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SSE] 【淫女修仙傳】 第二十六章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23

【淫女修仙傳】 第二十六章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先總統蔣公逝世紀念日。

修仙界成人影像界的名導巨星爆誕!
天甲字第一號成人影像玉簡「輪姦!清純女修士!」導演,主演:李雪清。

喔咿喔咿喔者,泰山也。
===================================
    第二十六章.築基丹會

  「從今天起,這就是你們的住所,兩個人住一間,就是剛剛對戰時的搭配…
…」

  「咦!」

  「啊!?」

  眾人同時發出驚叫,不過理由各有不同,比如說李雪清是因為這樣一來就不
能「開業」,而洪雲則是因為這代表自己得和李雪清同住一個屋簷下,貞操八成
會出現危機。

  但是做出分配的築基修士沒有理會她,自顧自地做完該做的事情後就離開了
,留下一眾煉氣修士在其他先入門的煉氣修士帶領下進入他們此後的「家」。

  負責帶領一臉欣喜的李雪清和一臉大便的洪雲的是一個被稱做「福伯」的老
年煉氣修士,雖然一身法力已經到達煉氣頂峰,但沒有築基丹,終究還是卡死在
這道天塹之前。

  「這就是妳們的住所。」福伯打開大門,讓兩女走進屋內,雖然沒有人住,
但裡頭整理得頗為乾淨,客廳桌椅茶杯一應俱全,客廳後進則是廚房,而在客廳
左右牆上各有一扇門,就是她們各自的房間了。

  發現不是兩人同房之後,李雪清顯得有些不滿,而洪雲則鬆了一口氣,卻似
乎隱約有些遺憾。

  想想本就該是如此,修仙者可是得花時間在吐納煉氣上頭的,要是兩人同房
,誰敢大搖大擺的把自己最脆弱的模樣展現在對方面前的?

  當然也不能說就沒有這種人,比如說她眼前的李姓少女就是其中之一……

  福伯笑咪咪地看著眼前兩個嬌媚清秀的小女孩,在知道自己不可能得到築基
丹之後,他也就徹底看開了,老老實實地在問道宗工作賺靈石,試圖讓資質比自
己更好的孫子能在修仙路上走得更遠一點。

  像他這樣的老年煉氣修士,問道宗裡數量不少,也支撐著宗內的基礎生活工
作,只是幾乎沒什麼高層有興趣知道他們的情況罷了。

  「丫頭們,今年的築基丹會再過十三天就要開始了,妳們可要好好把握啊。
」福伯拉著兩個女孩坐到桌前說道。

  「築基丹會?」

  「就是本宗一年一度的築基丹分配大會,依照該年度的比試成績,取前幾名
發給築基丹,這可是我們這些煉氣修士的大好機會啊。」

  「福伯你不參加嗎?」李雪清敏銳地察覺了老人話語中那份事不關己的感覺
,問道。

  築基丹對於煉氣修士的吸引力,從上次大街上那個可以稱為廝殺或屠殺的搶
奪事件就能清楚理解,此時居然有人能抗拒築基丹的誘惑?

  難道他和自己一樣,能自動築基嗎?李雪清暗想著,但不管怎麼看,眼前的
老人也不像她那樣是個怪胎。

  「我老了,比不上年輕人啦。」福伯自嘲地笑了笑:「我已經幾十年沒有參
加比試了,倒是我孫子很有機會………」

  聽著福伯聊著自己孫子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洪雲感到有些不耐煩,反而是
李雪清還會有一搭沒一搭地回應著他,這點讓洪雲感到十分佩服。

  對李雪清來說,福伯給她的感覺就和鳳舞樓的王老頭沒什麼兩樣,聊起來自
然也順利得多。

  等到福伯終於心滿意足地離開之後,才剛站起來打算回房放鬆一下的洪雲,
才在李雪清一雙藕臂的纏繞之下發現福伯的真正價值。

  老先生在的時候,李雪清就沒有對她下手的空閒了,反過來說,福伯一走,
阻礙李雪清對她下手的障礙也就消失了……

  「小雲……」馬上給對方取暱稱的李雪清把不斷掙扎的洪雲推向其中一個房
間,落入魔爪的女孩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床鋪越來越近。

  她還能做出什麼反抗呢?大喊強姦嗎,兩個人都是女的,就算真的引來一群
人,也只會是一群打算圍觀難得的百合春宮的無聊男子吧。至於動手打上一場…
自己好像前不久才差點被她的法術淹死,就算開打也只會讓她把強姦進行到底吧


