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深圳铁板烧] 【隐婚之祸】 二十二

30

【隐婚之祸】 二十二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深圳铁板烧
字数:6079
2015/04/26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二十二章



  罗乐心中本就疑惑,此时不知屋内状况,更是不敢造次,探头探脑地向屋里
张望,额头刚过门边,就听窦总威严的声音喝道:「看什么看?还不滚进来向杜
局长道谢!」

  罗乐万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窦总,虽然受了喝骂,但心里却如同见了久别的
亲人一样高兴。诺诺连声,快步进屋。只见屋内只摆了三张沙发和一个茶几,做
会客室装扮,窦总坐在侧面的沙发上,正满面怒容瞪着自己,一个戴着眼镜、梳
着三七分、穿着警服的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微笑着伸手对窦总隔空虚按,口中劝道
:「哎,窦总别动气嘛!年轻人,爱热闹,喝点酒是正常的事。回去说他几句就
算了,也别太苛责了!」

  罗乐猜到这陌生面孔就是窦总口中的杜局长,听他话里的意思竟是马上就能
放自己出去,忙深深地鞠了个躬,诚挚道:「谢谢杜局长!我以后保证再也不犯
了!」

  杜局长笑着应了,再也没说什么。窦总严厉地批评了罗乐几句,又和杜局长
定下个饭局,这才带着罗乐施施然离开。

  出了拘留所大厅的门口,罗乐一眼就看到自己开的那辆奥迪停在停车场的最
远端。窦总脚步飞快,直奔车子走过去,罗乐不知窦总什么心思,大气都不敢出
一口,小媳妇一样在后面跟着。

  到了车前,罗乐三步并作两步抢到窦总身前,想帮他把车门打开。窦总一把
将车门按住,回过身劈头盖脸将罗乐一顿臭骂。罗乐恭恭敬敬地低着头听着,拼
命地点头,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罗乐知道,若是窦总对他客客气气,或者不
发一言,那估计就是唐嫣也没能拿住窦总,这工作就算完蛋了。此刻骂得越狠,
证明窦总是拿他当自己人教育,以后还是要用他的。因此,待窦总怒气渐消,他
立即表了一番决心,才再伸手去拽车门。

  窦总见罗乐动作,瞪了他一眼,摆摆手道:「我自己不会开门么?用你献殷
勤?滚去前面开车!」

  罗乐大喜,痛快应诺。手摸上驾驶室的门把手,忽然想起,自己的驾照已经
被吊销了,一下子定在当场。就在这时,车窗的玻璃忽然缓缓地降了下来,唐嫣
那张亦喜亦嗔的俏脸出现在车内,香舌微吐,又倏地收回,笑道:「罗乐哥,你
被他骂傻啦?快上车啊!」

  罗乐心中一喜,向她感激地笑了笑,开门上车。他不知道初来乍到的窦总究
竟找了什么样的关系把自己捞出来,却清楚窦总之所以管他,大半是看在唐嫣的
面子上。此刻窦总在场,不好说什么,只得下了一定要好好感谢她的决心,启动
车子准备出发。

  罗乐打着了火,手刚摸到档杆,唐嫣就快速将手按在了他的手上,看着他坏
笑道:「罗乐哥,怎么不长记性啊?酒驾刚放出来,你就要无证驾驶么?」没等
罗乐做反应,便从包里掏出一本驾照,在他眼前晃道:「噔~ 噔~ 噔~ 噔!你看
这是什么?」

  罗乐眼睛一亮,惊喜问道:「驾照也弄出来了?」

  唐嫣点头道:「别人说一事不烦二主,咱们是二事全烦一主。你是靠开车吃
饭的,驾照拿不到等于人也没出来,那样的话,还不如就把你这从来不肯听话的
坏人留在拘留所里,看看你还敢不敢酒后驾车!」

  唐嫣神情娇憨,毫不掩饰自己对罗乐的好感,手也从按变握,抓住了他的大
拇指不肯放松。罗乐顾忌后座坐着的窦总,挣了几下挣不脱她掌握,悄悄抬眼去
看反光镜。见窦总靠在座椅背上,眼帘低垂,如老僧入定般不言不动,虽然知道
他是故意装睡,却也放松了不少。陪着笑伸手,要去唐嫣手里拿自己的驾照,不
料她却一缩手躲开,粉面一寒,开口道:「想把驾照拿回去?没有那么容易!哼
哼~ 咱们先好好算算帐再说!」

