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SSE] 【淫女修仙傳】 第十七章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13

【淫女修仙傳】 第十七章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第一個小副本,也許是最重要的副本開啟。
===================================
    第十七章.奧羽山洞府

  「啊!」凝水術剛剛成形,術法立刻脫離了李雪清的控制,大量的水將李雪
清整個人包了起來,而且還強迫她進入龜息狀態。

  龜息狀態的她意識仍舊存在,也更能感覺到身體的異變,一切問題的根源都
出自子宮當中的太極爐鼎,底下的精陽火強盛得連李雪清自己的神識都無法靠近
,成了前所未有的陽盛陰衰格局。

  問題的起因自然是先前的三男一女亂交,她無意識地讓陰陽爐鼎訣吸收了平
時好幾倍的陽氣,造成陰陽失衡,此時的陰鼎只能不受控地加速運轉,同時從周
遭抽取陰氣來補充對抗。

  幸好,這時候正是寅時,寅為日夜陰陽交接之時,正逐漸將世界控制權交給
陽動之氣的陰氣蓬勃地湧入少女體內,與過剩的精陽火抵消交融,繼後流竄全身
,一點一滴地改變著女孩的身軀。

  「啊!啊啊啊啊啊啊!」陰氣貫體,李雪清的嬌軀突然一陣抽搐,不但讓她
瞬間脫離龜席,也令包裹著她的水膜四散炸開,理由無他,只因為陰氣選擇的路
徑,是她才剛承受無數次插入、敏感無比的陰道。

  水曰就下,火性炎上,萬物都有自己的懶人作風,陰道是通往子宮阻礙最少
的道路,因此急速聚集的陰氣自然全都走這裡。但這可就苦了李雪清,陰寒的力
量強烈的刺激花徑,一瞬間就讓她攀上高潮,而且全無跌落的可能。

  從外表看來,此時的李雪清就像躺在床上被一根纏繞著螺旋氣流的黑色觸手
侵犯一般,而且還淫水噴湧著露出狂喜痴迷的神情,誰也不會第一時間察覺她其
實正在面臨修煉至今最凶險的關卡。


  突然間,房間的門板被一腳踢開,兩道身影衝了進來,一個是王浩,另一個
居然是黃老闆,看他此時敏捷的身手,哪還有平時睡眼朦朧的樣子?

  修仙者對於靈氣的動態相當敏銳,何況是如此驚人的動靜,但除了擔心活丹
藥李雪清出事的王浩和守店有責的黃老闆之外,其他人幾乎都是修為不足不敢插
手,當然還有個內心有鬼的傢伙拉緊棉被蓋住腦袋,打定主意什麼都說不知道。


  兩人才剛踏進門檻,差點就被房裡的陰氣轟出去,幸好這陰氣來得兇猛去得
更快,半盞茶功夫不到,室內的陰氣全都被李雪清吸收,但在這段時間內,她一
直處在高潮之中,等到陰氣收盡,她已暈死在溼漉漉的床上。

  唯一值得慶幸的,只有先前留下的荒淫痕跡也被水沖得乾乾淨淨,沒有讓王
浩察覺。

  「煉氣…十三層!妖怪啊!!」王浩神識掃過李雪清全裸的嬌軀,不禁抱頭
呻吟。

  煉氣最後三期,順修名之為「鍛體」,現在的李雪清終於踏上了煉氣期的最
終階段,也就是煉氣十三層,只要修煉到大圓滿境界,就可以準備築基了,對於
一個年方十五的少女來說,這絕對是驚人的進境,若再考慮她實際上只修煉了一
年不到,就更令人驚訝了。

  當然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她僅僅幾天前才踏上煉氣十二層。

  但這也代表王浩很難解釋為何她的修為上升如此之快,幸好王家藏氣術確實
精妙無比,即使李雪清已失去意識,黃老闆仍舊沒有看出她是純水靈根。

  何況此時的李雪清有著更加吸引目光的要素,黎明的日光透過破損的窗戶趙
射進來,將床上渾身濕透、雪白無暇的全裸嬌軀映襯出一股神聖氣息,但不時的
抽搐與兩腿之間兀自噴出的淫精,卻徹底擊碎了這份神聖。