  想來想去,洪雲只能淚汪汪地低語道:「爹,娘,雲兒不孝,貞操要被女色
狼奪走了……」

  「放心吧,人家還不會插妳的小穴哦……」李雪清甜膩的低語讓洪雲心頭一
喜,但後面半句卻又讓她魂飛天外:「人家會讓妳求我插入……」

  「救命啊…嗚!嗯……」洪雲的小嘴被李雪清的雙唇熟練地堵住,自然而然
軟化的嬌軀被轉了半圈,變成兩人面對面擁吻的姿勢。

  身上的衣服在李雪清靈巧的魔爪之下形同虛設地被一層層剝除,人還沒到床
邊,洪雲身上就只剩下鞋襪了,而李雪清自己也只比她多了件肚兜而已。

  「嗯啊……」洪雲被壓倒在床上,發育得已有相當規模的胸部隨即被李雪清
的魔爪抓住、蹂躪著。

  「小雲的胸部摸起來好舒服……」

  「討厭…妳的才是…啊…那麼大……」洪雲也不甘落後地揉起李雪清的胸部
,把肚兜上的銀色鳳凰弄得彷彿快要展翅起飛似的。

  曾經讓洪雲在大庭廣眾之下陶醉其中的手感再度傳來,而這次卻沒有旁人在
場,即使再怎麼不願意,身體卻還是很老實地沈溺了進去。

  「要怎樣…才會變這麼…大啊…」洪雲嫉妒地搓揉著那一雙肉球,她已經十
六歲了,胸部卻還沒有李雪清這個十四歲女孩的一半大,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嗯…小雲的胸部很可愛啊……而且聽說常常揉的話就會變大了……」李雪
清玩弄著洪雲的乳房,摸過數千次胸部所鍛鍊出來的精湛技術,可不是洪雲這個
只有年紀比較大的小處女所能比擬的。

  「揉…妳常常被揉嗎?」

  「最近…比較少……以前可是…天天被揉哦…嗚嗯…小力一點嘛…」

  「天…天天…妳嫁人了嗎?」聽到十四歲的姑娘家天天被揉乳,洪雲不禁開
口問道。

  「才沒有,人家大多數時候是被女孩子揉的……不過也有男人揉過……」李
雪清一邊玩弄著女孩的粉嫩乳尖一邊說道。

  「妳…到底是幹什麼的啊……」洪雲話才剛出口,立刻就想到一個可能性。


  「人家…是妓女哦。」李雪清手探向洪雲的腿間,毫不避忌地說道。

  鳳舞樓從開樓至今,一個永遠不變的宗旨就是替娼妓們爭取平等的地位,因
此自己人當然不能歧視自己人,但看在外人眼中,鳳舞樓姑娘們毫不在意地自稱
妓女的舉動顯然是相當奇怪的。

  「妓…妓女…啊~~」洪雲還沒來得及驚訝,股間傳來的快感就讓她渾身一
陣顫抖,連自己都沒碰過幾次的陰蒂落入李雪清手中,可是比任何危險都還要致
命的危機。

  「嗯…是一個很舒服的工作哦……」李雪清玩弄起洪雲的陰蒂和乳房,讓她
連思考對方說的話有什麼問題的餘裕都沒有,徹底地陷溺進慾望的深淵當中。

  「啊啊啊~不…不行…那邊會…啊…有什麼要出來了啊~~」

  「出來吧…出來會很舒服哦~~」李雪清的小指與無名指微微陷入女孩純潔
的花唇中,在挑逗陰蒂的同時帶給她些許被插入的快感與恐懼,不多久就彈跳著
圓潤的雙腿噴出了陰精。

  「嗚嗚…出…出來了…啊……為什麼…這麼…奇怪……」洪雲癱軟在李雪清
懷中劇烈喘著氣,初次體驗的強烈高潮快感讓她忍不住哭了出來,但當高潮退去
之後,卻又開始懷念起那份彷彿連靈魂都被迫離開身體的感覺。

  「這就是…高潮哦~是女孩子…最幸福的…時刻…嗯…」李雪清雙頰暈紅地
吻上了洪雲,灼熱的嬌軀還緊貼著她的身體不斷磨蹭。

  「來吧…人家教妳…更多…更舒服的事情~」李雪清舔舔嘴角,露出連洪雲
也不得不承認十分美麗的笑容。

  (明明人家比較大……啊~)


  「我是說過不要和男人做,可也沒說過可以和女人做啊……」看著底下兩個
女孩纏綿無限的春光,王蟬也只能貼在橫樑上,一邊低聲嘟囔著一邊依照慣例拿
出玉簡開始把畫面記錄下來。

  「乾脆複製多一些拿去賣算了。」王蟬開始盤算起量產玉簡的生意到底做不
做得起來,同時以越來越專業的角度取景。

  一顆成人影像界的名導巨星,冉冉升起!


  接下來的幾天,李雪清和洪雲幾乎全都在床上度過,有了李雪清提供的辟穀
丹,兩人徹底沈溺在淫慾當中,在讓彼此的肉體達到極樂的同時,自己也欣喜地
洩了出來。雖然在李雪清「處女還是留給喜歡的男人好了」的奇怪堅持下保住了
那一層純潔,但她所經歷的其他事項,卻有許多是普通女子一輩子都不可能遇到
的。