  罗乐以为唐嫣因为猜到自己违背约章、又去见了江伊而使起了小性子,转头
瞥了一眼窦总,发自内心地轻声道:「小嫣,我真的是特别特别感谢你!」对她
使了个眼色,示意窦总在,不方便,然后将声音压得更低「明天中午我请你吃饭,
有什么事咱们到时再说,好不好?」

  唐嫣斜睨着一笑,撇嘴道:「你这坏人少在我面前装无辜!幸好我早就看穿
你的心肝脾肺肾,不然还真的要被你骗过了!避重就轻的招数耍的不错嘛!我问
你,你知不知道你在这里住的四天三夜,名下存了多少钱?」

  罗乐一直沉浸在脱困的喜悦中,将拘留所存款的事忘了个死死。此时听唐嫣
提起,猛然醒悟,一拍大腿道:「对啊!我在这里还存着钱呢!你和窦总等我一
下,我去找他们拿去!」说着话就要去开车门。

  唐嫣抓着罗乐大指的小手向前一探,没等他动身,便轻松地扭住了他腰间软
肉,微微一转,哂笑道:「想跑?没那么容易!钱我已经帮你取了,就在我包里。
我现在就是要问你个明细,你一五一十给我说清楚!」

  罗乐吃痛,想叫又怕惊动了后座的大佛,只得呲牙咧嘴地忍耐。听闻唐嫣所
问,急促道:「轻点!什么明细啊?」

  唐嫣手上丝毫不松,眯着眼看着罗乐的眼睛,滔滔不绝道:「你进去那天凌
晨,我在交警队帮你交了两千罚款,接着马不停蹄地跑来这里,把兜里剩下的两
千五都存给了你。刚才我去清算时,看账上写着你这几天一共花了三百二。你进
来时是在29号房,出来时换了4号房。我问过看守,房间号越小,条件越好,
但是前提条件是要收不入账的换房费八百。也就是说,你应该还有结余一千三百
八。可我拿到手的钱数却是四千三百八。她来的时候存的一千我知道,还有两千
块是谁存给你的?」

  「你老实交代,是不是那个坏女人存给你的?」唐嫣一边问话,一边慢慢靠
近罗乐的身体。当然,越近也就越方便她在罗乐腰际使力。

  罗乐忍痛辩白道:「我在里面,哪里知道都谁来存过钱?那看守只是叫我的
名字,然后说我老婆给我存钱。一共三回,我还以为都是你存的呢!里面的人都
觉得我是个三妻四妾的大款,还敲诈了我一顿好吃的,我多冤啊!」抱完撞天屈,
又求饶道:「你快松手,疼着呢!」

  唐嫣听罗乐话语里称自己是他老婆,呸了他一口,眼波流转,喜滋滋地道:
「算你吧!这事我会查清楚,你别当就这么完了!」说着话,松开了掐着罗乐的
手指。

  罗乐将手举在额角,向唐嫣无声地点头致谢。再不说话,发动车子开出拘留
所。他将车子保持在安全范围内的最高时速,奔逃也似地在路上飞驰,直到后视
镜里再也看不到拘留所那幢楼的影子,才长出口气,松了油门踏板缓行。唐嫣一
直把手按在罗乐挂档的手上,就如同放在自己家沙发扶手上一样自然。罗乐感受
到她手心传来的温热,觉得舒服放松、十分享受,偷眼看窦总依旧做闭目养神状,
也就任由她按着。

  自车子出了拘留所,唐嫣就再没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副驾驶位子上。待行
到了一个路口处停车等灯,忽然侧头看着罗乐问道:「罗乐哥,你被警察抓到那
晚是不是去见那个坏女人了?」

  罗乐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沉吟着不说话。他有些不敢看唐嫣,觉得自己违
背与她的约章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其实,做个否认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罗乐
却生不起丝毫欺骗唐嫣的念头,于是只好选择沉默。唐嫣等了一会,见罗乐没有
回答的意思,出人意料地转回头不再追问,就好像刚才的问题从来没有出口一般。