  「啊…啊…要…不行了……丟…還在丟……人家還…還要…啊、啊……」即
使在昏暈當中,李雪清依舊不時冒出嬌媚的呻吟,搞得王浩的下半身蠢蠢欲動,
一旁的黃老頭也沒好到哪裡去,王浩總覺得他好像隨時都有可能回春……

  不知道自己已經戴了好幾頂綠帽的王浩為免自己戴上綠帽子,趕緊脫下長袍
蓋住李雪清的美軀,但少女身上誘人的高低起伏卻是區區一件長袍所無法掩蓋的


  幸好黃老頭確實年事已高,雖然看了女孩千嬌百媚的裸體之後有些意動,但
該起不來的終究還是起不來。

  (這該怎麼解釋才好……)王浩的目光在房中四處掃射,卻只看到桌上被她
翻到一半的春宮畫,書上的豔女被繩子以有如藝術般的方式捆了起來,趴跪在地
上接受某種野獸的蹂躪。

  (她怎麼有這種東西……有了!)王浩靈光一閃,終於想到了個蒙混過關的
方法。

  「你帶來的這丫頭資質高得不像話,真的只是三靈根嗎?」黃老頭和王浩走
出房間,站在天井當中說著話。

  「這…是不是你也應該看得出來,她能升階這麼快,大概是因為前些天撿到
的儲物袋裡頭有什麼靈藥吧。」

  「……嗯…說得也是,這也是她的緣法,只不過升階太快不見得是好事,你
要跟她好好說一下,免得根基不穩,對未來反而有害。」黃老頭頓了一下,又說
道:「不過可別像我那個沒用的孫子,好吃懶做卡在九層,直到不久之前才升階
,這小子也不想想別人多著急……」

  面對黃掌櫃一連串老人家特有、又臭又長的子孫經,王浩在鬆了口氣之餘也
只能忍著聽完它,免得他又問起李雪清的事情。這時候他不免覺得李雪清這個真
水靈根美女果然是禍水,但就算真的是禍水,他王浩也不可能放手。


  之後幾天,當李雪清在店裡來來去去時,總會引來一堆視線,不過因為平時
就時常如此,因此她也就無視了那些或羨慕或懷疑甚至還有點猜忌的目光,依舊
盡職地當著齊雲丹房的招牌美少女。

  「以前輩您的情況很適合用『回元丹』……」

  「大叔您的傷不適合用這種陽性藥物,應該用陰性藥材,我推薦的是七草散
,還要搭配少許袪毒丹的粉末以消除七草散的陰毒,現在一起購買可以打八折…
…」

  隨著對於修仙醫藥理解程度的加深,李雪清的「推薦」也越來越切合顧客需
要,甚至連築基期修士都指名要她推薦修煉用藥,畢竟她的實跡擺在眼前,要不
是顧慮到青芎齊家的勢力,只怕她早就被拐帶了。

  如果她的修為更高一些,例如築基期,她的藥學能力也許就會進入各門派上
層的法眼之中,到時候青芎齊家也只能放人了。


  以宋國修仙界來說,化神修士可遇不可求,有時數百年間沒有一個成功晉級
化神,因此化神修士極少被列入門派實力計算。真正影響門派地位的是元嬰修士
,一派中有一個元嬰修士就可被稱為中等門派,超過三個元嬰修士的門派就是大
門派,沒有元嬰修士而有複數金丹修士的也可以列名中等門派,只有一個金丹修
士的就只能在小門派之中拔尖。

  只有築基修士的門派就是貨真價實的小門派,因為數量太多所以也沒有分高
下的必要,至於連築基修士都沒有,全靠煉氣修士撐場面的,掛上門派匾額也只
是自取其辱而已。

  但正所謂人有三衰六旺,各門派的地位排名也不是固定的,有些過去強盛無
比的門派現在也許衰微得只剩下一個煉氣修士,例如曾經化神修士多如狗,現在
卻只剩下李雪清一個煉氣十三層順修的天道聖宗。也有些過去的小門派因為出了
一個天才而躍升中等門派,甚至問鼎大門派勢力。

  只能說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

  話說回來,決定門派地位的是元嬰修士,決定門派實力的卻是築基與金丹修
士,尤其是築基修士,其數量有時比金丹修士更重要,畢竟得有築基才有金丹的
希望,因此各門派都投入最多的資源在培養築基修士上,像李雪清這種僅僅煉氣
期就能精準指點築基期用藥的人才,更是所有門派都想搶奪的對象。