  「咦…後面嗎?」香汗淋漓的洪雲露出驚訝的神情,貪戀肉慾的身子卻還是
依照李雪清的要求擺出母狗趴著般的姿勢。

  「小穴穴的處女要留給心愛的男人,這裡的處女就沒關係了……」李雪清親
吻著洪雲渾圓的臀肉,用手指在即將被侵犯的位置上畫著圓,說道。

  「嗚嗚…那裡…怎麼可能……」洪雲掩著臉害羞地說道。

  「放心,人家很有經驗的。」李雪清媚笑著說道:「小雲,妳看這個……」


  「什麼…咦!啊…那是什麼!」原本還只是從指縫之間偷窺李雪清的洪雲看
到眼前的變化,連遮住臉蛋都忘記了,只是呆呆楞楞地看著她潔白無暇的股間。


  那個地方正緩緩冒出一根暗紅色的條狀物體,還有著蕈菇一般的頭部,整體
略顯弧度,充滿了攻擊性。

  「這是男人的肉棒子,也是能讓女孩子瘋狂的好東西唷!」

  「妳…妳是男人嗎?」

  「人家是女孩子!貨真價實!這是法術…吧?」李雪清說到最後都不敢確定
了,畢竟連王蟬都不認為這種純靠神識撥動法則的手段是法術。

  「法術…嗎?」洪雲也不太能接受,畢竟她沒感覺到哪怕半點靈力的波動。


  在王蟬看來,女神教典的記錄,與其說是法術,還不如說是一種神識類的「
神通」,但其中有許多奇妙之處,大概只能以其他世界的神祕帶過。

  「嗯…」李雪清不太肯定的應了一聲,反正只要知道那是可以帶給彼此無限
快樂的好東西就夠了。

  因為沒有人知道修仙界有多少種類的法術,所以洪雲很快就接受了李雪清長
出棒子是某種法術的結果,但再想到接下來自己即將遭遇的事情,她卻不禁又緊
張了起來。

  「不要緊張,放鬆一點……」

  「嗚嗚……」雖然李雪清這麼說,但後庭即將遭受侵犯的洪雲哪有可能那麼
容易就放鬆下來,因此李雪清只得用上絕招,一雙魔爪抓住她的嫩臀又揉又摸了
起來。

  「啊嗚…小清…啊~」酥麻的快感從臀部傳來,這個奇妙的感覺就是讓她無
法硬起心腸逃離對方魔爪的元兇,當然此時也不例外。

  「小雲的屁股真敏感……」李雪清揉麵似地玩弄著她的臀部,同時分分合合
著兩片臀肉,露出谷間的粉嫩洞穴,然後整個人從背後貼了上去。

  「啊呀…咦…嗯…啊…小清的…好大…好熱……不要磨…會…洩……」原本
以為會被插入的洪雲驚訝地發現肉棒並沒有長驅直入,而是鑽過她白嫩的腿間,
來回摩擦著她淫水四溢的小穴。

  「嗚啊…嗯啊……小…小清…嗯…再…啊嗯……給我…人家好熱…好想要…
…」已經嚐過甜頭的洪雲嬌喘連連地扭動著臀部,臉上的恍惚神情讓人覺得就算
李雪清當場幹了她的處女穴,她都會高興地讓她成為自己的第一個「男人」,只
可惜李雪清的目的不在於此,在讓肉棒得到充分潤滑之後,頂上了女孩的菊蕾。


  「嗚……啊!」洪雲還沒來得及反應,碩大的龜頭已經貫穿了她的菊肛,整
根肉棒夾帶著強烈的慣性一刺到底。

  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洪雲雪白的美背上閃現一片簡單卻蘊含奇妙法則的光紋
,整體上看起來就像九頭蛇一般,光紋頂端直達洪雲的後頸,下邊則在她圓潤的
臀肉上畫出既像火焰又像海浪的紋路,這當然不是洪雲所為,而是李雪清所施展
的第二項女神教典法術──「噬貞術」。

  噬貞術的主要效果,是在女孩子失去前後雙穴處女的同時減少疼痛,以及將
逸散的處子元陰吸收回體內轉化成修為,雖然後庭的處子元陰量不足以把洪雲推
上築基期,但減少痛苦的效果卻讓她僅僅感覺到一點點疼痛,就接納了即使在男
人之中都屬於大型尺寸的七寸偽根。

  「啊啊~進…進來了…那麼大的東西…居然…真的……整根都…啊~屁股…
麻麻的…為什麼…會…想要……啊…小清不要…不要動…啊啊…」雖然沒多少疼
痛感覺,但洪雲還是大叫了起來,因為李雪清看到她在噬貞術的幫助下輕鬆度過
破處的痛苦,想起自己第一次被王浩戳屁股的情況,不免心理不平衡地想要讓她
嚐點苦頭。

  因此李雪清無視洪雲的哀求,咬牙忍住肉棒傳來的強烈快感,狂暴地抽插著
她的處女後庭。

  「啊嗚…唉唷~小…小清…輕…一點…啊……屁股…被…戳穿了…呀~裡面
好…麻…屁股…壞掉了……要被…小清…插…啊啊……為什麼…前面也…好像…
要…洩了……啊~~~」洪雲的哀鳴聲很快就滲入了淫靡的氣息,也是過來人的
李雪清當然知道她已經能從肛交當中體會到快感,腰部的動作自然又加重了幾分