  车内的三个人都没有了动静,气氛有些凝滞,空气似乎也渐渐变得沉厚起来。
罗乐心虚,小心翼翼地喘着气,悄悄地瞄着唐嫣的脸。唐嫣如果像往常时候一样
撒着娇逼迫他回答问题,他反而觉得好应对些。如今她的沉默似乎是给他的脖子
套上了一根无形的绳索,随着车子的前行而越勒越紧,让罗乐觉得怎么也不能将
空气吸到肺底,憋得胸口有些难受。

  绿灯亮起,车子开动,左转拐过弯,一个加油站出现在路边。罗乐正想着怎
么找个机会离开会儿,化解一下和唐嫣之间的压抑感觉,此时见加油站如同见了
救命稻草,干笑了几声道:「给车子加点油再走。」一打方向盘,拐了进去。

  停车、熄火,对迎上来的小哥潇洒地喊了声「加满」,罗乐便下车往加油站
的便利店里面走去。随便拿了几袋零食,寻思着让唐嫣嚼着消消火,结果结账的
时候一摸兜才想起自己身上半毛钱也没有。对营业员说声抱歉,飞跑到车前,敲
了敲副驾驶的车窗,待唐嫣降下窗子斜眼看过来,尴尬道:「给我点钱,我想买
点东西。」

  唐嫣白了他一眼,还没等说话,加油的小哥就在车子后面举着油枪喊起来:
「顺道把二十八块的油钱付了,7号枪!」

  罗乐如石像般僵在当场,耳听那小哥一边盖上油箱盖,一边怨念地嘀咕着:
「A6加二十八,A6、二十八……」

  加油站里还有几部车子在加油,车主听到小哥的喊声,纷纷侧目。车内的唐
嫣听到小哥的嘀咕,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后座入定的窦总也再也忍不住,把头侧
向另一边,双肩不住抖动。罗乐大窘,冲着小哥嚷嚷道:「我就喜欢让油箱满着!
不行吗?你什么态度?」

  唐嫣从包里抽出两张红色的毛爷爷,一拽他衣袖道:「还嫌不够丢人么!快
去快回!赶紧离开这儿!」

  罗乐在众人的注视下,红着脸跑去结了帐,上车将怀里的零食一股脑倒给唐
嫣,开车就跑。车子出了加油站,唐嫣打开一包薯片,捏了一片放在嘴里,吃着
吃着就噗地一下喷了出来。手忙脚乱地拂去身上的渣子,看了眼罗乐,忍不住又
笑起来。

  罗乐窘迫,但见了唐嫣的笑脸,却又觉值得。侧脸看着她微微一笑,余光忽
然瞄到窦总睁了眼睛,忙自欺欺人地转回头做一本正经状。窦总清了清嗓子,轻
松地问道:「唐嫣,咱们往拘留所去的时候是不是在刚才那加油站加的油啊?」

  唐嫣配合地装作认真思考,皱着眉答道:「我不太认得路,但那加油的帅小
伙却还依稀认得,应该是他没错!」说完,又是一阵讪笑。

  车里的两个人一唱一和,玩的高兴。罗乐一个不愿得罪,一个不敢得罪,只
得挠挠头,苦着脸问道:「你们加了油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

  窦总忍笑摊手道:「我刚才睡着了。」

  唐嫣却没窦总那么好相与,嬉笑着抢白道:「你不会看油量表吗?这个司机
是怎么当的?脑子忘在拘留所里啦?还好意思责怪我们不告诉你?」说到这里,
将小手伸到罗乐面前道:「我才想起来,这些吃的加上油费也不够一百块吧?赶
快把剩下的钱还我!」

  罗乐开着车,不敢太过分神,随口应付道:「拘留所存的钱不是在你那里么?
从里面扣吧!」

  唐嫣听他这么说,拉着长音道:「哎- 呀- !你还敢跟我提这个?我半夜里
赶去救你的时候,一共带了四千五百块。两千交了罚款,两千五给你存好,早晨
回到家一毛钱也没剩下。刚才我把帐都算给你听了,你现在还有四千三百八,都
还给我还倒欠了我一百二。你还让我从里面扣?脸呢?你的脸呢?」说着话就伸
手捏住了罗乐的脸颊,抻了抻之后放手,接着道:「车我坐着,油钱算我出。但
这零食我不能自己请自己吃吧?」