  李雪清的銷售方式雖然造就了讓其他人羨慕無比的業績獎金,但卻沒有人膽
敢學習那怕一絲半點,就算對藥性再怎麼熟悉,向高階修士大發議論本身就是個
無比危險的事情。

  「炎凰洞府發現至今……」高掛著的顯影鏡當中,繼續報導著宋國近來最大
的新聞。

  「三天前,雁回宗派出一百名煉氣弟子進入洞府,至今卻無人出洞,依照過
去慣例可能凶多吉少…」

  「雁回宗至今沒有提出任何說法,但消息人士指出,這百名煉氣弟子皆是雁
回宗菁英,宗門不可能不理不采。例如帶頭者乃是煉氣大圓滿的許逸雲,他不但
是雁回宗唯一的天靈根,還是金丹修士的兒子……」顯影鏡當中不斷傳來多得無
謂的訊息,連許逸雲的長相都放了出來,果然一副人模人樣的偏偏佳公子。

  「好像見過……」李雪清歪著頭說道。

  「當然見過!上個月這傢伙才來摸摸妳的小手順便買藥……」黃岳低聲嘀咕
著,因為李雪清外貌姣好,只為了一親芳澤而特地前來的人著實不少,這個許逸
雲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也難怪李雪清沒什麼印象。

  「同時這次還有幾個地靈根弟子也跟了進去,一旦全軍覆沒,對雁回宗絕對
是重大的打擊,例如煉氣大圓滿築基在即的蘇豐年,煉氣十二層的王慧、陳秀光
……」

  報導才到一半,就聽到匡噹一聲響,只見王浩盯著顯影鏡不放,連手上銅盤
落到地上都沒發覺。

  「王慧……」王浩的臉色無比鐵青,似乎隨時都會一頭撞進顯影鏡裡去一般


  原因無他,只因為王慧就是王浩的親生女兒。


  隔天,王浩就帶著李雪清出發前往炎凰洞府所在地奧羽山。

  之所以帶著李雪清,是因為王浩不放心把她放在齊雲丹房,雖說他還不知道
女孩大賺靈石的夜晚兼職,但要他放著一個真水靈根的寶貝不管,他是絕對做不
到的。

  兩人踏著法器來到奧羽山下,觸目所及全是臨時攤販和土系法術造的臨時小
屋,儼然就是個雁回坊市野營版。

  自從炎凰洞府被發現後,奧羽山成了宋國修仙界最受矚目的所在,連鄰國也
有些修士千里迢迢來到此處想碰點運氣,因此也就有了各種需求。而雁回坊市雖
然不遠,但以築基修士的速度還得一個時辰多,煉氣修士就更甭提了,為了節省
時間,一些人乾脆直接在奧羽山找地方佈下陣旗權充臨時洞府,而一些嗅覺靈敏
的商販也跟著來此處設攤,自然而然就成了一大片亂七八糟的野營地了。

  而在這片野營地的正中央,矗立著一片峭壁,一個平凡無奇的洞口、兩片同
樣平凡的門扇大開著,而在門外不遠處,就擺放著一塊一人高的石碑,上頭以典
雅柔媚的筆觸刻劃著四個豔紅大字:

  「炎凰洞府」

  洞府外奇妙地騰出了一片十丈大小的空地,與周遭的擁擠人群形成強烈對比
,正當李雪清覺得奇怪時,洞府門內閃出一道白光,接著又是一道青影飛了出來
,在地上連滾了好幾圈。