  「嗚嗚啊~小清…小清……人家不行了……要去了…要用…屁股去了~~呀
啊啊啊啊~~」

  「那麼大聲…會被聽到的哦……」李雪清自己也因為激烈的運動而嬌喘連連
,但還是貼上她的背後提醒道。

  這個屋子是宗門配發給外門弟子的貨色,雖然還是有禁制,但隔音的效果實
在不能期待,之前的時候她們還記得不叫得太大聲,但現在的洪雲可是完全豁出
去了。

  「咿呀…都…都是妳…害人家…那麼大聲的……啊…屁股…又…又要…去了
…啊啊~~」在李雪清的抽插之下,洪雲洩了個死去活來,但是李雪清可不會就
只有這點技巧,她抱著像沒了骨頭的女孩,托高她的下身,在抽插之餘用托著她
恥丘的手玩弄著她敏感濕潤的處女穴,讓她在前後夾攻之下一次又一次地噴出晶
瑩的蜜汁。

  當然李雪清自己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在洪雲灼熱的菊肛壓榨之下,她也撐不
了多久就得繳械,肉莖傳來的快感連帶著讓小淫穴也跟著高潮。不過說也奇怪,
一開始只要射精一次就會消失的肉棒,在連續施展十幾次之後,居然可以射精兩
次才消失,只是她們二人全都沒有探求奧妙的餘裕,多次的洩身與射精讓她們幾
乎忘了時間的流逝,只是專心一意地讓彼此沾滿精液淫水的嬌軀不斷碰撞摩擦著
,追求著更多的快感與高潮。


  整整十天、在耗盡李雪清所有辟穀丹之後,她們兩人才終於第一次走出已經
到處都是淫亂痕跡的房間,結束了「閉關」。

  「喔,丫頭們準備得怎樣?」挑著一擔靈榖打算到宗門財貨處換靈石的福伯
看到兩個女孩,臉上的笑容把皺紋擠得更深遂了幾分。

  「我…」洪雲立刻就臉紅了起來,這些天她們全都泡在淫水和精液當中,哪
有準備什麼東西?倒是現在居然感到神清氣爽這點還讓她更加訝異一些,原本她
以為自己鐵定要在床上睡上一整天才能恢復精神,哪知道一睜開眼睛,不但沒有
半點疲憊,連修為都上漲了一些。

  「準備得差不多了。」李雪清說謊不打草稿地露出自然的微笑道:「可是我
們還不知道築基丹會是怎麼個比法?」

  「也沒什麼,大概就是從宗門開啟的幻界洞府當中完成任務之類的。」福伯
放下擔子說道:「畢竟是宗門內的比試,所以規矩是不准攻擊同門的,但設計陷
害就免不了了。」

  「真險惡。」李雪清說道。

  「畢竟攸關築基丹的分配,就算是我見過的最高記錄,一年分配的築基丹數
量也不會超過十顆,大多數時候都只有兩三顆而已,每個人都想擠進前三名自然
會這樣,要不是有嚴格規定只怕早就殺得死屍枕藉了。」老人嘆氣說道:「像是
我,當年也是好幾次差點就死了……現在想想,要是那時就死了,修仙求長生就
真成笑話了。」

  洪雲聽到老人的話,也不禁沉默了起來,修仙界為了求長生而爭資源,但在
爭奪之中短命橫死的卻不計其數,真正能壽終正寢的到底有多少人?

  為了長生而短命,這就是修仙者最常見也最諷刺的人生經歷。

  幾乎要把兩個女孩看成親孫女的福伯在這之後將他的築基丹會比試經驗全都
告訴她們,還不忘叮囑著她們:

  「不管怎樣,命都是最重要的,築基丹會一年一次,命一輩子只有一條,得
不到築基丹明年還有機會,死了就什麼都不用說了。」


  築基丹會舉辦的那天,所有煉氣弟子都集中到了丹霞峰下,丹霞峰是問道宗
的煉丹中心,底下的地火是由高階修士以大神通開鑿出來的,讓問道宗修士能隨
時取用穩定的地火來煉丹,也因此整座山長年被煉丹的藥氣與火雲圍繞,「丹霞
」由此得名。

  「人好多!」李雪清驚嘆道。

  「嗯…真的…很多……」洪雲也相當沒有底氣地說道,雖然把一身家當都帶
上了,但是直到昨晚都還在李雪清的精液灌注之下暈死的她實在不太有把握能脫
穎而出,現在沒有腿軟在她看來已經是奇蹟了。

  「各位參加者請到廣場上集合。」嘹亮得不像人聲的聲音傳遍丹霞峰,這是
一種名為「擴音」的法術,鬥法時沒多少用處,平時呼朋喚友倒是便利得很。

  使用這法術的是一位築基修士,他站在廣場邊的高台上,旁邊還坐了一位四
十歲左右的修士,從派頭來看顯然又是個結丹修士。

  「是弘德真人啊……」煉氣修士群當中傳來竊竊私語聲。

  「這下子麻煩了,他老…老人家喜歡複雜的考驗項目啊……」這是個差點說
溜嘴的煉氣修士。

  除了新入門的人之外,其他人都很清楚這個名叫弘德的結丹修士在整人方面
的技術比鬥法還要高明,但是為了築基丹,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同時由衷希
望自己的皮能繃緊一點,別半路就被整脫下了。