  罗乐想到她一个小姑娘,深更半夜为了自己跑前跑后,心里涌起感激和歉意,
刚要开口,后座的窦总适时插话道:「公司的车是配油卡的,一般情况下不需要
用现金。」

  唐嫣恍然地「哦」了一声,大方地摆摆手道:「这样子啊!那剩下的钱你就
留着吧!算是我借给你的。明天一早连你这几天欠我的一起还我,嗯……六百二
十块!」

  罗乐讶异道:「什么?这么多?应该是……三百二吧?」

  唐嫣嗤鼻道:「哼!我这么辛苦,不需要慰劳吗?那晚的黑车司机一脸横肉,
我吓得一直把钱抱在怀里,不需要精神抚慰金吗?钱放在你那里这么久,没有利
息吗?一口价,九百二!」

  罗乐不敢再争,低声道:「快月底了,还没发薪水,我哪有钱给你?」

  唐嫣眼珠一转,刚要点头减息,后座的窦总再次开口插话:「财务昨天给我
打电话说,明天要发三千现金给他。」

  唐嫣闻言,白了罗乐一眼道:「好险!差点就相信你这坏人了!」顿了顿又
嘀咕道:「不能给你手里留那么多钱,你都会花在那个女人身上!」微侧了头对
窦总道:「你回去和财务说一声,明天我替他领津贴……好吧?窦总。」再转对
罗乐道:「一千算是还我的,两千我帮你存起来,将来娶老婆用。」

  唐嫣一番安排,丝毫没给罗乐和窦总说话的机会。罗乐刚欠了她一个大人情,
心中虽然不想她掌管自己的私房,却也不好意思硬梆梆地拒绝,于是不情愿地为
难道:「你别都拿走,怎么也得给我留一些日常开销啊!」

  唐嫣小嘴一撅:「你又想骗我?公司每月不给你发薪水的么?」说到这里,
忽闪忽闪地眨了眨眼睛,恍然道:「你这个没出息的一定是把工资卡都交给女朋
友了吧?真是让人不省心!那……我每月给你五~ 三~ 二百吧!二百也差不多了,
有随礼之类的大开销,你再问我要。」

  唐嫣的最后一句话,与王梦丹将第一个月零用钱交到罗乐手上时说的话如出
一辙。罗乐忽然有了种面前人也是自己妻子的错觉,这错觉让他体味到了一种熟
悉的幸福,心中的情愿远远大于受缚的不甘。

  「如果当时没有和王梦丹结婚,那么……」

  这个念头在罗乐的脑海中一闪,就在电光火石间被来自心口的疼痛切断。他
看看路,看看唐嫣,再看看路,再看看唐嫣,行为心思都有些慌乱。情欲、责任、
观感、原则、认知……各种各样的东西在他脑子里织成了一张大网,每一个交叉
点都是个结,每个结都有三四条路向四面八方延伸。路尽头的影响时而是王梦丹,
时而是唐嫣,但不论影响为谁,都是站在一个新的结上,而新结之外,又有更多
的通路指向更多的结。

  窦总见罗乐面色不虞,不断地往唐嫣那边看,以为他对唐嫣强占了津贴心有
怨怼,于是兴致勃勃地等着看一场情侣间的吵闹大戏。唐嫣先时也是以为罗乐要
反抗,仰着俏脸丝毫不让地与他对视,到了后来看出他眼中的彷徨,一时间有些
不明所以,却又不想弱了气势,开口质问道:「看什么看?我脸上有导航么?」

  罗乐恍若未闻,也不回答,依旧一眼接一眼地看她。唐嫣伸双手挡住自己的
脸,嚷嚷道:「看看看!这回我看你还怎么看!」

  唐嫣的面容在罗乐的眼中消失,脑中的影响也跟着渐渐消退,如梦初醒般问
道:「嗯?什么?」

  唐嫣听见他问话,分开指缝将一双杏眼露出,没好气道:「你走神了!想什
么呢?我告诉你,你刚从那么脏的地方出来,不好好洗上七八个澡我是不会让你
碰我的!」

  窦总听她说的认真,不由莞尔一笑。罗唐二人一痴一思,都忘了后座还有个
第三者,听见笑声不约而同地脸上飞红。唐嫣娇叱了声「不许笑」,见窦总笑得
更甚,只得将羞恼都发泄在罗乐身上,狠狠地捶了他肩膀几下道:「停车!」向
车外张望了一眼:「我要去买东西!」

