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同人衍生] 【原神-绝露淫乱寮】(03)面对三大丘丘王,满腹精液的旅行者该如何破局?【作者:lsp】

8

【原神-绝露淫乱寮】(03)面对三大丘丘王,满腹精液的旅行者该如何破局?【作者:lsp】

作者:lsp
字数:3196


  『原神/ 荧』面对三大丘丘王,满腹精液的旅行者该如何破局?

  赤身裸体的荧瘫倒在满地的精液中,已经连普通丘丘暴徒都无法战胜的她,
面对三只丘丘王更是丝毫胜算都没有。

  「怎么办……我会死吗?……哥哥,这就是你想让我经历的世界吗?……」
荧垂下眼眉看了看自己那精液灌到隆起的肚子绝望地流着眼泪。

  三只丘丘王正在逐步靠近,比丘丘暴徒还要大上数倍的身躯,自然有着与之
相配的阳具。

  「如果我对它们求饶,它们会原谅我吗?如果能让它们射出来的话,可能还
有活下去的希望吧。」看着丘丘王们胯下那根巨物,勃起后已经比她整个人都要
高了,「不可能的……这种东西……我的身体根本塞不进去啊……会死的吧……」

  哪怕是彻底舍弃节操也不可能取胜,被这根阳具贯通的瞬间自己就会死,与
其被怪物们凌辱至死,还不如……

  既然横竖都是要死,不如奋起反抗,至少死的会痛快一点。

  已经极度虚弱的荧挤出最后一丝力气从精液潭里爬了起来,子宫里的精液四
处乱晃,轮奸时被丘丘暴徒们拉开到极限的双腿正不断颤抖着,手里没有武器,
连站都站不稳的荧甚至都没来得及正眼看一下眼前的敌人就再次摔倒在精液潭里。

  满是泪水的小脸上糊满了丘丘暴徒们留下的精液,已经有些微凉凝固的白浆
在她摔倒的冲击下砸出一个淫靡的白花,争先恐后地涌入她的口鼻。

  『咳、咳、咕、咳……』仿佛一个在浅滩溺水的旱鸭子,越是想要把喉咙里
呛到的液体就越是会吸入更多。

  还好,已经来到她身边的岩盔王帮她拜托了这种窘境,否则她可能会因被精
液呛死这种最耻辱的死法而载入史册。

  『你……弱小……无力……』岩盔王将荧娇小的躯体从精液潭里捞了出来说
道。

  虽然并不连贯,但是眼前的怪物竟然懂得人类的语言。

  『苗床……资格……没有……』岩盔王说着加大了手上的力度,被捏在手心
里的荧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要被捏碎了。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死亡的恐惧笼罩着荧,在岩盔王的挤压下,
肚子里的精液随着失禁的膀胱一起,黄澄澄的尿液同浓稠的白精一起喷出体外。

  「要死了吗……哥哥……派蒙……对不起……」仅存的一丝意识也散去,无
力反抗的荧默默闭上了眼……

  就在荧绝望地失去意识的同时,一股不祥的黑色气息突然从她体内涌出包裹
住了她的全身,本以为只是捏死一只蝼蚁的岩盔王,那比磐石还要坚硬的手腕甫
一接触那股黑色的雾气,顿时应声而裂,捏着荧娇躯的手掌也随之坠落在地面上。

  失去了束缚的黑色气息在彻底包裹好荧的身体后,如同一个黑太阳一般从地
面上冉冉升起,然后迸发开来,显露出里面赫然重生的人影。

  如同幽暗黑夜一般的黑色礼服包裹住荧的身躯,腰间的白色鸢尾花勾住她的
裙摆,将她一边的雪白大腿从层层叠叠的黑色蕾丝中示出,略微过膝的黑丝点缀
着镂空花叶构成的装饰包裹在荧的小腿上,连接到她足下那双黑水晶一般耀眼的
高跟鞋。原本的金色短发此时也无中生有地延展出如瀑布般秀丽的长丝垂至荧的
腰间,搭落在她腰后飘荡的蝴蝶结上。

  魅惑诱人的赤红色双眸猛地睁开,漂浮在空中的荧随意地瞥了一眼眼前那三
个庞然大物。

  『吾乃掌握幽暗深渊之公主,尔等既见王女,为何不跪?』

  虽是荧的嗓音,但眼前这位自称公主的少女显然已与那位旅行者截然不同,
平静的声音中透露着一丝不怒自威。

  『苗床……资格……确认……』被斩断了手腕的岩盔王并没有被眼前的少女
所吓到,反而在衡量了这位黑衣公主的实力后发出了大不敬的只言片语。

  『哼!』面对低等生物的痴语,身着黑色礼服的荧左手一挥,一把被黑色玫
瑰缠绕着的长剑便浮现在她手中。

  不祥的黑雾缠绕在剑身上,只见黑衣少女凭空向着岩盔王的方向挥出一剑,
黑色的波纹便由剑尖出释出,飞向岩盔王的方向。

  『Aaaaaoooooo ——————』

  下一个瞬间,岩盔王的哀嚎声便回荡在了整个房间内,黑色的雾气犹如一条
条毒蛇纠缠着它孔武有力的四肢,毫无章法地挥舞着手臂企图将黑雾驱散的岩盔
王仿佛一个巨大的小丑,在这木制的和室里跳着滑稽的舞蹈。