  「嗯哼!」弘德真人挑起眉毛,看著底下的人山人海,清清嗓子說道:「今
年的築基丹會由本人弘德主持……」

  真不愧是眾人公認的整人專家,丹會還沒開始,他老人家的開幕演講就持續
了一個時辰,還沒什麼重點,聽得底下的人痛苦萬分。

  最折磨人的是他們還不得不專心聽,否則要是弘德真人在裡頭摻雜了什麼重
要建議事項,沒聽到可就要倒楣了。

  和過去一樣,築基丹會的考驗是在天問洞府當中舉行的,雖然名字叫做洞府
,但實際上天問洞府內裡的環境十分特殊,可以依照需求構築不同的府內世界,
雖然世界結構與法則遠遠比不上李雪清進去過的炎凰洞天,但擁有洞府的問道宗
,論底蘊也是相當深厚的了。

  不過天問洞府畢竟是比較低階的洞府,內裡的法則無法承受太強大的修士,
頂多只能讓一個結丹修士進入而已,因此問道宗乾脆就把它當做煉氣弟子爭奪築
基丹的舞台。

  「本年度築基丹會的項目是………」弘德真人大概是講夠了廢話,伸出手來
朝天空虛指,四個紫色大字立刻浮現在眾人眼前。

  「障礙賽跑!」

  「啊啊~」

  「果然是這個!」

  「要命了啊……」

  題目一出,哀鴻遍野,李雪清和洪雲也聽福伯說過這種考驗方式,在他的描
述中,這可以算是福伯所知的類型當中最凶惡的幾種之一。

  倒不是宗門設下多麼恐怖的陷阱,而是因為這個比試是全體一起進行,互相
扯後腿下陰招的事情不但是不可避免,而是根本就絕對會發生!

  「參加者開始進場。」弘德真人掏出一塊令牌晃了晃,廣場上立刻出現了一
個寬一丈高也一丈的光門,讓李雪清不由得想起造化鼎中的光門,比起造化鼎的
傳送門,這個光門就顯得太低檔次了點,連散發的光芒都微微晃動著。

  若李雪清想的事情被精研空間法寶的高階修士知道了,只怕會讓他們通通吐
血而死,天問洞府不過就是個「洞府級」的法寶,連在洞府之中都不算最高級的
貨色,相較於「洞天級」的炎凰洞府都大有不如,何況是造化鼎那種只出現在傳
說中的「世界級」法寶?

  洞府級法寶內部最大不過五六百里方圓,天問洞府也只有五百,而洞天級最
大可達百萬里方圓,炎凰洞府就是這樣的規模,至於造化鼎這種世界級……它以
世界源種為核心,實際上一座鼎就是一個蘊含無數小世界的大千世界。

  不知道自己成為珍稀寶貝主人的李雪清和洪雲一齊踏入光門,隨即發現自己
身處在一片原始森林之中,身旁的洪雲卻不知所蹤。

  「唉呀!和小雲分開了。」李雪清嘟著嘴說道,因為洞府承受不了化神期的
王蟬進入,因此他也留在了外頭,此時正攀在廣場旁一株老木麻黃上吸吮樹液。


  (嗯…味道還可以……)

  展現出本能的王蟬在確保食慾之後,不由自主地蟬鳴了幾下,讓廣場上幾個
人狐疑地左顧右盼著這季節似乎不對的蟬鳴。

  (唉呀!)王蟬收斂起翅膀,就算現在發出蟬鳴,也不會有年輕可愛的蟬妹
妹過來吧。

  到下一個夏天為止,暫且還是要靠李雪清的身子來發洩慾望……

  (也不是說不好…但總覺得好像搞錯了什麼……)

  在王蟬糾結於種族之時,洞府當中的李雪清已經動身朝著洞府中心前進,雖
然沒進來過,但先前弘德真人和福伯的的說明讓她掌握了相當的訊息,倒也不致
於進退失據。

  所有人一開始都在洞府世界的邊緣,因此越往中央,彼此接觸的機會就越大
,以福伯的經驗來說,在第一個宗門考驗之前是很難遇到其他人的──除非其中
一方有心去尋找。

  「這就是第一個考驗……『迷宮迴廊』嗎?」李雪清看著眼前彷彿一望無際
的土牆呢喃著。不愧是修仙者,蓋起建築來根本毫無節制,能蓋多大就蓋多大,
裡頭的道路曲折複雜,一不小心就會被困在裡頭等到大會結束才會被救出去。

  「迷宮啊…人家不擅長呢……」李雪清可是生平頭一次走迷宮,才剛踏進迷
宮內,就感到一陣不舒服。

  用土系法術急就章出來的牆壁和天花板並不精緻,充滿粗獷感,卻也讓人有
種隨時會垮掉的恐懼感,尤其是當一隻蚯蚓從牆面上探出頭來扭動著的時候更是
如此。

  「迷路該怎麼辦呢…」李雪清突然想起曾經看過的書中所提到一個傳說,一
個年輕人為了到迷宮中斬殺怪物還能活著回來,用一條長長的細繩綁在迷宮入口
然後一路拉進去,最後終於成功從那個號稱絕對不可能活著離開的迷宮中擊敗怪
物回來,成為家喻戶曉的大英雄。