  摔得無比狼狽的青衣男子好不容易站了起來,臉色非常不好看,卻不像是因
為沒得到什麼寶貝,而是彷彿被什麼東西嚇到的神情。

  人群中跑出幾個人,架著腳步不穩的青衣男子迅速離去,看衣著似乎是同一
門派的。

  「又一個…」

  「不過雁回宗的還是沒出來哪!」

  「凶多吉少囉……」

  王浩雖然聽得一臉鐵青,但還是勉力讓法器平穩落地,讓幾乎沒有自保能力
的李雪清安全踩上地面。

  「人好多!」李雪清好奇地張望著,尤其是那一個個攤位更是她加倍注目之
地。

  「別想著買,咱們沒錢。」王浩事先阻止了女性本能蠢蠢欲動的李雪清,免
得最後得當人還債。

  「主人你真的要進去嗎?」

  「…當然。」王浩毫不遲疑地說道。

  「因為王慧?」李雪清明亮的雙眼當中閃爍著奇妙的光芒。

  「嗯。」

  聽到王浩的回答,李雪清露出天真的笑容,而且是他從未見過、如同小女孩
般的可愛笑意。

  「一起進去吧。」李雪清說道。

  「裡頭很危險。」王浩做出最後的說服。

  「沒關係。」李雪清再次露出微笑,卻是王浩看慣的財迷表情:「主人尚欠
二十五兩八錢銀子以及十九顆半下品靈石未結清,可不能讓主人獨自跑掉哦。」


  「妳該不會是上輩子錢莊掌櫃托生吧,算得那麼清楚!」

  王浩心知肚明,即使把李雪清單獨留在外頭,她一樣想進就進,炎凰洞府被
畫定成宋國修仙界的共有財產,至少在眾目睽睽之下絕對沒人膽敢阻止李雪清。


  「那就走吧。」


  兩人一踏進廣場,就引來無數目光,絕大多數都帶著幸災樂禍的神情,那些
人幾乎都是挑戰過兩次卻都失敗的,在這幾乎沒有過往記錄可考據的炎凰洞府中
,「只能挑戰兩次」是難得讓所有人都清楚明白的規則。

  至於剩下的目光,則全都是驚嘆於李雪清的美貌,因為築基以上就可以用靈
力修改相貌,因此高階修仙者多半貌美如花,但煉氣修士可就沒那種事情,所有
人的長相都是純天然的。

  「入此洞府,兩度為限,再三踏足,必招橫禍。」李雪清一進洞口,就聽到
這憑空出現的聲音,原本在身旁的王浩也消失無蹤,只剩下她一人站在一片黑暗
虛空當中。

  「咦?」李雪清楞了一下,舉腳正要往前,無邊黑暗突然大幅擾動,撕裂了
開來。

  「咦??」女孩又低吟了一聲,眼前所見並非她想像過的凶險環境,而是一
個無比符合「洞府」二字的空間。

  一個約莫能夠容納一兩百人的巨大山洞,周圍延伸出幾條通道,看來似乎相
當的長,也許能夠通往奧羽山的其他地方,而在山洞中央內側,擺放著一張長桌
、幾個蒲團,以及最奇怪的…一張大床。

  雖然經過無數歲月,洞府當中卻似乎並未留下時間的痕跡,地上與家具上頭
都沒有灰塵,床單也同樣潔白,彷彿主人從未離去一般。

  「真的是『洞』府呢!」李雪清第一次踏進貨真價實的洞府,不禁四處觀察
著,眼前洞府和王浩那個洞穴不同,是真正經過法術神通修葺過的清修之地,至
少光是鑲嵌在牆上的照明用發光圓石就所費不貲了。

  「月光石,好多!」李雪清立刻認出牆上的發光石頭來歷,雖然不罕見,但
要裝那麼多也不是普通築基修士負擔得起的。

  一顆十下品靈石,公定不二價。

  眼前難保有幾百顆,只要通通敲下來賣掉,自己就成了煉氣期散修當中屈指
可數的財主了。

  正當李雪清想要敲牆的時候,理智阻止了她,同時告訴她此時有更重要的事
情得做,那就是找到王浩,以及他的女兒王慧。

  「應該是從這幾個洞口進去了,可往哪兒走呢?」看著左右合計十條的通道
,李雪清犯了難,總不能一個個摸過去,何況這裡絕非善地,搞不好和王慧一樣
進去就出不來了。

  她的目光移向長桌,想從桌上找到些什麼線索,卻只見桌面整整齊齊空空蕩
蕩,連隻蟑螂都沒有──有也是挺嚇人的──,而桌前倒有掛著一幅水墨畫,上
頭畫著一頭全身冒火的鮮紅大鳥,正是真靈朱雀。