  此时车子已经到了公司楼下的千万百货门口,待罗乐依言将车子靠边停好,
唐嫣丢下一句「回头我再找你算账」,提着包逃也似的下了车。窦总呵呵一笑,
招呼罗乐继续向前。车子绕过写字楼侧,眼见楼后的地库入口就在不远,罗乐正
准备打转向驶入,听后座的窦总也说道:「停车!」

  「我才想起来,也得去买点东西。你今天别进公司了,回家休息,明天再来
吧!」窦总见车停稳,将车门开了个缝隙,对罗乐说道:「对了,除了我和唐嫣,
公司没有人知道你被拘留的事,自己嘴巴严着点,别说漏了。」

  罗乐闻言,感恩戴德地连声道谢,最后道:「要不是您和杜局长有交情,怕
是我还得在里面熬着呢!您放心,我以后再也不犯了!一心一意给您开车,帮您
做事!」

  窦总一条腿已经迈出车外,听到罗乐这句话又收了回来,把门一关,正色道
:「和我一同当兵的战友遍天下,可还真就没有一个在唐城!你拘留的事,是唐
嫣告诉我的。她和我一个想法,准备以公司的名义给你作保,看看能不能让你早
些出来,但是我们找到交警队和拘留所,人家根本就不买账。后来是在送孩子去
幼儿园的路上,小娄问起你,听我说你因为酒驾被拘留了,下午就到我家找到我
父母,留了那位杜局长的号码,说是一切都已经沟通好,打电话领人就行了。我
打了电话,杜局长那边又走了走必要的手续,今天我才能和唐嫣一起去接你。你
要谢,第一个谢的应该是小娄才对。我本人呢,有心无力。」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鹰击长空1 于 2015-4-26 14:50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鹰击长空1 金币 +18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5-4-26 14:51
  • 鹰击长空1 原创 +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5-4-26 14:51
  • 鹰击长空1 威望 +1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5-4-26 14:51
30

TOP

越来越迷惑了,嘿嘿,谢谢楼主

TOP

又跑出来个小娄?这是哪位?怎么不记得前面出场过,挖的坑太多,脑洞不够开的

TOP

这个窦总和唐嫣到底什么关系,就是领导的话,也不至于对手下的办公室恋情这么喜闻乐见吧,温情得像是亲戚长辈,但要说是家里人,从唐嫣的话里可以听出来,其实男主还是有很多不和谐的地方的,一点不生气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我从第一章跟到现在,从梦丹的手机短信,和她说过她没有背叛罗乐,再加上伊的话,女主的床上技巧那么笨,我想到,女主所谓的的没背叛,应该是真的,没有被插入,应该是有什么把柄落在某人手上,然后被要挟上床,但女主死活不肯,最后要挟者没办法,提出除了插入,打手枪,脚交,或者臀交,每做一次就还女主一点把柄,女主觉得可以接受就答应了,这纯粹是个人猜想,最后女主到底有没背叛,这个坐等作者更新后就知道我猜对没有,作者大大加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看了二十多回了感觉越来越迷惑了,大神能不能每次更新多点内容呀,看的着急

TOP

写的分支太多,看的人越来越迷糊,更新也太慢字数也太少

TOP

谢谢楼主!感觉越来越迷惑了,大神能不能每次更新多点

TOP

乱了乱了,咱们得好好捋捋,算了,就等楼主了哈

TOP

这感觉真是跟唐嫣结婚还好点,王梦丹这人别扭,老公都已经摆明不信任,前几章又有要求坦白的意思,结果她置之不理,反而对一个外人信任有加,江伊这人她以前还不喜欢,一下就成闺蜜了?二十七八年真是白过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鹰击长空1 金币 +4 认真回复,奖励! 2015-5-2 19:01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4-23 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