  不過那個年輕人當時只需要面對一個怪物,李雪清得面對一大群對手,要是
繩子被切斷了可就糟糕了。

  「那麼就…畫記號吧。」撿起一顆石頭,女孩大踏步地走進黑暗的迷宮。

  「不過…這樣就夠了嗎?」第一個岔路口,李雪清在牆角畫下一個不明顯的
記號,同時想著。

  畫記號只能讓自己不迷路,要奪得築基丹卻必須在前十五名,今年分發的丹
藥數量比較多,不過比起人山人海的煉氣弟子,依舊僧多粥少。雖說她並不需要
築基丹就能築基,但為了掩飾這奇蹟般的狀態,至少得要有一顆築基丹才行。

  「嗯…」眼前的一個現象讓李雪清想到了快速離開的可能性,而且不只一種
方法,是兩種。

  第一種,也許是最快的方法,同樣出自於書本當中的知識,修仙界傳說中有
個身懷「冥王」外號的女修,她不管眼前有什麼障礙,總是用最大的攻擊力去轟
碎它。

  李雪清當然沒有那位女修的大破壞能力,但這牆面是泥土做的,從石頭刻劃
的手感可以知道加固方面並不紮實,只要用凝水術沖刷牆面,很快就能直接貫通
迷宮了。

  前提是她的法力足夠,不過以她無限接近築基期的法力來說,這一點問題也
沒有,順修的優點之一就是能快速恢復法力,「一個順修可以打三個逆修」這個
上古傳說可不是空穴來風的謠言──雖然早已失傳了。

  不過李雪清不知道問道宗上層是否會對這樣的規則破壞者施予懲罰,所以最
後還是放棄了,改用另一種方法──風。

  在牆角刻劃完記號之後,李雪清發覺自己垂向地面的袖口薄紗微微晃動著,
雖然感覺不出來,但實際上有一股微弱的氣流在接近地面的位置流動,風的出口
是自己踏進來的入口,那麼風的入口自然就是自己尋找的出口了。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李雪清的記號還是一個也沒少做。


  「啊!終於出來了!」李雪清發出會讓人想歪的嘆息聲,左顧右盼著,卻沒
有發現其他的出口,當然也沒有其他人。

  她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整個洞府世界當中進度最快的人,其他的人要不是
還在一條一條的嘗試著錯誤,就是已經完全搞不清楚東西南北,也有幾個腦筋靈
活或者受過指點的人正在使用法術轟破土牆,只是要不是法術不合用,就是受限
於法力恢復速度只能一點一點推進。

  能像李雪清那樣凝水術狂轟濫炸的煉氣逆修,這世界上大概並不存在,何況
李雪清也沒真的實行。

  說起來最適合破壞土牆的還是木系法術,但木系法術多半都是些纏繞、困鎖
、療傷之類的,大部分煉氣期雖然都會個一兩樣,但要說精通,絕對差了十萬八
千里。

  比起只會一手凝水術、把它玩得在不知不覺間到達築基期程度的李雪清,他
們就算法力充沛無比,進度照樣比不上她。

  渾然不知這一大串資訊的李雪清在沒看見有人之後,以為自己落後了不少,
立刻抬腿跑了起來,但沒多久就跑得氣喘吁吁,在一條清澈的小溪邊停了下來。


  「好累……」李雪清脫下鞋襪,把一雙完美得令人嫉妒的白嫩小腳泡進清涼
的溪水中降溫。

  即使體質比凡人好,幾百里的路程也不是一個煉氣期女修跑得過去的──男
修也一樣。

  「沒有飛行法器啊……」李雪清這時才發現自己手上除了如意索之外根本沒
有什麼像樣的法器,想拜託金鎧打造法器似乎也晚了。

  何況看金鎧的樣子,多半會鼓足全力把法器打成通天靈寶吧!

  自從得到李雪清從蒼穹書庫裡頭拿來的煉器書籍之後,最近似乎一直盤算著
怎麼製造通天靈寶,要是真讓他弄出來了,先不論自己使不動這種法寶以上的超
級法寶,光是拿出來她大概就會被奪寶的高階修士直接打成渣。

  通天靈寶是法寶當中最高級的,與普通法寶有著本質上的不同,但也因為是
法寶,所以只有結丹以上才能駕馭,李雪清當然絕無可能。

  「只有如意索…只有……」李雪清拿出如意索,看了看周邊茂密的樹木,心
中又冒出了個主意。

  「喔咿喔咿喔~~」飛舞在森林之間的少女不由自主地大叫了起來。

  「有妖獸!」後頭不遠處,第二個踏出迷宮的年輕人聽到這奇怪的叫聲,立
刻拿出法器來戒備著。

  可惜這個「妖獸」此時早已沉浸在飛翔的快感當中,根本不知道後頭發生了
什麼誤會,她把如意索的中段打了個繩圈,套在自己的臀部上,雙手各抓著繩索
的一端,交錯地將快速延伸的繩子甩向前方的樹木枝幹上。