  李雪清是鳳舞樓出身,對於鳳凰的知識自然比一般人還多,加上修仙之後看
了一堆雜書,因此能分辨這兩種常常被世人搞混的神鳥。

  鳳凰朱雀同屬禽類真靈──也稱為「真禽」──,羽毛色澤又都是以朱紅為
主調,也難怪一般人會把兩者混為一談。

  但實際上鳳凰乃真禽之長,雞頭、燕頷、蛇頸、龜背、魚尾,身具五彩,合
仁義禮智信五德,具空間大神通,可撕裂空間飛行,凡人不可得見,為祥瑞象徵


  朱雀則是永恆火焰的化身,吞吐南明離火的神鳥,其神能全在於「火」上,
牠本身就是焚天煮海的火焰,火生朱雀生,火消朱雀逝,因此沒有死亡可言,故
又名不死鳥。

  畫上的神鳥明顯是朱雀,而另李雪清訝異的是在那朱雀背上竟站著一個女子
,畫中並未畫出女子的相貌,但既然能腳踩朱雀,境界便絕非李雪清所能企及的
了。

  正當女孩端詳著掛畫想從中看出些線索時,左邊最內側的通道中突然傳來腳
步聲,而且漸漸朝她走了過來。

  「誰?主人嗎?」腳步聲的主人沒有回應,只是踩著穩定的步伐走著。

  此時,其他通道也開始傳來腳步聲,李雪清也終於發覺不對勁,這些腳步聲
都太過沈重了!

  等到腳步聲的主人出現在月光石照耀的範圍內時,李雪清才終於明白他們的
腳步聲為何會如此沈重。

  他們有著將近八尺高的壯碩軀體,橫寬只怕也有四尺,一條手臂比李雪清的
大腿還粗,而且渾身赤裸,露出一身墨綠的肌肉和茶褐色的剛毛,一條八九寸長
的大東西還在胯下晃盪,軟的都這麼大了,她可不敢想像硬了會多麼嚇人。

  但更嚇人的是這些壯碩生物,全都頂著一顆豬頭,白森森的獠牙彎曲朝天,
比她見過的所有山豬更有殺傷力。

  勉強能叫做豬頭人的傢伙一個接著一個走了出來,將近百人的陣仗把李雪清
嚴嚴實實地包圍了起來,不需要她開口發問,兩百顆眼珠子裡射出的淫光就快要
把李雪清的衣服給剝下來了。

  「啊!」面對沒見過的怪物,李雪清只能慌張的想逃跑,她唯一會的法術只
有洗澡用的凝水術,唯一的法器是如意索,算長度也頂多捆上兩個,剩下的怪物
照樣能將她生吞活剝。

  怪物們伸出粗壯的手、也可說是爪子,抓住她的藕臂,熟練地扯開她的衣服
,明明有幾十隻手臂卻分工細膩,手法流暢得活像排練過無數次。

  「救……」李雪清連呼救的機會都沒有,小嘴就被摀了起來,整個人被徹底
淹沒在怪物群之中。


  此時的王浩並不知道李雪清身陷何等險境,他也是自顧不暇,渾身力氣全都
用來催動法器,卻怎樣也甩不掉背後的銀色蒼鷹。

  「他媽的炎凰洞府裡頭怎麼可能會有銀光鷹!」王浩氣急敗壞地說道,他才
剛踏進門就發覺身處懸崖峭壁之上,更糟糕的是自己的腳底下踩著一把銀色的尾
羽,屬於一隻比他還高大的老鷹,而且牠的目光還沒離開過他、以及他的腳底板


  銀光鷹,二級妖獸,相當於築基初期,十個王浩加起來也不見得是牠的對手
,更要命的是牠的速度,就算是築基中期修士,沒有好的法器也跑不贏。

  王浩之所以能維持不即不離的狀態,一方面是腳下的法器是下品法器當中的
極品,據說是順修時期一個追隨號稱「遁仙」的天遁真人的王家先祖作品,以當
時的分類是下品法器,卻有著現代極品法器也無法比擬的效能。

  另一方面則是銀光鷹並未全力施展,王浩甚至還看到牠一邊飛一邊舉起爪子
抓癢,看來困在這洞府當中的並不只有人類而已,連鳥都閒出病來了。

  只是…眼前這一片,真能叫做洞府嗎?

