搞下去連睡覺都免了。」鬍子男放下李雪
清香汗淋漓的圓潤大腿,略帶惋惜地說道。

  「說得也對,反正以後機會多得是。」原本還想再來一次的宋家弟弟看了看
桌上燈裡剩下的燈油,也放棄了續戰的打算。

  「怎樣?我就說這婊子很夠勁對吧。」黃岳說道,語氣活像拉皮條的。

  「百肏不厭啊,呵呵。」


  男人們丟下滿身精液淫水的李雪清自顧自地走了,少女一頭長髮在原本應該
是潔白的床單上灑開,上頭隨處可見一片片精斑,可能經歷了超過二十次高潮的
女孩媚眼半開半閉著,似乎正在回味先前狂風暴雨般的快感,也可能只是太累了
,但她還是舉起沾滿黏液的手,照過去慣例施展出凝水術。

  凝水術一出,原本黏在床上或女孩身上的液體都開始往她豎起的食指上飛來
,匯聚成一顆米白色的球體,李雪清陶醉地看著比過去大了幾倍、以精液淫水為
主的水球,小嘴一張就將之吸入口中。

  「好喜歡…這種味道……」品嚐過精液獨有的腥臭後,女孩滿足又嬌媚地嘆
了口氣,再度施展出凝水術。

  凝水術能夠引動液體,但對於已經乾涸的精液沒輒,因此這次凝水術的目的
是洗澡,但術法才剛成形,意外就發生了!

                   (待續)

[ 本帖最后由 我一点都不龌龊 于 2015-3-5 17:03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7

TOP

原版可用,感谢排版

[ 本帖最后由 tubin 于 2015-3-6 08:43 编辑 ]

TOP

居然这么快就更了,难道没逢过节都会更?有点小激动了。
话说这部小说不会打算写得跟复国公主一样久吧,我看到这剧情发展越来有变成深坑的趋势了

TOP

道可道 非常道 色可色 常可色,修仙欲女,阴阳交合,好问好文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18 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