  延伸、纏繞、縮短,李雪清整個人就被帶得往斜上飛去,然後盪了個弧形後
再甩出另一端繩子,重複同樣的動作,同時解開前一端的纏繞收回手邊,好進行
下一次的纏繞。

  雖然比起飛行法器要慢,而且也顛簸得多,但李雪清還是玩得不亦樂乎。

  不過在她背後的人們可就沒那麼悠閒了,那些領先群不約而同地在森林的各
處放置了困人的陷阱,包括李雪清停留過的小溪都沒能倖免,只要有人靠近就會
被水流纏住。

  此時的洪雲就面對著這樣的情況,從迷宮中出來弄得灰頭土臉的她本打算在
溪邊洗把臉,哪知道溪水像蛇一般捲了上來,雖然沒被拖下水去,但也只能全力
和水蛇搏鬥了起來。

  煉氣期水系法術「水蟒纏」,需要在有水的地方才能施展,優點是能事先布
下並設定發動條件,不需要施術者控制,可說是介於法術與陣法之間的法術。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許多地方,雖然不見得要命,但終究還是讓領先群與後
來的人之間更加拉大了距離。

  「討厭…不要鑽進衣服裡面啊~~」洪雲雙手各抓著一條水蟒,淚汪汪地叫
著,心裡想著要不是這十幾天被李雪清開發了感度,自己哪可能被這些東西弄得
渾身發軟,還得耗費精神阻止自己不可以沈溺在水蟒滑過肌膚帶來的快感之中。


  至於最領先的李雪清……

  「啊,沒了。」李雪清一路盪到森林的邊界,眼前出現的卻是一片平坦的冰
原,從茂密的原始森林到寒冷冰原的突兀變化,正是人為操控下的洞府世界特徵
之一。

  「唔……」李雪清收回如意索,但才剛腳踏實地,腳下就是一陣踉蹌,眼前
更是天旋地轉了起來。

  這是神識消耗過度的症狀,李雪清一開始使用如意索時也曾經輕微發生過一
兩次,但沒有這次那麼嚴重。

  畢竟如意索是號稱十分吃神識的法器,而順修的神識恢復速度並沒有什麼優
勢,就算換個築基期修士來也不可能堅持得比李雪清久,這是因為她曾經服用化
形養魂木汁液,神識的強度上已經超越築基期門檻了。

  但是神識消耗殆盡是事實,李雪清壓著隱隱作痛的腦袋,鑽進附近的樹洞,
用最後一點神識操縱凝水術,一條水龍在四周繞了一圈,收集了許多枯枝樹葉泥
土,變成了髒兮兮的樣子之後將樹洞的開口堵上,只留下最上面一點用以通風的
縫隙,但這僅限於收集來的東西,進入樹洞內部的水龍再度恢復成清澈的液體灑
在李雪清身邊,連一滴也沒濺到她的身上。

  只能勉強保持清醒的李雪清坐在樹洞當中,等待著神識的恢復,半夢半醒之
間微弱的神識不由自主地按照著女神教典的記載運行,一次又一次………


  在這段時間內,有好幾個人掠過李雪清藏身的樹洞附近,卻沒有人發現她,
而她也沒有做出半點反應,只是讓神識不斷按照女神教典的語句運轉著。

  開創女神教典的七位聖魔,全都出身於以神識證道的人界象限「超人象」世
界之一,因此女神教典其實也是一門驚世駭俗的神識修煉法門,以神識撬動天地
法則,反過來也能以法則溫養神識,效果堪稱此界第一。

  因此在別人可能得打坐個幾天的神識枯竭,李雪清只用了半天不到就恢復完
全,還有心情睡上一覺。

  李雪清小心翼翼地鑽出樹洞,看著眼前的冰原。

  一望無際的冰原除了滑溜溜的冰面之外毫無多餘的凸起,這也代表如意索的
「喔咿喔咿喔」是行不通了。

  「只能滑過去嗎?」李雪清戰戰兢兢地踏上冰面,略微屈身地在冰上溜了起
來,她小時候在結冰的河面上玩過同樣的把戲,不過每次最後都會摔得渾身是水
和冰。

  「凝水術!」想了一會兒之後,李雪清終究還是只有那一招。

  兩團水浪纏上了她的腳,在腳底與地面之間隔出了一寸不到的水層,同時旋
轉著帶著她衝了出去。

  這個靈感是出自於當日炎凰洞府門口用凝水術水球當緩衝墊時的創意,當時
的水層不僅卸去了摔落的力道,還帶著她往後滑行了好一段距離,因此她才會想
到用水層來穩固自己、同時消除冰面令人摔跌的滑溜。