  王浩目光移向前方,只見一片無邊無際的天地開展延伸,別說根本就不像是
個洞府,就算說他被超級傳送陣送到了另一個大陸他也不會覺得吃驚。

  不管王浩肚子裡有多麼不願意,一人一鷹還是如同射出去的箭矢般劃破天空
急馳而去。


  回到李雪清這邊,她身上的衣服原本就不多,在怪物們的七手八腳之下沒幾
息時間就全沒了,還都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啊啊…嗚…人家的衣服……」白羊兒似的李雪清甚至來不及擔心自己得光
溜溜的回去,整個人就被架著脅下捧著屁股抬了起來,圓潤的雙腿被左右扯開,
一股可能要被分屍的恐懼讓她尖叫出聲,幸好怪物們沒有繼續用力,只是將她的
腿分開而已。

  「啊啊~不要!」李雪清的心才剛放下,又看到一顆豬頭往自己的兩腿之間
靠近,尖銳的白色獠牙只要一拱,她的下半身大概就玩完了。

  「呀啊~」李雪清淫叫一聲,因為對方居然不是一頭拱死她,而是伸出長得
嚇人的舌頭舔著她的淫穴。

  怪物的舌頭不但長,而且相當靈活,更讓李雪清難以承受的是舌面上佈滿細
毛或倒勾一類的東西,每一次刮磨都讓她渾身顫抖,心臟差點就因此停擺。

  「不…不要…啊啊…好…舒服……討厭…有感覺……嗯…」全身懸空的李雪
清下意識地挺著腰迎接舌頭的玩弄,這時其他怪物也開始朝她的肌膚出手,又揉
又捏得讓她嬌喘不已,下身一陣顫抖,流出了灼熱的淫精。

  突然高潮的李雪清張開雙唇喘著氣,卻迎來另一個怪物的大嘴,長長的舌頭
侵入少女口腔,吮得她幾乎喘不過氣來,而更落井下石的是底下的怪物又開始舔
了起來,讓她徹底失去了抵抗能力。

  「嗚嗚…嗚嗯……」也不知道這些怪物是哪裡練來的技巧,連自認為經過鳳
舞樓女孩們嚴苛鍛鍊過的李雪清也無法抵擋,沒幾息時間身體就徹底淪陷,一盞
茶功夫不到,已經讓她攀上了第一次高潮。

  身子裡的快感才剛稍微退去,李雪清就發現自己的下身已被稍微放了下來,
看到那根在自己兩腿間聳立朝天的巨大物體,怎麼可能還想不到他們想對她做什
麼事。

  「啊啊!太…大…了……」李雪清感覺下身彷彿被一根鐵柱硬生生撐裂般,
前所未有的尺寸讓她體會到連破瓜也無法比擬的劇痛,但媚骨就是媚骨,加上先
前高潮的滋潤,居然讓她硬生生地承受了下來,只是陰唇被撐大到了極點,少女
平坦緊實的腹部上也多出了一塊隆起。

  拔得頭籌的豬頭怪物兩個大鼻孔興奮的噴著氣,嘰哩咕嚕的也不知在說什麼
,但其他怪物似乎聽得懂他的意思,捧著李雪清渾圓的美臀調了調位置,讓她的
身體整個趴在前方怪物身上。

  「噫…不會吧…不…不可以進來!啊啊啊啊!!!」李雪清的悲鳴迴盪在廣
闊空間當中,但怪物沒有憐香惜玉的打算,一根同樣粗長的陽物毫不留情地分開
臀縫,硬生生地擠了進去。

  「嗚嗚!不……」李雪清痛得幾乎要暈死過去,但卻偏偏意識無比清醒,在
這奇怪的洞府之中似乎有某種力量支持著她的精神,此時反而成為令她無法逃避
的元兇。

  兩根巨棒在徹底攻略她的肉體之後隨即開始運動了起來,痛得李雪清淚眼汪
汪,卻完全無法逃離怪物雄壯的肌肉牢籠。

  「啊…不…不要……」自兩頭怪物蹂躪她時起,其餘豬頭怪就不再動作,只
是靜靜的維持著包圍態勢,但每一隻的胯下全都昂揚挺立等著姦淫李雪清。

  「啊嗚…難…難道…要…全部…一起上…嗎?」在強烈的衝刺下,李雪清身
子不由自主地上下拋動,心中同樣驚駭萬分。

  因為王浩的緣故,李雪清並未有過輪姦的經驗,目前最高記錄也不過三人齊
上,與這一百多號人相比遠有不及,何況還都不是人……

  光是想到要被那麼多粗大肉棒插穴,李雪清就快被嚇暈過去了,可惜就是暈
不了。

  唯一足以讓她慶幸的是隨著時間過去,她居然漸漸習慣了在體內暴動的兩根
大陽具,痛苦漸漸減輕,接著就是無比的快樂。

  「啊…啊…嗯…你們…啊…太…大……好厲害…裡面…全都被…頂到了……
子宮…啊嗯……不要轉…啊……人家…哦嗯…受…受不了………」李雪清渾身顫
抖,豬頭怪物的陽具形狀與人類不同,龜頭的稜角較不突出,整體形狀像是個鈍
頭錐子,每次深入都令她覺得快被頂穿一般。