  丑陋的演出并没有持续很久,无法摆脱黑雾侵蚀的岩盔王最终轰隆一声摔倒
在了地上,强大的生命力此刻却成了累赘,让它无法摆脱痛苦的累赘。

  『终究不过是蝼蚁罢了。』长剑消散在了空气中,黑衣公主的荧左右瞥了两
边的雷兜王和霜铠王,目睹了同伴惨状的两只猛兽仅仅是荧的一个眼神便被钉在
了原地,不敢动弹。

  嗒…嗒…嗒…嗒…嗒…

  黑水晶般的高跟鞋即便踩在木制的地板上也不断地发出清脆的响声,身着华
服的荧优雅地走到瘫痪在地上的岩盔王身边。

  『嘴上总说着苗床,苗床,你这家伙,难不成以为光靠体型就能为所欲为吧?』

  脸上挂着邪魅而又轻蔑的笑容,高跟鞋的鞋跟毫不客气地踏上了岩盔王那粗
硕不羁的阴茎,由岩石构成的外壳在荧的踩踏之下微微颤抖着。

  『——$-$## (  )-_yscheshikbvfy ……』

  先是被黑雾所折磨,又是被荧踩在脚下,失去了反抗能力的岩盔王已经无法
再绷着嗓子学人类说话,意味不明的吼叫声从它口中不断溢出。

  『杂种!』

  走到它阴茎顶端的荧,对准岩盔王的龟头狠狠踢了一脚,然后用高跟鞋跟对
准那勃起顶端裂开的缝隙里踩了进去。

  『怎么样啊?废物!被本王女踩马眼是不是兴奋的要死?射出来吧,结束你
这愚蠢的一生。』

  伴随着荧的污言秽语,被不如自己性器大的少女逆向侵犯的岩盔王竟然真的
开始射精,滂沱的白浊粘稠液体从荧的脚下奔涌而出,喷洒在荧那高贵无比的黑
色礼服上,飞溅到荧光彩熠熠的金色长发上,给这位黑衣的公主染上了淫靡的白
色。

  射精完毕的岩盔王自然是消散在了空气中,荧也缓缓飘落到地面上,华丽的
蕾丝裙摆上还不断滴落着岩盔王残留的精液,少女纤细的手指挑起发丝上沾染的
一抹精液放入嘴中。

  『杂种的产物果然也是垃圾的味道。』黑衣的公主邪淫地笑骂道。

  双手向着两侧一挥,黑色的雾气宛如锁链一般划破了空间将房间内剩余的两
头庞然巨物拽到了身旁。

  『你们两个,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黑雾锁链刚好挂在两头丘丘王的阴茎前段上,将两只猛兽的性器交叠捆绑在
一起。

  『看在你们没有反抗的份上,就特别给你们点奖励好了。』荧说着,在黑雾
的依托下离地,来到两只丘丘王的阴茎正上方。

  『对,就这样,鸡鸡贴一起,噗嗤。』看着眼前这对凶器,黑衣公主竟忍不
住笑出声来,『如果不是碰巧遇上本王女,这骇人的性器恐怕会带来不少灾难吧?』

  『不过,本王女大发慈悲,在你们的意识灰飞烟灭前……』荧说着掀起自己
的黑色裙摆,露出隐藏在其中的光洁美蚌,『特别地送你们一程好了~』

  光滑无毛的小穴骑到了两根巨物的顶端,蜜缝甚至不及丘丘王马眼大小的肉
穴在冰雷两根阴茎上来回摩擦着,超导反应不断刺激着黑衣公主的身体。

  『两根杂鱼鸡鸡感觉如何啊?被远小于自己的人类所侵犯,连插入都没有就
被迫射精的感受?』前后摆动腰臀的荧打了个响指,捆绑着两根巨物的黑色雾气
散开,失去了束缚的巨根顿时对着荧的美穴开始射精。

  『垃圾。』射精仍在继续,黑衣的公主却已经宣判了它们的死刑,炽热的精
子争先恐后地对准荧紧闭的蜜穴发起着攻势,而荧此刻脸上却满是冷漠,也不躲
避那来势汹汹的精液浇灌,反而将蜜穴口对准喷射的马眼反复研磨,生怕精液进
不去一般。

  随着射精的结束,最后两只怪物也消散了空中,本应沐浴在精液中的黑衣公
主,此刻又回到了她那一丝不染的状态,纯黑色的礼裙上毫无精液的痕迹。

  『终究只是一群连最基础的防御都突破不了的杂鱼罢了。』捻着手指的荧无
趣地自言自语着。

  『嘛,』突然地,黑衣公主略微抬起头对着斜上方的天花板说道,『虽然不
知道是谁,但是你想对这具身体的主人下手还太早了,好自为之吧。』

  而在阴暗角落里观看完全程的散兵,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屏幕里的金发少
女,少女仰起头的角度刚好与他对视,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自己已经被她看穿。

  『唔嘻嘻嘻……』被黑衣公主瞪视的散兵毫不慌乱,反而怪笑了起来,『好
啊,真棒,真不愧是我看上的旅行者,期待你在我身下呻吟的那一天……』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长门有希 金币 +3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2021-11-16 20:55

TOP

1
很少看这种题材的,不是太感兴趣,篇幅有点短。
引用 回复

TOP

0
多个段落组合,要是单独一个写的详细一点的话会好一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长门有希 金币 +1 认真回复,奖励! 2021-11-17 18:26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5-23 00:28