  要是有個對水系法術有研究的高階修士在場,就會發現她雖然施展的是凝水
術,但實際上的效果卻和築基期水系法術「踏浪術」沒有什麼差別,消耗的法力
甚至更少一些。

  不過用凝水術造就和踏浪術一樣的效果,代價是對神識的要求很高,普通煉
氣修士根本做不到。

  「轟!」不遠處傳來巨響,李雪清轉頭去看,正好看見一個人影被轟上了天
,然後狼狽墜地,好一陣子才顫巍巍地爬起來。

  「陷阱……」女孩的臉色沉了下來,陷阱的威力雖不致命,但被炸到了也絕
對不好受,而且正因為不知道陷阱在什麼地方所以才危險……

  「咦?」分出一點神識掃過冰面,李雪清居然輕易地察覺數丈外冰面下有個
奇怪的球體,她甩出一顆水球砸在球體上方的冰面,立刻發生了爆炸。

  「哦,原來這關是在考驗人的細心程度嗎?所以只要用神識掃描冰面就能察
覺到了呢!」李雪清自顧自地下了會讓其他人吐血的結論。

  「大姊!是妳的神識太強好不好!」似乎從許多地方傳來怨念。

  李雪清放心地繼續冰上之旅,不過為了避免神識枯竭,掃描的範圍僅限於前
方十幾丈的小範圍,這種能把神識壓抑在某個特定範圍內的能力,當然也不是煉
氣修士辦得到的。

  但女神教典修士不在此列。

  想要用神識撬動法則,神識本身就不能散漫四溢,至少得聚集成束才行,而
女神教典一開始講的就是如何收束神識,當然用的是淫亂女孩才能辦到的方法。


  除了李雪清之外,正開始踏上冰原的洪雲也驚訝地發現自己的神識居然強大
了那麼多,原因自然是李雪清在這十幾天來「身體力行」地將女神教典開篇教給
她的結果,只不過她也不知道罷了。

  除了兩個因為女神教典而擁有強悍神識的女孩之外,其他參加者全都小心翼
翼的避免撞上陷阱,就算是擁有飛行法器飛在空中的,也有不少人撞上了透明的
牆壁,摔了個人形冰坑出來。

  這些人,對於設計出這種關卡的缺德傢伙自然就不會有什麼好話了。只是給
他們比身體還大的膽子,他們也不敢說出口,誰知道那些人會不會正圍在洞府外
頭監視著他們?


  「轟!」一股大力從腳下襲來,把李雪清轟上了天,虧得有凝水術的水層緩
衝,她只是往上飛了數丈之後就又掉了回來,被自己的水球緩衝墊包圍著落地,
毫髮無傷。

  「明明沒有陷阱為什麼還是爆了啊?」渾身濕透的李雪清氣呼呼地爬起來,
本就單薄的衣料一泡水,幾乎變成了透明的貼在身上,底下的寶藍色肚兜變得清
晰無比,連因為寒冷而硬挺的乳尖都在肚兜上印出誘人的形狀。

  「討厭…全濕了………」李雪清不滿地看著身上溼漉漉的衣服,幸好已經到
達築基條件的身體幾乎不畏寒暑,雖然依舊看似嬌弱得令人想甩上床蹂躪,但還
是足夠強壯到免去了感冒的風險。

  就在李雪清用凝水術把身上的冷水抽出之時,不遠處一個踩在盤型法器上、
小心翼翼地飛在數丈高處的年輕人也飛到了冰原的盡頭,也和李雪清一樣遭受了
陷阱的轟炸,讓他慌亂之間連人帶法器斜斜砸進土裡去了。

  從這點看來,李雪清並不是誤踩陷阱,也不是神識出問題,而是這一關的設
計就是如此,大概是要考驗人們在因為看到即將離開冰原關卡時能不能保持相當
程度的警惕心而設的吧,至少李雪清是這麼猜的。

  不過她倒是很清楚自己根本就鬆懈了,要不是凝水術水層的緩衝,她大概不
會比現在只剩一雙腿在外頭努力試圖把身體拔出來的年輕人好到哪去。

  李雪清一邊抽乾衣服上的水份,一邊以對方不會發現的程度前進,冰原之後
,又是森林。

                     (待續)

[ 本帖最后由 黄桷树下 于 2017-4-5 23:46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黄桷树下 贡献 +3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7-4-5 23:48
  • 黄桷树下 威望 +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7-4-5 23:48
  • 黄桷树下 原创 +3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7-4-5 23:48
23

TOP

道义上支持一下,但是繁体字我看不懂。
加油吧,老前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時未寒 金币 +1 认真回复,奖励! 2017-4-6 22:26

TOP

繁体字看起来怪怪的,有时候真觉得看的有点纠结,看了最新更新的这章我突然觉得我好想漏了好多没看,去翻翻前面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微嗔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17-4-8 08:50

TOP

兄弟们,繁体字可以转换成简体字的啊
不管什么字体,都无法掩盖作者大神的精彩文章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微嗔 金币 +1 认真回复,奖励! 2017-4-9 08:26

TOP

挺喜欢这类女性为第一视角的h文,要是能向不死系发展就更好了,修仙类的估计都会到不死系吧。虽然更新慢,不过还是支持。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微嗔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17-4-13 21:12

TOP

SSE大真是慢工出細活,每篇都無比精彩。
但這總會令我想起那個讓我從高中看到大學畢業出社會好一段時間才完結的公主復國記(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黄桷树下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17-4-20 18:03

TOP

楼主真是脑洞大开,修仙都能和性联系起来。

TOP

喜欢第一视角的痴女文,想看到雪清因重伤什么的流落到小乡村,与凡人的一些肉戏那就好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黄桷树下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17-5-9 15:34

TOP

十四岁的小美女配上老态龙钟的福伯一定有很多看点,期待作者给这对老少配安排一段春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黄桷树下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17-5-10 09:12

TOP

喜欢SSE大的文,尤其喜欢第一视角痴女文,要是能加不死的内容就更好啦,谢谢大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時未寒 金币 +1 认真回复,奖励! 2017-5-12 10:38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9-23 2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