  「啊…要…完了……」整個人懸空掛在兩挺巨根上頭,沈淪於快感之中的李
雪清,一雙含春媚眼掃過周圍密密層層的豬頭怪,想起自己即將遭受的命運,不
禁顫抖了起來。

  若是一般女子,在此等境遇下大概早已因輪姦的恐懼而瘋狂,但李雪清卻反
而因為期待而感到興奮,股間流水潺潺滴落,濺溼了鋪滿地上的灰色細絨。

  這些豬頭怪不但弟大物勃,技巧也是一等一的好,讓李雪清不斷發出各種淫
媚喘息,高潮一波接著一波,當牠們在她體內射出精液之時,李雪清已經渾身香
汗淋漓,幾乎提不起半點力氣來了。

  「啊啊…裡面…全部……都是……」終於碰到地面的女孩四腳著地、顫巍巍
的撐著彷彿隨時都會倒下去的嬌軀,一頭以藍色彩帶束起的長髮灑落地面,被遮
掩住半邊的俏臉顯得無比淒豔。

  「灰絨苔毯……」手掌貼地後,李雪清才發現洞府地面上是什麼東西,這片
絨毯狀的苔蘚也是相當有價值的商品,每平方尺叫價五顆下品靈石,就面積來看
總價還比月光石高出許多。

  但這念頭也僅是瞬間掃過腦海而已,因為少女眼前出現了一挺粗大的陽具,
徹底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好大…剛剛…就是這東西…在人家的裡面……」李雪清露出既興奮又害怕
的神情,美玉般的臉龐緩緩湊將過去,一股特殊而強烈的雄性氣味撲面而來,李
雪清頓時頭暈目眩,軟嫩玉手自動地握上了棒身,無比熱情地吸吮了起來。

  「嗯…沒有遇過…這麼大的肉棒…你們……都好…大…人家會怕…小穴…會
被插裂開……嗯唔…咕啾……」雖然不知對方聽不聽得懂人話,但李雪清還是楚
楚可憐的呢喃著。

  而牠們的回應,是更激烈的姦淫。

  一個豬頭怪抓起李雪清的雙腿,挺棍狠狠姦了進去,前頭正享受她服務的豬
頭怪相當有默契地抓住她的身體,再度讓她徹底懸空。

  「嗚嗚!」慘遭蹂躪的少女被迫展現深喉嚨的技巧,雖然鳳舞樓裡頭有教過
,但她還是頭一次展現在貨真價實的肉棒子上頭,而且侵入的長度還是前所未有
的。

  (要死了…會死…被肉棒…噎死…太丟臉了…嗚嗚……不可以…凌波她們還
在等我回去…我不能死在這裡……不就是肉棒子嗎!老娘才不會輸給棒子!)李
雪清莫名地燃起鬥志,開始拼命的反擊,徹底展現多年學習的成果,若是鳳舞樓
的王老頭、迎春等人在場,只怕也得老淚縱橫感嘆收到了個好學生。

  豬頭怪遭到意外的襲擊,不禁毫無抵抗餘地的射了出來,灌了李雪清一肚子
精液,還有一半通通噴在她嬌美的臉龐與烏黑的秀髮上。

  「啊…討厭……」濃稠的精水沿著粉雕玉琢的臉龐緩緩流下,李雪清舉起手
來抹下糊住左眼的黏液,送進嘴裡吸吮著。

  射精後的豬頭怪露出不滿的猙獰神情,但還是退了開去,要是李雪清仔細觀
察,就能發現那個怪物退出幾步之後,身形竟然漸漸透明、消失,彷彿從來不存
在一般,之前率先姦淫她前後穴的豬頭怪也是如此。

  只可惜李雪清隨即被另一個怪物拉了起來,讓她再度被前後貫穿,幹得她魂
飛天外淫水如泉,哪還有心情左顧右盼?

  除了地板之外,豬頭怪也非常能善用家具,例如坐在椅子上,將李雪清插在
直指天頂的巨根上,強迫騎跨在扶手上的她自己將之完全吞沒。又或者讓她趴在
椅背上,高高翹起圓潤豐臀,迎接怪物肉棒插入她不斷逆流著精液的小穴或者後
庭。

  (一個…兩刻鐘的話,一次三個……就只要…八個多時辰就…結束了吧……
)李雪清迷迷糊糊地想著,但無法確認時間的她依舊只能在這日夜不分的洞府之
中一次又一次地接受蹂躪,每一個怪物都讓她多次高潮,即使之後已經過度洩身
的肉體無法再洩出什麼,子宮深處卻還是無止盡地痙攣、顫抖著吮吸怪物的陽具


  「射…射給我……射給人家……」李雪清哭著迎接又一次的體內射精,淚水
艱辛地在原本嬌美的臉龐上排開精液阻擋,畫出兩行彎彎曲曲的軌跡。

  豬頭怪物們興奮的大叫,口水從獠牙側邊流下,落在女孩同樣早已被眾多精
液玷污的雪白肌膚上,李雪清沒有餘地感覺骯髒,只能繼續專心地服侍口中堅硬
的肉柱,忍受著前後雙穴彷彿被貫穿般的恐怖快感,同時反射性地夾緊肉穴,帶
來更強烈的摩擦與刺激。

  比男人更濃稠、黃濁的精液有如山洪爆發似地衝入裝滿黏液的子宮,卻沒有
和過去一樣成為精陽火的材料,只是自顧自地沖擊著這片孕育生命的小天地,因
此現在李雪清高潮時洩出來的已然不是陰精,而是之前被射進去的精液了。

  「要…死了…真的要死了啊………」李雪清的哀鳴,被響亮的肉體撞擊聲輕
易淹沒,她不知道的是這些傢伙一個個都有至少幹上半個時辰的能耐,從開始至
今已經經過了六七個時辰,卻還有六十來個怪物等著幹她。


  另一邊廂,先前被追殺的王浩此時整個人埋在枯葉堆裡,只露出兩顆眼睛窺
視著天空中那十幾頭妖獸,除了先前那頭銀光鷹之外,又多了一大群生力軍。

  說起來也是理所當然,一人一獸一逃一追,慌不擇路之下越過其他妖獸領地
,哪可能不驚動對方?於是一頭一階角翼獸追上來了,一頭二階流光鳥追上來了
,一群一階粉毒蜂追上來了,甚至連一頭三階飛翼豬都晃著兩根小得可憐的羽翅
呼嗤呼嗤的飛了過來,真難為牠垂著那幾百斤的肥肉居然還能飛!

  王浩好不容易躲進森林,妖獸們卻還不罷休的四處巡邏,飛行妖獸還算好,
那些猿猴之類的妖獸要是趕進森林來找人,王浩只怕插翅難逃,幸好牠們暫時忙
著打架,沒空理會他。

  看著半空中一頭鐵臂猿揮動水缸大的拳頭和角翼獸打得火熱,王浩內心卻是
無比焦急,這些妖獸索敵本事都不怎麼樣,他才能躲藏至今,但因為體格問題而
落後的飛翼豬遲早會趕上,只要牠隨便一嗅,別說藏在落葉堆裡的王浩了,連深
埋地底的肉松蕈都會無所遁形。

  王浩閉上雙眼,運起功法,在那頭飛豬到來之前,靈力能恢復一分是一分。


  只要還活著,就還有希望。

                     (待續)

[ 本帖最后由 tubin 于 2015-5-10 11:01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tubin 金币 +297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5-5-10 11:02
  • tubin 原创 +3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5-5-10 11:02
  • tubin 威望 +1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5-5-10 11:02
13

TOP

感謝作者大人辛苦創作,內容一如往常地精彩
順便跪求公主復國繼續章.......

TOP

竟然更新了,感谢大大的精彩内容,希望下一章继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tubin 金币 -5 无意义回复,扣5金币。 2015-5-11 12:41

TOP

离上一次更新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我已经把剧情忘了。

TOP

接下来,王浩要对付的是什么?一百个饥渴难耐的女人?

TOP

李雪清的骨子里藏着远远超过一般女人对性欲的渴求

TOP

的确啊这东西写起来很伤身
说道无限流 果然还是应该电影这些读者有印象的
可以有代入感而且能比较满足心理感受
所以希望大大能多些熟悉的东西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6-20 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